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四支箭,造就今日的政治神話

柯文哲的四支箭,造就今日的政治神話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公民社會的崛起、兩岸關係的真空、新媒體的蓬勃發展和民粹的浪潮,造出了柯文哲這個時勢的英雄,但在整軍經武練兵之際,柯文哲也應該想想自己「短多長空」處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柯文哲現象儼然成為近日台灣輿論的顯學,各類的民調與專論紛紛出爐,冷靜觀察這其實與台灣當下的政治氛圍密切相關,這樣的環境剛好讓柯文哲審時度勢進行各項「木蘭秋狩」式政治練兵,以利集結各方政治勢力與資源,好整以暇地部署下一場選戰。

柯文哲善於議題設定與掌握政治節奏,他很清楚台北市長選舉業已進入籃球比賽的「垃圾時間」,台灣的政黨政治在藍綠惡鬥下又徹底「異化」到新的階段,更關鍵的是,兩岸關係又因日前85度C爭議與薩爾瓦多斷交事件陷入難以逆轉的僵局中,在這個時間點上,柯文哲的出手乃是準確計算與理性抉擇的結果。否則何以解釋得到中國央視高規格的報導,更迎來宋楚瑜與林昶佐的掌聲與擁抱?這裡面自然有文章。

有人將柯文哲現象歸咎於「性格決定命運」這類玄學類的觀察,類似天命將至或是流年輪轉的說法開始耳語般轉傳。但我始終認為帶這種「造神」政治方向的人,若不是遂行彼時「籌安會」的行徑外,應該就是故意藉此破梗破局,因為柯文哲如真要圖謀大位,更需的是「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所以對於這些言論我始終姑且聽之,當作酒足飯飽後的娛樂新聞。

反之,想要支持或反制柯文哲的人當務之急則是把基本學分修好,然後把這個獨特又難以複製的個人現象,置入台灣這幾年政經社會脈絡中,方能才能一窺究竟,不會讓自己的視野,陷入只見樹木或只見樹林的死角中。

在長期的觀察下,我認為柯文哲的崛起完全取決於四個變項的累積、醞釀與擴大,彼此還會相互影響互相牽動。我姑且稱之為「柯文哲的四枝箭」。

第一支箭:台灣公民社會的崛起

台灣公民社會的力量,在歷經洪仲丘與太陽花學運之後日趨成熟,新的社會集體意識對於政治與政治人物有了截然不同的要求與期待。昔日威權體制所訴求道統合法性、經濟成長與社會安定的黨國秩序,已漸漸被轉型正義、經濟永續發展、社會資源公平分配、多元文化、性別平等、勞動人權、審議民主、參與預算等進步價值所取代;對於政治人物的要求則走向真實、零距離互動與政治溝通,換言之昔日菁英治理模式也面臨解構的問題。

在此背景下,柯文哲素人的形象,甚至趨近於白目的言行不僅吻合社會的期待,2014台北市長選舉的對手更成為天災式的對比,如柯文哲所言,他只是順勢而為、因勢利導推倒這座體制與城市的高牆,箇中有什麼偉大的價值訴求我始終存有質疑。民進黨的務實彼時選擇與其結盟,但顢頇的國民黨始終停留在昏迷休克狀態,或者視其為洪水猛獸。這些故事成就了民進黨兩次選舉的大業,同時也造就了國民黨迄今無法回復的政治海嘯。

連勝文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第二支箭:兩岸關係的真空

民進黨執政以來,兩岸始終在「九二共識」與「兩岸同屬一中」這個正面戰場上短兵相接,遂造就紅綠之間「想要進來的進不來,想要出去的出不去」的政治僵局。基於資源的多寡,中共選擇「成之在我,後果自負」的堅壁清野的作法,民進黨則採取「迂迴前進、讓路而前」的消極路徑,國民黨則繼續高舉「九二共識」這個通關密語(或御賜金牌)。

就在兩岸關係出現政治真空,官方交流陷入停滯狀態時,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以及「雙城論壇」反成為各方皆可接受的次佳選擇;柯文哲家人白色恐怖的遭遇、崇拜毛澤東思想的鬥爭哲學以及高舉蔣經國政經模式,竟成為各說各話與各取所需的題材:北京需要透過柯文哲落實「三中一青」與「一代一線」的方針,民進黨則將其赴中方式做為政策調整修正的對照,國民黨可透過柯的話術中,自處「台北的天空/那個美好年代」的虛擬情境。在此背景下於是成就了柯文哲「可藍可綠、白中透紅」的投機角色,同時也累積了他個人的政治與社會資本。

第三支箭:新媒體的蓬勃發展

新媒體的崛起改變了傳統政治溝通的模式,與民眾的即時對話、理念想法的分享與擴散已經成為政治人物的重要課題。只要掌握新媒體的傳播策略,即便是政治素人,也能迅速擁有大量的媒體聲量、群眾基礎與組織系統。如果忽視新媒體的功能,將使得自己因為與群眾疏離,在選戰或是形象建立下陷入被動的局面,我們可以說,新媒體的巨大效應,正在結構政治生態與選舉策略,也改變了政治公關與形象行銷的意義,傳統政黨與代議政治的內涵將重新被定義。

不可否認的是,柯文哲是將新媒體的政治溝通與傳播效果最大化的政治人物。一日幕僚的表述方式就完全符合了「即時、分享與擴散」的定義,其傳播效果就是拉大了與丁守中與姚文智的差距。民眾透過影片的流暢剪輯「彷彿」置身於市府團隊的業務日常,零距離的互動似乎把公共事務與民眾之間邊界給移除,「政治原來可以這麼真實與透明」是許多人的感想。說句更寫實的操作就是,「各位想看什麼,我柯文哲總有不同的方式讓你觀看」。

素人政治與新媒體的結合,對於藍綠兩大政黨的文宣體制帶來巨大威脅。國民黨的文宣向來乏味空洞而且節奏緩慢,民進黨近年來走的「文青風」似乎也因過度包裝因而出現疲乏狀態,這也提供柯文哲與素人政治反噬的空間。

RTX6DTST
最後一支箭:民粹的浪潮

與先前草根性的社會運動有所不同,台灣近年的民粹思維崛起,應與全球各地興起的反全球化潮流密切相關;經濟全球化固然給予經濟行動者更多的選擇與效用最大化,但無可避免也帶來了貧富兩極化與相對剝奪感的後果。在此背景下,綿密的政商結構、政府的官僚作風與執政績效不彰、台灣政黨惡鬥的客觀現實,顯然為這波民粹意識提供了基礎。直言之民粹意識與新媒體相互結合之後,構成了所謂鄉民正義與無數柯粉存在事實,他們對於公共事務的感性認識多過理性思考,所謂柯文哲效應提供的是某種抽離真實的希望,因為現實總是如此令人失望。

柯文哲不過是將自己形象與政治訴求,務實地鑲嵌在這個新的社會結構中。白色力量代表的是新政治的期待與想像,自己是這套價值論述體系的最佳代言人,這可從柯文哲的當選感言一窺究竟:

從白衫軍到太陽花學運,公民運動造就了台灣新政治的來臨。公民社會的崛起不是否定政黨政治,而是開拓公民參與的契機。政黨與政治人物必須更謙卑面對公民社會,這也會是台灣政治的正向發展。意識型態的高牆就要倒下,這是一個人民當家作主的時代。

直白來說,正當柯文哲將台灣新的社會價值升級到4.0的版本時,民進黨則因陷入官僚與改革的泥淖中一時難以更新,國民黨則始終處於當機的狀態昏迷不醒。在此背景下,台北市兩黨的候選人的競選模式與人格特質再度成為柯文哲的對照組罷了,也難怪柯文哲在如入無人之境的優勢下,開始做些與市長選舉規格全然無關的政治動作。這是誰的問題?在歸咎柯文哲責任時,也是兩黨該深刻反省的課題,何以讓柯文哲自詡「虎賁而入羊群」(他自稱民進黨養虎為患),台北市民豈是這場政治實驗的白老鼠?

柯文哲必須理解到,首都市長的與總統大位仍有本質上的差異,你有整軍經武與練兵的權利,只是當台灣各方理性力量也在集結時,不知道柯文哲看到自己的「短多長空」處境了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張宇韶』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