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公司教我的3堂課:態度還沒對以前,沒有一份好工作

公關公司教我的3堂課:態度還沒對以前,沒有一份好工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進公司我的確嚇到了,大家埋頭於筆電前拼命工作的模樣,和我想像的幾乎一樣,但卻很真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婕茹(中山MBA)

「妳要去公關公司?那裡很操。」

在還沒踏進公司前,當和別人分享自己暑假的「去處」時,大家的第一反應除了恭喜,就是撂下這句話。

老實說我並不害怕也不排斥,反而很期待。究竟會多累會多操?是會到流鼻血的程度嗎?是會到暈倒送醫的程度嗎?我不知道這種想要挑戰底線的想法從何而來,但是我真心的想要知道自己能做到多少。

於是我抱著對公關產業一直以來的夢幻憧憬,以及能因此為自己履歷多添一筆「很不錯」的實習經驗的雀躍心情,2014年夏天,我就這麼浩浩蕩蕩的闖入外人眼中很「Fancy」的公關業。

1. 態度還沒對以前,沒有一份好工作

一進公司我的確嚇到了,大家埋頭於筆電前拼命工作的模樣,和我想像的幾乎一樣,但卻很真實。然而在辦公室看到最多的卻不是屍橫遍野的爆肝黃臉人,而是充滿「有種就放馬過來吧!」的那種漢子。 一進公司我的確嚇到了!但是被這樣的衝勁嚇到。

來到公司後和一位小學同學又再次重逢,國中時期她到美國念書後,我們就沒聯絡了。還記得有天晚上我們相約一起吃飯敘舊,她突然用一種我覺得很陌生的語氣和我說著她對這份工作的看法。

「很多活動在on的那陣子,我真的很想辭職!我還跑去跟我老闆說,我就做到這case結束。妳能想像每天凌晨兩三點回家,隔天七點又要到公司做新聞監測的日子嗎?」

我沉默了一下,因為我根本沒遇過這種情況。即使是學生在期末考周,前一天晚上熬夜到兩三點做期末報告,但至少隔天還能任性的說我今天早上要翹課。但如果面對的是客戶和老闆呢….

我還沒回答,她緊接著用一種很雀躍,像是想要分享某件藏在心中已久不吐不快的秘密的口氣說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整個case結束,大睡一場後,隔天我又覺得我好像還是可以,可以再試一陣子。」

那天晚上我想了好久,想著她講的話還有這陣子在公司看到的一切。在我的記憶裡,公司的燈從來都不會熄。實習生的好處就是,不管你今天再怎麼忙再怎麼累,妳的準時下班永遠會被原諒。晚七晚八的「幸福班」在這2個月內是我們的特權。

早上九點半進公司,公司已經處於作戰狀態,晚上七點多離開,燈火仍然通明,回頭看team上的人還沒有一人離開,有人甚至已拿出自己帶的便當來嗑。而午休也配合每個人的工作進度,不進行關燈。公司也很自由,沒有固定的用餐時間,尤其公關的工作性質不確定性極高,有的人早午餐一起吃,有的人連著下午茶一起配著。

就是這種有責任的自由,才是最讓人喘不了口氣。但為什麼我卻沒聽到一句埋怨,反而多的是自娛娛人的樂在其中「天阿!我的三餐都在桌上欸。」以及我那位從美國回來,拎著美國大學名校畢業的金牌,想巴著繼續讓自己累死的工作的人。

我開始在想「超時工作」和「廉價勞工」這類的概念。但是又怎麼能這麼說呢?每個人對於有價值這件事的定義本就不同,有的人用心薪水和工時衡量一切;有的人用能有所學以及成長去做衡量;有的人則用成就感。

每一份工作都有其辛苦的一面。公關在外看起來很光鮮亮麗,但私底下卻是常常因為工作忙碌而三餐不濟、睡眠不足,然後領的是一份外人看起來不成比例的薪水。常常看到許多人在抱怨亞洲國家的超長工時,以及台灣企業壓榨員工。

但望著深夜的信義區,我想著,難道每座燈火通明的大樓裡,都盡是這些抱怨的人嗎?

原來,多的是不曾抱怨,想趁自己年輕還可以多做點什麼的時候,在寶山多挖些寶,多學到什麼的人。就像幾隻的蟬鳴覆蓋了整個夏天,我們就真的以為環境這麼糟,情況這麼壞。其實多的是能夠為著某些目標而默默努力的人們。可怕的是,他們其中不乏台政畢業,或帶著海歸的光環。

我想在「態度」還沒有「對」以前,沒有一份工作會是好工作。我們總可以有不服氣或抱怨的地方,因為世界上絕對沒有一份不辛苦、完全令人滿意的工作。

2. 成長來自於壓力:踏出舒適圈的第一步

在還沒踏進公關產業前,那時Team上剛好在執行客戶的品牌活化計畫,一連串的通路活動就在進公司後緊鑼密鼓而來,這讓我比其他Team的實習生晚下班、做更多的事。但抱著「入寶山不願空手而回」的心情,我卻覺得我是他們之中最幸運的一位。

說完全樂在其中是騙人的。沒有隨時可以請教的學長姐、教授,只看到帶自己的小主管每天揹七、八個客戶,開無數個會,根本沒辦法一一在旁指導自己不懂的事。而就像隻鴨子莫名其妙的被趕上線,在這期間我也因此做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才剛從安逸的學校出來就面對接踵而至的不同挑戰,剛開始真的很不適應。

在一次和公關Marketing總經理午餐聚會上,她提到能讓她長留在公關公司這樣高壓、快速變動的工作環境下,是因為她在這能跟一群很棒的人工作。壓力會促使自己每天都想學習到不同的東西,讓自己不斷進步,而這裡的人都是喜歡挑戰、不排斥與壓力為伍的人,和他們一起工作很過癮!

接著她又說「然後很快你就會意識到2個月已經過了,因為你夠忙碌!就像我待在這20年了。」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並不覺得這是官話,反而開始反省自己仍然有著想躲在舒適圈裡的想法。在這樣還能夠吸取更多寶貴經驗的年紀,也應該要有像這位老前輩一樣的衝勁:工作並不是一個待辦事項或生存的條件,而是為了學到更多東西,看到更多別人看不到的視野。

從那時起,我開始檢視自己的變化。從剛開始碰到堆疊一堆待辦事項就焦躁不安,或者遇到突如其來短時間必須完成的任務就手忙腳亂,到最後輕鬆的吃著甜點配著綠茶,有條理地完成所有事情,學著面對突如其來的25分鐘內必須完成的簡報,懂得輕重緩急,安排處理事情的先後順序。

也許真的就是因為有很不錯的一群人在旁邊的緣故,淺移默化的不斷督促著自己,像心裡住著一位嚴格的導師不時說著:「妳已經這麼遜了,再不努力一點,以後還能做些什麼。」

3. 想成功?你必須同時具備專業和美麗

在實習期間我參加了公司的training講座,主講人是世紀奧美董事長丁菱娟。

她是世人眼中標準的事業有成女強人,21世紀公關公司創辦人。一生致力於高科技產業公關行銷事業的她,2002年接受奧美集團的併購,使21世紀公關進而成為全球最大傳播集團奧美的子公司之一,也就是現在的世紀奧美公關(Era Ogilvy)。

丁董事長自然流露出的自信、美麗姿態,讓我整場講座盯著她目不轉睛,她充滿激勵的演講內容,讓我捨不得停下手中的筆,不斷記下她講的每一句珍貴的話語。

首先她提到專業,她說:「專業很簡單,就是同一件事做一百遍。」

這一個大家熟悉、老愛掛在嘴邊嚷嚷的名詞,丁董事長一語道破它最簡單同時也是最難的地方。簡單在不複雜,難在很少人能有毅力做到。

原來,專業並不是在讓腦子裡鑲嵌入幾百萬件知識,然後好讓你在別人面前看起來夠有能力。而是我們花上大半的時間專注地做某件事,然後用這樣子的毅力和經驗去說服其他人,我比誰都更了解、更能做得好。我們必須堅信這種持續累積的力量所帶來的價值!

然而在職場中,比專業更重要的是什麼?董事長提到了「美麗」。

「美麗指的並不是外表,而是一種由內而外散發出讓人喜愛、創造出和諧氛圍的能力!我們生活在群體的社會,因此不論是在商場或者其他,這都是一項必須具備的能力。」

她舉了一個小職員A女和B女的故事。A是個很有能力、專業度很高的人;而B不夠聰明,做事也不夠機靈,且常常出錯,但永遠是一個處處笑呵呵的女生。她常聽到客戶們會指名和B合作,因為和她一起工作會自然得感到開心和舒服。

最後董事長也提到,能讓她站在奧美夥伴們面前分享成功經驗和秘訣,也許不是建築在特別聰明或做事特別有效率、有工作能力等,而是她美麗的為人態度。

然而要如何做到「美麗」呢?她笑了一下說:「站在別人的立場思考。」

講座最後開放同事發問,有人說丁董事長究竟如何平衡生活和工作?有人問到底是什麼動機想自己一個小女生出來單槍匹馬的創業?有人問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知道自己人生的方向和想從事什麼樣的工作?

這些問題看似來自不同的的構面,但其實都圍繞在同一件事。董事長一一回答完所有問題後,突然深思了一下,然後緩緩地說道:

「有時候不是我們想太少,而是我們想太多!」

接著她又以一種自我解嘲的口吻笑說:「如果我當初想那麼多我就不會創業啦!怎麼算都是高風險!不過就衝著當老闆可以不怕睡過頭,我埋著頭也是衝了。」

雖然講的有點誇張,但是我突然覺得心中好像卸下什麼很重的東西。以前總是擔心自己想事情不夠周全,總會為一個選擇列出幾百個可能的結果和變數,在擔心出錯下,做決定時總是舉步維艱。我似乎明白了,原來,是這樣的我讓我寸步難行。

「想了那麼多,但是做的卻太少。這是很多人的弊病!想那麼多幹嘛?做就對了阿!」

很有力的結尾。其實真正困住我們的有時候不是問題本身,而是我們那個沒有上限的思緒。

實習完後最常被問的一句話是「公關公司是真的這麼操嗎?」 我的回答都是一樣「是的!但我喜歡那種扎實的感覺。」扎扎實實學到和成長的感覺。

因為壓力是成長必須要經歷的一切,所以我想試著甘之如飴。

最後的最後,仍要感謝公司裡潛藏的上百個商場好手,以及不吝於分享知識、know-how給後進新人的文化。

這場仲夏的公關之旅,很精彩,很滿足。

本文獲MBAtics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