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來的社會主義實驗,讓委內瑞拉變成煉獄

多年來的社會主義實驗,讓委內瑞拉變成煉獄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杜洛僅僅是蕭規曹隨,他自稱「查維茲之子」其來有自;他只不過是繼續前任總統的政策,藉新法規、收歸國有的制度、毀滅國家的工業,進一步瓦解委國的經濟而已。

文:Jason Mitchell 英國《觀者雜誌》
譯:觀念座標

讓我們假設: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突然宣布,為了振興經濟,英鎊貶值96%、基本工資調漲6000%、數百萬中小企業員工增加的薪水,由政府買單;英鎊匯率與一種神秘的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掛勾;石油限量配給供應、大筆的金融交易皆課徵0.7%的稅。如果這樣,外界一定會認為:文翠珊瘋了,要不然就是英國要亡了;或者兩者皆是。

但對於受苦多年的委內瑞拉人民來說,上述不過是該國宏大社會主義實驗的最新計畫。

委國總統馬杜羅(Nicolás Maduro)剛剛發行了一種新的貨幣,稱之為「主權波利瓦」(sovereign bolivars)。委國政府原來的點子是:這種新貨幣跟舊幣一樣,只是去掉尾巴的三個零;但是惡性通貨膨脹太過嚴重,所以政府決定改去掉五個零。

馬杜羅的新方案,是為了振興經濟。但是,到銀行提款的人會發現,「主權波利瓦」的提取有上限:一天只能提十個——約港幣八毫,新台幣三元。馬杜羅誇稱他的新計畫是「神奇配方」,可以恢復經濟繁榮。對一度是拉丁美洲最強大經濟國的委內瑞拉來說,這個新貨幣感覺不出神奇之處,只有悲慘。

七月份,政府再度宣布調高基本工資,成為300萬波利瓦(這已經不知道是今年第幾度調漲)。8月17日,馬杜羅再加碼,宣布基本工資再漲,調為1,800主權波利瓦——大約一個月30美元。然而,中小企業老闆反映,他們付不出突然漲了60倍的員工薪水,馬杜羅說政府會買單。委內瑞拉藥品、基本食物短缺,經濟無量下跌,200萬貧民回到以物易物的原始經濟狀態。

據說,委國上述最新制度,幕後有伊朗與俄國在出點子。他們的動機何在?毀滅委國經濟於他們有何好處?目前仍然不清楚。

多年以來,委國一直在進行龐大的經濟實驗,3,200萬居民是該國政府的白老鼠。雖然馬杜羅政府的措施普受各國譴責(除了英國工黨黨魁柯賓〔Jeremy Corbyn〕以外,他不但在馬杜羅勝選時打電話恭喜,還拒絕譴責他的做法)。馬杜羅的最新實驗很可能導致更大的經濟災難,甚至大規模的饑荒。

畢竟此事悠關的乃是社會主義的基本原則:如果經濟不聽話,就發布命令進行統制經濟。如果錢不夠,就借錢舉債——或者印鈔票。如果物價上漲,就下令凍漲。委內瑞拉的作法,與柯賓的理念不分軒輊。全世界已經看到後果。

32歲的公務員寶拉・羅德里奎茲(Paola Rodriguez)表示:「大家都很害怕,晚上睡不著覺。我們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新措施)太多了,我們不知道如何回應。」即使在委國宣新經濟措施之前,國際貨幣基金會(IMF)已經預言,該國的惡性通貨膨脹年底會達到百分之100萬,目前的物價每個月上漲兩倍。IMF的一位經濟學家表示,新措施無疑是火上加油。

委內瑞拉目前所面對的惡性通貨膨脹(hyperinflation),可以說歷史上無國出其右。研究威瑪德國的費格森(Adam Fergusson)在《當貨幣安息》(When Money Dies,編譯)一書中,曾形容積蓄一夕蒸發、薪水買不起任何東西、鈔票形同廢紙,連乞丐都懶得撿。德國當時不只經濟毀滅,還引發嚴重的社會問題:搶劫、貪污、法律秩序蕩然。

德國的通貨膨漲率在1922年八月達到最高點,物價每天上漲21%。然而世界史上最嚴重的惡性通貨膨漲,發生在1946年七月的匈牙利,當時每天的物價上漲207%——大約每15小時漲兩倍。第二嚴重的案例發生在2007年三月的辛巴威,通貨膨脹率每天高達98%,物價每24.7小時上漲兩倍。現在,委內瑞拉很有可能會打破上述的紀錄。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應用經濟系教授漢克(Steve Hanke)說:「削掉(五個)零,只不過粉飾太平而已。」他曾經擔任面臨惡性通貨膨脹國家政府的顧問。「那樣做沒有任何意義,除非經濟政策改變。」

RTS1XQY2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委內瑞拉的絕大多數商店與公司,目前都在靜觀其變,關門不做生意。許多公司付不起政府最新規定的基本薪資,也可能會因此而倒閉。委國中小企業僱用的員工人數高達1,100萬人。許多人大概會因此被炒魷魚,這只會讓委國已經難以想像的社會問題更加雪上加霜。老闆們或許可以把升高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但是消費者不一定願意買單。

在安地斯山城梅利達(Merida)開麵包店的伊斯特夫(Carlos Esteves)說:「今年,我們麵包的價格已經變動了40次了。我很難想像再把麵包價格調漲60倍。我過去兩年裡不得不解僱五位員工,現在剩下的兩位,也許我再也請不起了。」

可是,馬杜羅說員工調漲的薪水將由政府買單,他怎麼看?伊斯特夫問:「他們建立好支付員工薪水的制度了嗎?」他很懷疑:「這筆錢要怎麼樣來到我們手上?我們的政府根本無能,我不認為他們做得到。難不成,他們想要接收我們的生意?把我們收歸國有?」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