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罵志願役「大多是廢物」,究竟是否構成公然侮辱?

網紅罵志願役「大多是廢物」,究竟是否構成公然侮辱?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防部不是志願役的法定代理人或配偶,並沒有提告的權利,充其量只能「告發」,假若真的要告,應該是懷疑網紅涉犯罵政府機關的《刑法》第140條侮辱公署罪。

據報導,網紅在直播中罵「中華民國大部分志願役都是廢物」。不僅國防部說要蒐集事證提出告訴,留言中也有民眾鼓勵國軍志願役親自去提出妨害名譽的告訴。可是這樣告的成嗎?

針對「特定人」,才算妨害名譽

《刑法》的妨害名譽罪,不論是第309條的公然侮辱或是310條的誹謗罪,都是保護「個人」的名譽。例如某人罵你白癡會被判公然侮辱是因為他侵害了「你」的名譽。正因如此,要構成妨害名譽罪,侮辱的言詞必須要有特定的對象,才會成立

例如臺灣高等法院102年度上易字第1793號刑事判決,某乘客在網路部落格發文批評碰到惡劣艙長,工作人員看到以後忿忿不平,在臉書轉載貼文的留言大罵「畜x乘客」、「社會x渣」等等,被該乘客發現以後提告公然侮辱。

法官認為,誹謗罪的重點在保障他人名譽,如果一般人聽完也不知道是在罵誰,那被罵的人名譽也沒有受損的可能,因此誹謗罪必須在針對「特定人」或「可以推測出是某個人」的時候才會成立。

本案雖然他們怒罵某乘客,但乘客這麼多,根本無法特定是誰;即便部落格使用者有暱稱「Kelly」,但網路上叫Kelly的人這麼多,根本無從知道是「哪一個Kelly」,因此不構成誹謗罪。

網紅罵「大部分志願役」,這種用職業來當辱罵的對象,其實很難說是特定個人,更何況他還用部分作為形容,無法指定具體個人當作對象的謾罵,並不構成《刑法》妨害名譽的犯罪,而是合法的評論。

只要對象「可以推測」,即便沒有講出人名也構成妨害名譽犯罪!

像是周星馳電影很紅的那句話:「我說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雖然主角沒有指名道姓,但在那個小空間裡也可以得知他在罵的是座位上的每一個人,這時候對象可以特定,就構成妨害名譽。(類似案例可以參考臺灣高等法院104年度上易字第2014號刑事判決

file_52d4f6037ec21
Photo Credit:鄉民來圖戰

那麼,國防部能不能提告公然侮辱?

據報導,國防部說他們要蒐集事證而提告,看起來是義氣相挺,可是如果稍微懂法律,會覺得國防部可能只是虛張聲勢。

依照《刑事訴訟法》第232條,只有犯罪的被害人、法定代理人或配偶可以自行提出告訴。妨害名譽既然保障的是個人名譽,即便網紅的舉止能夠對上某一個志願役的名譽,那也是志願役成為被害人去提告,國防部既然不是志願役的法定代理人或配偶,並沒有提告的權利,充其量只有「告發」的權利。(告發,是任何知道犯罪事實、嫌疑發生的人,去告知檢警單位的行為)

國防部真的要告,應該是懷疑網紅涉犯《刑法》第140條的侮辱公署罪(也就是罵政府機關的罪名),過去成立的案件像是罵「淫x營建署」就被判刑。

不過國防部有沒有得告,就看網紅的直播中有沒有提到國防部、有沒有進行侮辱了。

「法官都亂判」、「律師都黑心」,這些話也常常被大家拿來罵,但即便我的玻璃心受傷了,我或是任何一個法官、律師都不能因此去向謾罵者提告,因為對象不夠特定,名譽權就沒有受損。

網紅的問題並不在有無構成犯罪,而是有失公正:用自身經驗與群體畫上等號。如果真的想討論志願役的制度或人才問題,放棄「貼標籤」式的評論與分析,或許能說服更多人。

延伸閱讀

本文經LawPartner律師談吉他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