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請律師只想「二審再拚」,司法改革後會讓你哀哀叫

亂請律師只想「二審再拚」,司法改革後會讓你哀哀叫
Photo by Pablo Padilla on Unsplas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刑事訴訟金字塔改革之後。將來當你一審不請律師或者是請了兩光律師,一審判決後才開始緊張,二審換人重來可能要付出更大的成本,甚至是愛莫能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刑事訴訟金字塔的改革,在莫非看來,對小老百姓影響很大。

例如未來修法三讀後,為避免二審上訴時再次重複審理,司法資源被浪費的疑慮,刑事第一審就會確定整個案件的事實。單就這點來看,就有一些有趣的事項值得思考了。以下僅從律師收費的認知談訴訟金字塔化。

執業過程中常遇到當事人刑事(或民事)案件要上二審時,都會有一個怪異觀念,那就是二審收費是不是一定會比一審貴?這個問題的起源,似乎是受到民事二審在裁判費繳納時必須加價的既定印象。不過大眾的這種看法,就身為律師在為訴訟做準備的角度來看,是不太正確的。

以刑事一審來說,律師最主要還是在爭執起訴的犯罪事實建構,而這種突破犯罪事實建構的努力,如果律師在一審做的很完全,理論上人證、物證等資料都已經提出並聲請調查(實質辯護的概念)。屆時上訴二審時,爭執的重心,一定比例上會從事實建構轉移到法律解釋與套用,這應該是無庸置疑的。

由上述操作可知,二審比一審更加複雜的說法其實很怪異。律師在一審能做的事情不去做;反而到了二審才開始主張調查證據,這不是偷懶不然是什麼?所以對於認真的律師來說,除非是二審才接手的案件;否則二審跟一審相比較,應該是越打越輕鬆,也看不出二審還要加價收費的理由。

那再回到剛剛的刑事訴訟金字塔改革來看。將來當你一審不請律師或者是請了個兩光律師,等到了一審判決後才開始緊張,通常都是愛莫能助。這個時候,你在二審被收貴一點也只是剛好。

總歸一句,刑事訴訟制度變革後,最該改變的是大眾找律師的心態與認知。

主因訴訟中一審都是較辛苦的,當你在一審中隨便找一個律師,則一審事實確定後,也同時給你一刀斃命。因此目前律師在一審普遍降價的情況也是錯誤的,未來應該要有所改變才是,否則刑事訴訟制度一變革,一審就會確定犯罪事實,收費太低的律師根本做不了什麼事情,因為時間成本不划算。

在此也不是鼓吹貴就是好的觀念;但至少大眾要有認真看待「一審確定事實」的這種認知,不要老是認為「了不起到了二審換個律師再拼一次」,這種陳舊觀念在訴訟金字塔化變革成真後,一定會讓你「哀哀叫」。因為不管再怎麼厲害的律師,除非符合法定例外事由,都很難突破立法限制。

總結來說,刑事訴訟制度的變革與律師收費之間,理論上是存在著隱性連動。至於變革後的刑事訴訟,究竟是一審確定、還是一刀斃命?仍有待觀察;但切記,過低的收費絕對難以期待會有堅實的一審事實。至於未來有無可能如同民事二審透過實務操作,適時調整放寬上訴限制仍未可知,值得加以注意。

實質的改革啟動通常必須由上往下擴散;但影響層面則是由下往上縮減。

延伸閱讀

本文經莫非律師 Blue Blood Lawyer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