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吳明益回應國際曼布克獎「改國籍事件」:這是來自台灣的聲音,而我堅持它

作家吳明益回應國際曼布克獎「改國籍事件」:這是來自台灣的聲音,而我堅持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吳明益表示,台灣在國際上受到很多壓迫與委屈,他並不是要聲張什麼,但有2000多萬人在台灣生活,「我代表一種聲音,我也堅持這個聲音」。

台灣作家吳明益日前作品入圍國際文學大獎,主辦單位一度擅將其國名改成「中國台灣」,遭到吳明益鄭重抗議。吳明益17日在倫敦出席座談會,會後受訪時表示,更改國籍的事情,他並非要彰顯什麼,但他代表台灣的一種聲音,他也堅持這個聲音。

吳明益的小說《單車失竊記》英文版《The Stolen Bicycle》,今年3月入圍「曼布克國際獎」(Man Booker International Prize),成為第一位入圍這個獎項的台灣作家,吳明益當天表示,萬分榮幸,並且標示的國籍是「台灣」(Taiwan)。

然而在入圍後不久,主辦單位的網頁擅將吳明益的國籍從「台灣」(Taiwan)更改為「中國台灣」(Taiwan, China)。吳明益當時表示:「這和我個人的立場不同,我會尋求協助,向主辦單位表達我的個人立場。」經過溝通,主辦單位最終做出了更正,列出作者來自的「國家/地區」,而不是他們的國籍,而吳明益再次被列為來自台灣。

吳明益事後也透過臉書回應了這項聲明。他表示,自己的作品雖然啟蒙於世界各地的文化,但完全仰賴「台灣」這塊土地發芽、生長、演化;如果遺棄了這個土地、這個名字,「我的作品將無所依」。

吳明益本月17日在文化部及駐英國代表處文化組邀請下,出席位於倫敦的國家自由俱樂部座談會,與劍橋大學歷史教授顧若鵬(Barak Kushner)對談,也談到了爭取更改國籍的事件。

《中央社》報導,吳明益會後表示,對於國籍問題,他只是表達他的情感,原意不是為了要彰顯或是強調什麼。但反過來說,這件事情在他心中顯然十分堅定,否則他不會在自己的作品被感受的時刻,第一個想到這件事情。

吳明益表示,台灣在國際上受到很多壓迫與委屈,他並不是要聲張什麼,但有兩千多萬人在台灣生活,「我代表一種聲音,我也堅持這個聲音。這個聲音不是別人給我的,是我慢慢建立起來的」。

吳明益也提到,

我自己覺得在建構認同的過程中,並沒有敵視、仇視其他的認同,我也很希望台灣走上這條路。因為唯有彼此尊重彼此的認同,最後這些文化才有可能接納彼此的良善、美好的文化的可能性,否則很可能為了民族認同的問題,會摧毀其他一切情感上,或者文化上的可能性,這是最悲哀的狀態。

從原住民到外省老兵,吳明益盼台灣成為一個對認同「寬容」的地方

《中央社》報導,《單車失竊記》一書,涉及台、日與戰爭歷史,吳明益在書中使用多種語言,包括日語、閩南語等。他表示,因為他從小就活在多語的世界裡,因此在寫小說時,他很想把台灣多語言的生活環境表現出來。

吳明益認為,台灣與中國當代文學的不同在於,台灣文學發展多年,文字風格和中國已有很大的不同。另外,台灣文學從原住民身上吸收非常多的語彙,比如說布農族作家不會說「等一段時間」,而是說「等一頭牛尿尿的時間」。他說:「我們在原住民身上學到幽默感,學到不同對待自然環境的方式,而這些漸漸在我這一代作家體現出來。」

吳明益表示,很希望台灣變成一個對多元認同都能夠寬容的地方。他很同理那些因為戰爭輾轉來到台灣,永遠無法回去故鄉,或許埋骨台灣的軍人。原因是他小時候住的地方,門口有個顧車的老先生,在戰時斷掉一隻手臂,他從這個老人身上感受到巨大的悲傷。

而吳明益日前受訪時表示,儘管這本書講的是一部失竊單車的故事,但同時也在陳述「台灣的命運」,由台灣所有人民相互交織的故事組成。

吳明益舉例,書中的大象林旺,是出生在緬甸叢林的大象,由克倫族馴象人馴服,戰時先後為日本人和中國人擔任戰象;戰後到台灣,最後遷到木柵動物園,高齡86歲過世。如同書中角色,許多台灣人都有到動物園和林旺合照的記憶。

雖然該書英文版《The Stolen Bicycle》最終未進入決審名單,但吳明益明確的立場,不僅讓國人、也讓外國媒體印象深刻。

自由撰稿作家伊克巴(Jawad Iqbal)4月在《泰晤士報》發表社論,批評英國皇家劇院去年在中共十九大前夕、取消劇院上演一齣有關西藏的戲劇,直指中國越來越專制的政權,除了在國內不尊重言論自由,也極力對外國施壓、影響藝術自由,他也以吳明益國籍遭改事件為例,強調中國的審查不應該對英國文化界伸手。

相關文章: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