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小勝大》:採取大衛的戰術就能擊敗歌利亞,但為什麼弱勢者不這樣做?

《以小勝大》:採取大衛的戰術就能擊敗歌利亞,但為什麼弱勢者不這樣做?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治學家厄瑞根托福特的研究也發現了這令人不解的型態,當弱勢者採取類似大衛那樣的戰術時,他通常會贏,但絕大多數時候,弱勢者並不採行那樣的戰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

不打正規戰,才能異軍突起

在全美青少年籃球賽中,拉納戴夫的籃球隊代表紅木市參加七、八年級組的比賽,她們在聖卡洛斯市附近的佩伊體育館練球。拉納戴夫從沒打過籃球,他招募了一些專家來協助他,第一位是在他的軟體公司任職的前職業運動員羅傑.克雷格(Roger Craig)。克雷格加入之後,他又招募女兒蘿蜜翠(Rometra Craig),大學時期打籃球校隊的蘿蜜翠常被教練指派負責防守對方的最佳球員,以使對方施展不了拳腳。紅木市隊女孩們非常喜愛蘿蜜翠,「她就像我的大姐姐,有她,真是太棒了。」安嘉麗說。

紅木市隊的策略,是以籃球比賽中進攻一方隊進球時,不得違例的時間限制為基礎。第一個時間限制是邊線發球的時間限制,甲隊得分後,乙隊的某個球員拿球至邊線外發球時,必須在五秒內發球進場給隊友,超過五秒就違例,球權將還給甲隊。這通常不是問題,因為防守方的球員不會積極地阻撓進攻方發球進場,他們大多跑回自己的前場。但紅木市隊不循此傳統模式,該隊的每個球員如影隨形地防守她負責防守的對象。

通常,當有球隊打緊迫盯人戰術時,防守方的球員會站在她負責防守的球員背後,以便在此進攻球員拿到邊線發進來的球之後,阻撓她接下來的進攻。但紅木市隊的女孩採取打得更積極的高風險策略,她們站在對手前面阻撓對手取得邊線發進來的球。而且,紅木市隊沒有人去防守對方在邊線發球進場的那個球員,拉納戴夫認為不必這麼做,他讓多出來的那個球員當個機動者,是協助防守對方最佳球員的第二個防守員。

「想想美式足球吧,」拉納戴夫說:「四分衛可以持球跑動,整個場上有他可以傳球的隊友,但成功傳球仍然是難得要命。」籃球更難,場地較小,有五秒的限制,球更大、更重。在紅木市隊的防守戰術之下,其對手球隊往往無法在五秒之內從邊線發球進場,或是發球員心想著五秒將過,著急之下便胡亂地把球拋出,或是傳出的球被紅木市隊攔截。紅木市隊女孩們的防守很瘋狂。

第二個時間限制是10秒違例,進攻方必須在10秒內帶過中場線。若紅木市隊的對手成功在五秒內把球發進場,紅木市隊的球員便會把注意力轉移至第二個時間限制,她們湧向那接到邊線傳進球的對方球員去攔阻她。安嘉麗是指派的攔阻員,她會衝過去,伸張她的長臂包夾運球員,她可能把球抄截,或是造成對手在情急之下慌亂地把球拋出,或是對手被封鎖而10秒違例。

「一開始,我們當中沒人懂得如何打防守戰術什麼的,」安嘉麗說:「所以,我父親就不厭其煩地詳細解說,他說:『妳們的工作就是防守,確保在我們的發球線戰術中,她們無法拿到球。』抄截到對方的球,那真是世上最美妙的感覺,我們一而再、再而三地緊迫盯人和抄截,令對方緊張極了。有球隊遠比我們優秀,身經百戰,還是被我們打敗了。」

在這種不讓對方成功發球進場和帶球過中線的策略下,紅木市隊常在開賽後取得4–0、6–0、8–0、12–0的領先,有一次甚至取得25–0的領先。由於這種戰術總是使她們在靠近對手籃下之處取得球,因此,她們很少需要嘗試命中率低的長射,長射需要技巧和苦練,她們多是帶球上籃。在紅木市隊那年輸的幾場比賽之一,紅木市隊只有四人在場,她們仍然打全場緊迫盯人,最後只輸了三分。

「打防守戰術使我們能隱藏我們的弱點,」蘿蜜翠說:「我們沒有優秀的長射手,沒有最高的球員陣容,但只要我們打緊逼防守,我們就能抄截,打容易的帶球上籃。我很坦白地告訴這些女孩:『我們不是最優的球隊』,但她們了解她們的角色。」12歲的女孩為蘿蜜翠上場作戰,「她們棒透了。」她說。

勞倫斯攻擊土耳其軍的弱點——鐵路線最遠、最荒涼哨站,而不是攻擊他們的強點。紅木市隊攻擊邊線發球,在這點上,強隊和弱隊的脆弱度相等。大衛拒絕和歌利亞貼近對搏,因為貼近對戰的話,他鐵定輸,他站得遠遠,用整個山谷作為他的戰場。紅木市隊也採用相同的戰術,她們防守整個九十四英尺的籃球場,打全場緊迫盯人靠的是腿,不是手,這是以勤補拙,這些女孩就像勞倫斯的資源:「很不習慣打正規戰,她們的才能是行動力、耐力、個人機智……和勇氣。」

「這是很累人的策略。」羅傑.克雷格說,他和拉納戴夫坐在拉納戴夫的軟體公司的會議室裡,回憶他們的那個夢想季。拉納戴夫在白板上繪出紅木市隊的全場緊迫盯人戰術細節,克雷格坐在會議桌前。

「我的女孩必須比其他球隊的更強健。」拉納戴夫說。

「他讓她們勤練跑。」克雷格在一旁點頭道。

「我採行足球隊的操練術,」拉納戴夫說:「我讓她們跑、跑、跑,我無法在那麼短的期間內教會她們優異技巧,所以,我們確保她們變得強健,對比賽有一些基本的了解。正因此,在這當中,態度非常重要,因為球員會很累。」

拉納戴夫說「累」這個字時,語氣很肯定。他的父親是飛機機師,因為不斷質疑印度飛機的安全性,被印度政府監禁。拉納戴夫觀看了麻省理工學院的學校簡介片後,認為這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學校,決心申請。那是1970年代,出國讀大學必須獲得印度政府授權釋出外幣,他在印度儲備銀行行長辦公室外紮營,直到獲得這筆錢。拉納戴夫個頭瘦小,步履徐緩,神態鎮靜,但可別這些外表騙了,以為他是個淡然的人,不,他是個堅持不懈的人。

他問克雷格:「我們的呼叫口號是什麼來著?」

兩人想了片刻,一起開心地叫道:「一、二、三,態度!」

紅木市隊的整個理念基礎就是願意比任何人更努力。

「有一次,一些新女孩加入隊裡,」拉納戴夫說:「第一次練習時,我告訴她們:『聽著,我們的做法是……』我向她們說明,告訴她們:『這一切全關乎態度。』還有,隊上來了個新女孩,我擔心她不了解態度這觀念,但我們呼叫了口號後,她說:『不,不,不是一、二、三,態度。應該是一、二、三,態度,哈!』」說到這裡,他和克雷格同時暴笑。

弱勢者的策略很艱辛

1971年一月,福坦姆大學公羊隊(Fordham University Rams)和麻薩諸塞大學紅人隊(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Redmen)的一場籃球賽在安默斯特的麻大主場柯瑞希克斯體育館(Curry Hicks Cage)舉行,這座傳奇體育館一般簡稱為「the Cage」,自1969年十二月起到當時,紅人隊還未在這主場球場上輸過。當時,該隊的戰績是11勝一敗,隊上的明星是大名鼎鼎、綽號「J博士」的朱利亞斯.厄文(Julius Erving),籃壇史上最傑出的球員之一。

紅人隊非常、非常優異,公羊隊則是由來自紐約布朗克斯區和布魯克林區的孩子組成,該隊中鋒在練球第一週就因撕裂了膝蓋而退出,剩下的球員當中,最高的是195公分,隊上的先發前鋒(前鋒通常跟中鋒一般高)是查理.葉爾維頓(Charlie Yelverton),身高只有188公分。但是,從開賽哨音響起,公羊隊就發動全場緊迫盯人,而且永不停下。「我們把比數拉到13:6,把整場比賽逼迫得就像場戰爭,」公羊隊當時的教練迪格.菲爾普斯(Digger Phelps)回憶:「他們是強悍的市區孩子,我們打全場94英尺緊迫盯人,我們知道,對方遲早會被我們逼垮。」菲爾普斯接連派上來自布朗克斯區、不屈不撓的愛爾蘭裔或義大利裔球員去防守厄文,他們一個接一個地五犯離場,他們全都不如厄文優異,但這不打緊,最終,公羊隊以87:79擊敗紅人隊。

籃壇有無數這種大衛使用全場緊迫盯人戰術擊敗歌利亞的傳奇故事,但令人不解的是,這種戰術從未流行起來。那一季,擊敗麻薩諸塞大學後,迪格.菲爾普斯做了什麼?他並未再以相同方式採用全場緊迫盯人戰術。在自己主場被一群街頭孩子擊敗的紅人隊教練傑克.李曼(Jack Leaman)呢?他是否從挫敗中學到教訓,在其後自己的球隊是弱勢者時,也採用全場緊迫盯人戰術?並沒有。籃壇的許多人其實並不相信這種戰術,因為它並不完美:訓練有素、擁有內行控球員和機敏傳球員的球隊能瓦解此戰術。就連拉納戴夫也很同意這點,對手球隊只需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也跟進採用全場緊迫盯人,就能反制紅木市隊,紅木市隊並沒優秀到能夠應付自食其藥。

不過,所有這些反對理由其實都是不得要領,若紅木市隊或公羊隊那些鬥志旺盛、表現超出預期的孩子們採用傳統打法,大概會輸上30分,全場緊迫盯人是弱勢者最有希望擊敗歌利亞的戰術。邏輯上,每一支弱勢球隊都應該採取這種打法,不是嗎?那為何他們不這麼做?

政治學家厄瑞根托福特的研究也發現了這令人不解的型態,當弱勢者採取類似大衛那樣的戰術時,他通常會贏,但絕大多數時候,弱勢者並不採行那樣的戰術。在厄瑞根托福特彙總的202場強弱懸殊之戰清單當中,有152場戰役是弱勢者選擇與歌利亞進行正面對戰,其中119場打輸了。1809年,祕魯人正面迎擊西班牙人,打輸了;1816年,喬治亞人與俄羅斯人正面對戰,打輸了;1817年,賓達里B與英軍正面對抗,很快地寡不敵眾;斯里蘭卡的康提王國以正面迎敵反抗英國人的侵略,打輸了;1823年,緬甸人也和英國人正面作戰,同樣不敵。這種弱勢者正面迎擊強勢者而落敗的戰爭,不勝枚舉。

1940年代,越南共軍令法國人吃足苦頭,直到1951年,越南獨立同盟戰略家武元甲(Vo Nguyen Giap)改打正規戰,立刻開始不斷吃敗仗。在美國獨立戰爭中,喬治.華盛頓也犯此錯誤,停止採用戰爭初期使殖民地軍吃香的游擊戰術,美國外交政策顧問威廉.波爾克(William Polk)在其評析非正規戰歷史的著作《暴力政治》(Violent Politics)中寫道:「華盛頓盡投注其心力,盡所能地快速建立一支英式軍隊,結果,這支打正規戰的大陸軍(Continental Army)屢戰屢敗,差點使華盛頓輸掉美國獨立戰爭。」

這聽起來沒道理,不過,回顧勞倫斯繞道沙漠長征亞喀巴港的戰略,你就不會這麼認為了。穿著鮮明制服、英姿颯颯的士兵們隨著軍樂向前邁進,比讓他們騎著駱駝穿越毒蛇橫行的沙漠,行上600英里,要容易得多。在籃球場上,每次得分後就退防前場執行精心規劃的戰術,比在全場緊迫奔防要容易得多。弱勢者的策略很辛苦。

能夠從公羊隊和紅人隊那場名戰中領悟教訓啟示的,似乎只有一人,他是麻薩諸塞大學新鮮人籃球隊上的瘦小後衛理查.皮提諾(Rick Pitino)。那場比賽,皮提諾沒出賽,他觀看了,眼界大開。縱使在時隔四十多年的今日,他仍然記得公羊隊那天參賽的每位隊員姓名:葉爾維頓、蘇利文、麥諾(Mainor)、查爾斯、桑貝提(Zambetti)。「在我所見過打全場緊迫盯人的團隊中,他們是最了不起的一支,」皮提諾說:「這五個傢伙身高介於183公分和195公分間,他們的防守太令人難以置信了。賽前,我研究過了,他們絕無可能打敗我們,沒人在『the Cage』球場贏過我們。」

1978年,當時25歲的皮提諾被波士頓大學籃球隊延聘擔任總教練,他使用全場緊迫盯人戰術,率領該校二十四年來首次打進全美大學男籃(NCAA)錦標賽。接下來,他轉往普羅維頓斯學院(Providence College)擔任總教練,前一年,該隊的戰績是11勝、20敗,隊員個頭不高,幾乎全無技能,活脫是那支公羊隊的翻版。皮提諾接掌後,他們打全場緊迫盯人,最終,只差一勝而未能進入全美冠亞軍之爭。在其職涯中,皮提諾一再率領遠比對手弱很多的球隊締造非凡戰績。

「每年有很多教練來向我學全場緊迫盯人戰術,」皮提諾說。目前,他是路易斯維爾大學(University of Louisville)的籃球隊總教練,該校已經變成所有想學習如何擊敗歌利亞的大衛們的朝聖地。「他們發電子郵件給我,說他們做不到,他們不知道他們的球員能否撐得住,」皮提諾搖搖頭,無奈地說:「我們每天練球兩小時,球員幾乎98%的時間都在動著,我們極少花時間,當我們做修正時(註:亦即皮提諾和他的教練們要球員停下來,指導他們時),只用七秒鐘,好讓我們的心跳速率維持著,不徐緩下來。練球時間,我們幾乎是完全不停地動著。」

七秒鐘!那些來路易斯維爾大學取經的教練坐在一旁觀看,看到這種不停的跳動、跑動的訓練情形,幾乎全都斷念,不抱希望。要玩大衛的戰術,你必須要被逼到走投無路了,別無選擇了。那些來取經的教練們的球隊沒到這地步,他們還夠好,所以,他們知道這種訓練及戰術在他們的隊上絕對做不來,他們絕對無法說服他們的球員打得那麼辛苦,因為他們還沒到那麼走投無路的地步。那麼,拉納戴夫呢?噢,他真的是走投無路了。看到他的那些女孩,她們完全不擅傳球、運球、射籃,你會想,這是她們最大的弱勢。但實則不然,正是這點使她們的致勝策略得以奏效。

相關書摘 ►《以小勝大》:繼續被失去女兒的傷痛折磨,還是走出傷痛?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以小勝大:弱者如何找到優勢,反敗為勝?〔典藏紀念版〕》,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
譯者:李芳齡

繼暢銷作品《引爆趨勢》、《決斷2秒間》、《異數》、《大開眼界》後,傳奇作家葛拉威爾又一傑作!

破解迷思X 顛覆傳統 X 提出新角度
綜合科學、歷史和聖經的眾多線索,重新解讀強弱法則
顛覆傳統思維,看見弱者的力量!

優勢,可能是最大的陷阱
劣勢,可能蘊藏著機會和獨特利基

本書教你如何善用弱點,從困境中逆轉勝
更要告訴你——事實上,弱者打敗強者是常有的事!

本書談的是當普通人遭遇「巨人」(強大對手、巨大不幸、災難、迫害)時,一個人應該如何做?是依循牌理出牌抑或依憑自己的直覺行事?應該百折不撓抑或棄械投降?應該反擊抑或寬恕?

葛拉威爾藉由本書的故事探討兩個觀念,第一個觀念是,我們認為珍貴的東西,有很多是來自這種力量懸殊的衝突對立,因為,這種力量懸殊的對抗行動中往往產生偉大與卓越。第二個觀念是,我們往往錯誤解讀這類對立局面,巨人並非如我們所想的那般巨不可摧,賦予他們力量與長處的那些特質,往往也正是他們弱點的源頭。因而,弱勢者往往能做出我們意想不到的改變:它能夠開啟門徑,創造機會,帶來教育和啟蒙,使原本似乎難以想像、毫無可能之事變成有可能做到。

如何應付巨人,最好的故事莫過於回顧3,000年前,大衛與歌利亞的那場英勇之戰。葛拉威爾分析了許多種類和巨人對抗的戰役,並且得到一個重要的啟示:強者未必強如其表。

葛拉威爾在書中探討了:

  • 為什麼「比人強的形勢,未必擁有優勢」?
  • 為什麼要「勇敢離開大池塘,到小池塘裡當大魚」?
  • 「阿拉伯的勞倫斯」如何帶領烏合之眾對抗強大的土耳其現代軍隊?
  • 矽谷宅女籃球隊如何在全美青少年籃球賽中異軍突起?
  • 寧為雞首,不為牛後
  • 此路不通,就換條路走
  • 因為更困難,所以會更用心
  • 世界的進步仰賴不理性的人
  • 黑人民權運動如何善用巧計轉勝出
  • 法律可以站在弱勢者這邊
  • 走投無路的第三選擇
  • 困境為何有益?
  • 以恩威並施取代絕對威權
  • 正當的權力,是以法管人,以情理服人
  • 以暴制暴之外的選擇
  • 被逼到絕境,更能產生向前衝的力量
  • 邪惡與不幸能造成的傷害有其極限

葛拉威爾讓我們看見強弱的非絕對性,以及如何破除迷思、另闢蹊徑,就算身屬劣勢,也有可能有所突破,找到勝利的契機!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