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如廁」不僅不太方便,有時候甚至很「要命」

古代「如廁」不僅不太方便,有時候甚至很「要命」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也許就因為廁所是這樣一個充滿危險和驚恐的地方,所以,佛家言「有屎尿」乃人之大病,可真是絲毫不誤。

文:林富士

在廁所中演出的歷史

人一有飲食,就有屎尿,一有屎尿就必須「排泄」,這是很單純的一種本能行為。但是,人是有「文化」的動物,而一有文化,許多本能的行為往往便會被一些「禮節」、「儀式」所壓抑或偽飾,尤其是排泄這件事,既要赤身裸體,排泄物又惡臭難聞,更需要偽飾一番,而最好的偽飾方法,就是建造「廁所」,讓人能在裡頭盡情自由的「方便」,無虞被人窺見或引人嫌惡。

春秋時代,在朝廷之上小便,是極不禮貌的行為,到了漢代,便要砍頭

根據文獻記載,中國最晚在春秋時代就有了廁所(《左傳》成公十年),而一有了廁所,依照禮節,排泄的事當然就得在裡頭進行,否則就是「失禮」了,例如,西元前558年,鄭國的音樂家師春到宋國當人質,因為心裡相當不痛快,所以在上朝的時候,在大庭廣眾之下,就想「小便」,因為師春是個瞎子,旁邊的人怕他出醜,就趕緊提醒他說「這裡是朝廷」,師春於是藉機諷刺說:「這裡沒有『人』,沒關係!」(《左傳》襄公十五年)我們不知道師春終究尿了沒有,但從這件事我們可以知道,當時在「朝廷」上尿尿恐怕是件很不禮貌的行為。

再如,西元前508年,歲末,邾莊公和夷射姑一起喝酒,夷射姑大概是喝多了,就離席去小便,在宴席旁侍候的「閽者」就請求邾莊公把夷射姑吃剩的肉賞給他,而邾莊公非但不給,還一把搶過閽者手上的棍子,狠狠的敲在他頭上,這件事讓閽者很不高興,一直懷恨在心,所以,到了隔年的春天,閽者看見邾莊公站在門樓上觀望,就故意拿著一瓶水去清洗朝廷的地面,邾莊公一看就問是怎麼一回事,閽者於是藉機騙他說是因為夷射姑在那個地方便溺,所以得清洗,邾莊公一聽大怒,立刻派人去逮捕夷射姑(《左傳》定公三年)。由於沒逮到夷射姑,而邾莊公稍後也剛好出了意外死去,所以我們不知道在朝廷中小便究竟會不會受罰,但從邾莊公的反應我們可以知道,在朝廷上溲尿應該是一種很「不敬」的舉動。而在漢代,我們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當時已有明文規定不得在殿廷中隨意便溺,凡是觸犯這條禁令的就是「不敬」,在漢代,「不敬」的罪名可是會被砍頭的。

由此可見,有了廁所之後,人就不能隨地便溺,尤其不能隨意在「朝廷」便溺,否則恐有殺身之禍,這樣的禁忌不能輕易觸犯。

曹操怕楊彪對他不利,藉口如廁中途溜走

人一吃飽喝足就有排泄的需求,而排泄一事又不能隨地隨意行之,所以,在一些宴會的場合,杯酒交歡之際,便常會有人說要上廁所,這也就是古籍裡常可看到的「如廁」。

由於「如廁」乃是人皆有之的事,而且是無法強行抑止的事,所以,無論是什麼樣的場合,對於「如廁」的要求,幾乎沒有任何人「忍心」或「願意」阻擋。也就是因為這個緣故,「如廁」有時候便成為「脫身」的最好藉口,最有名的例子當然是「鴻門宴」,這一次的宴會原本就是一場謀殺,而最後,劉邦就是藉著「如廁」的機會,光明正大、步履從容地離開宴席,然後溜回自己的軍營。除了劉邦之外,曹孟德在漢獻帝建安元年也用過這個法子。當時因剛剛遷都到許,獻帝便在殿中設宴大會公卿,曹操也去了,可是一上殿,卻看見太尉楊彪對他有「不悅」之色,深怕在宴會的場合被謀殺,於是,不等宴席擺設好,也不像劉邦那樣吃喝酬酢一番才溜,立刻就「託疾如廁,因出還營」。曹操的「狐疑」是很有名的,這一次當然也是他多慮了,所以弄得空著肚子回家,而上廁所的事當然也只是個「藉口」。

不僅在宴會的場合可以藉「如廁」之名開溜,在車上同樣可以用這個藉口下車溜走,例如,東晉明帝病危之際,溫嶠要進宮接受遺詔顧命,便強拉當時頗有名氣的阮孚一起上車進宮,途中阮孚一直「固求下車」都不被應允,最後快到宮門時,阮孚只好說有「內迫」(內急)亟待解決,終於如願下車,並開溜回家。

西晉愍懷太子在廁所裡遭孫慮以藥椎杵殺

「如廁」雖然是非常好的一種藉口,但果真去「如廁」,也並不怎麼愉快。據尚秉和先生言:「自晉至唐宋,凡大溲皆脫衣」,可見這是件挺麻煩的事,而小便即使不需脫光衣服,但古代廁所通常都不在住宅內部,而是在豬舍鄰近,假如是夜間或冬天需要起床「小便」,那可真不太「方便」。晉代嵇康在寫給山濤的「絕交書」裡說:「每常小便而忍不起。」雖然意在說明自己是個「疏懶」的人,但想想當時「如廁」的不方便,嵇康之言其實也只是一種「人之常情」而已。

「如廁」不僅是一件不太方便的事,有時候甚至還是一件「要命」的事,因為廁所是個謀殺人命的好場所。有許多的刺客,往往就選擇這樣一個人人都必須要去,而隱密性和隔絕性又高的場所,做為其下手的地方。例如,東周時代,三家分晉之後,豫讓為了替他的主子智伯報仇,便混進趙襄子宮中的廁所裡,準備等趙襄子如廁時再將他刺殺。西漢初年,貫高等人要謀殺漢高祖劉邦,也是在廁所裡埋伏刺客,等著劉邦去「如廁」赴死。這兩次的「謀殺」行動雖然都沒有成功,但如廁的驚險卻不容懷疑,而且也有真在如廁時被謀殺的,例如:西晉愍懷太子被廢之後,賈后怕他有反撲的機會,便叫孫慮帶著太醫令所合的「巴豆杏子丸」去毒殺愍懷太子,可是一直無法成功下手,最後只好利用他如廁時,在廁所裡將他「以藥椎杵殺之」。

廁神是個豬頭大眼的怪獸

「如廁」除了會被殺之外還有其他的危險,例如,西元前581年,晉景公就因為肚子發脹,「如廁」時掉進糞坑而淹死。而漢景帝的愛妃賈姬,有一次在上林苑上廁所時,就有一隻野豬衝到廁所裡去,害景帝緊張得帶著兵器差點就親自衝進廁所裡拯救他的「女人」。「如廁」時所以會有「陷廁」和野豬衝入的危險,主要是因為古代的廁所一般都採取「溷廁合一」的形式,糞坑往往挖得很深,而且下連豬舍,以至於會有這樣的凶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