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末世義兵(二):打著替國母報仇旗幟的「乙未事變」

朝鮮末世義兵(二):打著替國母報仇旗幟的「乙未事變」
Photo Credit: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一些史實記載或野史,紛紛傳出閔妃被殺害之時,都遭他人玩弄,猥褻、姦殺。但不管如何,閔妃之死的確激起了朝鮮半島有志人士的愛國心。

朝鮮末世義兵(一):明成后與大院君的宮廷權鬥

1894年春,朝鮮爆發東學黨農民起義,朝鮮國王又請清兵助剿,日本也看準時機,以保護日本僑民和使館為理由,陸陸續續派出海陸軍隊一萬多人抵達朝鮮半島,並向朝鮮政府提出改革內政要求,但慘遭拒絕。

日方眼看親華先機就在此刻,怎麼可能因軟弱的朝鮮當局說不行就不行呢?於是日方決定一不做二不休,決定剷除漸漸不聽話的閔氏勢力。

1894年7月23日,日軍突襲擊景福宮,監禁朝鮮高宗,另派一支部隊包圍並占領大院君私宅雲峴宮,利用大院君成立傀儡政權,宣布廢止向清朝進貢禮儀,進行脫離清朝運動。

更進一步的是,隔年日本新任駐朝鮮公使三浦梧樓(1847—1926)上任,看到閔妃在與大院君爭權之時,儘管閔妃早先鼓勵高宗採取開化政策,對立大院君鎖國政策,且也順利與日方簽下《江華條約》,然而隨著大院君的失勢,一手攬大權的閔妃與親日派越行越遠,甚至在甲申政變,閔妃也是藉由中國清朝勢力,打擊日方,方才保住政權,今日日方欲侵華,必先掌握朝鮮半島這塊跳板才行。然而,朝鮮半島上的閔妃此時又欲親近俄羅斯,拉攏俄國對抗日方,以保自身權力,繼續掌權,這樣的行徑當然讓日方大感不滿,慢慢地策劃起殺害閔妃之計。

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結束,日軍大勝,意氣洋洋地以亞洲新國自居,自然不把閔妃放在眼裡,且又逢閔妃等親俄派,在國內大肆清除親日派內閣人士,諸如朴泳孝(박영효,1861—1939)等人之舉,自然惹怒日方。當年十月初,三浦梧樓特派宮內府顧問日本浪人岡本柳之助(1852—1912)聯絡大院君,想借其名號殺害閔妃,取名代號為「狐狸狩獵」(여우사냥)。

終於,當月8日20日清晨,在日本駐朝公使三浦梧樓主導下,以陸軍中佐楠濑幸彥(1858—1927)、浪人岡本柳之助協助下,數十名日本浪人、四百多名日軍與八百多位朝鮮士兵,共計千餘人衝入景福宮刺殺閔妃。

攻入景福宮的日軍,首先闖入長安堂,挾持了高宗,逼迫他在日軍早已事先擬好的《王后廢位詔敕》上簽字,廢她為庶人,以示警告,但被高宗拒絕。但也沒關係——只要今日殺死閔妃,廢不廢她王后位的「名號」,都已經不是要事了——反正朝鮮半島遲早會落入我們日軍手裡!

日軍一路殺入閔妃住所坤寧閣,卻遍尋不見閔妃,一說原來閔妃又使出化妝術,扮成宮女躲了起來,但又如何呢?寧可錯殺萬人,也不能放過閔妃,日軍於坤寧閣搜尋閔妃過程中,大開殺戒殺紅了眼,殺死了為數不少的無辜宮女與宦官。

最終是誰殺害了閔妃呢?坊間謠傳是一位日本浪人中村楯雄,在坤寧閣內室內發現躲藏的閔妃,他兇狠地扯著閔妃的頭髮,拖了出來,與另外一位浪人藤勝顯,兩人合殺閔妃,但又有事發現場宮女指認,當時刺殺閔妃者並非是浪人,而是日軍少尉宮本竹太郞,甚至在日後朝鮮當局在審判殺害閔妃兇手是誰,還有人說兇手是朝鮮人,與日方完全無關等說法,眾說紛紜。

而在當代韓劇內,我們也可看到閔妃挺身而出抗日自殺,或志願被捕等方式,美化其死況。而就一些史實記載或野史,紛紛傳出閔妃被殺害之時,都遭他人玩弄,猥褻、姦殺,但不管如何,閔妃之死的確激起了朝鮮半島有志人士的愛國心,諸如我們提到的安重根刺殺伊藤博文後,指出伊藤博文犯下該死的15條罪狀的第一條——「殺死明成皇后」;之後,也有許多義兵打著為國母報仇名號,正式起義。

而在閔妃被刺殺之當時,日軍為了銷毀罪證,心想反正十幾年前,壬午軍亂時的大院君,也已經幫她辦過一場生人國葬了,今日國葬倒也免了,當天清晨日軍踐踏完閔妃的屍體後,拖到景福宮東側鹿園松林內,大夥直接在閔妃屍體上澆上汽油焚燒,並把將焚燒後的殘骸,扔到了乾清宮前方的荷花池香遠亭(향원정)內,徹徹底底地毀屍滅跡。也因此,現今位首爾清涼里(청량리)洪陵(홍릉)的閔妃之墓,並沒有她的遺體,反而只剩下她當時所殘留的一點點骨灰,與生前所用的衣裳履鞋罷了。最令朝鮮人髮指的是,那時發生的乙未事變始末,當世人知道閔妃被殺之事,已經是兩個月之後了,而那一天清晨,日本軍隊攻占朝鮮王宮,虐待刺殺閔妃致死的事件,史稱「明成皇后弑害事件」(명성황후시해사건),又稱「乙未事變」。

然而,作為閔妃長久的政敵大院君,在這場事變中被日軍利用,當作日軍殺害閔妃的名號、幫凶,迫使大院君組閣,試圖把這場日軍弒妃事件,轉變成朝鮮國內的政變,而事變10天後,大院君也迫於日軍壓力,搬出宮廷,重回到居處雲峴宮,同年十二月慘遭流放。

而早先乙未事變當日,高宗拒絕簽下的《王后廢位詔敕》,也在兩個月不到的時間,10月10日高宗「被」頒布了《王后廢位詔敕》,指責王后閔妃「援引其親黨,布置朕之左右。壅蔽朕之聰明,剝割人民;濁亂朕之政令,鬻賣官爵。貪虐遍於地方而盜賊四起,宗社岌岌危殆」,最終「罪惡貫盈,不可承先王宗廟,朕不得已謹仿朕家故事,廢王后閔氏為庶人。」

儘管,兩年過後,聽話的高宗稱帝,宣布改國號為大韓帝國,才追封閔妃為明成皇后。但其中朝日政治的角力戰,與剛殖民朝鮮的日方,急於收買人心的意味濃厚,藉此也讓人看出高宗的無能、懦弱個性,終究導致任人擺弄命運,國家的安危不保。夾在大院君、閔妃的爭鬥中內憂的高宗,再加上日本、中國、俄國等大國外患勢力下,高宗的歷史地位終被確定。

Emperor_Gojong_of_the_Korean_Empire_by_P
朝鮮王朝高宗|Photo Credit:Percival Lowell@Wiki Public Domain

然而,我們需注意的是,朝鮮當局在被日本剝奪國權的過程中,呈現出一面倒,完全束手無策姿態,且未能進行任何軍事抵抗。反倒是日本為了加強自身在朝鮮的勢力,恢復了金弘集(김홍집,1842—1896)等人親日內閣。金弘集除了插手過《江華島條約》後續討論、《朝美修好通商條約》(1882)、《濟物浦條約》與《中朝商民水陸貿易章程》等朝鮮對外重大條約外,特別是在人命關天的明成皇后被虐殺事件內,金弘集受到日本指示,還刻意隱瞞閔妃之死長達兩個月之久才公布,更讓人民感到不滿;加上之後他貿然所頒佈的「斷髮令」(단발령),要求所有朝鮮男子必須剃去髮髻,被朝鮮百姓認為這是對父母的大不孝與對民族傳統的侮辱等舉動,都點燃了朝鮮半島大規模的反日義兵運動。

這些反日義兵打著「尊王攘夷」、「恢復國權」、「替國母報仇」等旗號,先後攻克忠州、晉州等重鎮,接連威脅大邱、元山、釜山乃至首都漢陽等大城市,而親俄勢力當然也不會放過這次機會,趁虛而入地利用了此次民氣義兵運動,成功推翻金弘集親日內閣。而許多親日派人士,包含金弘集、鄭秉夏、魚允中等官員,也在當時義兵運動中,被民眾活活打死,曝屍於今日首爾鍾路處,任由路人侮辱其「大逆無道」之臣屍體,其中包含眾人吐痰、踐踏、丟石、打碎頭蓋骨等行為,屍體無一完好,死況慘烈。

期間日俄於朝鮮半島,角力戰錯綜複雜,而就歷史結果而言,最終,高宗在1897年10月12日,高宗正式改國號為「大韓帝國」(대한제국,1897.10.12—1910.08.29 )。而這國號一改,也有史學家認為,朝鮮王朝國脈宣告正式滅亡。

然而,此次乙未義兵只是朝鮮後期許多義兵活動的先機而已,爾後,朝鮮半島內所展開的大規模義兵活動,還有「丙午義兵」(병오의병)和「丁未義兵」(정미의병),而也這是朝鮮半島夾在中日俄三國角力戰下,所產生的歷史犧牲物。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