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末世義兵(三):愛國儒者閔宗植與崔益鉉的「丙午義兵」

朝鮮末世義兵(三):愛國儒者閔宗植與崔益鉉的「丙午義兵」
Photo Credit:Ryuch@Wiki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丙午義兵活動皆以儒學者為領導,再與大量農民壯大勢力,到了後期,包括一些有良心的地方官吏,也紛紛義勇起義加入到義兵隊伍內,主因在於他們看到國家任人魚肉、陷於水深火熱,憤而起義,救援祖國。

歷經閔妃被虐殺、高宗被軟禁,國政不安之際,朝鮮半島人民興起乙未義兵活動,大力反抗日本於當地培植的親日派勢力,而朝鮮人民也漸漸看穿19世紀末,日本佔朝侵華之野心。

我們可以說,此時與爾後在朝鮮半島境內,所展開的大規模義兵活動——「丙午義兵」(병오의병)和「丁未義兵」(정미의병),根本上都與日軍侵略有關。這兩場義兵的發生背景為何?主導者又是誰?為何能在韓國歷史上,佔有一定歷史地位與史書紀載呢?那就得從1904年日俄戰爭言起。

眾所皆知,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結束,日本打敗了中國,造成亞洲局勢大變,也讓日本軍國主義更具信心,加速展開侵略全亞洲的野心;而日俄兩國也為了自身於朝鮮半島與遼東半島權利,意見不合大動刀戈。1904年2月6日,日本先向俄國宣布斷絕外交關係,爾後9日俄國隨即對日宣戰,隔天於朝鮮半島與遼東半島上,便爆發日俄戰爭(1904—1905)。然而,戰火下最倒楣的還是朝鮮,原欲保持中立國的朝鮮王國,因日俄戰爭爆發,不到半個月時間,2月23日就被日本強硬簽下《日韓議定書》,其內規定朝鮮得保持日本軍隊通行權、補給線之通暢,甚至必要時還得給予日方軍事等協助。

也因此條約,朝鮮人民進而反抗日軍壓迫,興起義兵活動,史稱「丙午義兵」。

該義兵主要活動主角皆為農民,最著名的活動組織,即1898年創立,欲取代「東學」的全羅道英學黨(영학당)、南學黨(남학당)、1900年於忠清南道成立,主張「空想社會主義思想」的活貧黨(활빈당)等。

這些農民運動組織,原先所抗爭是針對社會貧窮現象,反封建制度,但到此時皆漸漸轉化為抗日義兵運動。尤其活貧黨還提出「十三條目大韓士民論說」(13조목대한사민논설),明確指出義兵活動並非盜徒亂國之舉,而是本土勢力針對外國勢力侵入本國,自主性動員的抵抗。

這也讓我們看到,早先興宣大院君斬殺東學道教祖崔濟愚,之後東學道信徒多為轉往私底下活動,尤以全羅、慶尚、忠清等道最盛,然而,隨著人數的增加,團體漸漸分裂,投入的份子也越來越複雜,脫離了之前純正的東學道宗教團體,走向具有社會改革、政治色彩之特徵。

此外,丙午義兵活動皆以儒學者為領導,再與大量農民壯大勢力,到了後期,包括一些有良心的地方官吏,也紛紛義勇起義加入到義兵隊伍內,主因在於他們看到國家任人魚肉、陷於水深火熱,憤而起義,救援祖國。所以,丙午義兵相較於閔妃被虐殺的乙未義兵規模,還要來得大;同時,丙午義兵起義的理念層次,相較於乙未義兵,其保衛國家的意識更為強烈。根據史實記載,1906年六月,朝鮮半島全國竟有六十多個郡興起義兵抗爭,最知名的即為前參判閔宗植(민종식,1861—1917)所率領的義兵部隊最為凶猛。

閔宗植出身於朝鮮京畿道驪州,一聽姓氏就知道出身望族,的確也是如此,他是朝鮮肅宗名臣、仁顯王后父親閔維重(민유중,1630—1687)八世孫,而其家族內出了高宗王妃明成皇后,也讓他在官場上平步青雲,但1895年發生閔妃被虐殺、乙未兵變後,閔宗植也被摘去官職,失勢歸隱忠清道。

然而,1905年11月17日,日本以武力威脅迫使大韓帝國簽訂《第二次韓日協約》(제2차 한일협약,韓方又稱為《乙巳勒約》을사 늑약),讓大韓帝國淪為日本的保護國外,伊藤博文(1841—1909)在朝鮮內地設立起保護國統治機構——統監府(통감부)。

閔宗植聞之十分憤慨,雖上疏反對,但無功而返,隔年,閔宗植聯合幾位義兵首領,散家財招義士,大量購買兵器,準備起義。起義後的閔宗植,率兵打下了忠清南道重鎮洪州城(홍주성),在此處又大力地招兵買馬,驍勇善戰的義兵規模,謠傳已經來到千人以上,且以為據點與日軍展開持續交戰。閔宗植的名氣之大,由他所號召站出來的衛國義兵可觀,其規模之大、聲勢之猛,讓伊藤博文也不得不親自出陣,下令派出兩個部隊中隊、半個騎兵小隊兵力,且搭配大韓帝國政府軍一百五十餘人,前去攻打閔宗植大本營洪州城,以除後患。

1906年6月1日,日軍攻破洪州城,並且生擒閔宗植,隔年7月3日,閔宗植原被判處死刑絞刑,次日減為終身流放珍島(진도),同年十一月獲得特赦,歸隱山野,1917年去世,而於1963年才被大韓民國政府追封建國勳章大總統章(건국훈장 대통령장)。儘管閔宗植的起義時間不長,但卻揭開了朝鮮民間義兵正面地與日軍交鋒之首頁。

j2yq4788efper46xbsde6ax930fx8a
Photo Credit:Chae Yong-sin@Wiki Public Domain
崔益鉉

此外,當時丙午義兵起義之際,值得記載的還有一位人物,即是在全羅北道泰仁(태인)起兵,年近73歲的老儒學家崔益鉉(최익현,1833—1906)。正所謂愛國無分男女,起義也無關年紀,1906年6月4日,老翁崔益鉉站出來,作為領頭羊,與高齡74歲的林秉瓚(임병찬)、林樂(임락)等80多位文人,於泰仁武城書院起義,其中他們還創作《倡義討賊疏》(창의토적소)一文,直指日本數樁罪行,喚醒民眾起來抵抗日本侵略。

疏內言及:我有鄰國,而不能自交,使他人代交,則是無國也;我有土地人民,而不能自監,使他人代監,則是無君也。無國無君,則凡我三千里人民皆奴隸耳,臣妾耳。夫為人奴隸,為人臣妾,則生已不如死…噫!彼日本之賊,實我百世之仇敵…魚肉我眾庶,掘毀我塚宅,占奪我田地,凡系我民命之資,孰非彼掌握之物?」由此文內容,即可輕易見其日軍勢力,侵害朝鮮程度已深。

當然,除了有名的《倡義討賊疏》外,崔益鉉憑著一身文人風骨,也寫出流傳後世,當初號召八道士民動員抗日的公布文,和分為16條目,歷歷指出日本背信之舉,名為《寄日本政府》(기일본정부)的義舉疏略。

甚至在義兵活動之舉,崔益鉉還大義凜然地提出要北上進京漢城,與統監伊藤博文講道理,好好地談判一番。期間,崔益鉉在淳昌(순창)集結約400人義兵隊伍,自任義兵大將,號召有志之士站出來,到後期義兵規模也發展近千人以上,但伊藤博文深知老翁儒學家崔益鉉弱點,派出同是朝鮮民族的政府軍與之交戰,崔益鉉眼見國敵在前,怎能先殺自己同袍呢?最終,崔益鉉不敵日軍被捕。被捕後,日本政府知道崔益鉉名望極高,不敢貿然處死,只好把他流放於對馬島(쓰시마섬),1906年12月30日,處於異地的崔益鉉以死明志,毅然決然地絕食而死。而這一位獨立運動家,死後也如同閔宗植一般,於半個世紀後,1962年被大韓民國政府追封建國勳章大總統章。

歷經了乙未事變與丙午義兵,朝鮮半島的義兵活動並未完全平息,在朝鮮半島完全落入日本帝國殖民之手,1907年海牙密使事件所導致的高宗退位,以及第三次日韓協約締結、軍隊的解散等一系列事件為契機,興起了「丁未義兵」。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