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平等報告2018》:美國的所得不均程度,堪稱所有富裕國家之最

《世界不平等報告2018》:美國的所得不均程度,堪稱所有富裕國家之最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1946到1980年,成人人均實質國民所得強勁成長,而且分配較平等,下方九成人口的所得成長達到102%,超過上層百分之十群體的79%。然而從1980到2014年,總成長率從95%降為61%,而且分配上變得扭曲許多。下層半數人口的稅前所得只成長了1%。

文:皮凱提(Thomas Piketty)、賽斯(Emmanuel Saez)、祖克曼(Gabriel Zucman)

美國的所得不均程度堪稱所有富裕國家之最

二○一四年美國的國民所得分配極端不均,未計入租稅與移轉的成人平均所得為66,100美元,但這個數字掩蓋了所得分配中的重大差異。構成美國下層半數群體的一億一千七百萬名成人,平均每年賺到16,600美元,只有美國平均所得的四分之一。表2.4.1顯示,他們的所得加總起來等於稅前國民所得的13%。中層百分之四十群體,也就是所得高於中位數但低於上層百分之十群體、大致可以稱為「中產階級」的成人,他們的稅前平均所得大致和全國平均值66,900美元相當,41%的所得占比大致反映他們在總人口中的相對規模。因此餘下由上層百分之十群體拿到的所得份額為47%,平均稅前所得為311,000美元。上層百分之十群體的這種平均年所得幾乎是全國平均值的五倍、下層半數人口所得平均值的十九倍。此外,下層半數人口和上層百分之十群體之間1:19的所得比值顯示,「下層階級」和「上層階級」間的稅前所得不均,是美國和中國平均國民所得差距(1:8)的兩倍以上(以市場匯率計算)。

即使在上層百分之十群體中,所得也非常集中。例如,上層百分之一群體大約有二百三十萬名成人,平均年所得為130萬美元,這個群體在國民所得中的占比超過20%,是人數五十倍的全體下層半數人口所得占比的一點六倍。上層千分之一群體、上層萬分之一群體、上層十萬分之一群體在扣除個人稅負與移轉之前,平均年所得分別為600萬美元、2,900萬美元和1億2,500萬美元。

表2.4.1顯示,二○一四年美國的國民所得分配情況大致因租稅與移轉制度的關係,而變得略微公平一些。租稅與移轉把上層百分之十群體的國民所得占比從47%降到39%,重分配的結果是:中層百分之四十群體的稅後所得占比增加一個百分點(從40.5%增為41.6%),下層半數人口的稅後所得占比增加七個百分點(從12.5%增為19.4%)。我們繼續往所得分配的更上層看,會發現所得占比有相當大比例的減損,顯示政府的租稅對美國最富有的成人仍然具有少許累進性質。

圖1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社

一九八○至二○一四年間國民所得成長了61%,但下層半數人口無緣享受

和二戰結束時相比,二○一四年美國的所得不均程度大不相同。事實上,從二戰結束起,不均的變化可以分為兩個階段,如表2.4.2所示。從一九四六年到一九八○年,成人人均實質國民所得強勁成長,每位成人平均所得幾乎倍增,而且分配不只平等,下方九成人口的所得成長達到102%,超過上層百分之十群體的79%。然而,接下來從一九八○到二○一四年的三十四年裡,總成長率從95%降為61%,而且分配上變得扭曲多了。

下層半數人口的稅前所得停頓不前,一九八○至二○一四年間只成長了200美元,從16,400美元增為16,600美元,整整三十四年只微幅成長1%。下層半數人口的稅後所得總成長高多了,一九八○至二○一四年整段期間成長了21%(平均每年成長0.6%),但是這樣仍然只有全國平均值的三分之一而已。中層百分之四十群體的成長疲弱無力,一九八○年以來稅前所得成長42%,稅後所得成長49%(平均每年成長1.4%)。相形之下,就算以稅後所得來看,上層百分之十群體的平均所得增為兩倍、上層百分之一群體更是增加為三倍。所得階梯愈往上爬,成長率會愈提高,一九八○至二○一四年間上層十萬分之一群體的增幅達到636%,是全部人口國民所得成長率的十倍。

圖2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社

上層百分之一群體攀升與下層半數人口滑落恰成對比

下層半數人口所得停滯、上層百分之一群體所得激增,可能是過去四十年美國經濟狀況中最明顯的發展。圖2.4.1a顯示,一九八○至二○一四年間,這兩個群體在美國總體所得的占比倒轉過來。一九八○年,上層百分之一群體在國民所得中的占比是11%,現在卻占20%以上;一九八○年,下層半數人口在美國國民所得中的占比為20%,今天卻降到只有12%。實際上,高達8%的國民所得從下層半數人口轉換到上層百分之一群體手中,因此上層百分之一群體新增加的國民所得占比,大到可以彌補人數比他們多五十倍的下層半數人口所減少的所得占比,而且還更多。圖2.4.1b顯示,從一九八○年起,下層半數人口的平均稅前所得一直停在16,500美元左右,上層百分之一群體的所得卻成長了300%,到二○一四年增至大約134萬美元。上層百分之一群體和下層半數人口之間的平均所得差距,因此從一九八○年的二十七倍提高到今天的八十倍。

圖3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社
圖4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社

扣除醫療移轉後,下層半數人口的平均稅後所得停滯在20,500美元

然而,下層半數人口的所得並非在整個戰後期間都停滯不前。一九六○年代,這群人口的稅前所得占比隨著薪資分配日趨均等而上升,部分原因是聯邦基本工資大幅提高,並在一九六九年提高到歷史性高峰。這種改善又受惠於詹森總統「對貧窮宣戰」計畫中的社會政策,一九六四年食物券法案,一九六五年又創設聯邦醫療補助計畫(Medicaid)。

但是從一九八○年代開始,美國下層半數人口的稅前和稅後所得占比都開始明顯下降,稅前和稅後所得的差距也從此時開始明顯擴大。事實上資料顯示,從一九七○年代開始,下層半數人口所有實質稅後所得的微幅成長,幾乎都來自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和聯邦醫療補助計畫。扣除這兩種醫療移轉後,下層半數人口的平均稅後所得從一九七○年代末期就停在略低於20,500美元的水平(參見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