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平等報告2018》:美國的所得不均程度,堪稱所有富裕國家之最

《世界不平等報告2018》:美國的所得不均程度,堪稱所有富裕國家之最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1946到1980年,成人人均實質國民所得強勁成長,而且分配較平等,下方九成人口的所得成長達到102%,超過上層百分之十群體的79%。然而從1980到2014年,總成長率從95%降為61%,而且分配上變得扭曲許多。下層半數人口的稅前所得只成長了1%。

文:皮凱提(Thomas Piketty)、賽斯(Emmanuel Saez)、祖克曼(Gabriel Zucman)

美國的所得不均程度堪稱所有富裕國家之最

二○一四年美國的國民所得分配極端不均,未計入租稅與移轉的成人平均所得為66,100美元,但這個數字掩蓋了所得分配中的重大差異。構成美國下層半數群體的一億一千七百萬名成人,平均每年賺到16,600美元,只有美國平均所得的四分之一。表2.4.1顯示,他們的所得加總起來等於稅前國民所得的13%。中層百分之四十群體,也就是所得高於中位數但低於上層百分之十群體、大致可以稱為「中產階級」的成人,他們的稅前平均所得大致和全國平均值66,900美元相當,41%的所得占比大致反映他們在總人口中的相對規模。因此餘下由上層百分之十群體拿到的所得份額為47%,平均稅前所得為311,000美元。上層百分之十群體的這種平均年所得幾乎是全國平均值的五倍、下層半數人口所得平均值的十九倍。此外,下層半數人口和上層百分之十群體之間1:19的所得比值顯示,「下層階級」和「上層階級」間的稅前所得不均,是美國和中國平均國民所得差距(1:8)的兩倍以上(以市場匯率計算)。

即使在上層百分之十群體中,所得也非常集中。例如,上層百分之一群體大約有二百三十萬名成人,平均年所得為130萬美元,這個群體在國民所得中的占比超過20%,是人數五十倍的全體下層半數人口所得占比的一點六倍。上層千分之一群體、上層萬分之一群體、上層十萬分之一群體在扣除個人稅負與移轉之前,平均年所得分別為600萬美元、2,900萬美元和1億2,500萬美元。

表2.4.1顯示,二○一四年美國的國民所得分配情況大致因租稅與移轉制度的關係,而變得略微公平一些。租稅與移轉把上層百分之十群體的國民所得占比從47%降到39%,重分配的結果是:中層百分之四十群體的稅後所得占比增加一個百分點(從40.5%增為41.6%),下層半數人口的稅後所得占比增加七個百分點(從12.5%增為19.4%)。我們繼續往所得分配的更上層看,會發現所得占比有相當大比例的減損,顯示政府的租稅對美國最富有的成人仍然具有少許累進性質。

圖1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社

一九八○至二○一四年間國民所得成長了61%,但下層半數人口無緣享受

和二戰結束時相比,二○一四年美國的所得不均程度大不相同。事實上,從二戰結束起,不均的變化可以分為兩個階段,如表2.4.2所示。從一九四六年到一九八○年,成人人均實質國民所得強勁成長,每位成人平均所得幾乎倍增,而且分配不只平等,下方九成人口的所得成長達到102%,超過上層百分之十群體的79%。然而,接下來從一九八○到二○一四年的三十四年裡,總成長率從95%降為61%,而且分配上變得扭曲多了。

下層半數人口的稅前所得停頓不前,一九八○至二○一四年間只成長了200美元,從16,400美元增為16,600美元,整整三十四年只微幅成長1%。下層半數人口的稅後所得總成長高多了,一九八○至二○一四年整段期間成長了21%(平均每年成長0.6%),但是這樣仍然只有全國平均值的三分之一而已。中層百分之四十群體的成長疲弱無力,一九八○年以來稅前所得成長42%,稅後所得成長49%(平均每年成長1.4%)。相形之下,就算以稅後所得來看,上層百分之十群體的平均所得增為兩倍、上層百分之一群體更是增加為三倍。所得階梯愈往上爬,成長率會愈提高,一九八○至二○一四年間上層十萬分之一群體的增幅達到636%,是全部人口國民所得成長率的十倍。

圖2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社

上層百分之一群體攀升與下層半數人口滑落恰成對比

下層半數人口所得停滯、上層百分之一群體所得激增,可能是過去四十年美國經濟狀況中最明顯的發展。圖2.4.1a顯示,一九八○至二○一四年間,這兩個群體在美國總體所得的占比倒轉過來。一九八○年,上層百分之一群體在國民所得中的占比是11%,現在卻占20%以上;一九八○年,下層半數人口在美國國民所得中的占比為20%,今天卻降到只有12%。實際上,高達8%的國民所得從下層半數人口轉換到上層百分之一群體手中,因此上層百分之一群體新增加的國民所得占比,大到可以彌補人數比他們多五十倍的下層半數人口所減少的所得占比,而且還更多。圖2.4.1b顯示,從一九八○年起,下層半數人口的平均稅前所得一直停在16,500美元左右,上層百分之一群體的所得卻成長了300%,到二○一四年增至大約134萬美元。上層百分之一群體和下層半數人口之間的平均所得差距,因此從一九八○年的二十七倍提高到今天的八十倍。

圖3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社
圖4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社

扣除醫療移轉後,下層半數人口的平均稅後所得停滯在20,500美元

然而,下層半數人口的所得並非在整個戰後期間都停滯不前。一九六○年代,這群人口的稅前所得占比隨著薪資分配日趨均等而上升,部分原因是聯邦基本工資大幅提高,並在一九六九年提高到歷史性高峰。這種改善又受惠於詹森總統「對貧窮宣戰」計畫中的社會政策,一九六四年食物券法案,一九六五年又創設聯邦醫療補助計畫(Medicaid)。

但是從一九八○年代開始,美國下層半數人口的稅前和稅後所得占比都開始明顯下降,稅前和稅後所得的差距也從此時開始明顯擴大。事實上資料顯示,從一九七○年代開始,下層半數人口所有實質稅後所得的微幅成長,幾乎都來自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和聯邦醫療補助計畫。扣除這兩種醫療移轉後,下層半數人口的平均稅後所得從一九七○年代末期就停在略低於20,500美元的水平(參見下圖)。

美國下層半數成人人口四十多年來,實際上一直無福分享稅前經濟成長的果實,他們稅後所得大約提高5,000美元,幾乎完全被升高的醫療保健支出吸走,原因之一是提供醫療保健的成本上升。此外,下層半數人口完全是靠實物醫療移轉和集體支出,所得才上升到超過稅前所得水平,成為重分配的實質受益人;而且一直到二○○八年經濟大衰退使得政府產生龐大赤字之前,下層半數人口繳交的稅額比他們收到的個人化現金移轉還要高。

圖5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社

在下層半數人口中,工作年齡成人的稅前所得仍在滑落

原則上,下層半數人口的所得停滯可能反映出人口組成的變化,而非反映了更深層的終生所得分配的變化。大家的所得通常起初會跟著年齡增加、跟著勞工建立的人力資本和經驗而增加,然後在退休時下降,因此,人口老化可能會壓低下層半數人口的所得占比。然而,如圖2.4.3所示,依年齡分組檢視下層半數所得者,如二十至四十五歲群體、四十五至六十
五歲群體和六十五歲以上群體的所得,即可瞭解美國的情況並非如此。

下圖顯示,下層半數人口當中工作年齡成人的平均稅前所得從一九八○年開始崩跌,二十至四十五歲成人大減20%,四十五至六十五歲成人減少8%,只有六十五歲以上年長者的稅前所得提高,原因是社會安全給付和私人退休金分配增加。

圖6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社

下圖顯示,如果用稅後所得來看,這種趨勢甚至更為明顯。下層半數所得者中,六十五歲以上所得者的平均所得從一九八○年代以來成長了78%,現在已經超越所有下層半數成人的平均所得。事實上,下層半數人口的稅後所得能夠成長,全都要歸功於年長者的所得成長。對下層半數人口中的工作年齡人口來說,稅後所得從一九八○年開始基本上毫無成長。

圖7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社

從美國下層半數人口所得的演變中,可以整理出三大重點。第一、從一九八○年代開始,因為下層半數人口當中所有的工作年齡群體、包括四十五歲以上有經驗的勞工群體所得崩跌,群體中人的終身累計所得不可能會有多少成長。第二、下層半數人口的所得停滯,不是因為人口老化。正好相反,所得分配的下層半數人口當中,年長者是唯一所得有成長的群體。第三、雖然需要審查經濟狀況的福利津貼增加,但過去三十年來,政府的重分配措施並未增進低所得及偏低所得工作年齡美國人的所得成長。這點和稅前不均的實質水平加在一起,顯示當稅前所得分配情況出現如美國從一九八○年起發生的這麼大規模的變化時,租稅和移轉所能發揮的功效十分有限。把這些因素結合在一起可以看出,政策討論應著重於如何均等分配主要資產(包括人力資本、金融資本與談判力量),而不是只注重事後的重分配。

原文刊於2018年《經濟學季刊》(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Volume 133, Issue 2)。

相關書摘 ▶《世界不平等報告2018》:「私有化」是中國和俄羅斯財富累積差異的關鍵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世界不平等報告2018》,衛城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阿瓦列多(Facundo Alvaredo)、江瑟(Lucas Chancel)、皮凱提(Thomas Piketty)、賽斯(Emmanuel Saez)、祖克曼(Gabriel Zucman)
譯者:劉道捷

《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將經濟不平等議題推上公共論辯的高峰之後,全球各地的經濟學家紛紛加入皮凱提等人創立的世界高所得資料庫(WTID),整理與提供各國能取得的資料。目前全球已有七十幾個國家、一百多位研究者成為合作夥伴,使資料庫進一步擴充並更名為世界不平等資料庫(World Inequality Database)。

《世界不平等報告2018》就是奠基於這個龐大豐富的資料庫,對全球經濟不平等趨勢最新的研究成果。報告中的資料涵蓋四十餘國,首度包含中國、俄羅斯、印度、中東地區、巴西與南非等,資料庫中另三十個國家的資料正在整理與分析當中。

這份報告尤其針對缺乏專業背景的普通讀者撰寫,文字解釋與圖表呈現清楚且完整,好讀易懂,因為皮凱提團隊認為經濟議題的討論應該有更多公眾參與,而不是只留給專家決定。這份報告的出版目的就是要提供可靠的事實資料,成為有關經濟不平等的公共論辯的基礎,而不只是抽象的空談。

除了分析各個國家地區數十年來在所得不均與財富不均方面的演變,撰寫者在報告中也提出自己的看法與政策建議。資料顯示,世界各地的不均程度都在擴大,但速度快慢差異很大,作者分析判斷這與各國的財稅制度及社會政策有明確關聯。報告指出,全球的不均程度還會繼續擴大,但如果能採取某些歐洲國家(如荷蘭)在過去數十年的做法,提高租稅的累進程度並加強教育投資,那麼應可減少經濟不平等擴大的程度。

getImage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