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說是天然資產或是商品,「大數據」在普亭手中已成為武器

與其說是天然資產或是商品,「大數據」在普亭手中已成為武器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個邪惡加速的時代,俄羅斯聯邦每年撥出3億美元來資助奇幻熊的千人菁英駭客,成為全球數位謊言和動亂中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安德魯.基恩(Andrew Keen)

摩爾定律的逃犯

那麼,愛沙尼亞給我們什麼啟示呢?這個無國界國家能否預告我們21世紀的命運?

事情也許先在愛沙尼亞發生,但其他地方會不會跟進?

也許吧!不過,愛沙尼亞模式還是顯露出3大重點。首先,別忘了該國是個不屬於歷史的例外。它和以色列,以及稍後我們會討論的新加坡一樣,都是新興國家,幸運地一直能自外於歷史,不斷改造自己。以色列在完全沒有歷史包袱的情況下,於1948年建國,同樣的,1991年獨立後,愛沙尼亞之所以掀起數位革命,是因為新一代通曉科技的決策者和政客——自由歐洲電台記者伊爾韋斯,以及諸多在普林斯頓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受教育的創業家與程式設計師——填滿了蘇聯殖民官僚政體瓦解後的真空。改變一夕發生。1991年8月是現代愛沙尼亞歷史的新元年。

其次,愛沙尼亞經濟擁有非常獨特的性質。還記得前總統伊爾韋斯嗎?他告訴我,1991年8月蘇聯撤軍時,愛沙尼亞「非常貧窮」。直至今日它依舊是個未開發國家,若和美國、德國或新加坡這些先進後工業經濟體相比,則更形落後。只要一個科技大亨——祖克柏(M. Zuckerberg)或貝佐斯(J. Bezos)——出手,可能就可以買下小小愛沙尼亞。例如,該國平均每人的GDP是1萬7600美元,全世界排名42(只比排名中等的俄羅斯和土耳其多一點,但卻只有新加坡5萬2900美元的三分之一),全國67萬5000名勞動人口的平均稅後月薪還不到1000歐元。所以,關於愛沙尼亞將成為下一個矽谷的報導,說得客氣一點,是有點言過其實。伊爾韋斯對這一切都非常清楚。雖然他相信愛沙尼亞的「政府是服務單位」實驗是「可擴充的」,不過他也承認這種模式比較適合像印度這樣的開發中國家,而非先進民主國家。

第3項注意重點是它將表面和事實分離。我訪談過的所有決策者和立法者——從穿綠毛衣的安德烈.庫特到該國的網路先生林納爾.維克——都擁有最棒的矽谷品味,愛喝「酷愛」(Kool Aid),還大聲喧嚷他們建立「雲端國家」的成績。可是,事實卻沒那麼成功。這場革命還在進行當中,愛沙尼亞許多百姓對於這些數位抽象事物持續漠不關心。

不過,愛沙尼亞還是很重要。它重要是因為政府正在優先執行伊爾韋斯所說的「數據整合」——這個議題聽起來很重要,當然也會成為21世紀政治的主要話題。它重要是因為該國正在建立一個和他的前老大哥、普亭的俄羅斯聯邦完全相對立的數位政府模式。

這位愛沙尼亞前總統從不曾忘記他們東邊的強大鄰居。伊爾韋斯提醒我,在1945和1946年間,蘇聯「粗暴占領」他的國家,摧毀上萬本愛沙尼亞書籍,企圖泯滅本土文化。如今,普亭統治的蘇俄依舊讓伊爾韋斯斯很擔心。例如,我問到愛沙尼亞為何還需要情報局,他回答,其「目的」是要「追查俄羅斯間諜」。他坦承,自從多年前「那場改變世界的網路戰」——他指的是第一次網路戰爭,也就是2007年俄羅斯惡名昭彰的網路侵略——之後,俄羅斯入侵愛沙尼亞的立即威脅已經降低,但是他從來不認為另一次來自東邊的入侵不會發生,無論以虛擬或實體形式都一樣。他說,這就是為什麼愛沙尼亞政府要把國內所有書籍和書面紀錄數位化,並運到國外。他慘然一笑說,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

不過,伊爾韋斯對俄羅斯的敵意不是因為他排外或想報復,而是因為他發自內心地厭惡普亭政府發展出的新模式。他說,那是21世紀的新式獨裁,源自於賈克.德希達(Jacques Derrida)與尚.包德里亞(Jean Baudrillard)等法國後現代主義者所提出、伊爾韋斯所謂的「後真相」哲學。這種新政府模式的主導人是弗拉狄斯拉夫.蘇爾科夫(Vladislav Surkov)——普亭的私人顧問,英裔俄籍作家彼得.波莫蘭特塞夫(Peter Pomerantsev)稱他為「普亭主義的隱藏作者」——其目的是將政治轉型成製作嚴謹、充滿暗諷、八卦和令人不安的捏造故事的電視實境秀。蘇爾科夫的普亭主義——在許多方面都和美國的史蒂芬.巴農(Stephen Bannon)及布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的川普主義奇聞很像——將政治化為一場錯誤情報和假情報的即時戰爭。那絕對是不實操作,借用俄羅斯反叛軍領袖阿列克謝.納瓦尼(Alexei Navalny)的說法,是一群「騙子與盜匪」之徒所為。而在欠缺策畫當局、許多用戶又是匿名的情況下,網路已成為這種對抗真理的新式戰爭最佳媒介。

「真正的問題,」伊爾韋斯警告我,「出現在有人開始操弄這些數據之後。」

這正是普亭主義的本質:操弄數據。彼得.波莫蘭特塞夫解釋道:俄羅斯「改造事實,創造集體幻覺,然後解釋成政治行動」。而這種事實改造得靠操弄真相,尤其是數位真相,因為——若沒有愛沙尼亞發展出的那種極度安全的系統——它們非常容易被篡改、非常容易造假,要顛倒是非、變成謊言再簡單不過。

英國歷史學家西蒙.夏瑪(Simon Schama)推文指出,「懶得區分真假是法西斯主義的前提。真相不再,自由也不再。」普亭的整個操作系統——全靠曖昧不明、造假偽裝和謊話連篇——就是一種法西斯主義。俄羅斯政府重金投資,將數位謊言機制建立成國內與外交政策的主要工具——很像一種數位「真理部」。尤有甚者,該國還在聖彼得堡蓋了一棟四層樓的建築,做為俄國「酸民軍團」總部,由政府付費請上百位、甚至上千位部落客在網路上散播關於希拉蕊.柯林頓、唐納.川普,和出兵烏克蘭等各種謠言。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凡是有人企圖揭發這些酸民,克里姆林宮便另行資助他人對此人從事線上騷擾,他們雇用「菁英駭客」,並讓網路戰成為向海外擴張利益的「中心原則」。

據《金融時報》的報導,俄羅斯每年斥資3億美元培養由千名駭客組成的「網路大軍」,被稱為APT 28,或「奇幻熊駭客隊」(Fancy Bears’ Hack Team)。該組織要為影響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果負起責任。假新聞攻擊日益嚴重,2015年,歐盟甚至成立了「東方戰略司令部」(East Stratcom),以自己的11人小組來保衛歐洲不受假新聞襲擊。最近的網路假消息包括瑞典政府支持伊斯蘭國,以及歐盟計畫管制雪人等等。東方戰略司令部是由歐盟成立,其目的在於處理「俄羅斯持續不斷的假情報活動」,該部自成立後,16個月間已經抓出兩千五百件假消息。

我見到伊爾韋斯的一年後,受邀參加聖彼得堡經濟論壇,該論壇常被譽為俄羅斯的達沃斯(Davos),我參加的那一場談的是政府的數據政策。與會者包括普亭總統兩位最資深的數位政策顧問,討論主題是:「大數據是天然資產還是商品?」就像其他這類高調的活動一樣,會中的老生常談立刻被人遺忘。可是,如果與會人員誠實以對,他們就應該為俄羅斯的大數據另創一個新類別。與其說是天然資產,抑或是商品,大數據——至少在普亭統治下的俄羅斯是如此——已成為武器,足以和敵人打長久戰。

所以,伊爾韋斯對愛德華.史諾登的批評也許說對了,而史諾登也剛好逃到莫斯科,受到普亭政府祕密警察的保護。擔心個人隱私被侵害——還有史達林「老大哥」這種操弄意識型態的過時歐威爾式比喻——也許是上個世紀的事。新的惡夢是克里姆林宮扭曲事實而創造出來的數位暈眩;新的惡夢是從克里姆林宮陰暗內部發動的無止境假消息戰爭。唯一能與之對抗的就是伊爾韋斯所說的「數據整合」——能夠保證資訊可靠性的安全又透明的系統。

唐.塔普斯考特與艾力克斯.塔普斯考特著書介紹區塊鏈,稱之為「信任協定」的開源公共帳本技術,他們觀察到,這項科技是今日世界「一切事物的核心,這情況有好有壞」。他們警告,摩爾定律「讓騙子和小偷力量倍增,更別提還有垃圾郵件發送者、身分竊賊、網路釣魚者、間諜、殭屍農民、駭客、網路霸凌者和數據竊盜」。在普亭統治的俄羅斯,數據罪犯紛紛跑來接受國家資助,拿錢篡改我們的資料——從我們的血型,到任何會傷害我們的事。在這個邪惡加速的時代,俄羅斯聯邦每年撥出3億美元來資助奇幻熊的千人菁英駭客,成為全球數位謊言和動亂中心。

愛沙尼亞顯然打不過普亭和他親信所雇用的影子軍團。但這個位於俄國西北邊的共和國採取其他做法,提供一個透明、公開又正當的政治系統:它和東方崛起的假消息勢力相對立;它以信任至上、以數據整全性為基礎;最重要的是,它讓人們對自己的網路行為負責。

你正被監督

正因如此,愛沙尼亞更形重要。它讓我們一窺如何善用網路空間,也成為其他開發中國家的榜樣,爭相建立類似的身分系統。例如,在印度,愛沙尼亞模式對於穆迪(Modi)政府建立的數位身分系統有極大的影響,這套系統叫做阿達爾卡(Aadhaar),是根據生物識別和人口統計數據而設計,為12億印度人口提供數位身分。

阿達爾卡的設計者之一,維拉爾.沙赫(Viral Shah),是班加羅爾市的科技創業家,他在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取得電腦博士學位。沙赫也像我在塔林見到的諸多優秀的愛沙尼亞年輕科技專家一樣,善用他新創科技創業家的技巧,讓公共部門更創新、更敏捷。另外一位是印度第二大IT服務公司——印福思科技(Infosys Technologies)前任執行長南登.尼勒卡尼(Nandan Nilekani),沙赫和他於2009年受印度政府委託,要「讓印度重開機」,建立低成本數據身分系統,就像沙赫和尼勒卡尼所說的,要實現「10億個願望」。

「印度人巴不得趕快被納入這套系統。」年輕的沙赫和我在班加羅爾見面,向我說明阿達爾卡推出之前的情況。「如果我是種姓制度裡的最低階層,被警察攔下盤查——我沒有身分證明、沒有權利、沒有防護。」

他堅稱,「所以我們需要越過身分的屏障。」

在沙赫眼中,要超越這道屏障,印度和愛沙尼亞有許多類似之處。「政府是印度最值得信任的品牌」,他點出了兩國相仿的政治文化。

「我熱愛印度的地方,是機構很管用。」沙赫說,並強調政客和選民之間有極高程度的信任。他解釋道,阿達爾卡計畫能用來「強化」這份信任,這一點和愛沙尼亞也很像。

沙赫補充道,印度能向愛沙尼亞這類歐洲國家學習的地方,是隱私方面的「迫切議題」。他告訴我,印度沒有隱私法,必須在人們和政府之間建立起他所謂的「信任平台」。他坦言,歐洲在這方面的立法上「遠遠領先」。沙赫呼應伊爾韋斯的說法,主張需要有一套他所謂的「社會契約理論」,來重新改造數位時代人民和政府之間的關係。

其他印度科技專家對隱私的看法也和沙赫雷同。《連線》(Wire)雜誌駐新德里記者席德哈斯.巴提亞(Sidharth Bhatia)告訴我,他對尼勒卡尼和沙赫的計畫憂喜參半。「我擔心,」我們在新德里的商場喝茶時,他告訴我,「因為沒有抑制政府的力量。」在新德里工作的阿爾溫德.古普塔(Arvind Gupta)也同意此看法。古普塔曾擔任執政的印度人民黨(BJP)資訊科技部主任。「如果我們想要成為全球最大的數位民主國家,」古普塔告訴我,「就一定要先定出隱私保護政策。」

有些印度評論家用愛沙尼亞的身分系統做為改進阿達爾卡計畫的範本。位於班加羅爾的研究機構——網路與社會中心執行主任蘇尼爾.亞布拉罕(Sunil Abraham)就告訴我,印度要向愛沙尼亞學習的地方有很多。我和他在他辦公室的花園享用咖哩魚,他告訴我,愛沙尼亞的系統較優,因為它根據的是網路科技,而非生物識別。而且,亞布拉罕還說,阿達爾卡需要他所謂的「分權化認證基礎建設」——這和西庫特與維克在愛沙尼亞建立的系統很像,能夠保護全民隱私。

當然,印度12億人口中,只有35%使用網路,這和愛沙尼亞很不一樣。不過,這2個國家企圖在網路時代改造自己,所面臨的挑戰——信任和隱私,以及在國家與人民間重塑社會契約——並沒有那麼不同。在修復未來方面,「政府不但能夠幫忙,」讓印度重新開機以實現10億願望的創業家沙赫告訴我,「也必須要幫忙。」

開車駛出新德里、朝泰姬瑪哈陵所在的阿格拉前進,途中有個大型看板,上面寫著:「你正被監督」。愛沙尼亞經驗很重要,因為它提供像印度這樣的國家建立數位國籍、同時又保護隱私權的好榜樣。

愛沙尼亞:事情率先發生的國家。不過,還好它不是唯一一個事情先發生的地方。就在世界的另一頭,還有一個地方也像愛沙尼亞一樣,在數位創新上傲視全球。那是一個島嶼——和湯瑪斯.莫爾筆下那個有著人頭形狀的虛擬島嶼頗為相似。

相關書摘 ►憤怒音樂人:我的歌在串流播放100萬次,比賣一件T恤賺的錢還少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修復未來:反制大數據壟斷、演算法統治、科技性失業、民粹主義、贏者全拿,保存人類價值的5大行動指引》,大塊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安德魯.基恩(Andrew Keen)
譯者:劉復苓

拿回明天人類命運的主動權,今天該做什麼
《賈伯斯傳》作者艾薩克森推薦:
「一本令人振奮的佳作!」

後隱私時代,面對後真相的現實,極貧或極富的兩個世界
我們的未來破了洞,需要修復
問題是要如何修復它

過去20年來數位革命對經濟、社會、政治和文化造成破壞性的影響,像是科技巨頭壟斷大數據、科技性失業、數位成癮、民粹統治、網路霸凌、數位監控等,讓這世界更加不平等、不穩定,《修復未來》即在探討我們該如何因應與解決這些問題。

安德魯.基恩是全球知名的數位革命評論員、創業家,他提出五大重要工具與行動指引:
立法規範、競爭性創新、勞工與消費者選擇、社會責任和教育。

為了本書,他走遍世界,了解上至國家領導人、議員,創業家、創投家、工程師、慈善家、律師、建築師,乃至激進主義分子、Uber司機、一般平民,如何利用這些工具來創造正向的改變。

  • 在愛沙尼亞,當地發展出一種網路數位治理模型,用以拓展其E化公民的國籍計畫。
  • 在布魯塞爾,歐盟祭出最嚴格的個資法GDPR,影響全球企業,沒有人是局外人。
  • 在新加坡,智慧國家計畫將全島轉型成「生活實驗室」,利用數據改善人民生活。
  • 在德國,各汽車大廠如履薄冰,謹慎因應無人駕駛汽車的未來。

基恩還將談及中國、印度、莫斯科、柏林、倫敦、紐約、矽谷等地刻正發生的進行式,將21世紀社會拉回到「以人為本」的現實,為危機四伏的數位虛擬未來尋找可能的答案,共創一個再度令人引頸盼望的美好世界。

和愛沙尼亞前總統伊爾韋斯、全球資訊網發明人伯納-李、歐盟競爭事務執委維斯塔格、維基百科共同創辦人威爾斯……一起修復我們的未來

書籍重點

  • 網路革命、數位科技帶來的經濟不平等、社會人際疏離、文化沉淪、數位民主、全球壟斷、民粹統治、隱私的終結、科技性失業、數位成癮等政經社會困境,本書提供我們逃出生天的行動地圖。
  • 不論支持或反對「AI威脅論」,回到以人為本,不使自己的智慧退化,重拾身而為人的價值。
  • 提供讀者全局觀點,從愛沙尼亞、新加坡到印度,西歐、美國到其他地區,全世界的人如何努力解決數位時代的重大挑戰。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大塊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日本有「美女刺客」,台灣又有多少只看長相就投的「豬哥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