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防「鳥害」卻成保育類殺手,環頸雉、紅尾伯勞被曬成「屍乾」

農民防「鳥害」卻成保育類殺手,環頸雉、紅尾伯勞被曬成「屍乾」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總幹事曾翌碩則表示,農民確實有防鳥害需求,盼政府介入輔導廠商製作隔離網,能防鳥害又不會造成保育問題。

(中央社)
台南市歸仁區沙崙農場有農民架設鳥網,希望防止野鳥啄食農作物,不料卻有保育類的環頸雉、紅尾伯勞等被鳥網纏住,曬成屍乾。

環頸雉似雞但體型較大、尾羽更長,飛行能力不佳,以植物種子、嫩葉、漿果及土中小蟲為食,性隱密,慣常棲息於樹林底層或平原交界。

紅尾伯勞是台灣過境鳥類中相當出名的一種,主要在亞洲東北部繁殖,而非繁殖季時會遷徙到亞洲中部、南部、東南亞、菲律賓、大洋洲渡冬。在台灣的主要大量過境地點為屏東縣恆春鎮一帶,也有少數會留在台灣過冬。

內政部警政署保安警察第七總隊第七大隊長黃建智今(18)日受訪表示,沙崙農場為西瓜產地,也是野鳥棲息地;有農民為西瓜順利收成,在瓜田旁架設鳥網,卻因此誤獵珍稀類保育鳥類。

保七總隊第七大隊日前據報,得知沙崙農場有野鳥誤觸鳥網死亡,通知台南市政府人員前往會勘,在一處農地旁發現兩具鳥網,上面懸掛數隻鳥類屍體。

經鑑定,這些鳥屍中,有二級保育鳥類環頸雉、三級保育鳥類紅尾伯勞各一隻,屍體都呈腐敗狀態,空氣中瀰漫難聞的惡臭味。

執法的保警及南市府人員頂著艷陽高溫、忍受野鳥屍臭,卸下鳥網,以免野鳥再度誤觸鳥網。

黃建智表示,架設鳥網的農民應警訊時表示,環頸雉喜愛逐顆啄食西瓜,但西瓜遭野鳥啄後,會留下深凹孔洞,賣不出去,為維持生計,才出此下策。

雖然農民聲稱非有心害死野鳥,也沒販賣圖利等,但已觸犯野生動物保育法,由保七總隊第七大隊依法送辦。

黃建智表示,架設鳥網需經事業主管機機關同意,如果不慎獵捕到保育類動物,可處新台幣6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罰款;建議農民以空拍機、太陽能驅鳥器或農用雷射等裝置驅趕野鳥,以免觸法。

《大埔里@報》報導,鳥網空隙大約50元硬幣大小,會造成鳥類雙腳卡進洞中,難以飛走。《台灣動物新聞網》報導,部分鳥網還設計有一層網袋,鳥類疑不注意就會掉進去,越掙扎鳥網就越纏越緊。

每年都有鳥網纏死保育類鳥類

其實保育類鳥類被鳥網纏住甚至致死的事件,幾乎年年發生。綜合《環境資訊中心》《台灣動物新聞網》,2017年3月,台南沙崙農場和高雄,就分別發生三起二級保育類動物領角鴞和一級保育類草鴞誤觸鳥網的案例,其中在台南沙崙農場的兩隻領角鴞經急救撿回一命,但高雄的草鴞被取下後卻沒有回報保育單位或鳥會,而是丟在旁邊的田地,因此喪命。其中,沙崙農場農場的鳥網,被愛鳥人士發現,經過保七隊及農委會勸導後,隔已經撤下,但一天後,就又重新架起。

綜合《自由時報》《中國時報》報導,2016年3月、4月間,屏東、南投也都傳出,鳥網纏住保育類動物,屏東是由「擄鴿集團」(擄鴿集團捉走他人賽鴿以勒贖)架設的鳥網,纏住二級保育鳥類鳳頭蒼鷹和領角鴞。南投山區的鳥網則纏住二級保育類物種灰林鴞,和三級保育類物種白尾鴝。

縣政府人手不足,接獲通報也很難拆除

《大埔里@報》報導,南投縣野鳥學會成員周柏佑表示,雖然架設鳥網需要經過農委會同意,但是其實縣政府農業處林務保育科人力不足,即使接獲通報也很難及時拆除。

農委會農業知識入口網介紹,而其他的物理防鳥方法,例如立稻草人、田區吊掛反光帶或廢棄光碟、插旗幟、製造聲響,雖然有一定成效,但是鳥類對固定驅鳥方式習慣後,即不再畏懼。

保護農作又不傷害鳥類:積極「巡網」、改良式阻隔網

《台灣動物新聞網》報導,農委會林業試驗所負責野生動物研究及保育的陳一銘表示,若要避免保育鳥類被鳥網困住的事件發生,其實架設只要定期巡查鳥網,就可以立即將捕捉到的非目標物種做野放,但是大部分的農民都不願意積極做巡網的動作,一天只有收網的時候會去到現場而已。

《台灣動物新聞網》報導,台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總幹事曾翌碩則表示,農民確實有防鳥害需求,與其訴諸道德與自律,提供他們符合成本又有效的替代方案比較實際,因此,曾翌碩提出兩個方法,第一個方式是技術性使用鳥網,避免鳥網纏繞鳥類,第二則是請政府輔導廠商研發改良鳥網。

技術性使用鳥網便是指在架設鳥網時將鳥網撐開、把網袋拉平,鳥類飛進鳥網只會彈開,不會緊纏,這樣既能達到阻隔效果,也能大大減少鳥類掛網的機率,例如機場為了飛安需求,必須阻絕一切可能的進入物,就是利用這種方式架網避免傷害到鳥類,再搭配頻繁巡網。

然而,這種架網技術對單人作業的農民來說太過複雜困難,且農民也難有餘力頻繁巡網,相較之下,研發製作僅具隔離效果得隔離網是較能一勞永逸的方法。盼政府介入輔導廠商製作隔離網,同時積極向農民推廣使用隔離網取代鳥網,這樣便能實際解決農民遇到的問題,也能避免鳥網對鳥類造成傷害。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