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中國的自我審查「術」,就知道85度C聲明一點用都沒有

了解中國的自我審查「術」,就知道85度C聲明一點用都沒有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怎樣做中國才會滿意?你開始「猜」的時候,已經被東方思維的陷阱擺佈了。其實他滿不滿意不重要,不要在乎他們的想法,只要隨時準備好一件事:當對方要動手時,我們願意付出多少代價,去讓他們付出多大的代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蔡英文過境美國,在當地85度C買咖啡,結果85度C被指為臺獨,遭到抵制、被外賣平台下架,雖然發表支持「九二共識」、「兩岸一家親」等聲明,也沒什麼效果。到中國發展的臺商、藝人,要怎樣表態才會令中國滿意?

其實很簡單,你無論怎樣表態,你都無法確定能令北京政府滿意。因為「無法確定,模稜兩可」本身就是目的。

讓你不斷自我審查的「術」

韓非子提倡「術」,術就是統治者統治臣民的手段:

術者,因任而授官,循名而責實,操殺生之柄,課群臣之能者也,此人主之所執也。法者,憲令著於官府,刑罰必於民心,賞存乎慎法,而罰加乎姦令者也,此臣之所師也。君無術則弊於上,臣無法則亂於下,此不可一無,皆帝王之具也。

人主之大物,非法則術也。法者,編著之圖籍,設之於官府,而布之於百姓者也。術者,藏之於胸中,以偶眾端而潛御群臣者也。故法莫如顯,而術不欲見。

要統治一個社會,需要兩個部分,一個是光明面的,就是白紙黑字,大家標準清楚,可以依此做事的「法」。我們可以從法知道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標準劃一,只要法上沒寫不能做的東西就可以做。

黑暗面的「術」卻是剛好相反的東西,術就是權術,也就是整治人的方法。整治人的基礎,就是不要讓被整治的人,知道到底什麼時候會被整治,什麼時候不會被整治。標準不一,隨時改變,隨統治者心情喜怒而改變,被統治的人不知道何時會被受罰,也不知道怎樣才不被罰,只有不斷盡力的跪下,自動自覺的討好統治者,主動配合統治者,期望統治者不會懲罰自己。

他的目標就是讓你自肅,自我審查,自律,他的目標不是告訴你該做什麼,你怎樣做他都可能不滿意。

RTX6CWZP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他的目標是令你自動自覺,像奴才,像乞憐的狗一樣「盡量的做對統治者有利」的事情,然後他們可能沉默地不對你動手,讓你猜對方是否滿意了?或者你跪下去吃他的大便,他還是不滿意要踩你一腳,讓你想,是不是吃大便還是不夠,要再做些什麼,要不要連他的狗的大便也要吃呢?

所以你想問怎樣才滿意?他們就是不會讓你知道,你永遠都要猜他滿不滿意,這就是目的,這就是術,這就是韓非子在二千多年前已經領悟的道理。這也是熟讀法家經典的中共統治者們,深明的道理,應用的技巧。

滿不滿意,只是思維陷阱

權術就是將人當狗的馴服,馴服到,任何時候都想著怎樣討好統治者,任何時候都為統治者操心,全心全意的維護統治,生怕自己跪得不夠徹底,不夠純,就會令統治者大怒而施罰。臺灣的某些人講的就是完全這一套,他們不斷講臺灣做什麼會惹怒誰,不需要標準,不需要界線,最終除了全然的討好沒有別的選擇。

韓非子說,明主治吏不治民,他們只會透過術,令所有底下的人,不管是地方官吏,幹部,甚至對一些小國(例如臺灣),用術去令他們自動自覺的管好底下的民;他們甚至往往做得非常的過分、噁心,比起統治者更殘暴,但是統治者從沒說過要你這麼殘暴。統治者一方面可以享受這些走狗幫他做的鎮壓,另一方面當這些走狗做得太過分,引起反抗時,統治者又可以切割,說自己不知情,是這些人自作主張,繼續當他的明君。

所以猜怎樣做會令中國滿意?開始「猜」的時候,已經是在被術擺佈了,這是一種東方思維的陷阱。你最終不要被擺佈,就只能走向現實政治:他滿不滿意不重要,不要在乎他們的想法、感受,只要隨時準備好一件事,當對方要動手時,我們願意付出多少代價,去讓他們付出多大的代價。

東方法家王朝,是個無限擴張的怪物,是權力的癌變,直至統治全人類他都不能滿意的,他每個動作都只是在擴張權力,去談這種權力怪物的感受、怎樣才會滿意,根本就是走錯了方向。

本文來源由鄭立的SOS reader編輯,光輝歲月網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chenglap』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