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音樂人:我的歌在串流播放100萬次,比賣一件T恤賺的錢還少

憤怒音樂人:我的歌在串流播放100萬次,比賣一件T恤賺的錢還少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庫克坦承,雖然蘋果音樂和Spotify付費訂閱人數增加,但這對音樂產業、尤其是藝術工作者來說,是「殘酷的十年」。他說,改變的唯一方法,就是由像大衛.羅利這樣的藝術家投身政治行動。

文:安德魯.基恩(Andrew Keen)

性、毒品和莫爾定律

下了舞台,搖滾樂手往往不像在台上那麼叛逆。但大衛.羅利(David Lowery)——創立90年代搖滾團體「貝多芬露營車」(Camper Van Beethoven)和「餅乾」(Cracker)的吉他手、作詞作曲者和主唱——是個例外。他不只唱出革命,還實際登高一呼,率領叛軍抵抗這個新古老政權。

羅利是個不折不扣的反叛者——是個可以隻手修理整個億萬產業的瘋狂人物。就像《紐約時報》說的,他「能夠代表數位時代音樂家的憤怒」。燃起憤怒的,是強納生.塔普林所說的「巨額財富重新分配」,為矽谷創造難以想像的巨額財富,而全球唱片業的營收在過去15年來比減半還慘,從1999年的146億美元,降為2015年的70.2億美元。

沒錯,商業模式和產業不斷改變,沒有什麼會恆久不變,今日持續進行的熊彼得式數位破壞性風暴更是如此。沒錯,像是Spotify、蘋果音樂、YouTube和Rhapsody等串流服務的成功——現今占整體營收的34.5%——似乎在這幾年終於止住唱片經濟的死亡螺旋。例如,2015到2016年,全美音樂串流增加68%,訂閱服務營收多了114%,為25億美元。可是,這種付月費就可以享受吃到飽的串流內容的新商業模式,雖然對消費者和唱片公司很有利,但對創意產業工作者來說,卻不是一個理想的解決方案。

就像黛比.哈利、凱蒂.佩芮和女神卡卡所提醒我們的,問題出在有許多串流服務付的版稅少得可憐,尤其是YouTube和潘朵拉(Pandora)。《紐約時報》對於串流市場也指出,「音樂產業辛苦地賺蠅頭小利,卻流失大錢。」情況已經扭曲為:高利潤的黑膠唱片利基市場為整個音樂產業創造的營收,居然高於YouTube的數十億瀏覽人次。「串流崛起之際,」《時報》總結道,「音樂界損失數十億美元。」大衛.羅利也以一貫的尖酸口吻在部落格寫道,「我的歌在潘朵拉播放了100萬次,我只得到16.89美元,比我賣出一件T恤賺的還要少!」

於是,在喬治亞大學教授音樂經濟學的羅利便成為代表憤怒音樂工作者的公眾面孔。他公開批判網路業龍頭,因而創造事業的第二春——《告示牌》(Billboard)雜誌指他2012年在舊金山音樂科技高峰會上的演說為「當代聞名」,演講題目為「見見比前老闆更差勁的新老闆」——他一個人奮力反抗一切不公,從潘朵拉和YouTube的剝削商業模式,到不道德的網路音樂盜版。《彭博》(Bloomberg)報導指出,他是獨力對付「整個串流音樂產業」的「任性搖滾魂」。

大衛.羅利也像塔普林一樣,目標是喚起大眾認知到新經濟系統的不公不義,看清音樂人和作詞作曲者是如何被無情剝削。不過,羅利並非光是生氣地繞著新數位公司怒吼。2015年下半,他代表詞曲創作者,對Spotify這家市值80億美元的瑞典串流服務提出1.5億美元的侵害著作權法集體訴訟。羅利根據自己苦心研究的結果,指控Spotify對多數串流的音樂取得的都是機械許可證。羅利說,Spotify是偷竊他們這些詞曲創作者作品的「著作權破壞機器」。幾個月後,他又對Rhapsody提出類似控訴,要求該網站也得付使用費給詞曲創作者和藝術工作者。就像廣告業杯葛Google一樣,羅利想辦法要這些串流公司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他迫使一個到處犯規的產業承擔後果。

這些訴訟都還在進行中,而羅利的重砲攻擊,激發年輕藝術家相信他們也能改變體制。音樂界知名律師克里斯.卡梭(Chris Castle)表示,羅利讓世人看到,改變體制的唯一方式是告上法庭——至少在美國——因此已經「改變對話」。辦公室在德州奧斯汀市的卡梭告訴我,「立法不再能解決問題。」唯一能強制實行著作權法的,只有創作者他們自己。卡梭指出,在這方面並沒有守護天使存在,華府也沒有像維斯塔格這樣的人物。

索尼音樂(Sony Music)全球數位業務總裁丹尼斯.庫克爾(Dennis Kooker)也同意卡梭的看法。「在羅利的努力下,其他藝術工作者可以安全地跟著跳入,」庫克在他位於曼哈頓的辦公室對我說。藝術家尤其需要大聲說出DMCA避風港的「瑕疵」,庫克爾堅稱,不過,他認為改革潮流主要會來自歐洲。庫克坦承,雖然蘋果音樂和Spotify付費訂閱人數增加,但這對音樂產業、尤其是藝術工作者來說,是「殘酷的10年」。他說,改變的唯一方法,就是由像大衛.羅利這樣的藝術家投身政治行動。

我離開庫克爾絢麗的索尼辦公室後,搭火車到費城與羅利見面,地點是離費城火車站幾條街之遙的一個小型現場音樂表演場地。骯髒的窗戶上貼著自製的宣傳標語,要韻律不要演算,要社區不要商品、要策展不要編碼,顯示他們正與數位音樂打仗。

我在費城見到了正在巡迴的羅利——他才剛離開匹茲堡,接下來要前往克里夫蘭。我請他到隔壁的餐廳吃肋排。當晚他要趕兩場私人企業宴會的演唱。他告訴我,他通常一年有上百場的現場演唱,來自音樂的年收入約10萬美元——5萬來自巡演、五萬來自版稅,而版稅多半來自於他唯一的百萬暢銷單曲1993年餅乾樂團的〈消沉〉(Low)。魅惑富有的搖滾人生就值這幾個錢。


猜你喜歡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飛宏科技新推出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飛宏科技在2021年底推出全新280W GaN(氮化鎵)高功率電競筆電電源,超緊湊尺寸160*69*25mm(276cc)與700g輕量化設計,使其功率密度突破業界多年來設計極限,達到眾所期盼的16W/in3(1W/CC),因而相較一般市面販售相同輸出功率產品,體積縮小約50%,重量減輕約30%,大小重量相當於一般180W電源。

飛宏科技這款電競電源的設計研發–電路上結合了高效率拓樸結構、零電壓零電流軟切換技術、新型GaN半導體元件、與自主開發數位控制機制等技術;工藝上則採用了3D零件配置與佈線技巧、功率模組設計、及獨特GaN生產製程管控,最終成就了品牌客戶與終端使用者所冀求真正輕、薄、窄、小的高功率充電器,為電源業界與電競市場帶來突破性的研發創新亮點。

電競電源渲染圖1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安全可靠280W GaN頂級規格充電器

飛宏科技表示,目前市面上所謂的GaN電源都著重強調在所謂的小型化,但往往都忽略電源設計更應重視安全性、可靠度、及滿足終端使用者真實的使用情境。飛宏科技此款新小型化電源已取得各項國際安規認證包括IEC/EN/UL 60950-1 & 62368-1、CCC(5000m)及電磁相容(EMC)認證包括EN55032 Class B EMI & EN55024 EMS等規範。

此款電源更是針對高階電競筆電應用需求如:支援高階處理器及顯示器的瞬間峰值功率拉載、玩家日以繼夜的重度使用、酷炫輕薄的外型、與輕巧好收納及攜帶方便等,同步提供以下的頂級規格及功能:

  • > 95%滿載轉換效率與< 0.2W空載待機損耗
  • 560W(200%額定功率)瞬間峰值功率輸出
  • 3年/26,280小時,滿載高溫下長壽命保證
  • 五種數位化安全保護機制
  • 2公尺輸出線上不需加任何EMI磁芯輔助即能通過EMI認證
  • < 150uA低漏電電流

電競筆電首選 極緻設計之展現

近年來電競筆電產業蓬勃發展,品牌廠商無不卯足全力導入最新軟硬體技術與材料來提升性能,使產品設計上能不斷推陳出新,以滿足電競玩家挑剔與追求極緻體驗的渴望,唯在配角「電源充電器」上無太多創新,而導致玩家也只能默默接受彩盒中所附帶大而笨重的電源。

飛宏科技新推出這款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突破過往的設計瓶頸與極限,可充分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本文章內容由「飛宏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