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浩導讀《反民主》(上):接軌柏拉圖「哲人王」的知識菁英制

葉浩導讀《反民主》(上):接軌柏拉圖「哲人王」的知識菁英制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總結布倫南先前想法的本書,提出了以「知識菁英制」(epistocracy)取代民主制度的主張。其核心論旨是:民主制度的良序運作,需要每一位投票者都具備關於選舉爭議的足夠的知識,但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文:葉浩(政治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布倫南對民主制度的診斷與處方,以及欠我們的一份病理報告

我們的語言可以被視為一座古老的城市:迷宮般的小街道與廣場,老房與新屋都有,以及不同時期加蓋的建物,外圍環繞的是無數的筆直街道和整齊樓房所組成的小區。 ——維根斯坦,《哲學研究》

我看到無數相似而平等的人在原地不停打轉,追逐微小而庸俗的快樂來填補心靈。每個人都沉默寡言,離群索居,毫不關心他人的命運:對他們來說,子女和親友就是全人類!他們與同胞居住一地,卻對身邊的人們視若無睹。——托克維爾,《民主在美國》

前言

二十世紀的天才哲學家維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 1889-1951)認為,一種語言如同一座古城,本身蘊含著一套價值觀、一種生活方式,或說一個文化,相當大程度決定了一個人或社會的眼界、認知以及情感結構,而且其中的元素有新有舊,有的甚至會在某些時代徹底走入歷史灰燼,然後在另一個時機再次以不同的姿態出現。

當然,某些字詞可能遠從他方,歷經長久的旅行才來到這一座城市,且初來乍到時,或許蔚為流行,也或許是少數人口耳相傳的稀世之珍,甚至是當權者眼中非法走私的違禁品。

政治語言亦是如此。某些過去被棄如敝屣的概念,之後卻重獲人們的重視,「民主」即是一例。作為一種政治體制,它包含了諸如「自由」、「平等」、「個人尊嚴」等核心價值,「票票等值」和「三權分立」等政治原則,以及關於「選民總是具有理性」和「絕對的權力使人腐化」等關於人性光明或幽暗面的假設。民主在過去兩千五百年的人類歷史當中,普遍且多半的時間是被否定的,但進入現代之後則成了一種普遍追求的政治理想。甚至,在二戰過後,成了國際社會公認的「普世價值」,或更嚴格地說,至少是普世人權鑲嵌於內的一種政治體制。

然而,作為一種普世價值的民主,這十年來似乎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正當性危機。雖然捍衛民主的理論仍不斷有人提出,但批評民主的書卻更加輕易地攻佔暢銷書排行榜。事實上,筆者近期走入敦南誠品時,先到政治學專櫃逛了一圈,立即映入眼簾的就有《民主在退潮:民主還會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更好嗎?》、《民主是最好的制度嗎?》、《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菁英的反叛》(原書的英文標題還加上「民主的背叛」)。這些都是翻譯自外文的暢銷書,如果加上其他關於歐美民粹主義的著作,宣揚中國崛起、威權優於民主的各種標題,讀者或許會覺得,人們對民主的不滿正在成為一種新的全球共識。不意外,本書即將加添此一印象。

接軌柏拉圖「哲人王」的「知識菁英制」主張

本書作者傑森.布倫南(Jason Brennan)目前任教於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商學院與哲學系,學術背景來自政治哲學訓練,專長為民主理論與公共政策經濟學,因為本書的出版而被視為政治上的菁英主義者,否定市井小民參與政治的資格,經濟立場也同樣是右派,支持自由市場。

818px-Jason_Brennan_portrait
Photo Credit: Gage Skidmore@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反民主》一書作者布倫南。

今年不到四十歲的布倫南著作頗多,其書寫風格幽默風趣,且擅長以比喻和故事解釋複雜的哲學理論,但也好戰,至今的著作多為檄文。例如,二○一一年他即出版過《投票的倫理》(The Ethics of Voting, 2011)一書,呼籲那些欠缺專業知識的人民在選舉時千萬別去投下神聖的一票,因為他們既配不上那一票的神聖性,且留守在自己的崗位上繼續工作,對國家社會的貢獻反而更大。隔年,他則出版了一本闡釋上述他個人意識形態立場的專書《自由至上主義:所有人應該知道的事》(Libertarianism: What Everyone Needs to Know, 2012)。再過兩年,他又追加了一本《何不資本主義?》(Why Not Capitalism?),直接與柯恩 (G. A. Cohen, 1941-2009)互別苗頭。長年任教於牛津的柯恩,堪稱當代英美分析政治哲學的祭酒,亦是著名的馬克思主義學者,生前最後一本著作是二○○九年出版的《何不社會主義?》(Why Not Socialism?),相當簡潔扼要地捍衛了左派的政治與經濟立場。布倫南則延伸了柯恩的推論邏輯,一一反駁他所有的主張。

讀者手上的《反民主》(Against Democracy)是上述幾本書的總結,雖然出版於二○一六年,但稍早於英國脫歐公投,是時,川普也尚未當選美國總統。也正因如此,布倫南隨後聲名大噪並被支持者奉為先知,並成為媒體競相追逐的訪問對象,聲勢直逼受邀去日本職棒開球的哈佛公知教授桑德爾(Michael Sandel)。

作為總結布倫南先前想法的本書,提出了以「知識菁英制」(epistocracy)取代民主制度的主張。其核心論旨是:民主制度的良序運作,需要每一位投票者都具備關於選舉爭議的足夠的知識,但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反之,真正影響人民生活(例如:稅制、工時與基本工資、醫療保險給付比率)乃至國家前途的重大議題(像是移民、外交和能源政策),必須交付到知識菁英的手上才真正符合所有人的利益,也才安全。

畢竟,民主政治不該是讓這些欠缺知識,甚至連自己的無知都意識不到的愚民來實習的情境;據此,鑲嵌於民主制度的「平等」價值與「票票等值」原則,不但違背了人的天生智力與後天知識皆存在巨大差異的根本事實,強行落實的結果只會讓原本可以替社會做出最好、最正確決定的少數人,喪失了投票的意願,淪為知識菁英與無知庶民的雙輸局面。

欲防範這樣的政治悲劇,唯有提高投票資格的門檻才行,而具體的方式就是讓所有人進行相關的測驗,過濾掉那些缺乏社會與科學知識的人,如此一來既能確保選舉結果的品質,亦可杜絕劣幣逐良幣的蔓延!

如此看似簡單的主張,其實包含了相當多的預設與判斷,值得我們駐足推敲一番。不過,在進一步討論之前,或許有必要略述外另一個反民主並倡議知識菁英制的哲學家。這位哲人當然是古希臘大哲柏拉圖。作為知識菁英制的鼻祖,他的《理想國》是批判民主的經典之作,當中的許多概念至今仍深遠地影響西方的政治思考,而最重要的莫過於「治國猶如海上行船」的比喻:唯有專業技術才能勝任,具備任何其他特質(例如:取悅大部分的人、受到眾人愛戴)都是不適切的考量,其道理不過像人病了就該找醫生那樣簡單。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