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議員的工作只有「監督」,狂扯市長後腿就是當選保證?

如果議員的工作只有「監督」,狂扯市長後腿就是當選保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先進的城市的議員,應該負責把城市的法規建立起來,例如招商法規搞起來,弄出一個友善招商環境,然後市長依法行政,只把監督當訴求的議員,可能反在各種事情上擺弄好讓大家怪縣市首長,到最後,民眾也絕對不會好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年民進黨大敗,已成定局。

民進黨跟柯文哲搞白綠分手,用台灣價值來檢驗誰才是好政治人物,卻把民進黨的選情從北燒到南。本來來了姚人多以後,民進黨北部的選情總算止跌,而且還有緩步回升,結果大雨一來,把台中以南淹成這樣,已經確定是民進黨的選情,會從南燒到北,再來回燒一次。

不知道民進黨是不是把自己當作火烤牛排,均勻來回炙燒,才有美味?

很多人把柯文哲推出的認同卡當作是劃分界線的認同卡而加以批判,這幾天我總是在想,何以台灣的政治文化這麼的爛,今年是理當先進的2018年,就連《回到未來》這個電影的「未來」都是2015年,可是我們的民主,卻像是活在古老的過去。

大家不妨思考一件事情,許多議員明明知道抹黑、攻擊、謾罵都不是正面的選舉文化,為什麼台北市的選舉,卻有很多人堅持要當柯黑?甚至大家乾脆報團起來一起當柯黑?

理由很簡單,因為在群體民眾在投票的時候常會有一種很奇怪的心態,那就是假如我市長投給民進黨,就會覺得議員要投給國民黨,因為國民黨跟民進黨勢同水火,所以我覺得國民黨就是民進黨最好的監督者。這種心態在台灣社會瀰漫,所以很多一般民眾根本不明白,在選戰裡面,大群眾的心情,是可以被預測與被操盤的,民眾就會覺得柯文哲當市長很好,但同時也覺得:「柯黑是很爛,但是柯黑是最好的監督者。」

這種心情會變成柯黑的保底票,我不會說台北所有人都是這樣,但是有很大的程度,這些柯黑議員就是有相當程度的保底票,所以很多人不但有恃無恐,而且變本加厲。

所以在大台北會有兩種極端現象,要麼就是柯粉極端認同的議員可以高票當選,另外一種就是柯黑集團也能順利當選,而在中間友柯、黑柯但沒有清楚定位,或沒有清楚自身立場的候選人,都會面臨到選票搖擺的尷尬。

說穿了就是群眾的大環境心態:我覺得柯黑才能扮演好監督者,大台北如此,台北以南更加嚴重。

下載_(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選得上的人,抓的好像都是「不在乎政見」的大多數選民

多年來,就是這種心態,讓國民黨跟民進黨始終不會真正進化,因為他們兩黨都深深明白,民眾因為覺得選舉還要去深入認識議員、認識政策,是一個感覺認知上很討厭的事情,可是大家又希望能夠選出監督者,所以才會用了最懶惰的方法:「我支持你,但我選你的政敵當監督者來幫我監督。」

大雨來為什麼會淹水,黃偉哲的助理為什麼敢做這種假買賣詐領款的事情,其實都是因為說穿了,許多外縣市的選舉沒有柯文哲這樣的人物,所以大家長年以來,都是在兩個爛西瓜裡面互選;為什麼沒有真正優質的人才出來幫大家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有心投入政治的人不但選不上市長,就算想要選市議員也都很困難。

我坦白跟大家說好了,有很多有心想要投入政治的人,不論他們在政策和論述上很厲害或有所不足,願意去聽他們說話的民眾始終不多,因為大部分的選民都是我講的:不想花時間精神去了解政治人物,覺得直接選他的政敵來監督最省事。

所以願意去聽政策的那一小群人還要再劃分,一邊是贊成的,一邊是覺得還不OK的,但其實另外一邊的廣大民眾,根本沒有在看政策,他連聽都不聽。

用白話說,就是會投王世堅的根本不關注王世堅提什麼政策,他根本不會來聽台北時代力量說什麼東西,但是會去聽台北時代力量在解釋什麼的,還會再分支持跟不支持,你看看這多悲哀,人家連聽都不用聽就有票了,時代力量解釋一堆,票還這麼少。

如果全台灣的議員都做到「認同卡」上的事

不過我覺得這也不必檢討選民,因為候選人自己如果不能體認到這一點,想辦法在選戰中調整,那也是候選人自己的問題。

如果你看不見真正問題的核心,那麼你解釋那麼多也沒用,最終你被選民淘汰了,也只是證明你的眼光跟觀察力不足。但回過頭來,我還是覺得選民應該自我多深思,是不是這樣忽略的過程,大家多年來其實已經刷掉了不少潛力股?

因此大家不妨回頭看一看柯文哲的那張認同卡,然後假想一件事情:如果我們中南部的議員,都是能夠做到柯文哲上面的所有市政態度的議員,今天就算淹水,會這樣嚴重這樣慘嗎?我認為必定不會。

台北已經算是高度關注高度政策相對透明的城市,大家想想,我們被這種「選市長的政敵來幫你監督市長」的心態害了自己多久?台灣因此而浪費了多少的政府公款?我認為,我們應該把選議員跟監督市長切割開來,議員絕對不是市長的監督者,議員應該比照市長,提出真實政見,說你要做什麼,你能做什麼,你要幫大家通過什麼法;我們也應該真正檢驗議員,監督市長不是他來幫我們監督。

議員的工作,應該是主導城市的法律,而不是只喊監督

我認為,一個先進的城市的議員,應該負責把城市的法規建立起來,例如招商法規搞起來,弄出一個友善招商環境,然後市長依法行政,兩邊非但不應該互相扯後腿,更應該是合作,不是互相你監督我我搞死你,像王世堅這種人,就是標準的「市長要做任何事情,我都不讓他好過」,而這種柯黑,一定也會在各種事情上弄台北市民,好讓大家怪罪柯文哲,到最後,市民也絕對不會好過。

所以我深深認為,市長跟議員,不應該是監督者,而是合作者,所以認同卡,我認為才是能夠共同讓城市成長的正面態度。

監督市長的工作,其實民眾自己就可以做到,不需要被議員所騙,畢竟議員也不可能因為市長做不好,在四年之間就幫你罷免掉,市長做不好,大家四年自己可以有感受,四年以後用選票監督,看要不要讓他連任,而這四年間,有些議員可能根本就是在扯正面市政的後腿,讓你這四年覺得很痛苦,讓以為是柯文哲做不好,事實上的始作俑者可能就是那些柯黑。

那些口口聲聲說可以幫你監督市長的議員,在我看來,都在利用你的潛在意識。

更糟糕的是,你選了這些議員以後還能幫助他們建立抹黑文化,幫他們建立起抹黑的信心,讓他們認為只要我好好抹黑人,就可以建立我是誰誰誰的政敵的形象,我一生只督你一人,越是保證當選的人,越會利用這種群眾心態,來幹這種醜陋的政治文化,我真的要說,投給這些人根本就是敗壞台灣的選舉文化。

台灣想要建立正面正向的政治文化,除非大家能夠真心斷開這種思想,真正拒投抹黑文化,想要讓你的城市進步,我覺得需要認真回頭檢視我們的投票心態,還有到底我們能不能真正拒絕抹黑文化,如果不能,你還是覺得抹黑好,那我們也就只能這樣繼續輪迴下去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林冠任』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