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末世義兵(四):海牙密使事件與抗日「丁未義兵」

朝鮮末世義兵(四):海牙密使事件與抗日「丁未義兵」
Photo Credit:Outlookxp@Wiki CC BY SA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丁未義兵最明顯的特徵,即是吸收了大量過往從事過義兵經驗的士兵,痛定思痛反省過往失敗經驗,大幅地提升此次抵抗日軍的強度與戰鬥力。

我之前撰文過安重根刺殺伊藤博文一文,導火線無非就是日本帝國在殖民朝鮮半島前夕,屢次假借幫助朝鮮獨立之「名」,行殖民之「實」,魚肉朝鮮人民,且與朝鮮當局政府,分別簽訂了三次不平等的日韓協約。

這三次日韓協約,分別為:1904年8月22日,韓日兩國於漢城締結的《第一次韓日協約》(제1차 한일협약),其條約主要內容為日方以保障韓方利益為由,要求韓國當局雇用日本財政與外交顧問,同時日方也主動派去財政顧問目賀田種太郎(1853—1926)和外交顧問史蒂芬(Durham White Stevens,1851—1901)等特派員,全盤主導大韓帝國的財政與外交重要決定。

爾後,1985年大日本帝國以亞洲後起之秀,甲午戰爭大敗中國,又在1905年日俄戰爭,逼和了俄國,可謂打鐵趁熱,日本趁勢1905年11月17日,強迫大韓帝國簽訂《第二次韓日協約》(제2차 한일협약,韓方又稱為《乙巳勒約》,을사 늑약),此協約除了奪取朝鮮外交主動權外,伊藤博文也在朝鮮半島上,明目張膽地建立起保護國統治機構統監府。

之後,於1907年發生「海牙密使」事件後,伊藤博文逼退高宗,讓位給李坧(이척,1874—1926),即後來純宗,日韓兩國又於1907年7月24日,簽訂了《第三次韓日協約》(제3차 한일협약,又稱《丁未七條約》),大日本帝國一舉解散大韓帝國武裝軍隊外,也迫使大韓帝國讓出各部次官、警保局長、法院與監獄等司法權,與警察權等重要官員職位給日方擔任

然而,日本伸手亂政荼毒朝鮮半島期間,大韓帝國政府並非沒有意識到日本國意圖不軌,也試圖抵抗,例如最有名的事件,即是高宗與日本簽下兩次不平等日韓協約後,於1907年,高宗私底下秘遣李相卨(이상설,1870—1917)、李儁(이준,1859—1907)、李瑋鍾(이위종,1887—?)三人,帶著他所寫的親筆信與委任狀,參加荷蘭海牙(Den Haag)所召開的第二屆萬國和平會議(만국평화회의),試圖向全世界各國發聲,控訴日本對朝鮮半島的侵略,呼籲各國聲援大韓帝國外,也試圖宣佈被日本強迫簽下的《乙巳條約》無效,史稱「海牙密使事件」(헤이그 특사 사건)。

但事與人違,最終海牙密使被日方、伊藤博文事先掌握,加以迫害,李儁於海牙自殺殉國,另一方於朝鮮半島的日軍,也氣憤地向高宗算帳,最終逼退了高宗,立了純宗就位。當然,高宗最終的下場,於1919年1月21日慘遭日帝下令毒殺,而1907年登基的純宗,僅僅在位三年,也在1910年被日本廢為昌德宮李王,去除王號。

但這裡值得我們注意的是,日本於20世紀初接連地侵略朝鮮,吃乾抹淨的前殖民階段,不論是1907年海牙密使事件所導致的高宗退位,或是前後的三次日韓協約締結、解散朝鮮軍隊、大幅侵略朝鮮經濟等舉動,都惹火了朝鮮人民,且在民間也興起了一連串的義兵活動。

Hague_Secret_Emissary_Affair (한국어)w:ko:헤이그 특사 사건에서 역할을 한 이준, 이상설, 이위종(왼쪽부터)
高宗密派的海牙特使,左起依次為李儁(副使)、李相卨(正使)、李瑋鍾(翻譯)|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Wiki Public Domain

諸如在此期間,最有名的義兵活動,即是史稱「丁未義兵」(정미의병,1907—1910)。

丁未義兵主要發生在日本殖民朝鮮半島(1910)前夕的前三年,主要人物有申乭石(신돌석,1878—1908)、洪範圖(홍범도,1868—1943)等平民出身的義兵長,尤其前者申乭石,甚至從事對抗日軍義兵活動長達13年之久,為日軍極為頭痛的頭號問題份子,然而最終因部下被日軍收買,慘遭出賣,殉國時才30歲。「虎死留皮,人死留名」,義兵統領申乭石即使逝世超過百年,當今仍受後世韓國人追崇,如2017年9月9日韓國海軍委託現代重工(HHI)所建造的第九艘KSS—2級柴電攻擊潛艦大,此潛艦命名為「申乭石號」,就是為紀念申乭石,由此可見,申乭石這位義兵隊長在韓國人心目的崇高地位了。

此外,此次丁未義兵最明顯的特徵,即是吸收了大量過往從事過義兵經驗的士兵,壯大勢力,且又因為有過多次與日軍交手的經驗,熟悉日軍如何捕獲間諜、打擊義兵、離間人士等手段,丁未義兵痛定思痛反省過往失敗經驗,大幅地提升此次抵抗日軍的強度與戰鬥力。初期,義兵們通過地域間的互助合作,以聚眾方式團結在一起,大規模部隊展開驅逐日軍的聯合作戰,壯大了朝鮮八道內江原、京畿、忠清、全羅、慶尚等道的義兵勢力外,甚至最接近敵人的漢陽區、沿海的永宗島也點燃反抗日軍的烽火。

而在高宗退位後,1907年12月義兵將領李麟榮(이인영,1867—1909)等人,向全國義兵將領發出檄文,在京畿道楊州集合了來自全國的一萬餘名義兵,組成13道倡義軍,且身為「13道聯合義兵總隊長」(13도 연합의병 총대장)的他,如同率領國家正規軍一般,隔(1908)年毅然決然地向漢陽日軍大本營發起總攻擊,史稱「首爾進攻作戰」(서울 진공 작전),試圖一舉摧毀日軍、趕走親日派,讓國家重見天日。

但日本軍早已得知獲得線報,於李麟榮所組成13道倡義軍義兵總攻擊前夕,先下手為強,雙方於東大門郊外激戰,最終13道聯合義兵敗退。翌年五月,義兵雖以漢城北方的臨津江為其據點,再度進行漢城收復作戰,但又失敗了,當月14日,李麟榮被捕,於隔(1909)年9月20日於西大門刑務所處死,42歲殉國,而李麟榮如同前幾位獨立人士一般,於1962年被大韓民國政府追封建國勳章大總統章。


猜你喜歡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氣候快速變遷、全球暖化劇烈,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巴黎氣候協議》主張各國政府應減少碳排、調整能源配比,以逐步朝向100%再生能源發電的綠色未來。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經濟部統計台灣天然氣進口比例,分別是澳洲約32%、卡達約25%、俄羅斯約10%。適逢今(2022)年3月中油與俄簽約供氣合約期滿,也因俄國總統普丁宣布「不友善國家」須以盧布購買天然氣,中油表示將不會與俄羅斯續約,現貨氣將採機動性購買,由不特定國家作為供應替代方案;然而,不指定氣源又想隨時找到符合的供貨量、熱值與船期安排來購買,供氣真能唾手可得、穩定無虞?外界都在熱切關注。

綜觀國際天然氣進出口趨勢,澳洲東部新興煤層天然氣(Coal Seam Gas,簡稱CSG)出口量持續成長,70%輸出至日本、韓國、中國等亞洲多國市場,使澳洲仍坐擁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氣供應國寶座。傳統天然氣是由不透水岩石覆蓋的多孔砂岩地層中取得,氣體透過浮力經氣井移動至地面,無需抽取,但隨蘊藏量下降,需要由非傳統天然氣來補足。過去CSG熱值低,且技術未臻純熟、用水量高、恐有污染風險而無法量產;如今技術革新,能夠利用壓力變化來取得吸附於煤質基中的天然氣,同時用水量少,不致消耗澳洲珍貴的水資源,且鑽井成本比傳統多孔砂岩層天然氣低廉許多。

為供應出口所需,澳洲東岸的傳統天然氣儲量面臨枯竭窘境,未來5-7年須倚靠昆士蘭州內超過85%的大型CSG庫存,來支持生產量能,轉換為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簡稱LNG)滿足外銷需與其國內市場需求。澳洲政府也正擴大天然氣運輸管道佈建與效能,將北部與東部市場連接,並開發更多氣田,強化天然氣現貨供應力。我國雖然與澳洲簽約購置天然氣,但大多與西澳地區供應商交易,未與東澳產業締結合作關係,少了對新興氣源的探索,十分可惜。

對於俄羅斯「斷氣」解方,亦有增加卡達進口之呼聲,但中東區域局勢不定,恐對氣源供應造成嚴重影響。美國於1984年將伊朗列為恐怖主義國家,而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鄰近國家也因伊斯蘭教派立場分歧,與伊朗對立,其友好國卡達也遭受波及,與多國失去外交關係,被施以經濟與交通封鎖,天然氣出口風險極高。已有烏俄戰爭作為前車之鑑,中東長久以來政局動盪,只怕危機一觸即發,造成台灣氣源將出現更大的缺口。

當亞洲國家紛紛採買東澳LNG,台灣進口澳洲LNG卻僅限於西部、尋找隨機氣源現貨氣供發電使用,不僅錯過購置先機,更難保充足貨源。東澳天然氣在國際間炙手可熱,但中油是否已準備與東澳廠商發展堅實合作關係、入手穩定氣源未雨綢繆、深化與澳洲經貿交流?除了深思熟慮,也須儘速展開東澳天然氣採買計畫,才可確保燃氣供電原料充沛、穩健能源轉型進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