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門前太平洋,後面有火山:放棄矽谷優渥生活,舉家搬到部落小島的台灣夫妻

我家門前太平洋,後面有火山:放棄矽谷優渥生活,舉家搬到部落小島的台灣夫妻
Photo Credit:世界微光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落葉堆下的人』不再是沒有身份、地位的,而我們雖然軟弱,卻能跟Biem族人一起經歷生命的改變,這是我們莫大的榮幸。」

如果你家前面是一望無際的太平洋,每晚被海浪聲吵到睡不著;後面有一座蠢蠢欲動的活火山,臨島的火山還正在爆發中,這會是什麼樣的生活?

如果你的另一半罹患絕症,兩個女兒才剛出生,你會在此時選擇一家搬去直徑僅三公里的小島嗎?

台中小孩陳維恩和台南女兒張悅慈,就是這樣一家四口出走,定居於南太平洋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簡稱巴紐)境內的Biem島。

Photo Credit:世界微光

帶著老婆小孩,前往全世界最危險的城市

「剛下飛機,機場像一個公車站,旁邊都是高山,大家都留著鬍子、拿著開山刀看著你。」巴紐位於大洋洲,人口約550萬人,官方語言為英文,但只有1-2%的城市人口會說英文。巴紐的通用語言Pidgin,是眾多西方語系混合的簡易語言,只有一千多個單字,主要供部族間交易使用。

其實,在這塊相當於13個台灣的土地上,就有至少860種部族和語言,宛如860個國家,佔全世界語言的十分之一。

「有些部落對『自己住在巴紐』這件事是沒有概念的,也不知道自己國家的總統和全貌,當宣教士帶來地圖,他們才發現原來自己的國家長這樣,與世隔絕的程度超乎想像。」巴紐首都曾被選為全世界最危險的城市,就是因各部落原各有規範,到了城市卻因相互混雜而失去標準,治安較容易出問題。

Photo Credit:世界微光

我家門前有大海,後有活火山

而陳維恩一家的居住地,就是巴紐境內的Biem島——一個直徑只有三公里,被太平洋包圍的小小火山島。「我家前面一眼望去是無際大海,後方是一座活火山口,聽起來很浪漫,但剛來時真的有點不適應,天天被海浪聲吵到睡不著,鄰島還正在火山爆發,讓人擔心自家這座是否也會隨時爆發,不過,久了就習慣了。」

陳維恩說,Biem族有三千多人,分布在四座小島上,他們住在中央人口最多、約兩千人的小島,不帶多餘的科技和外援,天天和Biem族朋友一起捕魚、生活,融入當地文化。而全島無平地,不能建設飛機跑道,船就是唯一的交通工具,「久而久之,讓我們有急迫感的好像不再是火山,而是萬一火山爆發,到時我們的Biem族朋友是否已能有文字留下歷史?他們在死前,心中是滿懷希望的嗎?」

出身醫師世家,兩次跳出人生舒適圈

「我家三代至少出了十幾個醫師和牙醫師,連小時候的照片都多是在爸爸的診所拍的。」陳維恩出生於台中沙鹿的醫師世家,從小就在家族鄰里的期待和壓力下長大,14歲移民加拿大,大學畢業後卻做出一個很不一樣的決定——到美國就讀神學院,和妻子張悅慈在舊金山一間教會擔任牧師。

陳維恩的教會位於矽谷旁的灣區,生活穩定、舒適,如果從此定居,孩子也能受到很好的教育。但隨著時間流逝,他與妻子明白自己的生命不該為此滿足,而開始思考下一步方向。

2007年,陳維恩和張悅慈偶然拜訪巴紐,聽到一位當地人說:「外國人為了錢,都願意來到我們國家,為什麼基督徒不願意為了上帝搬過來呢?」巴紐是個天然資源豐富的國家,許多外國人為了採礦、挖石油、開工廠到此定居。面對經濟快速開發,人心與部落文化受到衝擊,卻沒有一個真心的外來者為他們著想、與他們做朋友。

那位巴紐朋友扎心的話,讓陳維恩夫妻決定第二次跳出人生的舒適圈。2009年,即使張悅慈已患上無法痊癒的類風濕性關節炎,兩個女兒也才出生不久,他們仍踏上一條外人眼中不可思議的「不歸路」,就此搭上前往南太平洋的班機。

遇上食人文化、被持槍搶劫、太太得乳癌,仍然決定留下來

跨出安逸的生活,當然充滿了挑戰。Biem族擁有完整的語言,但沒有文字,身為一個宣教士,陳維恩還需要傳授Biem人醫療、航海及衛生知識,最複雜的目標就是與團隊創造Biem族文字,教導Biem族人讀寫母語。

另外,在文化上,巴紐某些部落的食人習俗才只是幾代前的事。陳維恩第一次去巴紐時,碰到一位兄弟,聊到他的爸爸吃過人——這習俗不是因為肚子餓,而是宗教儀式。其他大小困難還有:為了帶Biem島民看醫生被持槍搶劫、一家生活所需都來自募款、孩子接連患上瘧疾和蜂窩性組織炎⋯⋯好不容易一一度過難關, Biem島生活漸趨穩定,張悅慈的絕症也奇妙地自然痊癒,沒想到,她接著又發現自己罹患了乳癌第三期。

Photo Credit:世界微光

活著的價值,在生病前後都不會改變

「最初我們很不解,為什麼是這個時候?我們一家終於學會Biem族語言,和居民相處融洽,這一切不是才正上軌道嗎?」已回台經歷無數次化療和放射線治療的張悅慈說:「聽到罹癌的消息,我們很震驚,但我後來明白,上帝創造我的價值,在我生病前後都不會改變。釐清這些事情之後,治療只是一個過程而已。」

看見陳維恩一家挑戰不斷,張悅慈又生了這場Biem族人從未聽過的病,卻仍願意留在Biem島上,讓當地居民非常驚訝。

「我們可能無法用語言表達得很完整,但我相信生命中的各種決定,會顯示我們真正相信的是什麼。」陳維恩說:「Biem島生活雖然艱難,但我們仍然活到了現在。在各種困難中,常有人擔心我們的人身安危,但是所謂『最安全的地方』在哪裡呢?對我們而言,走在上帝的旨意中,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2012年2月,陳維恩一行人終於研究完Biem族的文字系統,開始母語教學,在Biem島,這是歷史上第一次有Biem族人知道如何寫自己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