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我心中社工專業的種子,在柬埔寨遇見愛笑樂觀的靈魂

帶著我心中社工專業的種子,在柬埔寨遇見愛笑樂觀的靈魂
在營隊中帶孩子認識科學|Photo Credit: 家扶基金會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透過人與人直接的服務,親身深入了解柬埔寨當地的民生狀況,為在台灣生活的我們提供一些反思,也給了我們對於世界一些不一樣的視野。

文:Jane Lo

在未踏上柬埔寨這片土地前,對這片土地一無所知,心裡想著許多關於那片土地的人事物、旅程中可能會發生的事,心情異常的激動。飛機從台灣起飛時,眼眶的淚水就快忍不住潰堤,從沒想過有一天能到異地幫助人,用的是自己的雙手和力氣。我和團隊成員從沒停止思考,要如何在不同語言、文化背景的地方服務?該從何著手才貼近他們的需要?

殘酷現實的柬埔寨生活

第一次走訪社區時,胸口像壓了一塊大石,有說不出的難受,社區裡的孩子們有些半裸著身子,赤腳在布滿垃圾的黃土路上奔跑,有些家庭沒有水和電,幾片木頭撐起破爛的帆布就是一家好幾口人居住的地方,似乎回到最原始的生活,而那裡只是距離金邊市區大約半小時車程遠的地方。

走出社區,一列穿著整齊的學生迎面走來,穿著整齊的制服,腳下華麗的鞋揚起塵土,和我們一行人擦身而過,當我正在打量和思考這群孩子的背景時,看見了他們前往的目的的在不遠處,是一所外語學校,在簡樸的住家旁,顯得金碧輝煌,貧富差距真實地呈現在眼前,而距離只隔了一條街。

是什麼支持著貧困社區居民的笑容?笑容背後的傷痛和所背負的重擔不被看見,況且在半世紀前才經歷紅色高棉時代的摧殘。根據UNDP的資料,柬埔寨2014年的貧窮率為13.5%,貧窮衍生出許多社會問題,如偷竊、搶劫、賄絡問題不斷,如此動盪不安的社會,如何給孩子一個安穩長大的環境?

我曾經問過一位當地的社工,為什麼想當社工,他告訴我,他主修其實是商業,因為想保護那些受家暴及性侵的孩子,便選擇投入社會工作。據聯合國2013年的統計,有38.4%的柬埔寨男子曾犯過強姦罪,卻沒受過任何處罰,其中五分之一的柬埔寨男子承認至少犯過一起強姦罪,人民似乎不太重視性侵和家暴的問題,也為生活在貧困社區的女孩們感到擔憂。

學校教育也是很大的問題,因教學資源不足,孩子們分上下午去學校,只有半天的課,在學校,學生必須花錢才能得到考卷,老師為了賺更多錢,在上課時留一手,課後開補習班,想要得到更多知識的學生必須花錢去補習班,這對貧困弱勢的學生十分的不公平,迫於金錢壓力無法繼續升學。教育應該是翻轉貧窮最簡單、直接的方式,但在這樣的教育環境中,孩子們如何用知識的力量改變生命,這讓我不禁懷疑。

ggnse4uk27i6jtu3ffgbie4p4yvqyg
Photo Credit: 家扶基金會提供
從事志工服務時,發放物資給當地居民。

遇見愛笑樂觀的靈魂

在柬埔寨服務期間,許多問題在我腦海打轉,街上滿是富麗堂皇的建案、雕像和紀念公園……等,隨處可見百萬名車,但貧窮人口仍居高不下,基本生理、安全需求都難以滿足,比起柬埔寨,我們是何其幸運能生活在如此便利安全、衣食無虞的台灣。

我喜歡和柬埔寨人互動,因為無時無刻不驚奇,他們是喜愛唱歌、跳舞的民族,只要音樂響起,場面就會變得相當熱絡。當我們進入社區,爭分奪秒完成了家戶服務,看見家庭成員的微笑,身上的疲憊都煙消雲散,他們自然的把笑容掛在臉上,是那樣的真誠、充滿療癒感,覺得再辛苦的事,只要有一個人需要,那一切就值得了。就連在街道上,從嘟嘟車上望出頭,向路上行人、機車騎士微笑,他們也會回給我們大大的微笑。

堅定地走在社會工作專業路上

這趟旅程與匆忙成軍的小團隊,只有短暫的時間磨合,用最大的努力譜出一篇華麗的樂章。從籌備到出隊的過程中,不斷審視、重新定義自己,接納自己的不完美。

離開柬埔寨前,聽說一個因家庭因素想休學的柬國夥伴,因為我們的態度和鼓舞,決定繼續完成學業,當給予他人希望的同時,我們也為自己創造了希望,既然他們能不被現況所困住,那我們肯定也能更相信自己的夢想,一步一步成為更好的自己。

助人用的不是同情,是同理,曾經經歷過的傷痛和失落教會我們同理,而這些特質從我們身上自然流露,從受助者轉換到助人者的角色,我們依舊不斷證明不會被這些瓶頸所侷限,用自己的力氣,去完成一件超乎想像的任務,我想我會持續用充滿熱情的心,去改變生命、感染身邊的人,成為一個有溫度的社工人。

延伸閱讀

作者簡介:從小受家扶基金會的協助長大,善良又勇敢的女孩兒,目前在風光明媚的東部就讀社會工作,帶著社工人的細膩心思,把第一次國際志工經驗獻給家扶。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