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天都想離職》:你想像的退休生活,是從人生懸崖急墜而下的起點嗎?

《我每天都想離職》:你想像的退休生活,是從人生懸崖急墜而下的起點嗎?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聽到退休這個詞時最先想到什麼?」歐美先進國家的答案有許多是「自由、滿足、幸福」,相反的,我國大部分受試者卻回答:「經濟方面很困難。」接著表示「很害怕、很寂寞、很無聊」等等。

文:朴英祿

學習歐美做退休準備及心理建設

比韓國早了二三十年邁入高齡化社會的歐美國家,退休人士很早之前就有「人生第二幕」的概念。多虧了比東洋更發達的醫療與福利措施,他們能夠很自然地將人生分成四個時期,並很具體地建立人生每個時期的計畫。

退休前,我們應能從比我國更早有老年準備、人生第二幕這類概念的歐美先進國家或鄰近的日本身上學習到一些經驗才是。

現在就讓我們透過豐富的案例來了解先進國家和我們對退休的認知和計畫有多麼不同吧。

民丹島的老紳士

到國外旅行時,常常有機會在度假村之類的地區看到年紀特別大的歐美老夫婦或老先生悠閒享受假期,和近年來特別喜歡參加旅行團的韓國長輩相比,他們享受生活的方式多少有些不同。

不久前我和家人一起到印尼民丹島玩,到晚上肚子有些餓了,在房間裡也沒什麼事,就帶著家人出門去度假村裡的小酒吧喝杯啤酒,順便找點東西吃。在那裡遇上了一個上了年紀的歐美老爺爺,不知道是覺得我女兒很可愛還是什麼原因,過來主動搭了話,我們很自然就坐到了一起。

聊了天後才知道,這位老先生來自美國,一輩子都在美國廣告公司上班,直到兩年前才退休。從去年起,他開始自己到世界各地旅行。五年前太太過世後,只留下他一個人。因為子女都還在美國,所以他一年會有三個月時間待在美國,其他時間就幾乎都在海外,一個人在世界各地居住。在民丹島已待了將近一個月的他,預計還要在當地再停留兩週,一邊尋找下一個去處。

我們一方面覺得他一個人竟然在我們全家只待三天的度假村留了一個月,很是神奇,另一方面也為他擔心,不知道他會不會覺得很孤單寂寞。幸好幾天觀察下來,我們在他身上一點都看不到獨居老人流露出的孤寂感。

已經很習慣自己生活的老先生每天都悠閒地在度假村裡的餐廳吃飯、散步、偶爾看點書,想和其他人交流時,就會參加度假村舉辦的各種運動、娛樂活動,或是到酒吧點杯飲料和大家閒聊。過了一陣子之後,我更發現,和他一樣長期投宿的老夫婦和老人滿多的,所以老先生很容易就找到人聊天、交到朋友,一點都不無聊。他說他的悠閒生活大概到今年秋天就會結束,在那之後,他想回美國展開新事業,目前正在規畫中。

其實像這樣悠閒幸福享受人生的歐美人士很常見,每次到國外出差或旅行時,看到手牽著手快樂旅行的老夫婦,我也好想要像他們一樣變老。

究竟為什麼我們的退休生活和歐美人有這麼大的不同呢? 面對即將到來的百歲時代超高齡社會,我們該向他們學習什麼呢?

美國

美國有一個平均年齡八十一歲,團員年紀最小七十三歲、最大年紀九十三歲的知名樂團「Young@Heart」,用中文來說就是「年輕的心」。這個樂團是由住在麻薩諸塞州北安普頓的銀髮族所組成的特別組合,主要曲風為搖滾,描述他們成軍故事的自傳電影還曾感動了全世界,這部電影被取名為《搖滾吧! 爺奶》(Young@Heart),相信不少人都有印象。我每次看這部電影時,都深深感受到生命的寶貴,也能體會之所以必須熱情度過人生的理由。

這樣的感受不僅止出現在電影中。美國人普遍把退休當成一個自我實現的重要機會,也因為有著必須在退休後實現自我的認知,很多人會提早開始籌備退休生活,從年輕時就開始把一部分所得儲蓄起來的習慣也很普遍;除此之外,美國人投資在子女身上的費用,和我們也很不相同,我們國家的父母多半會負擔小孩出生開始到大學畢業的所有花費,甚至在子女結婚時還會幫忙準備結婚、買房費用,存好的錢又一次在子女身上被榨得一乾二淨,近年來「長頸鹿族」(大學畢業後已經到了獨立的年紀,卻還是依靠父母過活)也有越來越多的趨勢。

然而我們都知道,美國早已經建立下一代長大成人後便自己賺錢、不該用學費或結婚為由向父母索討的文化。在這樣的文化下,美國老年階層退休後的所得中,子女所支援的費用僅占家庭所得的百分之一.六,而大部分所得都倚靠公家機關提供的年金或個人財產所得,以及勞務所得等等,從子女身上取得的支援微乎其微。

但在韓國,老人的家庭所得竟有百分之五十六以上仰仗子女支援,也就是說,家庭的主要所得都取自子女,和所得幾乎都來自國家政策補助或個人資產所得的先進國家,有著天壤之別。

雖然你可能會想問:既然我們是對子女支出較高的國家,從子女身上拿回比較多的金援,哪有什麼問題? 但要想想,現在是個自己的職業和成功與否都無法順自己或父母心意的時代,一直把錢投資在子女身上,也無法保證可以回收,更不難想見未來很可能只會需要一直付出下去。

在英國倫敦政經學院根據不同年齡所做的幸福感調查報告顯示,一般人覺得自己人生最不幸的年紀是五十歲中半,多半是因為五十歲中半容易陷入以下五大項陷阱:創業、被詐騙、健康問題、熟年離婚、子女問題。

專家們把「子女問題」當成韓國五十多歲父母人生的最大危險要素。只要看看韓國父母對子女懷抱的強烈責任感是如何造成近年來不斷增生的長頸鹿現象,就能明白專家這麼說的理由了。

日本

日本是所有先進國家之中,文化與韓國最相似的國家,也比我們更早進入高齡化社會,我們和日本最大的差異,則與我們和西方國家的差異不同,不在於是否能快樂享受退休生活,而在於經濟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