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排泄空間看日本文化與歷史:清潔屁股的各種用具,與衛生紙的歷史

從排泄空間看日本文化與歷史:清潔屁股的各種用具,與衛生紙的歷史
Photo Credit: amyshuff@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一段時代,紙堪稱為文化的度量尺。日本現在每年生產一百萬噸的衛生紙,每人一年的使用量為8.04公斤。

文:屎尿.下水研究會

衛生紙的歷史

在哺乳類中,只有人類懂得把屁股擦乾淨。四腳行走的動物,口與肛門都與地面平行,重力的影響較小,所以形成脫肛排便。人類一旦站立,以雙腳行走後,口與肛門都與地面呈垂直狀態,受到重力的拉引,因而必須收縮肛門的肌肉,否則會出大麻煩。很可能是因為無法像動物那樣脫肛排便,所以才需要清潔屁股吧。

清潔屁股的各種用具

西岡秀雄教授在著作《衛生紙文化誌》(西岡秀雄著 論創社)中,舉出了各式各樣擦拭屁股的用具。

  1. 手指與水——印度或印尼等回教或印度教國家。
  2. 手指與砂——沙烏地阿拉伯地區、沙漠地帶。
  3. 小石頭——埃及等。
  4. 土板——巴基斯坦等。
  5. 葉片——俄羅斯某些地區、日本等。
  6. 植物的莖或稈——日本、韓國。
  7. 玉米的纖毛、芯——美國。
  8. 繩子——中國、非洲的大草原sabama地帶。
  9. 木片、竹籤——日本、中國。
  10. 樹皮——尼泊爾等。
  11. 海綿——地中海各國。
  12. 碎布——不丹。
  13. 海藻。
P83-1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提供
清潔屁股的各種用具。

其他目前已得知的還有雪(北歐)、苔蘚(挪威)、木棒(婆羅洲)等。

西岡教授在前述的著作中提到「全世界將紙作為擦屁股工具的人,還未到世界總人口的三分之一。」但我認為,現在世界總體衛生紙的產量為2,600萬噸,以世界人口六億人來除的話,每個人是四公斤。(譯注:這裡有點問題。世界人口已達七十五億,若按上述的三分之一,也並非六億,就算是六億好了,2,600萬噸除以六億人口,也不是四公斤,而是433公斤。若算成六十億,則是四十三公斤)鑑於有些地方並不用紙來清潔屁股,所以世界應有二分之一的人在使用。

除了前述的用具之外,應該還有其他清潔屁股的方法,但由於沖水馬桶的普及,而且紙類既便宜又容易攜帶,所以用紙清潔的方法,在世界各地已十分普遍。

紙的歷史與衛生紙

中國在紀元前便發明了紙張,距今已有2,150年的歷史了,從《東漢書》中可以找到記載(蔡倫於西元105年將紙張改良,得以書寫文字)。而日本方面,據《日本書紀》記載,紙是在西元610年,由高麗僧人曇徵傳去,但根據考證,實際上紙的傳入應是在西元四到五世紀。

中國發明的紙,經由絲路西傳,西元900年傳到開羅,1100年傳至摩洛哥,1151年到西班牙,而傳到德國、英國、荷蘭等歐洲各地,則比日本晚了約一千年。

紙尚未傳入前,歐洲人書寫用的素材,以「莎草紙」和「羊皮紙」為主。紙張的傳播,也讓伊斯蘭地區興盛的文化,得以透過「紙張」傳遞到基督教地區。

紙張有書寫、包裹、擦拭、加工等的用途,而到了六世紀時,中國的《顏氏家訓》治家篇中,才留下疑似將紙作為衛生用的紀錄。

「吾每讀聖人之書,未嘗不肅敬對之;其故紙有五經詞義,及賢達姓名,不敢穢用也。」

這裡出現的「穢用」一詞,日文譯成鼻紙,但很可能也用於清潔屁股。這應該是紙作為衛生紙使用最古老的紀錄。

P85-1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提供
繪卷《餓鬼草紙》中〈伺便餓鬼〉一節。(〈餓鬼草紙 複製版〉〔部分〕國立國會圖書館收藏)

在日本,出現於十二世紀的繪卷《餓鬼草紙》中,有在土牆前排便的情景,地面散落著籌木(糞篦)和紙。由於這幅繪卷沒有題字,所以只能推測。但這個時期,上流階層的人很可能已經使用紙來清潔屁股了。

此外,在佛書《正法眼藏》(道元著,十三世紀)的洗淨篇中有:

「屙後便籌,又使紙。」

這裡的屙,指的是茅廁,意思是「如廁後使用籌(糞篦)或紙」的意思。在當時,在寺院裡能隨意用紙的人,據判應該是高僧吧。

從以上紀錄可知,中國在六世紀,而日本在十二到十三世紀左右,上流階層的人,已經開始使用紙來清潔屁股。「大壺紙」為手抄紙,但不確定紙質怎麼樣。

至於歐洲清潔屁股的紀錄,十六世紀法蘭索瓦.拉布雷(François Rabelais)的《巨人傳》(Pantagruel)中,在〈高朗古傑讚賞想出擦屁股妙法的高康大靈活腦袋〉一章中,有下面這段話:「發明了最適合擦屁股的方法。高康大得意洋洋的展示出各種用具。(中略)也用羊毛、紙擦拭。」、「用紙等做成的擦髒屁股的玩意兒,總是會在睪丸那兒留下屑屑。」

其他像是德國十七世紀的《痴兒西木傳》(Simplicius Simplicissimus)裡,出現過相當於衛生紙的文字。不管怎麼說,到了十六到十七世紀,紙張終於在歐洲普及開來。但由於原料問題(當時沒有足夠的碎布),木材紙漿還沒有誕生,所以,紙張應該還沒到達一般老百姓能自由使用的狀態。此時,英國開始投入抽水馬桶的開發。

捲筒衛生紙的誕生

十九世紀之前,歐洲的造紙原料來自碎布,所以,當紙張的需求量隨人口增加而擴大時,碎布料不敷所需,而成為一大社會問題。

1719年,法國科學家瑞尼.瑞歐莫(René Antoine Ferchault de Réaumur)觀察到雀蜂用木頭纖維築巢,提出了一篇論文,推斷木材可以做成紙。經過了一百多年,德國的凱勒(Friedrich Gottlob Keller)發明了磨碎木材,製成紙漿的機器,並於1844年獲得專利,證明了木材造紙的理論,成為一大材料革命。當時的紙都是手工抄製,中國、日本等地,紙張只供毛筆書寫,但歐洲人使用硬筆,所以主要生產較厚的紙,既不像日本生產「厚、薄」等許多種類的紙,也沒有現在的家庭用紙,再者,手抄的數量也很有限。

1798年,法國的路易.羅貝爾(Nicolas-Louis Robert)發明了抄紙機,才開始生產機器抄紙,也就是洋紙。而且,最初的原料是舊衣,比起手抄紙,機器抄紙需要更大量的原料,舊衣來源的不足形成了社會問題。

之後,人們改用麥稈或麻進行機器造紙,1844年後發現木材可以磨成紙漿來使用,再加上人們也發現了許多製紙用的藥品,因而才能擴大紙張的產量。

機器抄紙普及到全世界後,紙的生產也開始有了五花八門的種類。1871年,美國的塞斯.惠勒(Seth Wheeler)取得了包裝專利,它原本是利用有壓孔的紙張,但比一般紙大三倍,以作為包裝其他紙張使用。這種技術可將恐怖的衛生紙做成圓筒形,所以應可稱為捲筒狀衛生紙的基本專利。

後來,塞斯.惠勒在1877到1878年,在紐約成立了阿爾巴尼穿孔包裝公司,首度開始生產捲筒衛生紙。但早在1857年,美國的約瑟夫.葛帝已在販售塵紙狀的產品了。然而,據前史谷脫紙業公司的宣傳冊上記載,在一世紀以前,歐美人還是認為購買衛生紙是很大的羞恥。

P88-1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提供
塞斯.惠勒的專利公報,應該是衛生紙的基本專利。
P89-1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提供
美國文具批發商於一九一○年發行的目錄,刊出形形色色的衛生紙。
P89-3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提供
十九世紀的衛生紙與二十世紀初期的史谷脫紙捲(左)。

日本的衛生紙

在日本,從手抄紙的時代,各地便已生產「塵紙」種類的紙張,奈良、京都等地,上流階層會使用吉野紙之類的薄紙,作為衛生紙。而各地也另外生產「淺草紙」,這種再抄紙的代表,則是針對庶民販售。

1899年5月1日出刊的《中央新聞》報中,芙蓉舍「化妝紙」的廣告裡有這樣的宣傳字句:「目前歐美各國正流行的衛生紙」。一般認為,這是我國第一次在廣告中出現「衛生紙」這個詞。

之後,在1910年某人自舊新橋站到下關站的列車見聞記中,留下這樣的紀錄:支那製紙一張張相連,捲成小捲放在廁所中(收錄在《紙業雜誌》)。但沒有相關資料可以判斷,這種衛生紙捲到底是國產品還是進口貨。

P90-1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提供
「化妝紙」廣告(出自明治32年5月1日的《中央新聞》)。

1961年以後,美國金百利.克拉克公司與史谷脫公司相繼與日本的公司設立合資公司,於是塵紙變更為捲筒衛生紙,京花紙變更為面紙。但是,這些合資公司雖然在專利和生產技術略勝一籌,但日本紙活化手抄和紙的風格,細緻的加工技術,他們卻遠遠不及,最後在利潤無法升高的狀態下撤出日本,現在只徒留招牌而已。

P91-1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提供
「化妝紙」廣告(出自明治32年5月1日的《中央新聞》)。

有一段時代,紙堪稱為文化的度量尺。日本現在每年生產一百萬噸的衛生紙,每人一年的使用量為8.04公斤。1973年發生石油危機時,衛生紙的產量為十九萬噸,塵紙為二十九萬噸。但在1978年後,這個數字開始翻轉,主要是因為在七、八年以前,日本國內並沒有捲筒的加工機。

相關書摘 ▶從排泄空間看日本文化與歷史:住在廁所裡的神是位美女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便所:從排泄空間看日本文化與歷史》,健行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屎尿.下水研究會
譯者:陳嫻若

  • 以前的日本使用的噗通廁所,味道會刺得人眼睛發疼。
  • 日本最古老的廁所是何時形成?
  • 以前可以和馬同住屋簷下,但廁所卻在屋外?
  • 廁所女神是美女,而且還有專屬神符,千萬別亂貼!
  • 公共廁所太華麗,讓人誤認為時尚咖啡館!
  • 如果有豬在下面等著吃人的排泄物,這樣還能順利上廁所嗎?

原以為不足掛齒的排泄空間,卻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影響人類生活與文化發展

在日本,從繩文時代的遺跡中挖掘出糞石(大便形成的化石),可以推斷出當時的人將靠近生活場所的貝塚或垃圾場附近,當作排泄場所。當時人口密度低,若是讓大自然進行分解作用,並不會引起環境污染,但是隨著時代進步,人們很可能在共同的默契下,將某個特定地點當作排泄場所,也就是決定了廁所的位置。

奈良時代,開始使用「廁」字作為便所的名字。「廁」字源自於「川屋」的說法,目前最具說服力。一般認為,搭建在河上的「屋」,即是指「棧橋式廁所」。平安時代的畫卷《餓鬼草紙》裡,描繪男女老幼正在大小解時,有伺便餓鬼群聚其間的情景。

之後再經歷室町時代、江戶時代、到現代,人口越來越多,排泄物的量也越大,並隨著處理技術的發展,或許已經讓人很難想像古早時代的廁所,以及古人方便的方式。

這本書除了介紹廁所的歷史、構造的演變之外,還有每個時代饒富趣味的便所知識。例如江戶時代,排泄物可以賣錢;在河川上航行的「用船」,功能就在運送屎尿;在世界各地都已十分普及的衛生紙,人們也都養成用紙擦拭屁股的習慣。但是,還是有某些地方用紙以外的物品擦拭屁股,而且仍有用手擦屁股的人;日本能將日本浴廁文化推廣到全世界的原因;下水道建設、馬桶普及,卻間接使耕作的土地缺乏養分,而容易地力枯竭;英國伊莉莎白女王連自己的味道都無法忍受,竟然是馬桶誕生的重要關鍵人物……

與每個人大大相關的小小空間,蘊藏了超乎想像的世界。

本書特色

  • 充滿濃濃氣味的一本書
  • 書中爬梳廁所的由來、演變,與對生活的影響
  • 各主題由該領域專家撰寫,兼具深度與廣度
  • 本書並提及受中國文化影響的日本廁所文化
  • 卷頭彩色特輯,收錄多幅珍貴彩色圖片
getImage
Photo Credit: 健行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