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者的誕生》:當愛情與性慾分離時,男性渴望的是什麼?

《第三者的誕生》:當愛情與性慾分離時,男性渴望的是什麼?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男女,來到治療師的診室時,常說他們是由於慾望被拒絕,所以才與別人上床。如果我們只看他們行為的表面,並給他們貼上老套的標籤,比如男性都喜歡出軌、性愛成癮,或其他更糟的形容,而女性則是孤單寂寞、缺乏愛情,那麼他們真正的動機和渴望,就會被埋藏得更深了。

文:埃絲特.沛瑞爾(Esther Perel)

男性的渴望:當愛情與性慾分離時

我與加斯首次單獨面談時,他說,「你一定認為我是個完完全全的蠢貨。」他接著告訴我,他經歷過的各種「卑劣」外遇故事。他不止如此對待薇樂莉,在前兩段婚姻中也是如此。

他表示,「同樣的過程每次都發生。起初都是充滿濃情蜜意,但是大約一年後我就失去興趣了。我甚至無法勃起。說來也許你覺得奇怪,我甚至覺得我不應該碰她。」

他最後那句話並不讓我覺得奇怪,這是了解他所陷僵局的重要線索。許多性慾旺盛的人,最終會逐漸變得溫柔。但他所形容的情況更像是某種本能,他會對伴侶產生負面的性反應,彷彿他是面臨不應跨越的禁區。這種禁忌感讓我想起,也許他的情況,就是治療師傑克.莫林(Jack Morin)所稱為的「愛與慾分離」。

「情慾生活的難處之一,在於我們與愛人必須的性慾需求和情感連結之間培養一種舒適的互動方式。」莫林如此寫道。我猜測,加斯在婚外尋求性慾的滿足,其實是他無法將親密感與性慾良好整合的表現。處於這一困境中的男性,並非只是無聊、尋求新奇感或打算分手。加斯對我說,「你得相信我,我並不喜歡這樣做。我不想成為那種出軌的男人。此外,我對無法滿足薇樂莉而感到難過,我試圖透過其他方式照顧她來加以彌補。她以為勃起功能障礙是因為我患有糖尿病,但這種情況其實很久以前已經發生。」此外,他在外頭浪蕩時並沒有這個問題。

加斯對他在外頭與女人調情的行為並不引以為榮,只能無奈地認為,愛情與性慾並無法在同一屋簷下並存,而他做這些事也保持謹慎低調。若非薇樂莉發現,也不會促使他如此自省。在我們見面時,他已經認識到,他的行為與妻子是否具有吸引力無關,也與他愛她多少無關。

我對他目前為止的結論給予肯定。「我要正式表達我對你的觀點:我不認為你是個完完全全的蠢貨。但很顯然的,你有些再三重複的行為,導致你和幾任妻子都承受許多痛苦。你聽聽薇樂莉怎麼說,我相信你知道如何去愛。但是在你付出愛的過程中,有些東西妨礙了你,使你無法與所愛的女人一起歡愉。」僅僅協助加斯停止這些婚外行為,其價值並不大,除非我也能讓他領悟到他這種內在分裂感的驅力。

我請他多談一些童年發生的事情。每當出現這類重複性的性愛停擺狀況,往往意味著其背後存在著某些心理創傷。我們的情慾癖性和壓抑,源自於我們的早期經驗,並在我們的整個人生中不斷發展。這些性慾障礙有時得費點心理偵查的功夫才能發現,但情慾心理問題極少是毫無緣由,偶然發生的。


加斯的童年有個漫長而憂傷的故事,故事的中心人物是他的父親。加斯的父親是個酗酒者,為人兇惡,常常大發怒火,在他的長子加斯身上留下各種有形與無形的傷痕。許多時候,加斯都挺身承受父親的打罵,以保護無助的母親和弟弟。

針對婚姻關係中的男性這一課題撰寫過大量作品的特里.雷爾(Terry Real),曾描述一種特殊的「危險三角形」,其中包括「強大、不負責任和/或家暴的父親,需要依靠及受壓迫的母親,以及被夾在其間的善良兒子。」他深入剖析,這類兒子與母親形成不健全的關係,當他們成長後,「會對他們本身的各種情緒感到恐懼。」他們有善良的心靈,覺得需要禁抑本身的情感,自認為有責任讓母親開心,並且以這種態度對待人生中後來出現的女性。雷爾稱這種情況為「侵入式心理創傷」,它不止存在於精神中,也存在於身體中,因此它具有力量抑制身體的親密感。加斯的情況十分符合這種模式,頗能解釋他為何會對他所愛的女性感到負有責任,然而卻無法被她們挑起性慾。

他與父母的關係及他與妻子的關係,這兩種關係之間產生巨大的情緒共振,其效應如此強大,以致兩者不幸地互相糾纏。因此才促使他覺得性愛是「錯的」,幾近有亂倫之意。當他覺得伴侶開始像自己家人時,其性關係就首當其衝,受到傷害。頗為弔詭的是,在這時刻,一般避忌的外遇反倒顯得是較輕微的犯禁行為,家裡的性愛反而比較嚴重。

愛情會使我們產生責任感,並擔憂我們所愛之人的幸福。但這種自然的感覺對某些人卻會造成重壓,尤其是當孩子需要照顧他父母時。由於他能貼心理解所愛之人的脆弱性,卻因此妨礙他輕鬆放下,而這種輕鬆感正是親密感和歡愉所不可或缺的。就像我們小時候玩的「信任遊戲」,我們放心讓自己倒向那些肯定會扶住我們的人。在性關係中也是一樣,你只有在確信對方結實可靠,有能力承受你渴望的力量時,你才會感覺放鬆。

加斯這類男性的外在的行為反映了他們內在的分裂。這種「愛與慾分離」的現象有許多變體,男性與女性都可能發生,但在加斯的情況中,這是他童年創傷的延伸。許多被父親毆打的男孩,都對自己發誓以後絕不會做出像父親那樣的行為,因此他們極力壓抑各種形式的攻擊性。這裡的問題是,他們試圖控制這種自己不贊同的情緒時,結果也扼殺了他們與所愛之人共享歡愉的能力。

我向加斯解釋,渴望的情緒免不了都會包含一些攻擊性成分,這不是暴力,而是某種堅定自信、努力振奮的力量。有了這種力量,你才能夠去追求、去爭取,甚至去挑起伴侶的性慾。著名性慾研究者羅伯特.斯托勒(Robert Stoller)形容這種客體化是性慾的重要元素——這不是將對方當成物體,而是視之為獨立的性存在體。它能創造出一個健全的距離,讓你挑動伴侶的情慾。如果你要和這位共組家庭的伴侶繼續保持性關係,這種客體化極為必要。

對於害怕自己具有攻擊性而選擇隔離這種攻擊性的男性,其渴望會與愛情變得疏離。對他們而言,情感越是親密,性慾就越是沉默。這種分裂現象最為極端時,男性可能對伴侶無限深情,但卻全然無性關係,與此同時又熱衷於情色內容,或參與各種形式的性交易。在這種不帶情感的情境中,他們就不怕靠近對方。他們的渴望因此能夠自由顯露,無須擔心傷害所愛之人。

有人或許會將這種「愛與慾分離」的現象與佛洛伊德的聖母妓女情結聯想起來,這兩者肯定是相關的。然而,我所體會的這種分離,並非只限於女性如何被看待,而是也涉及男性身分的分裂。能夠去愛,能夠強烈感受到依附及責任感的部分,是屬於好男孩的部分;具有性慾的部分則是屬於壞男孩的部分,是無情的、顛覆的、不負責任的。我可以用下面這一句話總結:他們在情感上說「幹你」之後,卻只能在性慾上說「幹我」。這種說法很無情,可是任何曾在這種關係架構中生活過的男人都會馬上有所體會。

當我與這些男性在婚外的性伴侶交談時,常覺得自己逐漸了解那些在舞臺上、街角中、螢幕裡的女性的吸引力。男人去找這些女性,想當然耳的解釋是,他是喜歡她們的身體。但這真的是最基本的吸引力嗎?我與這些女性交談時,我所關注的不是她們的外貌,而是她們的態度。她的行為顯示,她絕對不是一個弱女子。她在性慾方面是堅定的,甚至是有要求的,從未讓他聯想起受苦的母親或操勞過度的妻子。她充滿自信、隨時奉陪的態度,能刺激他的慾望,使他獲得釋放,無須再為其歡愉付出關心和負責。正如心理分析師麥克.巴德(Michael Bader)所寫道,她的淫蕩感會減輕他的恐懼,使他不再害怕對她施加原始性的、甚至是捕獵性的強烈慾望。因此,他對本身的攻擊性所具有的內在衝突會暫時解除。他能夠安全地輕鬆放下,這是他在面對他所愛和所尊重的妻子時無法做到的。

「愛與慾分離」會以各種形式出現。對某些人,當伴侶擔任起父母的角色(無論願意與否)時,這個現象就會發生。這可能是「我的配偶很像我母親/父親的樣子」這種典型情況,或者恰好相反,是「我的配偶像我所希望擁有的母親/父親的樣子」。這可能是身為母親者的單純角色。有位女性告訴我,當她懷第一胎時,她的伴侶在她外形顯露有身孕後就不再撫摸她,直到她生下孩子。當她懷第二胎時,同樣情況照樣發生。她其實希望得到撫摸,更希望能歡愛,但是他卻拒絕。因此當她懷第三胎時,就另外找了個情人,這個情人自然是很樂意享受與孕婦的性愛。

無論這種情況如何發生,與親密伴侶過於熟悉對性關係而言確實是個麻煩,這會導致人們對其伴侶的情慾認同消失。他們的情感上可能非常恩愛、溫柔,但卻是缺乏渴望。

「愛與慾分離」是我見過的外遇問題中最具挑戰性的一種。我們自然而然會認為,如果這些男人不到外頭尋歡,他們就能把精力帶回家。但是我卻見過不少人雖然不另尋歡愉,依然無法在家中燃起情慾。這種分離現象在有些人身上特別嚴重,要幫助他們解決問題極為困難。

此外,還有一種潛伏的陷阱。在外尋花問柳的丈夫從隨性轉為認真。他愛上對方,並認為他終於找到夢中情人:在漫長時光中第一次覺得對同一個女人產生愛情與性慾。他於是認定自己過去是愛錯了人,因此毅然脫離家庭與婚姻,與新歡結合。然而,不久之後他又會再度陷入同樣困境之中,加斯出現這種狀況已經是第三次了。

妻子薇樂莉了解當前情況對她不利,她見過這種情況發生在他前任妻子身上。現在,輪到她身處其境,如果她毫無行動,最終必將離婚收場。首先,她採取一種務實態度,對加斯說,「如果你要有情人,我也要有!我不能讓自己人生的最後三十年獨守空閨,吃巧克力冰淇淋度日。我也要來一個轟轟烈烈的第三幕。」但加斯並不為所動。

「結婚不能這樣!」他反對。這類無法接近妻子的男性,卻往往不能忍受其他男性接近他妻子。他們心中有個小男孩,帶著失去母親的恐懼。

「我不能只是討好他,我們不能這樣過日子。」薇樂莉怒氣沖沖,「這樣太有失尊嚴了,也會使他更軟弱!他只是個噁心騙人的混蛋。我怎麼能夠和一個我無法尊重的人建立親密關係?」她申請了離婚,希望下一次能找到一個其愛情與性慾能和平相處的人。

解開男子氣概之謎

斯科特獨自來見我。克莉絲汀直截了當對他說,他所有的解釋都毫無道理,叫他最好「盡快解決他的麻煩」。我的任務是幫助這位年輕男子了解,為何他會對這位美麗又有才華的妻子毫無興趣,反而每天花那麼多時間滑手機觀看情色內容。

斯科特在德州的休斯頓長大,中學和大學時是個受歡迎的足球員。他總是擁有許多女朋友,在正式男女關係之外也有許多放縱行為。克莉絲汀原本是個模特兒,後來轉當物理治療師,他們約會已將近兩年。

「請你告訴我,你們的戀情是怎麼開始的?你最初跟她做愛沒有任何困難?」

「完全沒有。我們一天做愛好幾次。」

「真的嗎?」我問。

「沒錯啊,這不是我該做的事嗎?我如果沒每天跟她做愛,她會認為我並不愛她。」

「可是你真的想每天做愛嗎?」我試探地問。

「坦白說,我並非每次都想做,但是我照做不誤。我不是說我不享受,但有時我會擔心,我也許不能維持太長時間。我不是每次都清楚她是否有高潮,或者她是否和其他男人上床時一樣享受。所以我請醫生給我開一些威而鋼,克莉絲汀並不知道這回事。有時即使我沒有任何困難,我也會服用,只是為了討她歡心。」

我問他,是否問過克莉絲汀她要什麼,或者他只是一廂情願以為克莉絲汀就是希望找一頭種馬?他承認說,他從未問過。

「種馬後來為什麼會累了?怎麼就停止了?」我問。

他說,這是逐漸發生的。最初他感覺自己滑手機的時間越來越多,在床上的時間越來越少。起初他並不擔心,畢竟他是從十二歲開始就在看情色內容了。

RTX14EQ52-1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斯科特的性教育開始於更衣室裡。「我球隊中有位學長,介紹我看一些很棒的網站。」女友很多,但他不太有自信,所以開始學喝酒來「減輕緊張」。在大學裡,他參加一個男生聯誼會,一大群男生自吹自擂,說自己每晚如何威猛。「我總覺得自己比不上。」他坦承道出。

對斯科特來說,男子氣概相等於性能力。他對愛情、男性、女性有某些過高的期望,這是他自己無法達到的。另一方面,他的女朋友卻對他有不同期望:希望他更溫柔、更多溝通、更開放自己的內心情感。但是他不想自己過於婆婆媽媽,這導致他內心對所謂的男子氣概有各種矛盾的觀念。

男子氣概現在出現許多新定義,並提倡現代男性應掌握新的情緒技能,這在以往並不屬於男性的範圍。於此同時,以性能力為主的舊定義卻是積習難改,依然存在,讓許多男性有苦難言。這種觀念不但過時,而且往往弄巧反拙,只會讓男性感到羞辱。解答信箱專欄作家艾爾瑪.庫爾茲(Irma Kurtz)對這種困境的結論是,「身為窩囊廢或身為強姦犯,這兩者之間可伸展的空間日益縮小,男性要讓自己與其勃起功能躋身於這個空間中已經十分艱難。」

像斯科特這樣在男人主義文化中成長的男性,從兄弟們那兒聽來的都是有關性愛至上的言論,也讀了一大堆類似觀點的文章。我告訴他,這些研究多數是針對年輕大學生而做,我們其實對成熟男性的性慾問題知之甚少。也難怪那麼多男性對自己或其他男子都感到困惑,多數男性不知道周圍朋友是如何對待性慾,他們感到有壓力以致不得不誇大其詞。當年一群男生在更衣室內大談女朋友如何需索而他們得假裝頭痛時,斯科特的世界就開始轉變了。

如今,像斯科特這樣的男性對其性能力如此在意(研究人員也是同樣在意),這一點並不奇怪。各種有關性渴望的研究,多數是偏向女性。我們都假定男性總是性慾無窮,因此男性的性渴望自然沒什麼好研究的。因此,如果沒有勃起,那就一定是機械故障。我們認為女性的性慾是有程度之分,但對於男性則是非此即彼,非硬即軟。所有這些刻板印象,對他們的自尊心或男女關係都無益。

斯科特聽得有點不耐煩,他單刀直入地問,「出軌行為又怎麼說呢?」

「我們就快談到那裡。」我答道。深入挖掘他對於男子氣概的觀念,其實有助更準確地解讀他的性慾行為。表面上,他的行為表現出是標準的「捕獵男性」特點,但如果我們接受這種表面意義,我們將強化他的男子氣概形象,而這種形象正是導致他出現性慾障礙的原因。

斯科特接受的是一種過於渲染的男性性慾定義,認為這是靠生物本能驅動、不複雜的、隨時隨地的、並且總是在尋找新奇對象。心理分析師伊特爾.博森(Ethel Person)準確形容道,「這種大男人觀念呈現的是一個高大、有力、永不疲倦的陽具,附著在一個冷靜的男子身上,他渴望能夠自我控制、經驗豐富、能力十足且見識廣闊,足以令女性痴迷渴望。」

近年來,許多優秀的研究指出女性的性慾具有多維性——包括其主觀性、涉及關係的特性、環境特點以及有賴於某種巧妙的條件平衡。然而,這些研究不經意之間卻強化男性簡化論的觀點。我們必須讓男性與女性都對其性慾具有更細緻的認識,才能對他們的出軌行為有更深入的理解。

說到渴望這一方面,男性與女性的相同點其實多於不同點。斯科特的性慾藍圖中,沒任何東西促使我認為他的性慾比女性較不複雜或較不情緒化,也並不較少涉及情感關係。我聽斯科特說,他為了取悅女朋友而飽受壓力,以她高潮的次數來判定自己的表現,並擔心她會覺得前任男友表現更好,我感受到他的羞恥、表現焦慮及被拒的恐懼。「難道這些不是涉及情感關係?」我問他。

我協助斯科特在他的歡愛困境與潛意識感受之間建立連結。我們談論他的焦慮,尤其是他擔心自己有如一個騙子,即他外表顯得自信,其實他只是在假裝。他的事業目前岌岌可危,但他承認並未告訴克莉絲汀或任何商業夥伴。「我不想他們認為我是個失敗者。」他母親過世使他憂鬱傷感,毫無疑問也加重他的問題。

男性的性慾,也是同樣取決於他們的內心世界。這並非僅僅是生物本能。性愛、性別與身分,對男性而言也是緊密相連。男性感到憂鬱、焦慮、缺乏安全感、自尊心低落、愧疚或孤獨時,會直接影響他對自己性慾的觀感。如果他在職場上遭人輕視,或覺得自己個子太小、太矮、太胖、太窮,都會直接影響他激發性慾的能力。

我讓斯科特花點時間自行思考這些新觀念。他告訴我,這些都很有道理,能說明他為何對克莉絲汀失去興趣,尤其是在他母親過世後及公司業務艱難的那段日子裡。「可是為什麼我在別處還是對性愛有興趣,唯獨對我女朋友除外?」

這就是男性與女性不同之處。男性比較傾向於向外尋找較不帶複雜情感的性關係,以安撫自己內心的不安,包括自慰與付費性交易。事實上,我能夠想像,他們對自己的性慾困境所產生的分離感,是對自己內心情緒不安所作的直接回應。我認為,正是由於男性的性慾是與伴侶關係之間密切相關,因此許多男性尋求相反的性慾空間,從而避開反覆出現的恐懼、焦慮和缺乏安全感,導致種馬無法施展雄風。他們透過匿名性愛以尋求自由與控制權的程度,與他們的情感關係困擾的程度是成正比的。

在男性世界裡,有關他們是誰及他們應該如何表現等問題,他們所收到的訊息是如此矛盾,也難怪他們更偏向尋求情色內容、付費性交易或匿名性愛,更勝於涉及關係的親密情感。我觀察到在重視情感的男性當中,有越來越多人會去尋求不帶情感的出軌行為,我認為這種現象並非偶然。去脫衣舞俱樂部、去召妓、去滑手機看色情影片,都能讓男性得以避開現代男子氣概所造成的緊張困境,讓自己感到輕鬆。

付費性愛有個特別具有吸引力之處,就是男性可以肯定至少在這六十分鐘內,妓女會盡力服務,這個過程不存在複雜情感。螢幕上的女郎也難以抗拒,因為他無須引誘她,她也不會拒絕他。她不會讓男性覺得渺小,她的叫聲也讓男性覺得她還滿享受。情色內容的誘惑力在於能提供短暫承諾,讓男性此時無須面對自己性慾的脆弱感。

妓女、脫衣舞俱樂部、全身按摩、情色內容等等之間,有許多不同之處,不過它們都能產生一種共同的情感回報。它們讓男性受到女性所關注,解除任何需要表現雄風的壓力,他們只須收穫,無須耕耘。

聽了這些男人的故事之後,我有以下領悟:婚姻中的性愛涉及多重的情感互動,因此花點錢尋求匿名性愛似乎更划得來。男性選擇付費歡愉,或獨自看一場色情影片,他換取的是一種簡單性,以及一種不複雜的認同感。他購買了自私的權利——享受短短一個小時的心理自由,然後跳上捷運回家。已經有不止一位男性這麼對我說過:你不是付錢給妓女要她來,而是付錢要她走。

儘管如此,我們真的能夠把這種行為稱作「單純之性愛」嗎?要知道,這整個行業之所以存在,難道不就是為了讓男性避開某些情感困阻,同時滿足他們某些不言而喻的情感需要?當男性覺得孤獨或不被愛時;或感到憂鬱、不安、無助時;當他受困於親密情感或無法與對方連結時,他花錢買的,究竟是性愛,還是伴隨著性交易一同而來的善意、溫暖、友誼、逃離、控制或認可?

性慾對男性而言是一種尋求認可的溝通方式,讓他們可以流露各種被禁抑的情感,比如溫柔、軟弱、脆弱、需要撫慰等等,這些情感傳統上都不適合男性展現。然而他們透過追求性慾之名來加以掩飾,在與其他肉體接觸時尋求滿足這些需要。當我們說,男性要的就只是性愛,這句話也許不能單從字面上了解。性愛,其實是男性走入情感空間之門。

耐人尋味的是,女性的情況可能恰好相反。她們的性慾需要並未得到文化的認可,但是她們的情感需要卻是人人公認。也許女性在追求愛情的背後,隱藏著她們身體的渴望,但她們只能以情感作為包裝才能順理成章。有句諺語說,「男性透過愛而得到性,女性透過性而得到愛」,看來也許是說倒反了。

無論男女,來到治療師的診室時,常說他們是由於慾望被拒絕,所以才與別人上床。如果我們只看他們行為的表面,並給他們貼上老套的標籤,比如男性都喜歡出軌、性愛成癮,或其他更糟的形容,而女性則是孤單寂寞、缺乏愛情,那麼他們真正的動機和渴望,就會被埋藏得更深了。

相關書摘 ▶《第三者的誕生》:數位時代揭露外遇,感覺有如萬箭穿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第三者的誕生:出軌行為的再思》,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埃絲特・沛瑞爾(Esther Perel)
譯者:洪保鎮

偶像級伴侶關係治療師兼暢銷書《情欲徒刑》作者埃絲特・沛瑞爾再度運筆,透過外遇鏡頭窺看伴侶關係,並提出爭議性觀點。

只要一場婚外情,就足以奪走夫妻之間的美好關係、幸福、認同感。如此普遍的行為,但人們對其理解卻十分膚淺。對於這個源遠流長,人們普遍避而不談,但卻都普遍奉行的禁忌行為,我們該如何理解?人為何會出軌——即使連幸福婚姻也難以倖免?婚外情為何傷害如此之深?每當我們說到「外遇」這個字眼時,我們到底說的是什麼?是否存在絕對不會發生婚外情的婚姻?我們可否在同一時間愛上好幾個人?婚外情是否可能有益婚姻?對婚姻抱有浪漫期待,會否反而導致我們背叛伴侶?沛瑞爾在本書中描述多個真實故事,並從心理與文化分析角度切入,格調明快而又引人入勝。

過去十年來,埃絲特・沛瑞爾周遊多個國家,輔導過數百對面臨婚外情變故的伴侶。她認為,背叛行為固然帶來傷害,但這是可以治癒的。婚外情也可能讓雙方再次建立新的婚姻關係。只要方法得當,夫妻都將能在這個猛烈的人生經驗中成長,無論他們最終是和解或分手。

沛瑞爾認為,婚外情讓我們對現代婚姻關係所學甚多——認識到我們在期望什麼,想要什麼,覺得自己應當得到什麼。婚外情打開一個獨特的窗口,我們從中可窺見自己內心與文化中有關愛情、誘惑與承諾的觀點。沛瑞爾從多個角度探討犯禁之愛,與讀者對形形色色的現代婚姻共同展開一場誠實袒露、啟迪人心及趣味盎然的探索之旅。

《第三者的誕生》充滿閃亮的智慧,並提出一個大膽的架構,讓我們對錯綜複雜的愛情與渴望有所洞悉。正如沛瑞爾所說:「愛都是糾纏不清的,外遇更是如此。然而,外遇也是一個無可比擬的窗口,讓我們能夠窺見人類心中的裂縫。」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