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哈拉瑞:我21歲才承認是同性戀者、別再死抱宗教和國族主義

【一時】哈拉瑞:我21歲才承認是同性戀者、別再死抱宗教和國族主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時代,複雜曖昧,全球知名的歷史學家兼思想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的新著《21世紀的21堂課》(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筆鋒既狠且猛,當中的重點與得失是什麼?給我們有怎樣的啟示?就此作者加以剖析。

Screen_Shot_2018-08-29_at_3_58_16_PM
Photo Credit: Random House Youtube截圖

哈拉瑞「人類三部曲」新著作,這位謙謙君子變得「狂妄自大」?

這個時代,網絡世界充斥許多混雜不清的聲音,我們通常不太喜歡刻意嘩眾取寵、標奇立異的人,他們往往包裝成「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模樣,實際貶低他人,抬高自己,識見有限;當社會愈來愈多這樣的人,一時叫人無法辨清少數有獨到見解、真知灼見之士。

現在,如果有人宣稱,在這個被科技文化包圍的時代,全球充斥各種政經、環保問題,世道紛亂,僵持日久,一切是源自絕大部分的人抱殘守缺、昧於形勢,模模糊糊過日子,問題只會繼續拖延下去。

也許,不少人會有種「作嘔」的惡厭感,看來說話者又是那些自以為了不起的嘩眾取寵之流。

又如果,上述宣稱是由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提出,似乎又值得叫人嘗試靜下心來,即管聽聽他近來有甚麼想法。

當你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哈拉瑞的新著《21世紀的21堂課》(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經已在全球開售,相信這本書是他自從撰寫「人類三部曲」以來,最惹火、引發爭論的一次。讀後你或有種印象,他這位學術界的智者和謙謙君子,好像突然「狂妄自大」起來,痛斥世人的愚昧與無知,他不只批評大部分政治領袖毫無承擔和遠見,也批駁所有教徒,還在相信那些虛假的宗教故事,如同人們錯信假新聞,活在無知的自我世界:

「如果只有一千個人,相信某個編造的故事、相信一個月,這是假新聞。

但如果是十億人,相信某個編造的故事、相信一千年,這就成了宗教信仰,而且(信徒)會警告所有其他人,不准說這是假新聞,否則就是傷害了信徒的感情。」

先看哈拉瑞的「第一次」,學懂甚麼教訓

不過,此刻暫且保留龐雜的宗教問題,先看看哈拉瑞分享那些「第一次」,例如,他第一次面見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受邀出席一次閉門聚會。哈拉瑞自問受不住誘惑,起初,估計可能在這些位高權重的人身上,會聽到些「天大的祕密」,結果很快得到教訓:

「席間約有三十人,每個人都想引起大人物的注意,耍耍聰明、拍拍馬屁,求些什麼東西。如果真有哪位知道任何重要的祕密,只能說他們守口如瓶的功夫太高。但這件事怪不了納坦雅胡,怪不了任何人,而是權力彷彿黑洞、形成一股巨大引力的錯。

如果你真的想要得知真相,就需要逃出權力這個黑洞,允許自己浪費許多時間,在它周邊四處遊蕩。

革命性的知識很少能夠抵達權力中心,因為權力中心正是由現有知識所建構,周邊有舊秩序的守護者把關,而各種會造成困擾、打破慣例的想法,也就通常會被拒於門外。⋯⋯雖然周邊可能有某些絕妙的革命性見解,但多半就是充滿沒有道理的猜測、早經推翻的模型、純粹迷信的教條、荒謬可笑的陰謀論。」

哈拉瑞行文委婉,若把他的話「講白一點」,可以看出他那「不屑」的態度:

既然是閉門聚會,經已是權貴們有了基本信任,大概能暢所欲言的場合,殊不知這批人大而無當,言談和思維方式鄙陋淺薄,卻自信滿滿借機套取更多利益。言下之意,哈拉瑞認為期望落空,有點多此一舉,只要跟其他人一樣,從詳盡的新聞報導掌握權貴的做事方式,經已可以概括了解他們,所謂神秘聚會,也沒甚麼值得人期待的東西,不外如是,要期望這批人私下有何高見能「改變世界」,簡直是天方夜譚。

是故,當哈拉瑞談到特朗普(Donald Trump)更為鄙夷,說他只懂向國民大聲疾呼說墨西哥與中國人搶了美國人的工作,要築一道牆解決問題;卻不見他提出科技重鎮矽谷,那些演算法正在搶奪千千萬萬人的工作,沒說過要為此建造「防火牆」,為美國人帶來希望。當然,「防火牆」是借喻,真正要說的是,特朗普從沒有向國民道出未來經濟最根本的問題,更不會有何解難妙方。

為何書中十多次提及「愚蠢」二字?世界又發生何事?

這本三百多頁的著作,哈拉瑞用了14次「愚蠢」一詞,別以為主要是用來「招呼」全球政客,基本上,任何不嘗試從歷史汲取教訓,不顧當前全球形勢,不理會極端氣候變化,不打算為未來做好準備,不願意貢獻微薄力量等「短視之人」,全都可視作愚蠢之列,再加上他不斷狠批崇尚國族主義、擁抱宗教信仰人士,加起來這批人或有十億計,他如是說:「人類的愚蠢是歷史上最重要的力量之一。」

可見,不熟悉他的讀者,假如首次接觸他就是看《21世紀的21堂課》,可能會以為正在讀一本由「自大狂」寫成的書。雖然關於科技影響的部分,筆者不甚滿意,然而,書中不少「反思全球大局與宗教」的篇幅,頗有警世啟示,非常值得深思(總有些浮躁之人,只因不滿某些章節,就不再耐心細讀下去,錯過了其他見解)。

當世人以為在第二次大戰中,德國、意大利、日本等軸心國戰敗,和平日子不遠之際,遺忘了共產主義革命早已埋下暗湧,大戰結束不表示其他鬥爭結束。戰前,史太林治下的蘇聯被迫害而死的人數以千萬,連正常的家庭也不放過。1936年6月29日官方《真理報》刊登史太林抱起七歲女孩歡喜合照,後來這位女孩的父親愈來愈有名氣,引起政治關注,不久後便遭謠傳是日本間諜而慘死,那位可愛的小女孩及母親被流放至哈薩克。戰後,蘇聯由克魯曉夫至戈爾巴喬夫數代,國家陷入共產專政的寒冬,中國毛澤東路線亦造成國民極大苦難,和平安定的日子並未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