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熟齡的壯遊充滿著矛盾:想要擺脫過去,但也總是沉溺過去

輕熟齡的壯遊充滿著矛盾:想要擺脫過去,但也總是沉溺過去
Photo Credit: Wolfgang Staudt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心一意想逃離家園,但離開後卻發現來到的地方也非夢想的港灣。一步一腳我走向流浪,但還是會偶爾不停的攻擊自己旅行的正當性。

許多人以為拿起背包出走就可以得到解脫,實際上卻不然。或許剛開始還沉醉在久違的自由浪漫裡,不過與現實脫節太久反而更容易迷失方向。尤其當自己旅行了一段時間,看到遠方朋友都在網路上抱怨生活不順遂,或歡喜若狂談論某齣連續劇男女主角相愛刻苦銘心的情節時,我就像活在異次元世界裡面的數位影像,有一種觸碰不到真實的心酸,也沒有身在天堂裡的喜悅。

一心一意想逃離家園,但離開後卻發現來到的地方也非夢想的港灣。
一步一腳我走向流浪,但還是會偶爾不停的攻擊自己旅行的正當性。

即使真實跨越那道鴻溝來到夢想的國度,內心卻無時無刻膽小到想要回頭,曾經那些共患難的朋友們走著自己原本應該繼續的軌道,感覺我變成孤獨的局外人,也開始懷念過去工作時光的點點滴滴,那些茶水間的八卦消息,也懷疑「壯遊」這條路是否是正確,不想走得如此又累又寂寞。

來到30歲,發現一腳踏入了初老輕熟齡,感覺全世界都在跟自己作對。上不去更好的職位,回不去那個熱血奔騰的菜鳥,往前後退都不對。所以找一個方式幫自己逃離人生的中場,渴望改變,所以選擇「旅行」。

輕熟齡旅者在旅行最常遇見的,就是跟自己年紀相差有距離的年輕背包客們,大部分是剛畢業就來異鄉生存的新鮮人,不然就是工作不到幾年的社會菜鳥。有些人的確抱著淘金夢來到這裡,畢竟地地狹人稠的台灣要找份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簡直就是大海撈針。

他們眼裡的我,是個口袋有錢但行事規矩很多的小資女,喜歡花小錢購買讓自己快樂的物品。不管什麼時候都要來杯灑了肉桂粉的拿鐵,也不隨便輕易答應陌生人的邀約,在窮苦的背包客世界裡面像個異類。但我也慢慢的從不理解這群年輕人的想法,到同理他們面對未來的迷網與不安。

我總是引領著職場過來人的身分,告誡著她們回到職場撐個兩三年為佳,學歷沒辦法在社會立足,但當你擁有專業經驗後,相信脫離貧薪的日子不遠矣。雖然如此,但我也是個被工作壓到喘不過氣的薪水「難領族」,實在沒什麼說服力告訴這些年輕打工淘金客,在台灣賺錢比在國外好,只能說在國外的薪水雖然比較高,但終究是「台勞」。打工度假只是人生一個經過,重要的還是未來你想做的事情,不要因為國外的錢比較好賺就短視近利,然後因小失大。

不知道這些人是不是有把我的話聽進去,但後來才發現這些經驗也不見得適用在他們身上,每一個人的背後都有不同背景,每一個世代都有自己的困境。面對職場沒有真正的答案,重要的是如何讓旅行的養分,帶你找到自己喜歡的人生路上。

同時我也很羨慕這群年輕背包客們,在口袋什麼都沒有的時候就出來這個世界闖盪。身為輕熟齡旅行者,擁有太多原罪,總是喜歡拿自身的經歷吹擂,想要擺脫過去,但也總是沉溺過去;帶著歷練出發,也帶著矛盾隨側;希望為沉睡的靈魂撞出新的火花,藉由壯遊重新打造自己。

Photo Credit:  Funk Dooby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Funk Dooby @ Flickr CC BY 2.0

長途旅行,讓我逃脫日復一日的生活,但代價是放棄長時間建立的人脈與穩定收入。我選擇打工度假,是為了讓自己的籌碼可以更多一點,但絕對不是為了讓自己從台灣的地獄火坑,跳到另外一個深淵。

所以「打工」對我來說,應該是個經歷,而不應該是賺錢的工具,我需要的不是賺回國繳交房貸頭期款,而是讓我一生都難忘的旅行回憶。既然選擇「度假」,就要義無反顧。畢竟人脫離了青春之後幾乎都要為金錢奮鬥,難得有一年的長假可以揮霍,怎麼可以讓金錢戰勝了時間?

所以我總是從農場工作落跑,明明沒有賺到任何錢還想要去大旅行。我告訴自己錢花光之後還可以賺,努力跟自己對話,努力的在每次旅行中感受不一樣的自己。

即便旅行的過程並非事事順心,有時孤寂,有時憤怒。如果說這趟旅行有什麼收穫,我想就是學會坦然面對自己。

離開,切割最在乎的人事物;移動,相遇更多的人事物。

我的旅程從來都不是一個人,但卻一直也只有我一個人,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跟自己對話。我跟最真實的自己相處,傾聽自己最原始的心聲,坦然檢視自己的過錯,也真實的面對每一個我遇見的旅人。慢慢發現過去活的虛偽是為了保護弱小的自己;假裝自己堅強是因為在乎別人的看法,有時卻也喪失自己的想法。

旅行中的我,剩下自己。少了在乎的人,大部分時間在關注能不能吃飽這種民生問題,很多事情變得不重要,為了生存變得厚臉皮,個性也實在許多。我開始跟這些樂天的背包客學習,相信活著是為了讓自己快樂,發洩罵人也只是為了讓心情得到舒緩。我不需要別人來肯定自己,也不需要在意別人眼光,這種感覺已經好久沒有在現實中出現。

或許這就是社會化的悲哀,輕熟齡旅行最想找到的,就是對於生活的熱情。過去老練的面對客戶跟人群,習慣性的面對朋友與家人,但是缺乏一種感動,所以脫離原來的舒適圈。長途的旅行是一個很棒的策略,旅程中最美的風景是人,閱覽陌生旅者的人生經歷,反省對照自己的夢想,會有一種跳躍的悸動。

我曾經希望旅行可以幫我找未來的出路,不過問題並沒有在旅程中解決,甚至常常迷失在自己的矛盾中,但我確信歸來後可以擁有新的靈魂,去面對未來的挑戰。

曾經我想過環遊世界,過去對自己來說像是個遙不可及的夢,但旅程中遇到了很多實踐者,才發現所有事情不是能不能,而是肯不肯。明白了不管是幾歲,都需要把夢做大,才能有更大的夢。

不要害怕輕熟齡旅行,或許在一般人眼裡是從必然的軌道走向逃亡之路,但也會自己帶來改變的能量,讓你發現人生的疆界不必然只有如此。

臉書粉絲頁
旅行部落格

Photo Credit: Wolfgang Staudt @ Flickr CC BY 2.0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