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者的誕生》:數位時代揭露外遇,感覺有如萬箭穿心

《第三者的誕生》:數位時代揭露外遇,感覺有如萬箭穿心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想應該可以說,今天大部分婚外情都是透過科技而被揭發的。現在的揭發,還會以生動的圖像呈現,有時還可即時看見其發生。吉蓮去查看科斯塔的電腦還算是有意圖的行為,另外還有一些情況卻是由科技自動傳送,在無意間發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埃絲特・沛瑞爾(Esther Perel)

緊急反應

在婚姻故事中,婚外情曝光是一個關鍵時刻。發現後的震驚,會刺激我們爬蟲類腦的部位,觸動原始反應:應戰、逃跑、或蜷縮不動。有些人會嚇呆了,站著無法動彈;有些人會唯恐不及地逃跑,希望逃離這個混亂局面,重新在生活中取得某些掌控權。大腦邊緣系統啟動後,短期的生存原則將超越深思熟慮的決定。我通常會請他們注意,必須把對婚外情的感覺與對夫妻關係的決定分開處理,雖然在這個階段並不容易做到。常見的是,他們一時衝動的反應,雖然是出於防衛本能,足以在瞬間摧毀累積多年的良好婚姻資本。身為治療師,我也必須注意自己的反應。外遇故事會引發大量情緒,包括同情、妒忌、好奇、憐憫等,但也會出現批判、憤怒與厭惡。情緒受到影響是自然的,但是讓情緒投射出來卻於事無補。

我把婚外情發生後的療癒過程分為三個階段:危機期、建立意義期和願景期。吉蓮和科斯塔正處於危機期,這時要注意不應該做某些事,這與他們應該做的事同等重要。這是脆弱時刻,需要提供一個安全且不帶批判的容器,來安頓在他們內心和他們之間狂亂四竄的強烈情緒。這時,他們需要冷靜、清晰感與結構,也需要保證和希望。在隨後的建立意義期,我們將有時間探索婚外情如何發生,以及他們在故事中分別扮演什麼角色。在最後的願景期,我們要了解他們面對怎樣的未來,無論他們最終是合是離。然而,現在我們是身處急診室,需要進行急症分類,決定目前最需要關注什麼?誰可能有危險?比如涉及聲譽、心理健康、安全、子女、生計等。

身為第一個回應他們的人,我會盡力支持他們,有時會每天給予輔導。這有助於處理現代夫妻的孤獨感及外遇的恥辱,因為治療師往往是在事件發生初期唯一知道情況的人,因此能在他們崩潰時提供穩固的支持基礎。

一切都那麼紛飛凌亂,兩個人緊抓著一個事實,就是他們一直都生活在不同的現實之中,但是卻只有其中一人知道這個真相。在人生其他事件中,也許除了死亡與疾病之外,沒有一樣能具有如此巨大的毀滅力量。婚姻治療師米雪・賽因克曼(Michele Scheinkman)強調,現在必須設法維繫夫妻之間的經驗差異,這是他們兩人無法自行做到的。

我有個方法會在輔導中使用,也會在與案主通訊時使用,就是鼓勵他們書寫,以此作為一種抒發方式,無論是寫日記,寫給我,或寫給對方都可以。劄記書寫是一個安全的宣洩方式,也毫不受限。信函書寫則較需要細心謹慎並需要修改。夫妻可能需要分別接受指導以便能適當地遣詞用字。有時,我會在輔導時讀出他們的書信,有時他們會傳送給對方,並寄送副本給我。兩個受傷的心靈在互寄書信時,我身為見證者,往往深感親切動人。書信能提供一個截然不同的窗口,從中了解他們的婚姻關係,這是治療室內的輔導所無法看到的。

接著發生的事,我多少已經預料到。吉蓮和科斯塔對我說,自從發生這次事件後,他們做了多次極為深刻和誠實的交談,並常常談到深夜。他們坦誠說出過去的事,包括未能滿足的期望、憤怒、愛情及其他兩人之間的事。他們聆聽對方傾訴,為此哭泣、爭論,他們也做愛,做得也不少(因害怕失去而激發渴望,這顯得有點怪異)。正如我的同行特里・雷爾(Terry Real)常說的,他們再次彼此面對面生活,就如我們當年開始戀愛時那般,我們是在後來才改為肩並肩生活,忙碌於應付婚姻中的日常事務。

背叛之前曾有真愛

婚外情曝光足以耗盡心神,我們因而忘記在兩夫妻的漫長人生故事中,這只是其中一個章節。劇烈的創傷將退散,療癒過程必然會開始,無論這需要多長時間,也無論他們最終是合是離。震撼感具有一種收緊效果,就如肚子挨了一拳一樣。我的任務是協助夫妻喘一口氣,在他們更為寬廣的夫妻關係景觀中,重新找尋他們的位置。我的第一個步驟(有時甚至在第一次面談時就採用),就是請他們分享他們如何相遇的往事——這才是他們原本的故事。

吉蓮是在修讀法學院最後一年時,與科斯塔墜入愛河。當時他把電單車停在圖書館外,邀請她一同去騎車兜風。他個性大膽、豪爽、友善,還有一口異國情調的口音,深深吸引了吉蓮。她於是馬上跳上了車座跟他出發,連自己也不明所以。

她深情地形容他猶如一座「火山」,不害怕衝突和對抗,對生命也具有一種不加掩飾的熱情。她自認是個不愛爭吵的人,過度表現出實用主義的特質。她說,「科斯塔適合我,他鼓勵我拋開新英格蘭式的得體,盡量隨興一點。」

在結識科斯塔之前,吉蓮已經和克雷格(Craig)訂婚。克雷格是沃頓商學院培養的工商管理碩士,他將會接手家族生意。但是她一直猶疑不決,「克雷格需要我愛他多過於他愛我。」他們最終解除婚約,因為吉蓮覺得「我希望被愛」。

她的地中海男人愛她,也知道如何顯露他的愛意。為了這個自信、優雅和獨立的女人,他感覺受盡折磨。他解釋說,「我剛來美國不久,而她是百分之百美國人的特質。」她與他童年時代的女性截然兩樣,那些女人的丈夫在外拈花惹草,在家欺凌妻子,她們如果能承受丈夫一輩子的欺壓,就算是強者的表現了。

吉蓮提到,她一向認為前未婚夫克雷格具有絕對的自私心態,因此總有一天會對她不忠。他不是一個願意優先照顧別人需要的人,即使是吉蓮也不例外。她選擇科斯塔,最主要原因是她肯定科斯塔沒那麼自私。她的「直覺」如此認為。她信賴科斯塔的忠誠,她怎麼可能錯得那麼離譜呢?

他們在他家鄉帕羅斯島成婚,那裡有白色的牆,藍色的涼篷,紅瓦的屋頂,還有盛開的粉紅色九重葛。她看著頭髮修飾完美的媽媽步履蹣跚而快樂地跳著西塔基舞,她深深確定,放棄擁有一流學位和一流家世的男人,而嫁給一個一生都會愛護她的男人,是個正確的抉擇。她受到當時思潮的影響,不顧母親的擔憂,背離上一代人的模範婚姻,追求自己的理想伴侶。

當科斯塔的祕密戀情曝光之後,吉蓮感受到強烈的幻滅。這個事件不只傷害了她,也破壞她的整個信念系統,因為這事件完全違背今日婚姻所抱持的某些最重要假設。今日的婚姻是一個神話城堡,我們在裡頭可得到所想要的一切。婚外情把它摧毀,使我們感覺再無任何依靠。也許這在某個程度上足以解釋現代的外遇何以會造成巨大痛苦。它不是一般的痛苦,而是一種心理創傷。

數位時代揭露外遇

無論我們是毫無防備,或者一直都在注意各種蛛絲馬跡,都無法以充分的心理準備來應付事件的曝光。經過多年疑慮之後,吉蓮有一天見到科斯塔忘了帶電腦出門,她說,「我終得一看,而看了之後就再無法停下來。」

她把這天稱為「D Day」(譯註:軍事術語,指發動攻擊的日子)。她坐著仔細搜索整部電腦,那些圖片擊垮了她。數以百計的相片,來往電郵,向對方表達的渴望;科斯塔八年來的婚外情鮮明地展現在她眼前。若是在幾十年前,她發現的可能只是大衣口袋裡的一個電話號碼,衣領上的脣膏印,一個裝了書信的舊盒子,或者從某個多話的鄰居口中得知。萬一被抓到,科斯塔會向她解釋,特意隱瞞某些事實以保護她,或保護他自己。今天,拜科技的儲存能力所賜,吉蓮能接觸到丈夫隱藏的戀情,深入了解其中令人灼痛的細節。她能細細品嘗自己的屈辱,也能牢記一頁又一頁痛苦的電子證據。

數位時代的背叛事件,感覺有如萬箭穿心。她看見他們大嚼生蠔,在陶斯餐館裡開懷大笑,阿曼達還擺出誘惑的姿勢。還有一張是他們一同騎上他的山葉電單車的相片,阿曼達戴著吉蓮的頭盔,另外還有一封電郵是關於希臘浪漫之旅的行程表。電腦中無窮盡的文字,細細羅列阿曼達人生中的點滴片段。

吉蓮眼中所見已經夠多,但她所想像的更是無窮。他親吻她,手指戴著婚戒,一手置於她胸前。她回憶起去年聖誕聯歡會上,阿曼達看著科斯塔和她自己的眼神。她盡量不去想,自己其實「像個白痴」。她想起某晚科斯塔邀請她來家裡吃晚餐,阿曼達稱讚她做的巧克力慕斯蛋糕,而她則扮演熱情的主人,「我真笨。」現在她不免猜測,「當晚吃飯時他有沒有在桌子底下將手放在她膝蓋上?第二天工作時是否笑著談論這件事?」種種影像一再重複,未曾減弱,一個去了,一個又來。

我想應該可以說,今天大部分婚外情都是透過科技而被揭發的。現在的揭發,還會以生動的圖像呈現,有時還可即時看見其發生。吉蓮去查看科斯塔的電腦還算是有意圖的行為,另外還有一些情況卻是由科技自動傳送,在無意間發現。可能是妻子忘記把iPad 帶出門,讓本無疑心的丈夫看到她與正要見面的情人之間的文字對話;妻子帶了嬰兒去度週末提早回來,雖然手裡明明抱著嬰兒,但家裡的嬰兒監護器卻傳來難解的呻吟聲;男人安裝貓攝影機本是為了確保寵物平安,卻因此無意間看到女友與陌生人在喝醉酒後胡搞一通。

元旦凌晨時分,庫柏(Cooper)在柏林一家夜總會跳舞,手機螢幕突然亮起,出現他女友在紐約另一家舞廳和男人貼身熱舞的畫面。他的好友附上說明,「你好哇,只是告訴你一下,我剛好看見艾美(Aimee)和個不知什麼傢伙親熱喔。」

今天,任何人都可以當駭客。多年來,昂恩(Ang)都喜歡觀看色情影片,欣妮(Sydney)認為「這是他自己的事」。但是到了他明顯對她完全提不起興趣時,她覺得這事現在和她有關了。她某個女性朋友告訴她,有個間諜軟體可以用來追蹤男友的線上活動。「我就坐在電腦前看這些影片,知道他同時也在看,而且連看幾個小時。這把我惹火了,於是我開始學色情影片女郎的衣著和姿態,希望能贏回他的心。可是最終我卻感覺遭受背叛,不只是他背叛我,更是因為我背叛了我自己。」

你無須再僱用私人偵探,你口袋裡就有一個。也許是不小心按到發送按鈕,「為什麼老爸傳了張裸體相片給我?!」電話響起顯示情人來電,「怎麼背景中還有一陣喘息的聲音?」信用卡詐騙部門傳來「異常活動警示」,「可是我從來沒去過蒙特婁啊?」

而在這花樣繁多的科技舉報事件中,別忘了還有全球衛星定位系統這個奇蹟。塞薩(Cesar)對德魯(Drew)起疑心已經有段時間,認為他經常去健身房那麼久,未必是待在舉重室。「他如果都在舉重,應該會看見他身體多長些肌肉!我知道他還會去桑拿浴,但是他待那麼久不會融掉嗎?」由於他怕跟蹤他會被看見,於是就改而跟蹤他的手機。他發現那個小藍點只在健身房停留三十分鐘就離開,前往市區去了。

愛情的兩面

這些器材不只會透露祕密,還會儲存數位紀錄。吉蓮對我說,「這是一種執迷,接近病態。我不斷的讀這些電郵,希望全部讀完。他們一天可以發好幾百條簡訊,從清晨七點到半夜發個不停。這婚外情無時無刻不在,充滿我們的生活。他寫這些簡訊時,我是在做什麼?二○○九年八月五日,九點到十二點之間,我們在慶祝我五十一歲生日。他是否在為我唱生日快樂歌之前跑到廁所傳簡訊給她?或者是在唱完歌之後?」

外遇直接攻擊我們一個最重要的心理結構:我們過去的記憶。它不只奪走夫妻的希望和計畫,也對他們過去的歷史添加了一個問號。如果我們對過去的事無法肯定,又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我們還能擁有什麼呢?心理學家彼得・法蘭克爾(Peter Fraenkel)強調,遭背叛的伴侶是「僵硬地受困於當下處境中,被一波又一波婚外情的殘酷真相所淹沒。」

我們明瞭未來是無法預知的,但卻期望過去是真實可靠的。遭所愛的人背叛後,我們因而喪失了一種「融貫敘事」(coherent narrative),按精神科醫生安娜・菲爾斯(Ana Fels)的定義,這是「協助我們預測與調節未來行動和感覺,〔從而創建〕一個穩定的自我意識的內心結構。」她在一篇描述各種關係性背叛的侵蝕效果的文章中指出,「奪走某個人過去的故事,也許是所有背叛行為中最為嚴重的一種。」

執迷於挖掘婚外情的每一個細節這種行為,其背後有一個祈求重新建立過去人生脈絡的存在需要。人類是創建意義的生物,我們需要依賴一種融貫性。各種詰問、幻象重現、循環不息的沉思、高度警覺,都是散亂的人生敘事力求完整拼合自身的表現。

吉蓮說,「我覺得自己破碎不堪。我的思維不斷來回變化,掠過整個時間線,調整記憶並將新的內容嵌入其中,這樣我才能重新與現實同步對齊。」

菲爾斯用兩個螢幕的影像為比喻:人們在一邊不斷檢視他們所記得的人生,另一邊則查看新發現的版本。一種孤立感也因此悄然滋生。他們不止對不忠的伴侶感覺生疏,也會對自己感覺生疏。

這種真相的危機,在電影《愛是您・愛是我》(Love Actually)有心酸的刻畫。艾瑪・湯普遜(Emma Thompson)飾演的凱倫(Karen)悄悄回到房間,細想為什麼她看見丈夫哈利(Harry)買的金項鍊並沒有在她剛打開的聖誕禮物中。她的禮物是一張瓊妮・密契爾(Joni Mitchell)的唱片。影片在播放其歌曲時,畫面切換到哈利的年輕祕書,穿著性感內衣,戴上項鍊,然後又回到淚痕滿面的凱倫,看著梳妝檯上的家庭照,回想著相片所展現的她的人生。瓊妮這時唱道,「我回想的是愛的幻象/我真的不知道愛為何物。」

吉蓮的雙螢幕經常是限制級的。「我們的性愛和他們的性愛比較。我的身體,她的身體。我所愛的他那雙手,正在撫摸著她,他的嘴脣親吻著她。他在她體內,用難以抗拒的聲音說她多麼性感。他們是否特別喜歡某些姿勢?他們的性愛有更好嗎?他是不是輪流和我們做愛呢?」

她的婚姻和她的記憶已經被滲透。婚姻和記憶曾是她舒適感和安全感的來源,現在卻變得不確實,糾纏不清。即使是快樂的時光,也無法溫柔地回憶,婚姻和記憶都已汙染。科斯塔堅持說,當他與吉蓮和孩子一起時,都是全心全意的,人在,情感也在。他肯定地說,他們同在一起的人生並非虛假。然而對她而言,感覺卻「有如哈哈鏡」。

科斯塔耐心回答她的問題,他們的對話有助她重建一個完整的人生年表。他試圖安慰她,多次表達心中悔恨。他是否將永遠受此折磨?他是否將愧疚一生?從他的觀點看,一切都很明朗,「我要與你重建關係,而不是不斷重複說這些事。」我向他解釋說,重複有助於重建融貫性,這是治療的本質。但是隨著時間一天天、一週週過去,他開始表現出不滿,吉蓮也一樣。

她對我說,「他求我忘掉過去,往前看,但我覺得他貶低了我的痛苦。我一直覺得我是在水車上,一會兒露出水面呼吸空氣,望見了未來;一會兒又被拉回水底,如果我不回到水面,我就會死掉。」

私通者雖然懊悔,可惜和解並不會那麼順當,破碎的心需要長時間才能復元。「你以為只要你肯負責任,道歉,說十次萬福馬利亞,你就算盡力了?」她說,「這對你行得通,對我卻行不通,我還是想要再聽。」許多夫妻都會落入這種處境中,我也向科斯塔解釋,在這個危機期,出現這種情況是意料中事。吉蓮這麼做,並非為了惹惱他。「你知道這件事已經八年,她卻是剛剛知道,她需要了解的事還有許多。」如果她在三年之後還是這般無休止地詰問他,那才算是個問題。

相關書摘 ▶《第三者的誕生》:當愛情與性慾分離時,男性渴望的是什麼?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第三者的誕生:出軌行為的再思》,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埃絲特・沛瑞爾(Esther Perel)
譯者:洪保鎮

偶像級伴侶關係治療師兼暢銷書《情欲徒刑》作者埃絲特・沛瑞爾再度運筆,透過外遇鏡頭窺看伴侶關係,並提出爭議性觀點。

只要一場婚外情,就足以奪走夫妻之間的美好關係、幸福、認同感。如此普遍的行為,但人們對其理解卻十分膚淺。對於這個源遠流長,人們普遍避而不談,但卻都普遍奉行的禁忌行為,我們該如何理解?人為何會出軌——即使連幸福婚姻也難以倖免?婚外情為何傷害如此之深?每當我們說到「外遇」這個字眼時,我們到底說的是什麼?是否存在絕對不會發生婚外情的婚姻?我們可否在同一時間愛上好幾個人?婚外情是否可能有益婚姻?對婚姻抱有浪漫期待,會否反而導致我們背叛伴侶?沛瑞爾在本書中描述多個真實故事,並從心理與文化分析角度切入,格調明快而又引人入勝。

過去十年來,埃絲特・沛瑞爾周遊多個國家,輔導過數百對面臨婚外情變故的伴侶。她認為,背叛行為固然帶來傷害,但這是可以治癒的。婚外情也可能讓雙方再次建立新的婚姻關係。只要方法得當,夫妻都將能在這個猛烈的人生經驗中成長,無論他們最終是和解或分手。

沛瑞爾認為,婚外情讓我們對現代婚姻關係所學甚多——認識到我們在期望什麼,想要什麼,覺得自己應當得到什麼。婚外情打開一個獨特的窗口,我們從中可窺見自己內心與文化中有關愛情、誘惑與承諾的觀點。沛瑞爾從多個角度探討犯禁之愛,與讀者對形形色色的現代婚姻共同展開一場誠實袒露、啟迪人心及趣味盎然的探索之旅。

《第三者的誕生》充滿閃亮的智慧,並提出一個大膽的架構,讓我們對錯綜複雜的愛情與渴望有所洞悉。正如沛瑞爾所說:「愛都是糾纏不清的,外遇更是如此。然而,外遇也是一個無可比擬的窗口,讓我們能夠窺見人類心中的裂縫。」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