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保德》:煙霧繚繞的父者追尋

《范保德》:煙霧繚繞的父者追尋
Photo Credit:鏡象電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也許,兒子都無可避免的,會踏上父親曾經走過的道路,成為自己兒時不願親近的威嚴存在。《范保德》中,我們可以在魔幻寫實的小鎮之中,找到自身對於父親的投射。於緩緩上升的烟霧之中,依稀辨識出那個身穿大衣,準備拋下家裡離去的背影。

(本篇文章有重大劇情透露,可先收藏文章觀影後觀看)

不苟言笑、嚴肅,許多華人世界的父親,總留下既定的模子,留待孩子來日的追尋。身為兒子,總希望能走出一條,不同於父親的道路。但到頭來,身上流著相同血液的兒子,真能擺脫父者留下的模樣嗎?

也許,兒子都無可避免的,會踏上父親曾經走過的道路,成為自己兒時不願親近的威嚴存在。《范保德》中,我們可以在魔幻寫實的小鎮之中,找到自身對於父親的投射。於緩緩上升的烟霧之中,依稀辨識出那個身穿大衣,準備拋下家裡離去的背影。

兩位父親:浪跡天涯與不願離去

fts_1
Photo Credit: 鏡象電影

收拾行李,穿上大衣,將鑰匙丟回家中,彷彿去意甚堅的父親卻選擇留下。為什麼范保德不一走了之呢?明明已經烙下狠話,最後卻沒能離開。對於大齊來說,父親的折返,始終是個謎團,但當年的話語,卻已經形成內心的疙瘩,難以忘懷。

長大以後,爸爸卻說:「該走就走,不要猶豫。」但為什麼?當年選擇留下的是父親,叫兒子離開的也是父親。經過了這些年,難道父親變了,又或著,他後悔了當年留下的決定,於是希望兒子出去把握機會,別像自己一樣,沒有前途的終老在這個破舊的小鎮,發明一些沒用的小玩意兒。

「總有人要顧家,我以前也顧過。」

對於范保德來說,父親的離去,始終是內心無法放下的牽掛。在他成長過程缺席的父親,到底去了哪裡?是勇敢實現的夢想飛黃騰達,還是失落的窮途潦倒,一蹶不振。唯一能知道的方式,就是和父親踏上相同的道路,但那意味著要丟下家庭,放棄與孩子大笑的機會。

片中,光是開場的鏡頭就讓人感受到濃濃男人味。梳著油頭的父親穿上大衣,徒留孤獨的背影,於最深的夜晚走上街頭,準備浪跡天涯。但看似帥氣的離去,一回過頭來卻是不再年輕的自己,面有所思的吞雲吐霧。年輕的自己走向遠方。年老的自己卻仍然留在小鎮,被困在平凡的生活之中,無法回頭。

生命盡頭:追尋父親的遺憾拼圖

雖然曾經怨恨,感到無助,但父親的離去始終是范保德心中的疙瘩。父親去了哪裡,做了什麼,無數的疑惑儘管盤據心頭,卻也只能深埋心中。多年前得到的地址,也沒有勇氣能夠前往,直到現在,胰臟可能出問題的現在。

fts_2
Photo Credit: 鏡象電影

總得等到生命將盡,人們才想補足心中的缺憾,奮力向前。於是,他帶著兒子來到日本,追尋當年父親的背影。他終於離開了那座,自己當初選擇留下的小鎮。只是,這次目的不再是拋棄,是尋回人生中失落的巨大拼圖,名為父親的拼圖。

「他後來跟著安娜走了,安娜是個美國女生。」

從台灣到日本,從日本到美國,甚至可能偷渡到中國。父親不斷追逐的,是功成名就的機會,還是四處漂泊的滋味?無論是建築工人還是掮客,父親的輪廓非但沒有更加清晰,反而越發陌生。倘若他現在還活著,應該已經90歲了,90歲的他,內心對於闖蕩還會如此澎湃嗎?

來到雪地中的澡堂,兩個曾被丟下的兒子,如今卻在父親冒險的國度裸裎相對。在氤氳交合的水池中,兒子拋出一連串的問題,范保德卻是一貫的沉默。儘管沒有得到回應,大齊仍緩緩幫父親擦澡,清洗著父親久經滄桑的軀體,內心卻早已有了自己的答案。

「因為不夠無情,所以你一輩子窩在小鎮裡,假裝自己是發明家。」

Van 的輪迴:過去與未來的往復循環

fts_3
Photo Credit: 鏡象電影

說到 Van,可能是片中最神秘的角色。他的出現,來自琴姐的一通電話。從香港來到台灣,同樣名為 Van 的范保德卻前往日本,一進一出,擦身而過。梳著油頭的他,說自己不是混血兒,父母都是香港人,母親在 97 後改領英國護照。可是,為何一個毫無瓜葛的姪子,會被琴姐取名 Van?

身著大衣,來自異地的他,走進 Nico 所在的洗衣店。就像當初范保德走進琴姐的旅店。悶騷的男人,冷豔的女人,卻正好在過去與未來的時空一同巧遇,發展出曖昧的情愫。十二次的飄來飄去,喜歡郵票的嗜好,男人總能找到話題,撬開女人封閉的心門,點燃空氣中若有似無的費洛蒙。

「所有你想聽的過去的故事,都隱藏在未來之中。」

調情的手法,不為人知的過去,同樣擁有 Van 的名字,甚至一同在天井裡凝望著天上掉落的水滴。於此,我想做出些許大膽的猜測:Van 是范保德的兒子。應該說,是范保德與琴姐所生的兒子。當年,讓琴姐選擇離開的麻煩,或許正是懷上了孩子。

有趣的是,過去與范保德展開緣分的主動勾引,Van 卻有如翻版似的精準重現,在未來形成再次的輪迴,父子間的血脈相連,竟緊密到如此程度。雖然,Van 並沒有刻意為之,卻在命運安排之下,一步步踏上父親過去的道路。但他不知道的是,他即將在這座小鎮,聽到父親最後的話語。

「或著說,所有未來的故事,都隱藏在過去裡。」

煙霧與化學變化:深情款款的改變人生

fts4
Photo Credit: 鏡象電影

從父親口中最常吐出的,是煙霧。不善言語的男人,彷彿在吞吐之間,將內心的不安與躁動化為嗆鼻的空氣,緩緩釋放。隨著灰白交雜的雲霧在空氣中跳動,煙霧成為片中相當重要的意象,具現為歡快後的象徵,離家而去的憂愁,卻也是用來掩飾眼神的幌子。

經由燃燒而成的煙霧,卻再也無法回到菸的模樣。但池中裊裊上升的水氣,似乎是唯一不變的事物。父親與兒子同樣無法放下彼此,父親因為不夠無情選擇回家,兒子看似無情的責備父親,數落著父親的膽小,卻深情地說出不會丟下父親離開,正如同當年父親所做的決定,以相同的形式,回到了血脈相連的兒子身上,再度輪迴。

「你沒辦法像你爸爸一樣,一下日本,一下美國,一下又中國,哪裡發達哪裡去。正因為這樣,我也不會丟下你。」

生不可逆,死亦不可逆。范保德的死亡,卻意外幫兩位兒子牽上線,即使兩人素未謀面,也不曾明瞭彼此的關係。但Van卻將父親最後的遺言傳給了大齊:「我後來回家,是因為沒錢。」不是不夠無情,而是沒錢。彆扭卻深情的回答,卻像極了父親會說的話。

「現在,他又對我表演了一次,故作無情,正是保護深情的方法。」


作為父親,當小孩來到這個世上,他的人生就再也回不去了,從此踏上只有去程的單向列車,無法逆轉。許多事情都有挽回餘地,唯有生死是沒辦法的。孩子的誕生彷彿為人生標上了時點,正如同化學變化一般,為燃燒過後的人生,點起了那隻五味雜陳的菸。

「自從你來了之後,我的生命就產生了化學變化,變不回去囉。」

核稿編輯:游千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