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王朝愛國義兵(下):官場比戰場險惡,「紅衣將軍」黯然退隱

朝鮮王朝愛國義兵(下):官場比戰場險惡,「紅衣將軍」黯然退隱
Photo Credit: 韓劇《懲毖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朝鮮與日本雙方1593年議和休戰,期間郭再祐被朝廷重用,於1595年升任他所熟悉的晉州牧使。原以為太平盛世即將來臨,但1597年戰事再度爆發,日軍再犯,掀起「丁酉再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朝鮮王朝愛國義兵(上):擊退倭寇的「紅衣將軍」郭再祐

晉州大捷之後,郭再祐伏兵突襲戰術,縱馬馳聘敵營,殺敵無數的義舉,被日軍稱作「天降紅衣將軍」,人人聞之喪膽。而在壬辰衛國戰爭三大捷戰事後,明朝與日本雙方也漸漸展開和談,明朝天使於1593年五月抵達日本國,來到太閣豐臣秀吉所在的肥前名護屋城商談,然而朝鮮半島的局勢仍屬緊張。

正所謂「輸人不輸陣」,儘管明日兩國有意和談休戰,但於壬辰倭亂後期屢佔下風的日本軍,盤算在和談前打下一場勝戰,好增加談判籌碼,於是日軍又挑定晉州城:心想,去(1592)年雖然吃了紅衣將軍郭再祐一虧,但就評估當前局勢,明朝天兵疏於守衛此處、朝鮮官兵為數不多,若能打下晉州城,算一報前仇外,也可挫挫咄咄逼人的明朝氣勢。同時,促使日軍出兵此處動機,在於首次的晉州城之戰,雖讓日軍吃了大敗戰,然而隨著朝鮮部隊同陣營內,許多主權者意見不合,讓外敵有機可趁,終究釀成「第二次晉州城之戰」之悲劇。

當年六月中旬,日軍總大將宇喜多秀家,率領小西行長、加藤清正等人,以五部合計九萬多人的部隊,浩浩蕩蕩地前去攻打晉州城。

事前,於晉州城前站的咸安城(함안성),郭再祐與主導幸州大捷的全羅道巡察使權慄(권율,1537—1599)已聽聞日軍來襲,但此次來襲日軍人數眾多,就晉州城內所現存的兵力,實在難以防範,且加上自方軍隊糧食不足,無疑是雪上加霜。眾人要攻要守亦或躲,意見紛紛,難以定奪。

最終,於一日日軍總攻擊下,眾將士兵分走各地,郭再祐率領眾多義兵,躲入叢林內以避風頭;另一方的義兵長金千鎰(김천일)與許多領袖,諸如高從厚(고종후)、姜希悅(강희열)等人,則紛紛奔走入晉州城,以六千多名士官兵與義兵,採守城之姿等待戰事轉機。

正所謂人多嘴雜,更何況在義兵部隊中內,萬一領導者沒有服眾人的戰績,或是卓越領導能力,如何統治牛蛇雜處的義兵團呢。

根據史實記載,晉州守城之際,不擅征戰又剛愎自用的義兵長金千鎰,與晉州府使徐禮元(서예원)多次發生口角爭執,互搶主導權,雙方意見不合的情況下,更加快速晉州城的崩潰。

日軍總大將宇喜多秀家於7月20日,發動一連串兇狠總攻城戰事,終於27日攻破晉州城大門,斬殺晉州府使徐禮元,逼迫金千鎰跳江自殺,後屠城六萬多位朝鮮平民,一報上次晉州城之仇,增加與明朝和談籌碼。

朝鮮與日本雙方1593年議和休戰,期間郭再祐被朝廷重用,於1595年升任他所熟悉的晉州牧使。原以為太平盛世即將來臨,但1597年戰事再度爆發,日軍再犯,掀起「丁酉再亂」(정유재란)。

진주성전투지도
第二次晉州城之戰|Photo Credit: 月岡芳年 @ Wiki Public Domain

同年度,朝鮮朝廷再度提拔郭再祐,晉升到更高位階的「慶尙左道防禦使」(경상좌도방어사),命他防衛慶尚南道昌寧郡(창녕군)的「火旺山城」(화왕산성),對抗來勢洶洶的日軍大將加藤清正。當然,郭再祐不負眾望,再度披著他的紅袍,奮戰沙場,率領義兵與官兵守衛國家而戰。

一說,郭再祐所率義兵部隊人數若超過2,000人,就擁有令人自豪、以能一擋百地消滅日軍主力部隊的強大戰鬥力。如同《忘憂先生別集卷之五・事實摭錄》,記載他的英姿為:「公著紅衣,挺身先之,賊砲雖齊發,而終不能為害,又有良馬自至,公取騎,臨戰馳驟如飛,衆以為神助,益恃以無恐,連戰皆捷,勦殺甚多。」

除了郭再祐所率領的義兵之外,戰爭前後各地的義兵也紛紛效法起義,如著名的還有全羅道的高敬命(고경명,1533—1592)、忠清道的趙寵(조헌,1544—1592)、僧侶靈圭(영규,?—1592)等人,也呼應紅衣將軍盛舉,在全國各地陸上對抗日軍,展開激烈戰爭,且都取得了巨大戰果,於朝鮮戰史上留下不可抹滅的一頁。

然而,第二次的日軍來襲朝鮮半島的丁酉再亂,戰事僅僅維持一年多,後因豐臣秀吉過世、明朝老將鄧子龍與李舜臣最後一戰「露梁海戰」(노량해전)摧毀大量日軍船艦等眾多因素,最終使得日軍「借道入唐」夢想幻滅。

七年戰事結束後,朝鮮朝廷論功行賞,仍不忘這一位紅衣將軍,郭再祐於1604年被任命為察理使(찰리사),修復位於慶尚北道的「天生山城」(천생산성),同年十月,又被提升到「嘉善大夫龍驤衛上護軍」(가선대부용양위상호군),可見朝廷多感謝當年紅衣將軍的護國殺敵戰績。

然而,郭再祐以繼母過世為由,戰後漸漸燃生退出官場之意,在蒼巖津(창암진)江旁,蓋了一間忘憂亭(망우정),且也多次向朝廷表示,想要棄甲隱退家鄉,儘管如此,君命難違,1610年又被當權的光海君(광해군,1575—1641,在位期間1608—1623)請出來做官。

但官場有時可是比戰場險惡,局勢多變的朝鮮政局更是如此。1613年光海君才剛掌權不到六年之際,黨派鬥爭激烈,竟然傳出有西人黨聚眾,想要推翻光海君,擁護永昌大君(영창대군,1606—1614)登基,一場朝廷風暴如火如荼地展開,其中牽連到龐大「心懷不軌」的官員,多人入獄,甚至到最後仁穆大妃(인목대비,1584—1632)也慘遭廢黜命運,史稱「七庶獄事」(칠서옥사)。

次年,光海君欲殺死永昌大君,永除後患之際,郭再祐卻在這個節骨眼頭,上書為永昌大君求情,希望光海君能刀下留人,但光海君最終仍是將永昌大君「蒸殺」,心灰意冷的郭再佑因而離開了漢城,退隱鄉間。直到1617年病逝,葬于慶尚南道達城郡求智面新塘洞。諡號忠翼公。

曾在沙場奮勇殺敵的紅衣將軍,誤入官場,時不我予地退隱鄉園,留得後人一陣緬懷。

文人五峯(오봉)李好閔(이호민,1553—1634)在郭再祐過世後,緬懷當年他的戰績,也於1617年為此紅衣將軍寫上一詩,詩內云道:「聞道紅衣將,逐倭如逐獐,為言終戮力,須似郭汾陽。」

李好閔於詩內,引用中國郭汾陽來譬喻郭再祐,而郭汾陽又是何許人也呢?即是中國唐代平定安史之亂,且並聯回紇征吐蕃的名將郭子儀(697—781),因郭子儀在唐代功名遠播,曾受封為汾陽郡王,世人又稱為「郭汾陽」。把郭再祐比喻成郭子儀,除了兩人同姓、稱讚兩人前線殺敵之碩大戰果外,也無疑期待郭再祐能開創一盛世。

然而,落空之現實,留給了李好閔與後人無限的緬懷。

壬辰倭亂中,除了有名的李舜臣將軍輝煌戰績外,默默無名出沒在深山叢林打擊日軍的義兵,也是值得我們一書的。

今日韓國宜寧郡郊外的義兵公園,每年仍固定舉辦紀念郭再祐的「義兵祭」,而2017年,韓國當地也拍攝以壬辰倭亂義兵為主題的《代立軍》(대립군)電影,告知國人那一段義兵抗敵英雄的故事。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陳慶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