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民主」政黨會鼓掌通過章程修改?

什麼樣的「民主」政黨會鼓掌通過章程修改?
Photo Credit: Jami Su CC BY  2.0

Photo Credit: Jami Su CC BY 2.0

文:公民覺醒聯盟

11月10日,國民黨舉行了第19屆的全國黨代表大會。但新聞裡,卻出現了令人感到震驚的消息。

國民黨十九全會居然以「鼓掌」方式通過總統當然兼任黨主席。黨代表李柏融表達異議,卻當場被請出場。後續的黨章修改,也在鼓掌通過方式下完成。

各位朋友,問題出在哪裡?問題出在「鼓掌通過」。

為什麼鼓掌通過有問題?很簡單,因為要是任何人有異議,他只能不鼓掌。而不鼓掌是不會有聲音的。因此異議就會淹沒在一片的鼓掌聲當中。只剩下支持的掌聲,而異議則沒有聲音。

這篇《我們都被「鼓掌通過」的馬式「民主」矇騙太久了!》的文章寫的很好。

『一百年前的「民權初步」,就指引「會議洵不宜用拍掌以表決也」。並明釋:「拍掌為讚揚稱道之謂,中西習尚皆同也;乃吾國集會,多用之表決,此則西俗所無也。夫既用之讚揚,而又用之以表決,則每易混亂耳目使會眾無所適從」。

「民權初步」是孫文專研《羅伯特氏議事規則》(Robert’s Rules of Order),並將其改寫成為基本民主課程。羅伯特著的「議事規則」,暢明不能再容忍在專制時代的「全體一致」,因為對「全體一致」的追求本身就會扼殺不同的意見。人心殊異,「全體一致」必然是一種假象,是專制魔障所附。因而,「鼓掌通過」的一致性,當然是獨裁者最愛、最自誇的「假民主」。』

鼓掌通過,是赤裸裸的多數暴力,以掌聲抹殺少數微弱的聲音。「民權初步」宣導於民國創建之初,但近年來,馬英九先以「鼓掌通過」當選副主席,並接著以「鼓掌通過」二度膺選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又運用「鼓掌通過」修改黨章的條款。在11月10日的國民黨全國黨代表大會上,孫文所反對的「鼓掌通過」,居然出現在孫文墨寶「努力進前」之前,真是一大諷刺。

所幸黨代表李柏融出來發表異議。結果這個發表異議的黨代表居然被請出場。

為什麼我們要有言論自由?因為,沒有人是萬能的。沒有一個人有本事看到所有的角落,因此我們需要言論自由,讓每個人的嘴巴一起把眼睛看到的東西說出來,讓大家在決策之前可以參考多方觀點,以盡可能多的資訊來進行判斷。收集資訊、討論、判斷,事實上比投票還要重要。言論自由可以讓那些被壓迫的人發出聲音,在做決策時,才能真正的尊重少數。

但是,這位發表異議的黨代表,卻在發表異議之後當場被架出去,然後以鼓掌方式全體一致通過黨章修改。請問,中國國民黨真的尊重每個黨員的言論自由嗎?中國國民黨真的是民主政黨嗎?這些高層,真的重視不同的聲音,尊重少數,還是只是做一個看起來像是民主的樣子,跑一個像是民主的流程?他們所謂的團結,究竟是聽見所有人的意見、彼此尊重、討論以後再來團結,還是其實只是黨中央的獨裁,並且以中央的意見霸凌黨員?

公民1985行動聯盟多次以傳真方式詢問各國民黨立委對軍審法草案的意見,得到的答案往往是「尊重黨意」。但是現在看起來,黨意根本不是指國民黨全體黨員的意見,而只是黨中央拍腦袋決定的意見。連黨員意見都不尊重的政黨,怎麼可能會重視民意?

馬英九在國民黨第19次全代會上的發言指出,「在會場外面,有一些民眾在表達他們的心聲。抗議是多元社會的常態,只要方式和平理性,我們都會尊重。」

但是,看看國民黨內部的處理方式。就算是黨代表,只要表達的不是黨高層的心聲,這個黨、這些高層,真的會聽,真的會尊重嗎?還是把人架出去?

這種和平理性的抗議馬英九聽不到,許多社運團體才會以丟鞋或衝撞的激烈手段表達。結果馬英九卻因為他們看起來不再和平理性,拒絕聆聽他們的聲音。那麼,究竟還有什麼方式可以對馬英九發表異議?

無怪乎人民的聲音無法傳達到馬英九的耳裡。在馬英九主導的這幾年內,從2003年3月起,國民黨多次以「鼓掌通過」此一反民主的方式進行國民黨黨代表大會的表決,變相將少數異議份子消音;而馬英九身邊的人,從金浦聰、江宜樺、羅智強、到吳育昇,幾乎都聽從馬意,沒有異議。在這種狀況下,決策當然會出現問題。

如果決策出現問題,只要好好的傾聽民意,仔細思考決策的疏漏之處,亡羊補牢,猶未晚矣。但馬英九政府卻動員大量警力,利用違反人權公約的集會遊行惡法,逮捕、起訴那些表達反對意見的人士。有的國民黨立委甚至在質詢時,要求國安局加強維安措施。這些行動無異於將馬英九和反對意見進一步隔離開來,而馬英九就繼續沈醉在他的幻想當中,拒絕面對民意,也拒絕面對現實。甚至有時候還會表現得像是聆聽民意,實則「以拖待變,等待天賜良機」。

以兩岸服貿協議為例,馬英九在11月11日的黨政會議上說到,「這一陣子不論是跟產業界座談,還是和執政黨代表及基層黨員們接觸,很多人都提到共同的擔憂,就是希望政府能夠解決服貿協議審議延宕的問題。」請問,反對的人的意見,馬英九聽到了嗎?那些業界對於馬政府沒有做好評估就簽署的憂慮,馬英九聽到了嗎?很明顯,馬英九要不是沒聽到過,就是裝作沒聽到,試圖把那些反對的人當作空氣。

其他的國民黨官員也跟著有樣學樣。面對大埔的反對聲浪,劉政鴻舉辦的公聽會卻將反對民眾隔離在外,或是以怪手直接破壞拒絕徵收的農田;面對關廠工人的抗議,勞委會主委潘世偉拒不見面;國民黨立院黨團甚至為了應付朝野黨團協商必須辦理的服貿公聽會,倉促草率的在三天之內連辦八場服貿公聽會,視民意於無物。這個政府,根本就是拿定了主意以後,就以成見來治國,聽不進任何意見。

這種行為,有四個字可以很好的形容,叫作「掩耳盜鈴」。馬英九以為身邊沒有反對的意見,天下就太平了。面對那些無法消滅的異議聲音,則以總統之姿直接指為造謠。正如前國策顧問郝明義所言:「民選政府的首長,本就應該傾聽異議聲音,化解人民的疑慮,您不但不知移樽就教,或理性辯論,竟然挾總統之尊在媒體上的龐大話語優勢,如此對待個別的異議學者,也只能讓人聯想到兩個可能:不是獨裁,就是愚不可及。」

在此,公民覺醒聯盟呼籲馬英九及國民黨:民主不是掛在嘴上喊好聽的,而是要以制度落實,並放下身段傾聽民意。諸多社運團體之所以選擇以「公民不服從」的方式進行抗爭,正是由於馬政府長期忽視民意導致的。若國民黨及馬英九持續以「鼓掌通過」方式霸凌黨員意見,或是「以拖待變」的方式對待反對的民意,執迷不悟,公民覺醒聯盟將會以各種方式,幫助民眾記憶馬英九及國民黨的一言一行,讓未來的人們可以更清楚馬英九的歷史定位。

公民覺醒聯盟:

覺醒的公民,是國家最好的防腐劑。

部落格
Facebook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