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是喜歡「比拳頭大」,就如同柯文哲被蔣經國及中國吸引一樣

我們總是喜歡「比拳頭大」,就如同柯文哲被蔣經國及中國吸引一樣
Photo Credit: 林艾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權威人格者而言,這世界只有兩種人:有權者跟無權者。這種對權力的執迷是不分藍綠、無關統獨的,當檯面上有一個如同柯文哲這種崇尚威權且手段強硬,總是喜歡「比拳頭大」的政治人物時,權威人格者就會很自然地被吸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看到閃靈團長Doris在2014年的文章,覺得很有感概。

四年之前,在連勝文跟柯文哲之間,我們幾乎沒有選擇,但Doris仍能用這樣一番充滿理想的文字提醒我們,這不是一場四年任期、藍綠之間的戰爭,而是一場理念跟價值的選擇,我們應該看得更遠,而不是眼前勝負。

四年之後,台灣旗被收了、公投盟被拆了、五星旗肆無忌憚地在台北街頭飄揚著,就這樣,還有人能喊出「我台獨,我挺柯」的口號。現今,這種矛盾跟荒謬,讓我們理解到這已經不只是一場統獨之間的理念之爭,而是一場威權崇拜者跟平權支持者之間的抗爭。

由於中華民國殖民政府長久下來對台灣人的打壓,我們或多或少都帶有一點權威性人格(Authoritarian Personality),政府對人民、老人對年輕人、學長對學弟、家長對小孩等等。由於這種人格的影響,許多人受到威權打壓時,潛意識的想法並不是「我要改變這個體制」,而是「我要成長成有權者」。

對權威人格者而言,這世界只有兩種人:有權者跟無權者。這種對權力的執迷是不分藍綠、無關統獨的,當檯面上有一個如同柯文哲這種崇尚威權且手段強硬,總是喜歡「比拳頭大」的政治人物時,權威人格者就會很自然地被吸引,就如同柯文哲被蔣經國及中國的獨裁統治吸引一樣。

權威人格者也可能反威權,但他們反威權的原因並不是追求平等,而是他們希望自己或是他們認同的代表能夠成為更大的威權者,所以我們看到許多當初的民主鬥士,奪權之後反而成了另一個毒瘤;我們看到許多當初反國民黨的人,現在都成了中國買辦;而如果細細檢視「我台獨,我挺柯」的人,他們的台獨,很可能是當天然獨成為顯學之後的台獨,是一種沒有理念,僅有嘲諷統派人數少的台獨。因此,這種台獨論者很可能會不顧原則地「把餅做大」,因為如果餅不夠大,沒權沒勢的台獨對他們就沒有吸引力。

所以,即使國民黨真的泡沫化,但他們所代表的理念跟價值卻仍深植人心。打仗最怕的,就是不知道自己的敵人是誰,今天消滅了國民黨,明天他們就用白色力量的名字再回來,後天又變成無色覺醒,好像喪屍一樣怎麼都打不完。如果我們不認清楚,在他們背後那種反民主、反平權的權威人格才是我們真正的敵人,那這場仗永遠沒完沒了。

如果民主、自由、平等是你的核心價值,那你檢視候選人時,就應該觀察他們的一言一行是否透露著對威權的崇拜,例如:有時候獨裁更有效率、人應該多做事少批評、嚴刑峻法才有威嚇力、社會就是比誰拳頭大等等。因為這都關係到他得權後會貫徹還是犧牲你的核心理念,這不是一次選舉的問題,而是每一次、每一天,我們生活之中都要面對的問題。

本文由林艾德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林艾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