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把慾望建立在未經別人同意的外流偷拍上,這本身就是一種羞辱

當你把慾望建立在未經別人同意的外流偷拍上,這本身就是一種羞辱
Photo Credit: Ben Snooks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有誰需要為了自己的身體而感到羞恥,前提是我們誰也都不要搬出這樣的恥辱去修理當事人。

文:Okinafa Chen(臺灣婚姻平權貼紙計畫發起人)

這幾天有一個男生和別人玩視訊的畫面被外流,影片在許多同志網站、群組內瘋傳,當事人在昨天發表了情緒言論,指責同志,後來引起許多網友不滿,反批他歧視同志、恐同,逼得當事人趕緊刪文,並表示自己只是一時衝動,使用了情緒性的文字,對同志朋友感到抱歉,即便他才是這整起事件的受害者。

因為他昨天的情緒性發文,臉書底下充滿各種批評、咒罵,甚至有人說「男生被看光不用在意」「至少你紅了」「誰叫你自己精蟲衝腦」「偷拍你的又不是同志」「自己愛玩還怪別人」,沒幾個人意識到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

檢討別人很容易,說錯一句話引起同志憤怒,然後他道歉了。那我們呢?我們多年來在同志網站、群組內看見各種偷拍、盜攝、私人影像被外流公開瘋傳的時候說過什麼?我們在分享別人訊打(按:雙方透過視訊互相讓對方看自己自慰)、性愛自拍、公共廁所偷拍、換照給對方卻被公開瘋傳的影像的時候,我們在評論這些當事人的身體、情慾的時候,有沒有試著多想過一些什麼?我們利用這些未經當事人同意外流的畫面,拿來滿足自己慾望的時候,有沒有懷疑過些什麼?

我們有沒有思考過這些未經當事人同意的曝光,這些侵犯當事人隱私的曝光,本身即是一種建立在性污名、性禁忌上的網路霸凌。我們有沒有想過社會過去一再地透過侵犯同志的隱私、侵犯同志的性、公開那些禁忌去滿足他們去窺探同志、消遣同志在本質上是同一件事情。

我們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性,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都有自己想要保護好的隱私,但我們也都願意為了誰去縮減自己身體、慾望的主權,例如我們把自己的慾望、把自己的身體分享給自己喜歡的人,把自己的情慾分享給對自己有慾望的人,難道只因為對方透過網路,對方把自己的慾望展演給陌生人,我們就都會是那個對象嗎?

別人展演自己身體,不代表你可以錄下

在不在意,輪不到我們來說,只有當事人能決定自己要不要在意,因為那是他的慾望,那是他的身體,不是我們的。男生在小便斗前如廁,難免會看見別人的生殖器,但不等於我們可以將其拍下,貼上網,供應別人滿足窺探他人的隱私。有誰在網路上換訊,分享自己的情慾,展演自己的身體,不等於我們可以將其錄下,貼上網瘋傳,還反怪是他自己不夠謹慎小心。

因為他們從來就不是在對我們展演自己的身體和慾望,他們從來就不是為了我們而做愛,他們從來就只是想好好地小便,而不是被收錄在比較尺寸的壓縮檔裡。

有些人願意在公開的平台展演自己,他們願意公開表演,有些人不避諱自己的身體被別人看見,他們也願意主動公開、分享這些資訊,但不等於每一個人都是。

別檢討被害人

記得我在前陣子發過一則狀態說,對於任何侵犯他人身體隱私的偷拍、非經當事人同意外流的自拍、不小心走光的相片或影片,不轉貼、不分享、不評論當事人。沒有誰需要為了自己的身體而感到羞恥,前提是我們誰也都不要搬出這樣的恥辱去修理當事人。

你以為我們看到會興奮,就不是在羞辱當事人嗎?當你把慾望建立在未經別人同意的偷拍、盜錄、外流照片或影片上,這本身就是一種羞辱,我們只是沒真的走在路上去強暴了誰,但其實我們也都透過了網路上的這些未經當事人同意的公開,去強暴了他們,甚至還責怪是他們自己不夠小心。對啦,女生裙子穿長一點,也許就不會碰到變態了,你不要喝醉,也許就不會被撿屍了。檢討被害人,永遠是最容易的。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