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律師談婚姻法律:何謂家庭暴力?保護令如何聲請?

家事律師談婚姻法律:何謂家庭暴力?保護令如何聲請?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家庭暴力不單純只是指毆打、傷害、攻擊等肢體上暴力行為,還包括在精神上使人感到恐懼威脅、控制、虐待的行為、在經濟上控制讓人感到無助、窘迫的行為、言語暴力、情緒勒索、過度的干預家庭成員的隱私及自由等、剝奪或隔離等,都算是家庭暴力的行為。

文:陳令宜

麥擱阿內打我媽媽:談家庭暴力

炎熱的夏天,樹上傳來陣陣蟬鳴聲,和著檯上老師講課聲,成了完美的協奏曲,芷婷撐著頻頻點著的頭,努力睜開眼皮,試著表現出認真聽課的樣子,但是鬼畫符似的筆記,出賣了她。

下課後芷婷迫不及待地趴在課桌上,打算補個眠,卻被她的同班同學兼好朋友佳芳的手推醒了。

「別睡了,妳已經從早自修睡到現在,都第三節下課了,連上課都在打瞌睡,妳昨天晚上幹什麼去了?我們去上廁所,妳洗把臉、醒醒腦,等一下上導師的數學課,妳萬一打瞌睡,後果難以想像啊。」

芷婷眨了眨惺忪的睡眼,想像了一下導師生氣的樣子,認命地站起來,帶著心愛的小毛巾,跟佳芳手牽手,結伴上廁所去了。

「妳今天早上怎麼這麼沒精神啊?跟學長講了一個晚上的電話嗎?」佳芳邊走邊閃著八卦的眼神問道。

「別提了!」芷婷揮了揮手,像是在驅趕什麼不好的回憶:「我媽昨天半夜不知道發什麼瘋,硬是把我們姊弟從被窩挖起來罰跪,莫名其妙唸了一大堆有的沒有,弄到四、五點才讓我們去睡覺。」

芷婷就讀八年級,弟弟子安今年就讀五年級。爸爸媽媽都是公司的高階主管,每個月賺很多錢,芷婷的食衣住行都比同學好,但芷婷不明白為什麼,媽媽老說爸爸不給家用,家裡沒有錢。

這是一個很平常的晚上,子安貪看卡通,超過了預定睡覺的十點還沒有回房間,芷婷洗完澡後催促他快去睡,媽媽在房間,打電話給還沒有回家的爸爸。但是一直到芷婷再背了幾個單字,準備要睡覺的十一點,爸爸還沒有回來,媽媽在客廳走來走去,爸爸可能又加班了吧,芷婷想著,模模糊糊的睡去。

再醒來,是被大門的關門聲給大聲吵醒的。

「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現在已經一點多快兩點了,打電話都不接,你還知道要回來?」是媽媽的聲音。

「打打打,妳就會打電話,一小時打了一百多通,煩不煩啊?我跟客戶在講生意,又不能接,妳一直打來就只能轉靜音。不然妳要我這筆訂單跑掉?跑掉下學期孩子的學費怎麼辦?」這是爸爸的聲音。

「學費?你還好意思說學費?家裡大大小小的錢都是我先墊出去的,跟你千求萬求才肯給那麼一點,哪裡夠用?你好意思說學費?」

「我明明每個月都給妳好幾萬元的家用,怎麼可能會不夠用?」

「夠用我還要出去上班做什麼,你每個月才給那麼一點點的錢?我怎麼那麼倒楣嫁給你啊!」

芷婷悄悄開了一點門縫偷看,父母正在客廳吵架,媽媽面紅耳赤,爸爸氣得臉色發青。子安也從對面的門縫中看出來,兩人交換了一個苦笑,芷婷暗示子安關門回床上繼續睡,眼不見為淨,父母要吵繼續吵,明天還要上課,睡飽重要。

「人家阿華的老公每個月賺那麼多錢,還不是天天回家吃晚飯,每年都出國旅遊兩次,你呢?你給我們母子三人過過什麼好日子,一天到晚只會加班、加班,是不是都加到外面的女人床上去了?」

「什麼外面的女人,胡說八道?我才……。」

「才怎樣?你說啊?我看你就是沒出息,唉唷!我命怎麼那麼苦,嫁給這種不負責任又沒出息的男人?」媽媽稍微停了停,夾雜著爸爸粗重的呼吸聲。

「打啊,你打我啊,你敢打我,我就叫你兒子、女兒起床看你家暴!看他們站在誰那邊!」

「算了!不跟你計較。」芷婷聽到爸爸的腳步聲進了房間,但是媽媽的聲音也追進了房間。

「你還知道要回房間,我還以為你沉浸在外面的溫柔鄉,都不知道要回家了。」

「我回來妳不高興是不是?哼!那我走。」

「走啊!走了你就別回來!」

回答的,是一聲沈重的關門聲,芷婷透過門縫,看著媽媽蹲在大門前的地板上哭泣。

關起門還來不及走回床上,媽媽尖銳的聲音又響起:「林芷婷、林子安你們都給我起床,出來!」

芷婷跟子安默默走出房門,媽媽要求他們在客廳罰跪,一邊喃喃說著爸爸的壞話,還非要姊弟倆附和她的話才肯罷休。

「你爸爸不要我們了,他無情就這樣走了。」、「平常他就沒有在付你們的學費跟生活費。」、「你爸爸一定是有小三了,才會不管我們,就這樣說走就走了。」、「子安你說,上次我跟姊姊去外婆家,爸爸是不是帶了年輕漂亮的阿姨回來照顧你?」、「芷婷,上次爸爸帶妳去看電影,是不是跟坐在旁邊的女人眉來眼去?」翻來覆去不停地講,講到子安都撐不住睡著了,媽媽才肯停止連環砲的攻擊。

芷婷躺上床的時候,四點半,真的睡著,大概是五點以後的事情了。


「事情經過就是這樣。」芷婷講完,上課鐘也剛好響起。

佳芳安慰地摟了摟芷婷的肩:「別難過了,先上課,中午吃飯的時候,我也講我的祕密給妳聽」。

佳芳是家裡的老二,有一個高一的哥哥,一個七年級的妹妹,媽媽是家庭主婦,爸爸工作賺錢,其實一份薪水要養五個人很勉強,但爸爸不准媽媽到外面工作,所幸爸爸的薪水都是全部交給媽媽管理,省著點用,日子也還過得去。

那一天佳芳下課回家,看到爸爸在客廳看電視、喝酒、吃小菜,一邊哼著歌,心情好像很好,但看到這幅景象佳芳只覺得頭皮發麻。

「佳芳啊,再去巷口給我提兩瓶啤酒」,爸爸在桌上放了一百元,如此吩咐著佳芳。

「不要。」佳芳拒絕,脫了鞋,準備回房。

「現在是翅膀硬了是不是?啊?叫妳去妳就去!跟阿爸還頂什麼嘴,不乖乖聽話我小心我給妳好看!」爸爸才剛站起來罵人,哥哥就拿起桌上的錢,一語不發地出門了,爸爸悻悻然坐下,繼續喝酒、看電視。

吃晚飯的時候,爸爸面前的台啤換成高梁,佳芳輕聲說起學校的趣事,妹妹附和,就在佳芳提到明年考高中想要去補習的時候,爸爸出聲了。

「女孩子讀那麼多書做什麼,以後還不是嫁出去,沒有用,讀高職就好了。補習浪費錢。」

佳芳本來要回嘴,媽媽拉了佳芳的手,這頓飯,就在尷尬的沈默中結束了。

「其實我不怕爸爸打我。」佳芳心想:「我只是不想連累媽媽。」

但有時候總是事與願違。睡覺前,爸媽的房間傳來爭吵的聲音,這是拳頭打在人身體的聲音、媽媽忍痛悶哼的聲音、爸爸大聲喝罵,「出去工作?妳就想出去工作,是要出去討客兄,是不是?」、「想都不要想,不聽話,拎杯打到妳乖乖聽話!」的聲音。

佳芳流著眼淚緊緊抱著妹妹,蜷縮在房門口,防止爸爸突然衝進來打人,心想:「這樣的日子,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可以不要喝酒就找藉口、找理由打人嗎?可以嗎?」

「不要打了!」沒想到,哥哥衝進了爸媽房間,護住嬌小的媽媽:「不要打了,我剛才打了113,還報了警,你不要再打了!」


「然後呢?」芷婷咬著排骨,好奇地問。

「然後警察就來啦,但我媽竟然說是夫妻吵架,就讓警察走了,她說不要讓爸爸去做筆錄,有案底就賺不到錢養我們了。」佳芳嘆了口氣,放下筷子。

「不過隔天我哥哥還是帶我媽媽一起去驗傷了,社工也有跟我們聯繫,我們在考慮要聲請保護令。社工說,聲請保護令是民事的,不會影響我爸爸工作,除非違反保護令,不然不會有刑責,法官還可以命令我爸爸去上課,心理輔導老師會把爸爸教好以後再還給我們。」

「還可以這樣喔?」

「是啊,芷婷,妳媽媽這樣也不是第一次了。社工說,如果我們有這方面的問題,除了找社工以外,還可以先跟學校的輔導老師談一談,妳要不要先去輔導室?」

這邊我們要來談談的是「家庭暴力」
一、什麼是家暴?

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員間實施身體、精神或經濟上之騷擾、控制、脅迫或其他不法侵害之行為(《家庭暴力防治法》第2條第1款)。

在個案情形是否為家庭暴力的觀察中,除了物理上的暴力行為外,重要的判斷標準是權力控制關係,意即加害人是否透過對被害人有採用各種具操弄性的、強制性的、以及其他心理虐待的行為建立其維持其優勢,建立其與被害人間之控制力及權力及服從之關係,達到對被害人精神或心理上之加害行為。

所以家庭暴力不單純只是指毆打、傷害、攻擊等肢體上暴力行為,還包括在精神上使人感到恐懼威脅、控制、虐待的行為、在經濟上控制讓人感到無助、窘迫的行為、言語暴力、情緒勒索、過度的干預家庭成員的隱私及自由等、剝奪或隔離等,都算是家庭暴力的行為。

家庭暴力的型態,通常不會單純只有一個類型,而是多個類型同時出現。

在上面的例子裡,芷婷的媽媽譏諷、辱罵芷婷的爸爸、甚至無故懷疑他外遇,在情形嚴重的時候,就可能被法官認為是家庭暴力;而芷婷的媽媽因為心情不好,就在半夜不讓孩子睡覺、罰跪的行為,除了是身體上的不法侵害之外,還會是精神上的騷擾行為。

騷擾是指任何打擾、警告、嘲弄或辱罵他人之言語、動作或製造使人心生畏怖情境之行為(《家庭暴力防治法》第2條第4款)。

佳芳的爸爸,除了暴力行為之外,還不合理的限制了佳芳媽媽的工作權,如果他還以家中經濟掌握者的地位,不提供或嚴格限制家庭生活費用的支出,藉此控制家中成員的話,那也算是經濟上及精神上的不法侵害。

二、家庭成員有誰?(《家庭暴力防治法》第3條)

現在有,或曾經有下列的關係:

(一)夫妻。
(二)同居之伴侶。
(三)家長、家屬或家屬間。
(四)父母子女、公公婆婆與媳婦、岳父岳母與女婿。
(五)四親等以內之旁系血親或旁系姻親,如兄弟姊妹、堂表兄弟姊妹、連襟、妯娌、叔伯姑姨舅等近親。

三、保護令的類型?

保護令分為緊急保護令、暫時保護令及通常保護令。三種保護令都可以命令或禁止加害人從事一定的行為。

  • 緊急保護令是在被害人有受家庭暴力的急迫危險,由檢察官、警察機關、縣市主管機關協助被害人聲請,被害人不能自己聲請。
  • 暫時保護令是在通常保護令核發之前,如果有暫時保護被害人之必要,法院得不經審理程序,核發暫時保護令。被害人可以用自己的名義聲請。法院核發緊急保護令或暫時保護令,即視為被害人聲請通常保護令,會直接簽分案號進行通常保護令的審理,被害人不用再另行聲請通常保護令。
  • 通常保護令就是一般有期限的保護令。

保護令屬於民事案件,除非加害人的家庭暴力行為觸犯其他刑事法律,不然單純聲請保護令,不會使加害人有刑責。

而家庭暴力行為最常觸犯的的刑事罪責有《刑法》第277條第1項的普通傷害罪、第309條公然侮辱罪或第310條誹謗罪等大多是告訴乃論之罪,只要被害人沒有向偵查機關表示訴追的意思,偵查機關就不能起訴加害人。換句話說,只有在被害人向加害人提告的情形,加害人才要面臨刑事犯罪的處罰,才可能會有刑責或前科。

四、保護令的內容?(《家庭暴力防治法》第14條)

主要有:禁止實施家庭暴力行為、禁止為騷擾、接觸、跟蹤、通話、通信或其他非必要之聯絡行為,禁止查閱被害人相關個人資訊。命遷出被害人住居所,命遠離與被害人有關之特定場所,給付租金、未成年子女扶養費、醫療費、輔導費、財物損失費用,提供或交付必要物品。

在未成年子女的部分,也可以請求暫時定親權,定加害人與未成年子女會面交往方式或禁止會面交往。比較特別的是法院可以命加害人去上課,稱為「加害人處遇計畫」,是指對於加害人實施之認知教育輔導、親職教育輔導、心理輔導、精神治療、戒癮治療或其他輔導、治療。一位擔任處遇計畫的講師就笑稱,處遇計畫就是法官把壞掉的爸爸、媽媽送來上課,讓老師把爸媽修好了再還給孩子。

五、保護令如何聲請?

保護令可以向被害人之住居所地、加害人之住居所地或家庭暴力發生地之地方法院擇一聲請。婦幼警察隊及各縣市社會局所設家暴服務中心皆備有聲請保護令所需具備表格,被害人只要備妥相關的證據,前往由警察或社工協助填寫表格後,向該管法院遞交聲請狀即可。

六、加害人違反保護令的後果?

加害人如果違反法院《家庭暴力防治法》所核發之保護令,即觸犯「違反保護令罪」,將面臨刑事的處罰,可能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十萬元以下罰金。

七、被害人的社會扶助?

政府主管機關也提供相關的補助給家暴的被害人,包括緊急生活扶助費用、健保以外之醫療費用及身心治療、諮商與輔導費用、訴訟費用及律師費用、安置費用、房屋租金費用、子女教育、生活費用及兒童托育費用等等必要費用(《家庭暴力防治法》第58條)。被害人可以透過負責的社工人員來向政府主管機關申請補助。

八、不是直接受到家庭暴力的被害人,只是看到或聽到家庭暴力事件,也可以受到保護令的保護嗎?

看見或直接聽聞家庭暴力稱為「目睹」,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或其特定家庭成員也可以受到保護令的保護。

目睹暴力兒童或少年因家庭暴力事件所生的心理創傷有時候並不低於被害人本人,甚至因為長期目睹家庭暴力事件,雙親身教、言教、潛移默化下的影響,對於兒童或少年的身心發展造成不良影響,在他們長大以後,容易再次複製雙親的夫妻相處模式,而成為另一個家庭暴力的被害人或加害人。所以目前法院及社福單位對於目睹兒童或少年的身心治療、諮商與輔導等,格外的重視。

所以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也可以獲得政府主管機關所提供的緊急生活扶助費用、健保以外之醫療費用及身心治療、諮商與輔導費用補助。


我們前面提到芷婷的媽媽及佳芳的爸爸對待家人的不當行為,都可能會被評價為家庭暴力行為,但是有時候,加害人因為過去老舊觀念或個人情緒的影響並不會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可能不當甚至違法。

這時候被害人最好還是採取適當的行為來保護自己,並提醒加害人他們的行為可能已經違法,以避免家庭暴力行為繼續發生。

在上面的案例中,因為家庭暴力的情形還沒有造成人身立即危險,芷婷、佳芳或她們的家人可以先向各縣市社會局或社會局委託的社工單位請求幫忙,由社工評估狀況後,再協助聲請保護令、安排心理衛生諮商等事項,以便獲得較全面的社會、司法資源的協助。

聲請人一般而言通常由成人擔任,未成年子女則列為被害人,但是如果成人不願意提出聲請,受到家庭暴力或目睹家庭暴力的未成年子女也可以自己向家暴服務中心尋求協助,在專業社工人員的幫忙下,找到適合處理自己所面臨的家庭暴力行為的方式。

面對家庭暴力的威脅時,萬萬不能鄉愿或姑息,應該要挺身面對,才能避免自己的權益受到更大的損害。

相關書摘 ▶家事律師談婚姻法律:離婚時如何提出相關財產請求?那孩子的親權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談愛好難?:家事律師漫談18篇婚姻法律故事》,FUN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陳令宜
繪者:mer・mer

談愛是不是真的好難?
這份是夫妻間的愛、是父母間的愛、是子女間的愛,
是活在這世界上觸碰到、無法割捨掉的每份愛……

從訂婚到悔婚、從結婚到離婚,
談婚生到婚生否認、談收養到終止收養,
還有婚外情、家庭暴力與跨國婚姻,
以及我們都很關心的離婚財產請求。

家事律師真實分享18篇婚姻家庭故事,真情剖析18個婚姻法律問題,
最醜陋、最荒誕、最心碎、最不堪的人生劇場,即將開演……
(附錄有離婚協議書書狀範例參考)

getImage-2
Photo Credit: 新學林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