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石元二郎》:讓台灣成為南洋跳板的「台灣電力株式會社」

《明石元二郎》:讓台灣成為南洋跳板的「台灣電力株式會社」
Photo Credit:前衛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軍人出身的明石所考慮的台灣經營策略,便是極力建構台灣的經濟實力,使台灣成為日本帝國前進南方的基地。所以明石在缺乏中央政府後援的情況下,仍然勉力地踏出了台灣工業化的第一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賴青松

關於引水日月潭此一東洋第一大規模水力發電計畫,雖然在國弘技師披荊斬棘、費盡苦心地實地詳細探勘之下展現了雛形;同時也獲得了上司山形技師以及總督府方面的認可。然而對於這種前所未有的大規模工程,仍然有不少人抱持著懷疑的態度,問題之一為從上游所導入之濁水溪混濁的泥水,是否能夠安裝有效的泥沙沈澱裝置,以避免不必要的機械故障;問題之二則為築設堰堤之後湖泊水面將升高25.8公尺,一旦遭遇豪雨或洪水導致決堤的話,恐將造成附近村落難以計數的生命財產損失。

因此於1918年九月,內務省特派遣技監原田貞介針對日月潭暨官田溪之埤圳計畫,重新進行實地的勘察行動;在其回報水野內務大臣的報告中,表達了「大致上說來此一計畫並無特別不當之處」的結論。此外針對地層及地質的調查方面,地質界的權威學家神保小虎博士亦於同年的十二月至翌年的一月之間,進行了詳細的實地探勘;其所得出的最後結論如下:「日月潭之水力發電工程在地質方面並無特別需要擔心之處;此外關於官田溪的埤圳工程方面,雖然蓄水池的深度會隨著沿岸的土沙崩落而逐漸減少,此之外並無其他值得顧慮之處。」

在得到了學界這般有力的支持證據之後,更加堅定了明石完成此一水力發電事業的決心。當時他急切地盼望此一開發案能在大正八年通過預算審查,因此在經過更加周延詳細的計算之後,總督府再度向中央提出了日月潭發電廠的公營案預算申請;然而日本國內此後五年的公債償還壓力仍然沈重,所以採取公營仍有其資金方面的難處,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此案只得再度順延。

明石在上任後第一次返回東京即是為了促成此案的通過,在幾番奔走之後卻仍舊無法使公營案順利通過;因此於10月27日,在中澀谷的自宅與總督府的下村民政長官、角土木局長、末松財務局長等重要幹部會商之後,終於決定放棄原有理想中的公營模式,決定朝半官半民的經營方針來推進。

回台之後,翌年的1月28日,明石便針對此一公民合營案舉行了官邸會議。這項方案的主旨即為由總督府及民間共同出資,設立一資本額3,000萬元之大型電氣株式會社,然後由該會社出面統籌一切日月潭水力發電廠之建設工作。而總督府方面則將現有散佈於台灣各地公營之電氣設施(總督府作業所所管)全數提出,做為官方出資的部份,經過估算作業所所管轄之設備資產合計約1,200萬元;另外不足者則由民間公開籌募股金。

由於此一計畫醞釀已久,屆此最後階段推行的進度可謂相當順利,不但議會方面順利通過,總督府亦於四月初頒佈第一號律令《台灣電力株式會社令》,其中明文規定:台灣電力株式會社除了經營電力的供給事業之外,也可經營總督認可之事業(如瓦斯及木材防腐等)。會社之總資本額為3,000萬元,其中1,200萬元是由總督府原已建設完成之發電所折價投資台電。會社經營的年限為100年,但總督府有權加以延長,社長及副社長之任期同為五年,兩者皆由總督任命;電力供應收費標準須經總督認可,全般社務由總督設置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監理官加以監督。

此外,若會社之決議或董監事之行為有違反法令、命令或會社章程,或是有危害公益的可能時,總督有權取消其決議或免除董監事之職務。由此可見台電雖然為一半官半民之企業經營體,然而最後的生殺大權仍舊是操縱在總督府手中。

會社令發布之後,明石便為了會社成立事宜再度返回東京。5月9日明石任命了民政長官法學博士下村宏為會社設立委員長,總督府中央研究所所長醫學博士高木友枝等12名為官方設立委員。5月14日下村宏在長官官邸招待台灣方面的民間委員,5月20日明石則假東京帝國大飯店招待日本方面的民間委員;5月24日委託任命池田謙三等78名為民間委員,其中絕大多數為日本人,僅有少數的台灣人參與其中,如陳中和、林熊徵、顏雲年、簡阿牛、郭春秧及辜顯榮等皆是。

明石在東京招待日本地區民間委員時,曾就台灣電力成立的使命發表演說,其重點摘要如下:

  1. 會社創立的目的是以興建日月潭水力發電廠為其端緒,漸次發展業務之後,進而經營台灣全島水力發電供給之事業;再進一步拓展南支南洋的行銷路線,供給各種製造業充沛的廉價動力,達成振興國產事業之使命。
  2. 此項大規模的重點事業原本企盼由官方資金來獨立經營,無奈國家財政上的壓力無能遂行;因而此次推行公民合營案的前提,仍然希望本企業組織與經營方向切勿脫離原先公營案的理想。
  3. 在公開募股的部份,由於統治政策上的需要,對於台灣人及居留台灣之日本人認股方面,即使所認購之股數極少仍然須盡力配合。

事實上,當時建設如此大規模的水力發電廠,在明石的心中除了滿足民生用電的快速成長之外;還有另外一項更重要的原因,直來直往的明石在東京大飯店的演說中,開門見山地便將這一點提了出來,也就是「進一步拓展南支南洋的行銷路線,供給各種製造業充沛的廉價動力。」對明石有知遇之恩的川上操六參謀次長以及好友杉山茂丸都曾經提醒過他,台灣乃東洋和平的心臟;因此軍人出身的明石所考慮的台灣經營策略,便是極力建構台灣的經濟實力,積極發展台灣與南支南洋的往來關係,使台灣成為日本帝國前進南方的基地。雖然這一點一直到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後,日本中央政府才迫於戰局不得已積極地投入;然而此時的明石在缺乏中央政府後援的情況下,仍然勉力地踏出了台灣工業化的第一步。

當時為了與華南南洋建立起友好的關係,明石不但積極地與該地的日裔、台裔富商往來,甚至連當時雄據雲南的軍閥唐繼堯的胞弟—唐繼虞都曾經成為他的座上賓。

大正七年(1918年)時台灣的對外貿易狀況如下:輸出總額為1.37億元,其中75%為糖、米、茶等農產品;輸入總額則為8,800萬元,其中肥料金額高達1,000萬元居第一位,其他的主要輸入項目還有棉布、鐵材、鴉片、火藥、木材、石油、紙、水泥及日本米等等。因此有一位旅居法屬中南半島的日裔實業家橫山正修便向明石提出了在高雄設立氮肥工廠的建議,但必須配合日月潭水力發電廠所提供的廉價電力方可成立;如此一來不但每年可為台灣節省大筆的外匯,更可以提供外銷市場的需要。

同年5月19日,於總督府土木局庶務課內開設會社事務所開始辦公;21日由總督任命中央研究所所長高木為社長,土木局長角為副社長;明石則於5月27日返台,6月10日起開放公開募股四天,開放民間一般認購的部份合計有15萬股,原本總督府還擔心是否會有滯銷的情況發生;沒想到申請認購的股數遠遠超過供應的數目,就連申購權都馬上產生了數倍以上的黑市價格,甚至明石本人都曾經向高木社長表示:「若有人說是我的親戚還是好友,希望能夠插隊認購台電股票的話,請你一定要不客氣地加以拒絕。」

1919年7月31日下午2:00,台灣電力株式會社正式於台北鐵道飯店召開會社成立大會,同時也掀開了台灣電力史上新霸權時代的序幕。

相關書摘 ▶《明石元二郎》:歷任台灣總督,真正認真幹過事的只有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明石元二郎:埋骨台灣的日本總督 日俄戰爭的諜報大將》,前衛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賴青松
繪者:氫酸鉀

歐陸諜報大英雄 一生懸命任總督 埋骨台灣護台魂

明石元二郎,日俄戰爭的重要功臣之一,台灣第七任日本總督,是唯一於任內逝世及葬於台灣的總督。更是歷任總督中最受台人推崇,評價最高的一位,死前遺言:「願余死後能成為之護國之魂,方可鎮護我台民。」

任內促成日月潭水力發電、創立台灣電力株式會社(台電前身)、籌建嘉南大圳、開通西部海線鐵路、實施台灣教育令、制訂台灣森林法、改革三審司法制度,皆為明石總督奠定台灣現代化的珍貴政令。

明石元二郎出生於九州福岡藩的黑田武士世家,家道中落後投入軍校,曾任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近衛師團的征台參謀;1900年起先後出任駐法、俄國武官,並成為活躍於歐洲的情報軍官。日俄戰爭爆發後,展現諜報鬼才能力,於歐陸各國結識並聯合反帝俄組織,曾舌戰鼎鼎大名的列寧,並成功策動俄國革命黨起事,以攪亂俄國的大後方來牽制俄國戰爭前線。明石的策畫與謀略翼助了日本的勝利,德國皇帝威廉二世更稱謂:「明石一人就可匹敵日本在滿洲的20萬大軍。」

1918年就任台灣總督,明石更是傾畢生之力,勠力經營建設台灣,不僅籌建多項利民公共建設,也頒布眾多改革與平權法令,讓台灣邁向現代化之路。明石總督在任內多次走訪台灣各地,更是歷任總督中難得的異類。然而明石總督在職僅短暫的一年餘,因公事至日本出差,途中不幸染病卒於故鄉福岡,享年56歲。明石總督留下遺言,冀望歸葬台灣,死後能成保台護國之魂,但歷史的巨輪造化弄人,終戰後台灣脫離日本,遂讓明石元二郎成為日本唯一長眠台灣的總督。

解碼福爾摩沙古文明
Photo Credit:前衛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