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一百片拼途(四):努力在偏鄉播種,但開花結果不必在我

未來的一百片拼途(四):努力在偏鄉播種,但開花結果不必在我
左邊兩位為本場活動的兩位主講人楊馥綺、張渝婷,最右邊則是主持人豆皮|Teach For Taiwan 為台灣而教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歷經媒體最動盪的時代,原先已從事新聞業三年多的渝婷深感大眾「媒體識讀」能力的缺乏;參與多場社會運動的馥綺,在街頭對成人的遊說中頻頻感到挫折。於是,兩人為了根本解決問題,皆訴諸於教育,將社會議題帶進課堂,培養孩子的判斷與思辨能力,進而成為一個好的閱聽人。

文:林思皓

假日的草悟道、市民廣場是由一幅幅幸福快樂的景象拼成的:情侶依偎散步、三五好友成群結伴、家長帶著孩子與狗狗在陽光下奔逐......。這歡騰氛圍的一角,有群人在廣場入口旁的樹下,彷彿自成一個世界,靜靜聽著一段又一段來自偏鄉教學現場最真實的故事。

這是Teach For Taiwan年度企劃「未來的一百片拼途」第四場「街頭故事棧」,兩位畢業於新聞系所的TFT第二屆校友楊馥綺、張渝婷來到台中,向大家分享走上教育旅途的原因與兩年的看見,以及他們持續進行的「社區發展的拼途:深耕在地的教育視野」。

帶給孩子看見更大的世界

歷經媒體最動盪的時代,原先已從事新聞業三年多的渝婷深感大眾「媒體識讀」能力的缺乏;參與多場社會運動的馥綺,在街頭對成人的遊說中頻頻感到挫折。於是,兩人為了根本解決問題,皆訴諸於教育,將社會議題帶進課堂,培養孩子的判斷與思辨能力,進而成為一個好的閱聽人。

然而,即使懷著滿腔熱血與滿腹理念進到教學現場,卻發現「階級複製」隱隱桎梏著每個孩子的視野。馥綺憶及剛入校與孩子聊天時,十個孩子中有九個說「沒有夢想」,這讓他感到驚訝與難過,「老師就像是一把鑰匙,幫孩子打開了一扇門,讓他們知道自己是可以的。」他希望讓孩子知道,學習不是為了滿足大人的要求,而是為了成為自己心中想成為的樣子。

有次,一名到城市讀書的畢業生回來找渝婷,他說他體認到自己的英文程度不如人,卻同時對母校曾經帶他們騎過單車、爬過山為傲,「我一直跟他們說:外面的世界跟你們很不一樣,你們一定有比別人差的地方,但也絕對有比別人好的地方。」渝婷希望,在打開孩子視野的同時,也要讓他們認識自己的長處,不因自己的不足而感到自卑。

謝謝你們讓我看到年輕時的樣子

兩名沒有教育背景的「菜鳥老師」進到校園,如何憑著一股「傻勁」影響周遭的老師,甚至成為領導者,帶著學校做不同的嘗試呢?

過程絕不是那麼簡單的。剛進去的時候,所有老師都在一旁默默觀望,馥綺說:「他們會覺得:『這些新老師只是做做樣子而已,我剛來的時候也是這樣啊,等久了之後你一定不會做了。』」渝婷甚至遇到刁難他的資深老師,「待在一個地方久了,對新來的人總有一些防衛感。」

然而,當他們在兩年內熱情不減,虛心向這些資深老師請教與學習後,關係逐漸改善,串聯整間學校共同合作發展教案與活動,馥綺回憶:「當這些老師從拒絕我、接納我,到最後和我們一起帶孩子到花蓮自助旅行五天四夜,真的覺得很感動。」

偏鄉學校由於人力缺乏,老師常常必須一人接下多樣職務;而在龐大的工作量與壓力下,心力交瘁、熱情磨滅,最原本教書的初心便消失了。「謝謝你們讓我看到我年輕時候的樣子。」馥綺與渝婷的堅持不懈,讓這些老師找回最初的熱誠,更以他們多年來寶貴的經驗幫助兩名新手老師,讓孩子得以在完善的課程設計中學習成長。

老師是一面鏡子

許多孩子的狀況源自於家庭的問題,當有人問及在教學現場是否曾因此感到無力時,馥綺與渝婷笑著對看了一眼,直說:「太多了,究竟要說哪件呢?」

一個「易怒」的一年級孩子讓馥綺印象深刻,「他常常在班上自暴自棄說:『我畫得很醜!沒有人要看!丟掉啦!』」這令馥綺開始關心孩子的家庭狀況。他發現,孩子有個姐姐很優秀,因此爸爸常常拿他跟姐姐比較,又施以打罵教育,甚至曾經在他面前將圖畫丟掉,使孩子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顯得沒有自信。

馥綺於是更細心地處理每次與這孩子的拉扯,同時也與家長溝通,孩子才慢慢有些改變。雖然仍不時會生氣不語,但孩子開始願意靠在馥綺身邊,在路上經過時對他微笑,「我覺得老師在學校能做的就是穩住他,成為他在學校的依靠。」

馥綺的故事讓渝婷也想到一個孩子。這個學生也是容易生氣的孩子,聯絡簿時常只畫一個火柴人就草草了事。這讓渝婷想要聯絡家長,但問孩子家裡面的事時,他卻什麼也不說。後來,渝婷才了解,孩子的父母離異,從來不溝通,「他每天憤怒是因為不知道今天要去爸爸家還是媽媽家。」

渝婷便私下與父母見面了解狀況,卻發現兩人還在吵架的情緒中不願多講。「我就直接創了群組,只有我跟爸爸媽媽三個人,我不管他們兩個怎麼樣,我只想讓他們知道孩子在學校的狀況。」不知為何地,孩子的脾氣與態度開始好轉,聯絡簿終於能寫滿,還會跟渝婷開玩笑。

老師就像一面鏡子一樣,讓孩子能從中照出自己的模樣而反省改變;甚至還有可能,成為家長們的鏡子。

學校成為社區的軸心

說到社區,你的心中浮起什麼模樣呢?在都市長大的渝婷,想到的是像「大樓管理委員會」那樣,但進到偏鄉後,令渝婷大開眼界,「我服務的地方,可能兩戶人家中間要二十幾分鐘的路程。」此外,偏鄉社區青壯年流失嚴重,渝婷也說:「七十歲的社區理事長常對大家說:『我是整個村莊最年輕的。』」

在這樣的發展條件下,馥綺與渝婷帶著學生,努力串聯起社區的每個人。渝婷的學校與鄰近的大學合作,讓大學生帶領孩子認識社區的自然環境,一方面讓孩子更認同自己居住的地方,另一方面也讓大學生了解到付出的快樂,「我們只是做了小小的串聯,後面卻創造出那麼大的感動。」因此,渝婷繼續與這些大學生合作,讓他們固定來跟孩子講故事,持續為孩子與社區帶來更多不一樣的刺激。

馥綺也帶著孩子訪問社區的阿公阿嬤,認識社區並進行社區導覽比賽,邀請家長擔任評審,人與人間的情感交流在這個過程中便更加深刻。此外,馥綺也在課後的樂齡學習中心,帶著孩子與阿公阿嬤跳舞、學英文,從中與他們聊天,認識這個社區的樣貌,「甚至連阿公的女兒欠了多少債都知道。」當一個人願意敞開心胸訴說時,馥綺說:「這些人情就是我當初留下來的重要關鍵。」

老師不只是講台上的授課者,更可以是社區中的領導者。當老師讓學校成為社區的軸心,將社區中每個人連結起來時,「社區認同」便形塑而成,讓每個孩子——以至於社區中每個成員——都能以這個社區為榮,共同為這個社區的發展打拚。

如同TFT「同心圓影響力模型」所說:一名老師進去教學現場,先第一線地幫助孩子提升學習能力,建立自我定位;再串聯學校的老師,塑造校園正向氛圍與優質教學環境;更進一步到社區裡,關心每個孩子的家庭背景,協助社區內的情感連結,讓全村莊的力量共同拉拔孩子長大。

由於複雜的結構性因素,這個改變或許很緩慢,但就如同渝婷所說的,我們努力在學校、家庭、社區以及每個孩子身上播下一顆又一顆的種子,即使自己看不到繁花綻放的景象,但只要播種、施肥的人愈來愈多後,一定會有花開的那天。

相關文章

關於Teach For Taiwan(TFT)

TFT是一群致力於改善台灣「教育不平等」的行動者,透過TFT計畫招募青年到偏鄉國小展開教學工作,佐以專業的培訓和支持,企圖培育視野及能力兼具的領導者。兩年結束後,TFT期待這些人才可以從偏鄉教育現場投入多元的領域,用不同專業串聯彼此的影響力,為改善教育不平等的使命持續奮鬥,讓孩子的出身不再限制他的可能性。

關於《未來的一百片拼途》

2018年,TFT正式集結了超過100位跨領域的人才深入偏鄉。在看見議題、看見需要後,這些力量逐漸在不同領域發酵,串聯成一股改變的潮流。拼,是拼湊,也是拼命。一群人勇敢地拼,為的就是給下一代打造更好的未來;途,是路途,也是前途。唯有親身走過偏鄉教育的路,才看得見最真實的需要以及最美麗的風景。

想瞭解更多歡迎上TFT官網粉絲專頁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