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個「啦」就學會星式英語嗎?也要「啦」對才行!

加個「啦」就學會星式英語嗎?也要「啦」對才行!
Photo Credit: Michael Elleray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澳洲國立大學的語言學者 Jock Wong 發現星式英語的「啦」,受到新加坡華語聲調的影響,不同聲調會具有不同的文化意義,這些差異很細微,但是用錯聲調卻會讓人覺得不對勁,以下就來一一介紹。

這個月是新加坡國慶日,也意味著新加坡53歲了!美國駐星大使館的人員為了表達他們的祝賀,錄製了星式英語大挑戰(The Great Singlish Challenge)的影片,博得新加坡網友一片好評,不過這些考驗美國外交人員能否正確使用 lah(啦)、leh(咧)、lor(囉)這些句末語助詞的題目,也讓一些星國網友覺得其實答案可以有很多種,一切端看使用情境而定。這篇文章就讓我們稍微來瞭解一下,究竟 lah 在星式英語裡,有什麼樣的功能呢?

新加坡有很多將星式英語商品化的文創經濟,我印象最深的是寫著「to lah or not to lah」的磁鐵,很符合一般外國人對星式英語的印象,但同時也在告訴外國遊客,不是每一句英語後面加個「啦」就是星式英語,即使是同為華語使用者的台灣人,也常誤以為星式英語使用「啦」的時機與華語相同,事實則不然。

澳洲國立大學的語言學者Jock Wong對新加坡人使用「lah」的方式做了分析,他發現星式英語的「啦」,受到新加坡華語聲調的影響,不同聲調會具有不同的文化意義,這些差異很細微,但是用錯聲調卻會讓人覺得不對勁,以下就來一一介紹。

要求對方接受的ㄌㄚˇ(lah3)

暫時忽略新加坡華語與台灣華語的聲調調值聽起來稍有不同,三聲的ㄌㄚˇ(lah3)大量出現在各個談話的情境中,使用的時機可概括化為以下:

(1) 我現在在想一些事情
(2) 我覺得你好像不是這樣想
(3) 我不想要這樣
(4) 我想要你這樣想
(5) 我覺得如果我說些什麼你就會這樣想
(6) 我要說了

如果今天你和某人交談的過程中,你隱約覺得對方好像跟你想的不一樣,但你希望對方能夠像你這樣想,也就是接受你的立場,那麼這時候你說出的下一句話會附加上一個三聲的啦,因為帶有一點強迫性質,所以Jock Wong稱為「強加性的啦」(the impositional ‘lah’)。

舉例來說,阿炳看到阿美在鏡子前照了老半天,遲遲不肯出門,阿炳覺得阿美一定還想再對她的妝髮做補強才願意出門,但這樣阿炳又要再繼續等,阿炳不想這樣,所以他跟阿美說:

Nice already lah3.(hen棒了啦!)

阿美就算不覺得自己已經很可以了,但阿炳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要她接受已經可以出門了。

另外一個例子,你的朋友小明不知道能不能在高鐵上吃東西,你覺得可以,但他覺得不行,他把食物放在眼前但又不吃,你覺得不行,所以你跟他說:

Can lah3.(可以啦!)

這個三聲的「lah」依語氣和情境的不同,可以是說服,用得不好一點,就會像是強迫別人接受你的意見。「Lah」在這裡是非常仰賴上下文脈絡,而不是天外飛來一筆的感嘆詞,無法單獨存在。

而這種帶有強加性訊息的語言功能,對於強調自主性的歐美文化來說,並不是很好理解。通常一個沒什麼耐性的人,即便用很溫和中性的語氣加上這個lah,仍然無法消滅它帶有強迫式的語意,就像只是電話裡簡單一句「OK lah, bye bye lah!」,如果採用的是三聲,對方聽起來的感覺就是你很想走人,不想跟他再多講話了,所以有點壓迫感的要他掰了。這是很有趣,也很需要時間去感受的文化差異。

22811475389_b48149e95d_o
Photo Credit: Janne RäkköläinenCC BY SA 2.0

提議給對方的ㄌㄚˋ(lah4)

相較於三聲lah,四聲lah就來得溫和很多,通常用來提議或給建議,我們一樣把使用情境分階段來看:

(1) 我現在在想一些事情

(2) 我覺得你好像不是這樣想

(3) 我覺得你其實之前就可以這樣想了

(4) 我覺得如果你這樣想會很棒

(5) 我認為如果我說些什麼,你可能就會這樣想

(6) 我要說了

從第(3)環節開始,就能看出與三聲很大的差異,不同於三聲是「我不想要這樣」,四聲lah只是帶著善意的覺得對方可以早點這樣想。

如果今天你們一群人去海邊玩,老王可能有六塊肌,但他死都不肯露,你們覺得老王身材這麼棒,不露多可惜,露了可能還會有桃花,基於一個善意的心態,你們說:

Take your shirt off lah4. (脫衣服啦!)

老王不喜歡這樣,所以他態度強硬地用三聲lah說:

Don’t want lah3.(不要啦。)

你們再繼續用四聲lah提議。

Faster lah4!(快一點啦!)

相較於三聲,四聲lah的提議性質是很多語言文化都存在的,也因為這類提議常常是因為你的提議「相當明顯好理解」,明顯到你覺得對方也應該能夠懂你不是在強迫他,所以掌握這種功能的lah對於歐美人士,相較來說沒那麼困難。

說服別人的ㄌㄚˊ(lah2)

「說服的『啦』」(the persuasive ‘lah’)跟前面兩種lah差在哪裡?我們先看Jock Wong做的使用時機分析:

(1) 我現在在想一些事情

(2) 我覺得你好像不覺得這樣想是對的

(3) 我不想這樣

(4) 我覺得你如果可以這樣想會很棒

(5) 我認為如果我說些什麼,你可能就會這樣想

(6) 我要說了

從使用時機看下來,二聲lah似乎是三聲與四聲的功能綜合體,但很明顯的區別在於第(2)環節,說話的人主要考量的點是「對方覺不覺得這樣想是對的」,而非單純的「是不是這樣想」。而同樣都是「不希望對方不這樣想」,三聲lah跟二聲lah的分別是,二聲lah在改變對方想法上,似乎比較沒效果,因為你不是要強迫對方這樣想,而是企圖說服對方你的立場是對的,換句話說,你還是想講道理的,而非基於不耐煩或不想溝通的去要求對方聽從你,所以聽起來造成的對話壓力就沒那麼強。

6329774061_b4a5f6b999_b_(1)
Photo Credit: Michael EllerayCC BY 2.0

我們看個實例:
媽媽看天氣預報說會下雨,所以你出門應該要帶傘,但你似乎覺得不會下雨,所以你不想待,媽媽不想跟你吵架,所以用了強度沒那麼牆的二聲lah:

Bring lah2.(帶啦。)

或者如果你今天在逛服飾店,店員阿姨想要說服你這件衣服很好看,但她看你興致缺缺,她不可能會很兇地用三聲,所以她說:

Try this lah2.(試試看啦。)

這些不同聲調的「lah」實際上在使用時,並不是那麼清楚的可以一刀劃分,因為談話情境瞬息萬變,還要看當下說話的人到底是想表達什麼,有時候說話者自己沒想那麼多,但用了不是那麼適合的聲調,讓對方聽起來不舒服,而造成了溝通上的誤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