福島核災之後,日本為何還要「重啟核電」?東電高層來台引戰火

福島核災之後,日本為何還要「重啟核電」?東電高層來台引戰火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Abby Huang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東京電力公司副會長說,「的確我們發生過核災,也為很多人造成困擾,但正因我們發生過核災,我們才學習到很多教訓,未來能避免重複發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核電重啟,到底可不可行?中華民國核能學會今(16)日舉辦「2018福島復原現況:日本東京電力重建之路」研討會,邀請東京電力公司副會長廣瀨直己分享福島事件後日本的能源政策。不過多個環保團體批評,東電一直淡化福島核災的災情、逃避自己該負的責任,甚至轉嫁給日本政府與全民來承擔,找「加害者」東電來談福島現況,根本是「與虎謀皮」。

「福島核災已經過了七年又五個月,或許各位已經忘掉當年的狀況,其實在日本也是如此。我想利用這個時間和大家分享當初的情形,和後來對日本能源政策的影響。」

日本東京電力公司副會長廣瀨直己回憶,2011年3月11日東北大地震的震源,就在核電廠的正前方,地震發生時搖動得十分厲害,雖然核電廠當下緊急啟動外部電源、停止核分裂繼續執行,但在下午3點37分又引發海嘯,導致核電廠六個機組全部泡水,電廠內部的緊急發電機也跟著泡水、或是被沖走,整座核電廠電力全失,開始失控。

「即使不執行核分裂,先前分裂的過程也產生很多的熱,需要透過水來冷卻。」廣瀨直己指出,因為沒電、用來冷卻的水也停止,導致反應爐內的熱越來越高,水開始沸騰、蒸發,核燃料暴露在空氣當中產生氫氣,後來就發生了氫爆,建築物頂部被炸掉了,很多放射性的物質因此飄散到外面。

「當時因為吹東南風,輻射性的物質往西北的方向飄,汙染了附近的地區。」廣瀨直己說,不過經過六年半,因為核燃料有半衰期,輻射劑量逐漸減少,東電也做了很多除汙的工作,現在大部分的地區「都沒有問題,能繼續生活了。」

福島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Abby Huang

不過根據東電提供的資料,目前浪江町、大熊町、雙葉町等地方,居民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回歸。

居民都回去了?環團指出「返鄉率」不到15%

東京電力的說詞,也遭到日本環保組織的質疑。「全國廢核行動平台」今日公布兩份由「日本地球之友(FoE Japan)」與「日本綠色和平」所做報告,指出核電集團與部分媒體以「福島人都已經回去了」、「核電都已經重啟了」等說詞,試圖影響台灣社會對於福島核災的認知,低估核災的影響。

「日本地球之友」報告指出,2011年3月11日的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造成大量放射性物質外洩,估計放射性物質「銫137」的量達到六千兆 - 三萬七千兆貝克,是廣島原子彈爆炸的60倍左右。

報告指出,雖然災區整體的空間劑量的確降低,但土壤裡的「銫」濃度,到現在還是很高。在2015年的12月至2016年9月間的檢測,南相馬市鹿島區、原町區的196個地點中,有194個仍達到「放射線管理區域」的程度(4萬貝克/平方公尺),其中更有50個地點,高達40萬貝克/平方公尺。

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李翰林也表示,日本政府的除汙成效其實有限,是為了降低空間劑量,進行刨除表土、沖刷屋頂、雨溝等工作,對重災區成效有限,也不可能完全消除,因為外洩的放射性物質不只停留在居家附近,也會飄到森林原野,一旦風吹,又會飄回住家。

李翰林指出,日本政府的確逐步解除避難指示,不過由於依據的標準過於寬鬆(20毫西弗/年;國際輻射防護委員會建議的年受曝限度為1毫西弗),不但引發外界批判,返回者也相當有限,福島九個市町村整體返回的比率只有15%。

不惜重本,日本為何就是要重啟核電?

發生這麼重大的災害,日本政府在2011年也調整能源政策,在福島事件前日本共有54部核電機組運轉,事發後全數停止運轉,到了2016年,日本的核電佔總發電比例才恢復到2%(2009年核電佔比是29%)。

不過在今年七月,日本通過修正「能源基本計畫」,將2030年核電的發電目標提升至20% - 22%、再生能源發電增加12到14個百分點至22% - 24%,另外大幅減少天然氣和燃煤的發電佔比。

日本歷年發電比例v002

廣瀨直己表示,就算發生過核災,日本政府還是認為需要持續推行核電。

「大家都知道,日本和台灣一樣是島國,能源都是仰賴進口。發生核災的時候,核能發電佔了幾乎30%,現在不能用核電,東京電力仰賴天然氣、煤、石油發電,能源自給率是7%,93%都是仰賴進口。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34個先進國中,日本的能源自給率是倒數第二名。」

(編按:根據國際能源署2015年的統計資料,日本的整體能源自給率是7%,是所統計所有國家中排名倒數第八,香港以1%排名倒數第一、新加坡2%倒數第二,第三到第七分別是黎巴嫩、馬爾他、約旦、盧森堡、賽普勒斯,台灣11%排名倒數第11。)

廣瀨直己說,「沒有能源,絕對沒辦法幫助經濟發展。這不只是電價問題,更是國家安全問題。」「的確我們發生過核災,也為很多人造成困擾,但正因我們發生過核災,我們才學習到很多教訓,未來能避免重複發生,這是我們在核災學到的。」

不過,廣瀨直己也坦承,要達到「能源基本計畫」訂下的核電佔比22%的目標,並不容易。他說發生事故之後,民意對核電多半不能接受,核電是不是真的比較便宜呢?大家也有很多質疑。而機組重啟的審查標準,也變得更加嚴格。

日本綠色和平就指出,要達到22%的目標,必需要有大約30座反應爐(相當於30GW裝置容量)運轉,不過目前只有9座反應爐將重新開始運作。現有仍可運作的39座反應爐中,只有26座已經向NRA(日本核能管制機構)提出審查申請,其中至少有6到14座反應爐極有可能不會重新運轉。而到了2049年,日本所有核能機組的40年運轉執照都將到期、恐怕必須停機,日本核能機組如何延役,也還是個問題。

另外,東電目前也還須償還龐大的相關賠償。日本對於核能業者的求償沒有上限,東京電力估算,福島事故光是損害賠償就要支付10億美金(300億台幣),另外還有除汙、廢棄物儲存、除役的處理費用,高達1450億美金(4.35兆台幣),東京電力大概要分30年、每年15億美金(450億台幣)來償還。

不靠核電,台灣「非核家園」如何可行?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秘書長洪申翰指出,根據日本《朝日新聞》2018年3月針對「重啟核電」政策所做民調,以及其他大小民調來看,贊成重啟者都不到三成,顯示這只是安倍政府的意願,而非全日本國民已經接受,他表示,如果台灣還是僅用安倍政府單方面的政策意向,來判斷日本的核電政策,「將會是嚴重失真的認識」。

回到台灣,中華核能學會理事長李敏表示,目前政府對2025年非核家園天然氣50%、燃煤30%與再生能源20%的規劃,天然氣從去年38.6%提高到50%的做法並不務實,台灣不像韓國或是日本,可以直接從俄羅斯接管供氣,還是要仰賴進口,成本非常高。另外,天然氣第三接收站新建的工作也受阻的現況下,李敏認為台灣再生能源是否能如期達到20%的佔比,也是一項挑戰。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