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進入第三階段:從「打不打」變成「打多久」

中美貿易戰進入第三階段:從「打不打」變成「打多久」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中美貿易戰已經從前一輪打不打的問題,變成打多久的問題。甚至有可能,這種關稅會維持相當久一段時間,很可能最終變成「新現狀」。儘管如此,如果進入持久戰,對美反而不是什麽好事。

自從五月底,美國不顧五月中華盛頓聯合聲明,再度宣佈對中國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稅25%關稅以來,中美貿易摩擦節節升溫。7月6日,美國向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25%關稅,中國當天同時對等量美國進口商品徵關稅報復。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

美國同時宣佈將在聽證後向價值剩下16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關稅,中國也已預先開出對等報復清單。特朗普隨即開出清單,威脅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稅10%,後又宣佈要把關稅提高到25%。還威脅如果中國反制,則對所有5,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都徵稅。中國雖然籌碼不足,仍「用數量與質量相結合的方法反擊」,宣佈將對600億美元美國商品分四檔徵收5%至25%的關稅。8月7日,美國公佈了160億美元商品清單,準備在8月23日實施。中國也在8月8日也宣佈,將與美國同日徵關稅。

中美貿易戰螺旋式上升,越燒越烈。早前有消息傳出,中美雙方可能繼續談判。其實,雙方差距太大,又有上次美國「不守承諾」的經歷。即便談判能繼續,也無法有過高的期待。8月15日傳來,原來所謂談判,只是副部長級別的,顯然只能算是維持溝通渠道而已。

簡單回顧一下,中美貿易摩擦從三月份開始,明顯存在兩個的轉折點,以此可分為三個階段。

中美摩擦三階段:從「打不打」變成「打多久」

第一階段在4月16日美國制裁中興前。這時中國口氣非常強硬,外交部和媒體高調地認為美國不堪一擊,甚至鼓吹民族主義「打雞血」,指美國「搬起石頭砸腳」、「站住懸崖邊上」,揚言中國「不惜一切代價」打贏貿易戰。這個階段,中國是自信的(或自大的),也認為美國只想嚇唬一下中國。不符事實的宣傳錯誤地「帶節奏」,讓很多中國人都以為貿易戰「很容易」。

可是到了美國制裁中興,中國業界一片哀鳴,「無芯之痛」令中國頓感實力尚有巨大差距,不得不放下身段,貿易摩擦於是進入第二階段。這時,《厲害了,我的國》下架了,《戰狼II》受批評了。就連美國談判團在北京談判期間開出了「喪權辱國」的條款,中國也不嚴厲反擊。但這時中國還未能完全掌握美國的意圖,認為像以前那樣「出點血」,大手筆買美國貨就能過關。於是,以劉鶴為首的代表團到華盛頓,承諾大筆採購,削減貿易逆差,也得到了美國財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的首肯,發表聯合公告。

然而,美國的「休兵」似乎只是為美朝峰會掃除障礙的幌子。特金會一確定,美國在5月29日就一改「不打貿易戰」的口風,重提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關稅,令中國大為震驚。這時中國才意識到,美國希望制度性地改變以往中美的貿易格局是「來真的」,不只是裝裝樣子,也不是一些讓步就可以「收貨」。

於是,貿易摩擦進入第三階段。中國一方面指責美國失信,宣佈「前階段的談判成果一律作廢」,也拒絕與美國進一步談判;但另一方面,也沒有對美國採取如同以前那種趾高氣揚的語氣,反而繼續放低姿態,「韜光養晦」,營造一個「受害者」的角色。

整個貿易戰風向為之一變。以前各界都抱有避免貿易戰的希望,以為能以戰促談,最後能達成協議。現在中美貿易戰已經從前一輪打不打的問題,變成打多久的問題。甚至有可能,這種關稅會維持相當久一段時間,很可能最終變成「新現狀」(new status quo)。

RTS1J48A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若貿易戰持久化,對美不是好事

美國手上的籌碼比中國多,比如它「大」中國2,000億美元,中國就無法「跟」2,000億。美國現在經濟正處於上行通道,加上去年通過減稅法案的刺激,還有一段時間的升勢。現在美國失業率處於低谷,上季度增長率達4.1%,股市也屢創高峰,聯邦儲備局還不斷提升要加息以防止經濟過熱。應該說,特朗普先搞了減稅,再打貿易戰,是有計劃的安排。

儘管如此,如果進入持久戰,對美反而不是什麽好事。

首先,中國本身人口眾多,市場規模龐大得足以與美國媲美,而且市場規模還在持續快速增長中。中國有潛力擴大內需,消化部分因出口受阻而受影響的產品。

最近中國電商「拼多多」成立三年即在美國上市,這種奇蹟令人深思。「拼多多」上面的冒牌貨多、假貨多、低質量貨多,受多間中國廠商與媒體的指責。但有兩點值得注意:第一,中國還存在大片「五環外」的市場有待開發,他們每個人消費力不高,但稍微發掘,就足以讓一個電商迅速崛起成為「第三極」,可見中國市場潛力極大。第二,以前淘寶時代也是冒牌貨多著稱,但那些冒牌貨都是冒外國廠商的牌,「拼多多」上的冒牌貨都是冒中國牌子。這從另一面證明國貨的質量和信譽都在上升,這為擴大內銷市場打下強心針。

其次,中國近年來對外貿易的依賴已經減少,對美國出口的依賴也在下降。中國在2006年出口美國佔總出口的30%,2017年只佔13%。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倡議及「非洲策略」,中國廠商已經非常注重開發沿線和非洲發展中國家的市場,持續投入也得到有初步回報。中國商品在那些地方的增長潛力,有望抵銷對美國貿易降低的衝擊。

當然,出口美國的商品與出口發展中國家的商品路線不同,總的說來利潤也較高。中國廠商需要時間調整,但若貿易戰變成持久戰,這種陣痛可以忍受。

再次,中國加緊輿論戰與法律戰。中國在貿易摩擦初期輿論戰頻頻失著,但從美國制裁中興科技開始,整個傳媒氛圍有很大改觀。貿易戰打響之後,中國轉為用低調的方式應對,《人民日報》也發出「三評『嚇尿體』。」《人民日報》為此推出「十評」中美貿易戰,指責美國「貿易欺淩」,比當年「九評」蘇共還要多一評,套路也算適宜。

雖然中國宣傳還有很多誇大與自相矛盾的地方。比如,把自己中國說成「開門」,把美國說成「關門」,雖然就算中國降關稅後,美國關稅還比中國低。 比如中國在WTO上控告美國的232調查和301調查違反WTO規則,「不尊重『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這又與兩年前,中國視南海仲裁為「廢紙」形成鮮明對比。

儘管有這些缺陷,中國以靜制動,總的說來輿論上已經是應對得宜。

再次,中國努力在打合縱戰,希望聯合歐盟、日本等支持自由貿易的國家對付美國。特朗普四面開火給中國看到了實現的可能。

習近平多次強調,中國不是重商主義。中國先是主動降低大批最終消費品的關稅,繼而宣布將大力刺激進口,以取悅歐日。中國又主動改善對日關係,總理李克強訪日,簽訂貨幣互換協議。李克強還走訪歐洲爭取支持,甚至釋放劉霞,以「人質外交」取悅德國。

惟歐日也一直抱怨中國侵犯知識產權,看來未必會與中國站同一陣營。尤其是歐美宣佈暫時不打貿易戰,「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的三零自由貿易市場,對中國打擊甚大。歐日此前已經達成幾乎完全零關稅的自由貿易協定,再加上CPTPP,進入最後階段的NAFTA,以及歐加自由貿易協定。如果能組合成統一自由市場,對中國而言是噩夢。但此事目前看來還只是意向。

RTX6COMV
中國代工廠正在製作特朗普2020連任的標語旗幟:「Keep America Great!」(讓美國繼續偉大)|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再次,中國也在修煉内功。中國在三個最迫切解決的危機上,應對都還可以。

一是應對眼前的股市匯市雙跌,網絡貸款平台大規模倒閉等經濟問題。如何刺激中國經濟,是採用金融手段(寬鬆),還是財政手段(減稅),中國似乎舉棋不定。央行還是開出了增加5,020億元的一年期中期借貸便利(MLF)的「放水」措施。又出動國家隊救匯市,力挽狂瀾一天拉高匯市500點。總算穩住陣脚。

二是應對可能到來的企業外移潮。中國大力鼓勵外國來中國設廠,開出了新的負面清單,放寬22個項目的外資投資限制,包括允許外國汽車企業成立獨資公司;李克強總理三番四次強調,中國要嚴格保護知識產權,禁絕強迫技術轉讓。美國明星企業特斯拉在上海設厰被視為「穩定軍心」的標誌(雖然馬斯克有點空手套白狼的感覺)。

三是在更關鍵的科技戰。中國不顧美國反對,繼續推進製造業2025計劃,以求儘快擺脫科技的「美國依賴」。這是較為長期工程,無法一時看出成不成。這方面中國既有危,也有機。以芯片與操作系統為例,中國有能力做出芯片與操作系統,但無法在市場上與美國競爭,除了確實與美國的有差距外,還在於整個行業生態都被美國設定了,更換成本巨大。但如果美國對中國進行技術封鎖或者中國被迫對美國貨加稅,中國開發商反而有可能越過這個成本障礙,最終發展出一套本土的芯片—操作系統生態。因此客觀而言,封鎖並非一定是壞事,這就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道理了。更何況,中國在科技上「搭便車」已經駕輕就熟。即便不算「非法」的手段,就算外國不許中國收購科技公司,中國還有買人才,利用開源資源等招數。

期中選舉將成美貿易戰轉捩點?

最後,中國最期盼的是在期中選舉特朗普挫敗。現在看來,確實存在這種可能,但這不是中國的「精準打擊」導致的(筆者有另文分析)。但即便特朗普挫敗,是否意味中國有轉機,這又沒有這麽樂觀。看來中國只能寄望下一次大選。

無論選贏或選輸,期中選舉後民主黨即將迎來一場內鬥

不管如何,從種種跡象看來,美國是急於要中國儘快認輸的一方。比如7月11至13日,美國接連三天出招施壓: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竟稱習近平「阻撓談判」;接著,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又指中國竊取美國知識產權,與中國貿易是零和遊戲。最後,特朗普宣佈準備向所有5,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徵關稅。隨後,美國又把對2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上升到25%。美國頻頻出手,顯示了美國不願打持久戰。中國在保持定力的同時,反而更加要預備好,美國把貿易戰擴大到其他領域。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鑲嵌110顆水晶比翼鳥見證璀璨愛情 陶李夫妻首推晶生相伴金高 每一口都傳情

鑲嵌110顆水晶比翼鳥見證璀璨愛情 陶李夫妻首推晶生相伴金高 每一口都傳情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黑松金酒融合東西方愛情意象,結合窖藏3年陳年高梁的愛情風味,打造宛如藝術品般,臻至璀璨的愛情信物──晶生相伴金門高粱酒。

在天願作比翼鳥,愛情之美在於兩人同心相愛、一同翱翔。當象徵愛情的比翼鳥翩然降落在香陳的金門高粱上,有如用愛情釀出香醇濃烈的酒,淬鍊出獨一無二的「晶生相伴」。陶晶瑩和李李仁歷經時光的磨練,堅定相伴一生的信念,婚姻也如比翼鳥般,互相扶持、不離不棄,一起朝向幸福的天空翱翔,兩人最愛的精心時刻,是每晚在星空下依偎對飲,並在璀璨中找到愛情的真諦。

晶生相伴KV-02(final)
photo credit:黑松金酒
史上首支會盤旋舞動的「晶生相伴金門高粱酒」,黑松金酒再度打造奢華愛情藝術品

融合中西方愛情意象,刻出情比金堅的璀璨,讓每一口都傳情

當東方比翼鳥與施華洛世奇元素水晶相互融合,經典結合時尚,比翼雙飛且堅定不渝的信念,臻至為最極致的浪漫宣言。首支以比翼鳥作為設計理念,象徵「比翼雙飛、互相扶持」美好愛情的「晶生相伴」金門高粱酒嫣然誕生。比翼鳥依偎在心形酒瓶上深情相吻,在精湛工藝的設計下,比翼鳥還會旋轉舞動,展現力與美的平衡,用誓約與承諾打造最璀璨的愛情信物。純金包覆的比翼鳥,象徵情比金堅的感情,鑲嵌110顆施華洛世奇元素水晶,耀眼奪目。在品嚐酒香之時見證中西方浪漫的愛情,讓每一口都傳情。

合照2
photo credit:黑松金酒
模範夫妻陶晶瑩李李仁,在婚姻中互相扶持且共面對風雨能攜手相伴一生。

愛情如同比翼鳥,共同面對風雨一起向前

有演藝圈模範生夫妻之稱的陶晶瑩與李李仁,結婚至今17年,談起愛情觀,陶晶瑩說,「不管什麼樣的風雨,我們互相扶持,就算是大自然渺小的一對,但有人陪伴就有無比的力量可以對抗。」最美好的愛情像比翼鳥一般,遇到挑戰或困難時互相幫助,也時常依偎在一起。在天願作比翼鳥,這句話,可以說是美麗愛情的最佳詮釋。李李仁則補充說,「就是互相扶持,互相分擔責任,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晶生相伴金門高粱的比翼雙飛,與陶晶瑩、李李仁對於愛情的定義不謀而合,除此之外,陶晶瑩更大讚晶生相伴不僅是一瓶愛情釀出來的酒,更是一個璀璨精緻的裝置藝術品。

陶子姐
photo credit:黑松金酒
陶晶瑩談起17年的婚姻,認為愛情就像比翼鳥一樣互相扶持,共同面對挑戰
李仁哥
photo credit:黑松金酒
李李仁會在平凡的生活中,創造屬於兩人的專屬儀式感

平凡生活中的不平凡,都在一杯酒的時光中

陶晶瑩和李李仁經營17年的婚姻祕訣,有一套專屬於他們的獨特方法。陶晶瑩說,「兩人維繫感情的方式,就是享受日常的聊天談心,訴說生活瑣事,話題一般都是小孩及狗兒,這是夫妻倆目前共同的樂趣,雖然日子平實恬淡,卻很幸福!」兩人很重視彼此的交流互動,身為丈夫的李李仁,一定會記得每年重要節日總不忘送花或禮物表達愛意,以維持感情的新鮮度。他說,「婚姻裡會相互分擔責任,所以愈走愈開心,愈走愈自在。」除了日常對話,兩人也會每天對飲一杯,李李仁更深情表示,「找到一個可以對飲的伴侶,是最浪漫的事。」陶晶瑩有默契的回應「如果一杯不能解決,那喝兩杯。」兩人一起享受窖藏3年陳高的愛情風味,今生相伴,不離不棄。

產品情境圖-1(final)
photo credit:黑松金酒
「晶生相伴」金門高粱酒承載著愛與晶粹的承諾,晶生必藏

與心共舞,承載著愛與晶粹的承諾,限量收藏「晶生」唯一

晶生相伴金門高粱酒的心形瓶身設計,猶如鑽石的晶亮璀璨,承載著愛與晶粹的承諾。坑道窖藏3年陳高,前味散發清新的蜜香,中味綿甜醇和,尾韻則帶醇厚陳香,口感豐富,充分詮釋愛情的多樣風味。值得一提的是,「晶生相伴」特別挑於象徵我愛你的520當日進行首批灌裝,全台限量2萬瓶,戀人除了可共飲愛情釀的酒外,更可以將此份經典藝術品加以收藏,晶生相伴推出NFT特殊收藏版,限量只有10份,NFT作品為實體酒瓶的3D圖像,將之完美呈現;一次同時收藏比翼雙飛心形酒瓶與NFT藝術品,將不朽的愛情永久保存、「晶生」唯一相伴。

「56度晶生相伴金門高粱酒」全台限量2萬瓶(含現貨及預購),6月15日起於全台地區酒類專賣店及金酒在台指定直營門市現貨販售;預購資訊請洽金酒在台直營門市(至6月30日止)。每組建議售價7,800元(實際庫存及售價依各通路為主)詳細購買資訊依「58度金門高粱酒Facebook官方粉絲團」公告為準。

產品情境圖-2(final)
photo credit:黑松金酒
全台限量20000瓶,將不朽的愛情永久保存。

本文章內容由「黑松金酒」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