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最重要的元素是故事本身:導演金容華揭密《與神同行》成功方程式

電影最重要的元素是故事本身:導演金容華揭密《與神同行》成功方程式
金容華在2011年成立的Dexter Studios,Photo Credit:采昌國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與神同行》導演金容華在2011年成立的Dexter Studios,雖然成立時間不長,但Dexter Studios被公認是亞洲數一數二的視覺特效公司,透過精緻、細微的特效技術,金容華勇於在視覺科技上創新,讓電影情節更具有說服力,但是他仍然強調「電影的成敗要回歸故事本身。」

挾著《與神同行》所創下的臺灣影史最賣座韓片紀錄,正宗續集《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在相隔六個月後,於2018年父親節當天在台灣上映,短短六天,全台票房就衝破兩億台幣,比起前作上映16天賣破兩億元的紀錄整整早了十天。

另一方面,《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在南韓的票房也屢傳捷報,一上片就奪下影史首日票房冠軍寶座,擠下由好萊塢大片《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盤踞多年的紀錄,觀影人次在上映14天後即突破千萬人,與累積1441萬人次的前作《與神同行》成為南韓影史首度達成「雙千萬神話」的系列電影!

002【與神同行最終審判】活動照_(左起)馬東石、金香起、朱智勛、金東旭、河正宇
Photo Credit:采昌國際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活動照:(左起)馬東石、金香起、朱智勛、金東旭、河正宇

2018年8月7日,《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即將在台灣上映的前一天,創造出這些傲人紀錄的導演與編劇金容華,特別從緊湊的亞洲首映宣傳行程中擠出時間,參加由「采昌國際多媒體」和「臺北文創」合辦的《臺北文創影君子召集令-導演講座》,首度面對台灣影迷暢談《與神同行》系列拍攝幕後的點點滴滴。

神操作!一人獨力編劇 上下集同時開拍

從2003年拍攝首部劇情長片《噢!兄弟》,到最新的《與神同行》系列,15年來,金容華只執導過六部電影,卻是南韓最具商業號召力的導演之一。2006年《醜女大翻身》曾擠下轟動的《我的野蠻女友》,榮登南韓喜劇票房榜首;2009年《B咖大翻身》也曾經擠入當年南韓影史最賣座排行榜第六名;最猛的當然是橫掃亞洲票房的《與神同行》,2017年底在南韓上映後,就一舉衝上影史最賣座第二名。

《與神同行》是改編自南韓漫畫家周灝旻的同名網路漫畫,金容華原本就是原著漫畫迷,為了在原著和改編之間取得平衡,他足足花了六個月和團隊開會,才開始動筆寫劇本。講座上,應邀對談的台灣電影金牌監製葉如芬非常好奇,《與神同行》到底動用了多少編劇進行劇本改編?

「只有我一個人,花了一個月獨力完成100多頁的劇本。」金容華的回答讓全場大感驚奇。

劇本完成後,為了讓電影裡描繪的世界觀更豐富而且可信,他又花了18個月的時間,將人物、場景一一寫在便利貼上,不斷打散、重組、分配場景,保留最珍貴的、也增加新的元素讓電影更動人。金容華還打破電影慣例,上、下集同時開拍,總製作費高達400億韓圜(近新台幣12億元),他一人就包辦了編、導和製作重任。金容華坦承,決定同時拍兩集他心裡也很忐忑,這麼做方便安排演員檔期、可節省近100億韓圜製作費(近三億新台幣),「但萬一上集票房不好,那下集怎麼辦?」幸好上集橫掃亞洲票房,金容華終於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

搖滾青春鹹魚滋味

如果導演是用電影說故事的人,那麼在說好一個故事之前,他必然也是個有故事的人。

金容華出生於1971年,很小的時候就被父親抱著,坐在電視機前一起看周末電影,這段父子的親密時光,是他對電影最早的記憶。童年的金容華,最愛的電影是《E.T.》和《回到未來》,那些用逼真特效技術打造的場景,讓小小年紀的他感覺既夢幻又充滿希望。

高中畢業後,金容華如願考上南韓中央大學電影系導演組,熱愛電影的父親非常高興。但從故鄉春川來到首爾,雖然身處在相對單純的校園當中,金容華還是有點適應不良,他選擇加入地下樂團擔任主唱,從重金屬搖滾唱到Pop Music,在音樂中尋找情緒的出口。

可是,命運之神的考驗接踵而來,金容華的母親病了,為了籌措醫藥費,他休學回家,到菜市場賣起醃鹹魚,一賣就賣了七年,直到父母相繼過世、還完家中債務、攢夠了重回大學的學費為止。

一連串遭遇有太多不足為外人道的辛酸,金容華比同儕更早接觸到社會人性的自私、現實的壓力、以及失去至親的悲痛。若干年後,這些童年的電影記憶、大學時的搖滾嘶吼、和慘澹的醃鹹魚的日子,都化成了金容華電影的養份,《與神同行》主角金自鴻對母親的思念,或許就有金容華自己的情感投射。

「我喜歡把痛苦的事情,用快樂的方式說出來,這樣比較有希望。」多年前接受中國媒體《南方人物周刊》訪問時,金容華這樣說。

精緻特效挑戰好萊塢
001【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劇照_朱智勛(左)這回在片中與金香起(右)有感動人心的
Photo Credit:采昌國際

以動畫和電腦特效建構的龐大地獄世界,是《與神同行》震撼觀眾的又一個重要元素,這些特效場面都出自金容華在2011年成立的Dexter Studios,雖然成立時間不長,但Dexter Studios被公認是亞洲數一數二的視覺特效公司,曾獲得金馬獎最佳視覺特效獎的華語電影《智取威虎山》,就是出自這家公司手筆。

目前,Dexter Studios僅僅在CG特效這個項目,每年就可量產10到20部作品,年營收高達350億韓圜(逾10億新台幣)。《與神同行》的後製特效技術,更為金容華贏得前進好萊塢的機會,接下來,他將和「漫威之父」史丹李合作超級英雄電影《Prodigal》。

而從小看好萊塢電影,視大導演詹姆斯卡麥隆史蒂芬史匹柏為學習對象的金容華,這次特別在《與神同行:最終審判》中,加入了一段主角金秀鴻被最害怕的東西「恐龍」追殺的情節,看過的人以為是金容華向大師致敬的神來之筆,但他卻笑說,其實是誤打誤撞啦,這段劇情當初想過各種不同的點子,可是效果一直不能令他滿意:

「畢竟每個人怕的東西不一樣,有可能是具體有形的、也可能是飄渺無形的。」直到安排恐龍出場,既能在直覺上引起觀眾的恐懼感,又能收到逗趣的反差效果,和金秀鴻的性格也很吻合,因此決定採用。

透過精緻、細微的特效技術,金容華勇於在視覺科技上創新,讓電影情節更具有說服力,但是他仍然強調,「電影的成敗關鍵不在刺激感觀的特效場面,而是要回歸故事本身,能打動人心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好的內容才是王道,有好故事作為基底,就有很大的機會拍出好電影。

金容華的大學時代正好是台灣新浪潮電影時期,侯孝賢是他最喜歡的台灣導演。根據看台灣電影的經驗,金容華認為,「亞洲各國因為文化背景相似,生活習慣、思想觀念有許多共同點,所以相較於西方電影,《與神同行》安排的笑點、哭點更能引起亞洲觀眾共鳴,這應該也是電影賣座的原因之一。」他也希望未來有機會與台灣影人合作,共創打動人心的無國界電影。

  • 原文刊於2018臺北文創天空創意節「名家觀點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