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撐起215年的家族企業,希臘兄弟的鑄鐘人生

【圖輯】撐起215年的家族企業,希臘兄弟的鑄鐘人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受到歐債危機影響,教堂修繕的經費受到擠壓,停工或工程延宕十分常見,即使是最虔誠的信徒,對教堂的捐款也大大減少,這也使得教會的鐘塔維護縮水,讓鑄鐘廠生意受影響。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隨著產業與時代的變遷,很多傳統行業慢慢進入寒冬,甚至根本看不見產業回春的可能,猶如落日餘暉般即將消逝,因此又被稱為「夕陽產業」。台灣很多過往興盛一時的傳統產業,正逐漸面臨遭到機械化產線取代的命運,如打鐵舖、鐵工廠等。

在遙遠的希臘,除了聖托里尼島(Santorini)閃耀著觀光的烈日之外,也有如台灣打鐵舖般走向夕陽的產業:鑄鐘廠。

RTX6BWDU
59歲的鑄鐘師托馬斯|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位在希臘西部的小鎮帕拉米提亞(Paramythia)的最後一間鑄鐘廠,由加拉諾普洛斯(Galanopoulos)兄弟經營,他們正把熾熱的熔融狀金屬液澆注到各式各樣的模具裡,忙著替衣索比亞和羅馬尼亞的教堂製作大鐘。

加拉諾普洛斯家族經營鑄鐘廠已有215年的悠久歷史,如今依然在運作當中。

RTX6BWDL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有超過一半的訂單來自國外。」59歲的哥哥托馬斯(Thomas Galanopoulos)與他55歲的弟弟克里斯托斯(Christos Galanopoulos),處在銅錫熔化產生霧氣的工作室中。

RTX6BWDL
55歲的克里斯托斯,正在把熔化的金屬倒進模子|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托馬斯還說,訂單最高峰的時期,每年會生產120噸的鐘,範圍遍佈整個希臘的各式鐘樓。現在,訂單銳減至每年約50噸,主要客戶則集中在巴爾幹國家和非洲的教堂,也有來自以色列、黎巴嫩或澳洲的顧客。

希臘的東正教教堂無處不在,幾乎是希臘人生活的一部分,所以處處都有教堂,甚至是最偏僻遙遠的小鄉村,也一定會有一間信仰歸宿。

RTX6BWD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但這一切,都在希臘債務危機爆發後,一夕間崩壞。

教會本身雖然並未受到歐債危機的直接影響,但突然出現的許多無家者、失業遊民,讓教會提供的慈善飲食與相關支出不斷攀升。教堂修繕的經費也因此受到擠壓,停工或工程延宕十分常見,即使是最虔誠的信徒,對教堂的捐款也大大減少,這也使得教會的鐘塔維護縮水,讓鑄鐘廠生意受影響。

加拉諾普洛斯家族做過最大的鐘重達3.5噸,掛在希臘北部的一座教堂,但那個輝煌的日子已過去,現在時常受到原物料價格的波動,導致生產成本居高不下。目前鑄鐘廠有六名工作人員,比過去的九人還少。

RTX6BWCV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但即便如此,工廠機器的運作還是未曾停歇。對加拉諾普洛斯兄弟來說,鑄鐘廠的所有工作,都是他們心甘情願、不求回報的付出。

「你必須保有對這項工作的熱忱,並且堅持做下去。但這不容易,並非人人可做到。」托馬斯說,父親驟逝時他才12歲,就必須接手這一切的工作。

他在四十多年前製作的第一個鐘,就掛在他們鎮上的一座教堂裡。

RTX6BWCV
帕拉米提亞小鎮上的教堂鐘樓,頂部是加拉諾普洛斯兄弟所做,底下的兩個小鐘則是他們做的|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克里斯托斯說:「你的祖父、曾祖父、曾曾祖父所做的事情,到你手上還在繼續做,是一種傳承與難能可貴的滿足。」

「我喜歡這份工作,我也從不打算放棄它。」

RTX6BWCV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議員的一天:不質詢、也不審預算,開會為了「出席費」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圖輯』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Lo』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