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憲之野望:終結祖父岸信介60年懸念,安倍挑戰日本史上執政最久首相

修憲之野望:終結祖父岸信介60年懸念,安倍挑戰日本史上執政最久首相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安倍對於修憲這麼執著,也許從他的祖父・前首相岸信介中就可以看出端倪;也許安倍一家對於憲法修正的意念,從當時1950年代末期到現在都還留存著。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西南地方誓師出征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8月26日正式在西南九州的鹿兒島縣,當地有名的櫻島火山前發表「總裁選出馬宣言」,角逐9月20日的自民黨總裁選,讓這場日本最大黨的龍頭之爭即刻白熱化。他對記者團表示:「離上次的眾議院選舉只有11個月,當時我受到廣大人民的託付,我想實際回應這些託付是我未來的責任。」

起先,黨內最大的競爭對手,前自民黨幹事長石破茂已經先行發表競選宣言,而另一位對手,現任總務大臣野田聖子,則是從原先的興致勃勃變成觀望中,讓這場黨內龍頭選,可能出現兩強相爭的情形。

選在鹿兒島發表出馬宣言,一開始讓很多人摸不著頭緒。不過仔細一看就不難發現,鹿兒島其實是日本明治維新以來,近代官僚的培養重鎮。尤其近來的日本大河劇《西鄉殿》熱播中,縱使出身山口,也是官僚輩出的長州藩,安倍晉三無非也是想搭個潮流,藉此表達一下他再次對日本政治好好服務的熱忱。

其次是時間的拿捏,日本先前才遭逢西日本豪雨、上週又逢19號颱風蘇力、20號颱風西馬隆侵襲,讓已經飽受驚嚇的日本人,無暇去關心政治。安倍一向被政敵批評「只顧政治前途不顧民生經濟」,因此在時間上的選擇,安倍可說是推敲再推敲,勢必求在一個阻力最小的時間點一鼓作氣出馬。

當然,對手石破茂也不是省油的燈,除了力主以總裁身份改造格差社會(社會、經濟階級定型不流通的社會)外,強調與亞洲各國和平交流的他,以促進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前首相田中角榮為師,強調對中韓更為融合,比起安倍來相對不這麼右派。

切入長期政權視野

安倍目前在自民黨內七個主要派系中,拿下了至少五個主要派系(細田、麻生、岸田、二階與石原)的支持,另外竹下派也有部分議員支持,讓石破茂所屬的石破派顯得勢單力薄。許多媒體甚至已經大膽推估,安倍會出現壓倒地勝利。

日本自民黨派閥(2018)

假若安倍在9月20日的總裁選拿下勝利,那安倍將有可能進入「長期政權」,成為執政最久的日本首相。現今日本紀錄是二次大戰前,曾經擔任過台灣總督的桂太郎,一共是2,886日。如果安倍持續執政,2019年的11月20日,就會正式超越桂太郎。2020年3月12日更會成為日本史上唯一執政滿3,000日在職的首相,到了2021年卸任,將執政3,567日。這樣的數據,可以說不輸給俄國的普亭(Vladimir Putin)與中國的習近平。

2006年,當時安倍晉三就以「後小泉純一郎」的姿態首次當選自民黨總裁,隨後成為首相,當時52歲的他可以說是相對年輕又意氣風發。然而任期在短短一年後就結束。隨後到了2012年,才以二度執政的光環回歸,2017年時黨內又修正條例,讓總裁可以同一人三次競選,安倍晉三的政治野心備受關注。

日本社會將在2019年迎來現任天皇退位,屆時年中也會在大阪舉辦G20高峰會、2020年更有東京奧運等大事來臨,安倍晉三被認為是要在歷史的時間點創造最高的聲勢。他自己也在26日的記者會上說:「日本面臨巨大的歷史轉換點,正有現在的日本才能開創明天的日本。朝著平成時代而行,為創造新的國家而走,我決意站在這個趨勢的前方。」

RTX3HRUW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挑戰憲法修正高難度

安倍競選第三次自民黨總裁,很多媒體也預估,這是為了替日本修憲進行鋪路。他本人也數度表明,如果時間點可行的話,希望在今年秋天可以提出修正案,讓日本憲法中的第九條自衛隊的定位可以「正式釐清」。

然而,根據日本經濟新聞社24日至26日的民調,還是有七成的民眾認為今年秋天提出憲法改正案「太過倉促」。加上日媒一直報導,安倍晉三一直有在10月23日訪問北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辦高峰會談的計畫,一旦日本修憲出現什麼風吹草動,勢必會引發中方不滿。

加上憲法修正的難度極高,不論參議院、眾議院都要三分之二的同意。縱使目前自民黨在眾議院,加上友黨公明黨的席次可以勉強過三分之二,但是在參議院席次自民黨只有剛好過半,就算加上公明黨,也還差27席才達三分之二,勢必要與其他如日本維新會等小黨尋求協助才能過關。最後一關公民投票需要過半,更是難中之難,背負著高風險,但是安倍決心異常堅定。

安倍對於修憲這麼執著,也許從他的祖父、1957年至1960年出任首相的岸信介開始就可以看出端倪。岸信介在過去的回憶錄中就曾提到:「我當首相時,認為美日安保條約修正前,應該先探討憲法修正,我原本在內閣時期就組織憲法調查會,並作出憲法應該修正的結論。但隨後就發生安保鬥爭,之後池田勇人首相就以『贊成反對各半』為由不再討論,後來弟弟佐藤榮作也沒有再抓到修憲時機。」

也許安倍一家對於憲法修正的意念,從當時1950年代末期到現在都還留存著。這個戰後因為日本和平應運而生的「和平憲法」,某種程度上對安倍來說,有種金箍咒般的魔力。綜合以上的條件,讓自民黨總裁第三度出馬,成為安倍晉三必定瞄準的路。而從二次大戰後至今,隸屬同一家族的岸信介、佐藤榮作到安倍晉三等「一家三宰相」,加總起來的執政天數也超過6,000天,讓日本現代政治某種程度也被該家族左右。這次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不只是一黨之事,也將在無形中,決定日本未來三年的方向。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日本有「美女刺客」,台灣又有多少只看長相就投的「豬哥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鄭仲嵐』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