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阿拉伯之冬」無絕期,同時與內戰和腫瘤對抗的葉門人

【圖輯】「阿拉伯之冬」無絕期,同時與內戰和腫瘤對抗的葉門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拉伯聯軍進攻葉門叛軍佔領的荷台達港,聯軍的行動反而讓葉門食物、醫療資源匱乏的情況更加惡化。這個情況也威脅了葉門腫瘤患者,他們正試圖在這個殘破的國家中尋求治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0年,一位突尼西亞失業青年抗議警察暴行引火自焚,沒想到他的生命,竟然撼動整個阿拉伯世界,諸多穩固數十年的威權政府紛紛垮台,包括前利比亞強人格達費(Muammar al-Gaddafi)在內,許多阿拉伯領袖不是被推翻就是身亡,取而代之的是民主化政府。

這股席捲阿拉伯土地的政治巨浪,猶如新生的春風般把民主吹進阿拉伯世界,因此被稱為「阿拉伯之春」。不過,西方世界奉行的民主制度,是否真的適合阿拉伯世界呢?阿拉伯之春後,各國內最大公約數的強人倒台,各地山頭勢力誰也不服誰,反而引發一連串的動亂與內戰,甚至被譏為「阿拉伯之冬」。

「阿拉伯之冬」的典型例子,包括敘利亞內戰、利比亞內戰、伊斯蘭國崛起等,其中,最被世人所忽略的,是阿拉伯半島西南隅的國度:葉門。

RTS1YGGD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葉門內戰從2015年開打至今已超過三年,全國有上千萬人處於飢荒,內戰不但沒有停止,反而因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阿拉伯聯軍介入,而使情勢更形惡化。

今(2018)年6月13日,阿拉伯聯軍進攻葉門叛軍佔領的荷台達港(Hodeida),但此港掌握葉門70%以上的物資進口,聯軍的行動反而讓葉門食物、醫療資源匱乏的情況更加惡化。這個情況也威脅了葉門腫瘤患者,他們正試圖在這個殘破的國家中尋求治療。

荷薩米(Mohammed al-Hosami)住在葉門西岸的小城麥赫維特(Mahwit),他很幸運得到村民的集資,讓他可以到最近的大城荷台達的一間診所,替他母親治療腫瘤。「沒工作、沒收入,我負擔不起交通費用,村里的朋友們幫我籌措醫藥費,還把我母親帶過來這裡。」他的母親在接受治療前,手臂因腫瘤而有明顯腫脹。

RTS1YGFZ
荷薩米與他的母親|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世界衛生組織表示,葉門全國約有3.5萬人罹患腫瘤,每年新增病例可多達1.1萬例。

「要找到藥物實在很困難,就算可以找到,但也真的太昂貴了,我們根本買不起。」在首都沙那進行治療的艾瑪德(Mohammed Al-Emad)如是說。

沙那的國家腫瘤中心(National Oncology Centre)每個月新增約600名腫瘤患者,但是該單位的負責人艾思華(Ahmed al-Ashwal)卻說,去(2017)年從國家補助和外國援助得到的總資金僅100萬美元,根本不足以應付醫院開銷。

RTS1YGH6
17歲的拉德西雅(Radhiya)因為腫瘤而截去整隻左手,親吻她右手的是她父親,幾乎散盡家財,只為替女兒治療|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由於孩童病床很少,因此有很多孩子是好幾人擠一張病床。其他像是要打點滴、打針的病患,也只能坐在破舊的躺椅上。

世界衛生組織說,在葉門內戰爆發前,這個國家腫瘤中心每年可以拿到國家1,500萬美元的預算,再由他們替全國的醫院購買抗癌藥物與化療藥品。

RTS1YGFO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現在腫瘤中心可說是完全倚賴國際救援的資金,包括世衛組織和慈善團體,政府大概已兩年多給不出一毛錢。

阿莫癌症中心(Al-Amal Centre for Cancer)負責人諾爾(Yasser Abdullah Noor)表示,他們仍然會努力替戰火中的5,300名荷台達患者提供醫療服務,但目前在沒有政府的支持下,他們可能隨時關閉。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要替數千名患者治療,還得自己承擔開銷,我們真的做不到。」

RTS1YGG8
國家腫瘤中心正在整理藥品|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圖輯』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Lo』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