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吉嶺》:大吉嶺茶葉在歐洲越賣越貴,錢卻不是茶農賺走

《大吉嶺》:大吉嶺茶葉在歐洲越賣越貴,錢卻不是茶農賺走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慣支付某個價錢的買家會想要用同樣的價錢買茶,所以他們會去找符合預算但等級較低的大吉嶺茶,而不是花更多錢採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傑夫.寇勒(Jeff Koehler)

雖然遭遇氣候、勞工、政治不穩等嚴峻的考驗,從大吉嶺山區吹出的風依然帶著樂觀的氣氛,令人覺得前途光明。即使最近一連串慘不忍睹的收成、眼前缺乏獲利,當問到大吉嶺茶的未來,幾乎每個與這項產業有關的人都回答「樂觀」、「高度樂觀」,或者「極為樂觀」。

「市場對大吉嶺茶的需求呈三級跳,」卡普爾在他德里的工作室阿普.吉.帕桑德茶館說:「經過幾年的停滯,現在價格明顯上揚了。」J.湯瑪士公司的大吉嶺茶拍賣官喬杜里也同意說:「已經呈現U型轉彎,價格往上了。現在正在彎處附近。2001年、2002年、2003年是低點。2010年是市場真正的轉折點。」他往後躺在辦公室的椅背上。「已有3或4年的風光日子,」他說:「市場是在的。」

從國際的角度來看,大吉嶺茶最重要的市場——德國與日本——愈來愈穩固;法國與其他歐洲國家的市場也在成長中;北美洲也冒出頭來,成為重要市場。俄羅斯愈來愈富裕,也正盯著高端茶。亞洲市場同樣前景看好。伊朗與中東買家的目光正從CTC茶轉移到印度正統茶,喬杜里說。伊朗是目前全世界第5大茶葉進口國,而且成長快速,過去20年有兩位數字的成長。目前,伊朗所購買的正統茶葉大部分來自阿薩姆,但大吉嶺茶頗受想要高端品質的客戶青睞。

中國在傳統上是個喝綠茶(與烏龍茶)的國家,目前也培養出對印度紅茶的喜好,也很了解大吉嶺是較精緻(而且昂貴)的茶葉。「過去兩年,中國年輕族群對紅茶相當感興趣。大吉嶺茶被用來作為企業贈禮,以及特殊場合的飲品,」根據查曼茶公司森古巴塔的說法。2010年,查曼茶集團從他們的茶園運了大約25萬公斤的茶葉到中國,數量可望繼續增加。2013年秋季,印度的《經濟時報》(Economic Times)報導,韓國這個以綠茶為主的市場訂下150萬公斤的大吉嶺茶,數量相當驚人,大約是大吉嶺年產量的六分之一。

身為精緻茶的商人與評茶師,米塔爾樂觀的原因,在於大吉嶺茶的口味是來自適合本地條件的品種接枝繁衍,而不是用中國老茶樹的種籽來繁殖。依傳統的方法,種籽播種在現場的苗床上,等大約4到6星期後發芽,便被移植到1個大約20至25公分長、如法國長棍麵包一樣粗、裝滿土壤的小聚乙烯套管中。在陰涼的竹叢下,它們在莊園的露天苗圃經過9個月左右後成熟,才可以正式栽種。老中國茶葉來自親緣和品種的混合,葉子大小略有不同。加工時,夏馬說:「製茶過程中,有點是以中間大小的葉片為主。這樣大小不一的情況,增加製茶的困難度。」

現在,大多數莊園的新茶樹都是來自栽培種的樹苗,而不是各種種籽。在大吉嶺,這些被稱為複製品種,因為它們是親株的複製品。雖然印度的「托克萊茶葉研究所」(Tocklai Tea Research Institute)在1949年發布了第1個複製品種,而且庫存有數百種,但迄今為止大吉嶺最受歡迎的3個品種為:AV-2,B-157,P-312。這些茶樹的特性更相近,而且葉片大小盡可能一致,這意謂萎凋與發酵能夠更準確。「為複製品種加工較容易,」夏馬說。

「有些你無法置信的風味,」米塔爾說:「太濃烈了。」他可以準備1杯用較低階茶碎末泡的茶,結果接近由較好的茶葉泡出的茶。「它的地位高高在上。」

然而,莊園主人與經理目前大部分的樂觀態度,亦即促使他們繼續留在這一行的原因,並非來自銷售數字,甚至也不是大吉嶺茶的風味,而比較是基於最近的法律規定。

2004年,為了阻止猖獗的假冒、濫用標籤和誤用名稱,並阻止詐欺、模仿和摻假,大吉嶺茶成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在印度境內,第1個被授予「地理標識」(geographical indication,簡稱GI)的產品。這是該產品尋求國際保護的重要一步,後來於2011年10月完成。大吉嶺茶被歐盟授予「地理標示保護制度」(Protected Geographical Indication,簡稱PGI),是第1批獲得此保護機制的非歐洲產品。大吉嶺茶現在是一種產區受保護的產品,就像蘇格蘭威士忌、帕爾馬地方乳酪(Parmigiano-Reggiano,即帕馬森乾酪)和西班牙拉曼查(La Mancha)的番紅花一樣。

雖然商標是私人單位使用,但「地理標示保護」是公共的,而且延伸到生產特定產品特定區域的集體社區。根據印度茶葉局的規定,「大吉嶺茶」指的是只有、而且特定是在大吉嶺87座莊園裡栽培、生長、產出,並以正統製茶、加工方法完成的茶。

業內人士經常說,每年全世界售出4萬公噸「大吉嶺茶」,但這個區域的產量其實只有這個數字的五分之一。「一旦全力執行法律,市場會更供不應求,」瑪莉邦莊園的唐丘里亞說:「然後消費者會買到更貴的茶。」整個大吉嶺的經理論調都一樣,幾乎就像一句口號。

「至於現在,歐盟的混茶商人通常用49%的其他茶葉與51%的大吉嶺茶葉混裝,當作大吉嶺茶來賣,」印度茶葉局主席巴努(M. G. V. K. Bhanu)上任後這麼說:「但是從今以後,只有包裝內百分之百都是大吉嶺茶葉,才能當成大吉嶺茶來銷售。」這類包裝會印有大吉嶺茶和PGI的標誌。

由於將近60%的大吉嶺茶葉出口到歐盟,而且大部分是賣到德國,事情非同小可。德國是大吉嶺茶最大的進口商,也是最重要的客戶。他們購買大宗,然後將大部分的貨再次出口。「德國人是貿易商,不是消費者,」1位頂尖莊園的經理說:「他們是大客戶,但不是永遠的。隨著『地理標示保護制度』的改變,這種情況不會持久,」他這麼預測,指出許多進口商不再能混茶,很難從中得到利潤時,他們就會失去對大吉嶺茶的興趣。「如果他們無利可圖,為什麼要繼續推廣大吉嶺茶?」另1位經理說,他認為,大吉嶺茶只是被當作大宗商品購買與銷售。「他們會把精力放在別處,放在尼泊爾。」

「地理標示保護制度」自2011年11月生效,開始了1個5年的緩衝期。2016是業界記憶中最令人期待的1年。

大吉嶺茶將會獲益,但哪些人會得到最大的利益還不清楚。J.湯瑪士公司的喬杜里認為是出口商和高端茶;但加爾各答查曼茶集團的森古波塔不以為然。「這對每個人都有利,」他說:「而且中間與中下的茶葉受惠更多。」當大吉嶺茶的價格上漲,首先受益的會是下等茶,因為價錢被拉抬了,他說:「2000盧比(批發價每公斤的價格,約36美元)的茶葉會變成6000盧比,300盧比(約5.5美元)的茶會變成600盧比。」他認為,習慣支付某個價錢的買家會想要用同樣的價錢買茶,所以他們會去找符合預算但等級較低的大吉嶺茶,而不是花更多錢採購。

「這是供給與需求的問題,」安布提亞莊園的經理傑.尼歐吉(Jay Neogi)說。小小的白色茶杯倒扣4層高,整齊排在莊園偌大的試茶室裡白色的磁磚檯上。「大吉嶺茶是限量產品。其他的國家可以增加產量,種更多的茶樹。在大吉嶺,你無法這麼做。」這片山區受到保護,不能擴張茶區,清理林地現在也違法,依這一區的地形與灌溉的困難度,不可能再開闢新的茶園。人力和水力資源已經飽合了。「所以,當需求超過供給,價格就會上揚。」

這會隨著大吉嶺茶的特殊性,以及在其他地方出產相似茶葉的不可能性而定。如同1幅掛在安布提亞試茶室牆上的海報宣稱的:「大吉嶺茶。只出產在大吉嶺。全世界渴望的茶飲。」

在一片看好聲中,有些人認為單靠PGI認證不會對他們的茶葉在市場上的價格造成多少影響,這些人的聲音很稀微,其中1位是葛朋漢納和羅希尼莊園的雷希.薩里亞。「除非印度人開始喝大吉嶺茶,否則大吉嶺茶的價格不可能抬高的。」

印度人通常偏愛較濃烈的茶,加上很多的糖和奶,勝於大吉嶺茶細緻的香味。缺乏印度國內市場,以及更多貿易往來的客人,一直是大吉嶺茶葉協會穆克爾基所謂的「固有的殘障」。幾乎全部的大吉嶺茶葉都得出口到遙遠的客戶那裡。近來終於出現一些改變的端倪。新興的中產階級意味著更多的印度人能負擔起大吉嶺茶的高價,但他們是否喜歡它多於可樂和咖啡,又是另一個問題。

在加爾各答市中心一條邊街上隨意挑選1家小商店,貨架上,在阿穆爾黃金牛奶(Amul Gold milk)、綠豆和大袋的巴斯馬蒂大米之間,Typhoo和立頓(Lipton)茶旁邊,有幾盒大吉嶺茶,也有「塔塔黃金精緻大吉嶺茶」(Tata Gold Fine Darjeeling Tea)。「為了享受精緻的香氣,請沖泡,」塔塔茶包裝上的指示寫著:「不要煮。」這與大多數印度人在家煮茶的習慣有明顯的差異。

在貨架上,對這項產業更重要的是一包包流行的「塔塔黃金茶」(Tata Tea Gold)。這些茶裡混合了阿薩姆CTC的濃烈與茶體,再加上15%的大吉嶺長茶葉,最近的宣傳說,這將「開啟並釋放出優越的香氣。」這種作法能為這種流行的茶飲增添某種高尚感。在一般人熟悉的塔塔茶綠色與黃色包裝上寫了一句口號:「濃郁的香氣,神清氣爽的味道。」

塔塔集團於1990年代初期突襲全球市場,更於2000年經由接管泰特萊茶(Tetley Tea)來鞏固其成長;塔塔現在是全球第2大茶葉公司,僅次於聯合利華(旗下有Brooke Bond、立頓和PG Tips)。在印度,塔塔在超市貨架和廚房櫥櫃裡的能見度非常高,提供各種品牌的各種產品:塔塔茶、泰特萊、Good Earth、KananDevan、Chakra Gold與Gemini。在加爾各答J.湯瑪士公司每週二的大吉嶺茶拍賣會上,塔塔現在是國內最大的買家,也是成交量最大的買主。喬杜里說,這種情況不過最近幾年才發生。「塔塔得標」如今可以在他的拍賣室裡一遍又一遍聽見,尤其是中間檔次的茶。根據喬杜里的說法,塔塔全球集團採購了拍賣會上全部茶葉的12%至15%。

「這改變了遊戲的樣貌,」卡普爾說。

塔塔全球飲料公司嶄露頭角,成為大吉嶺茶葉內銷市場的主要買家,是全葉等級的大吉嶺茶拍賣價格能夠從2006年每公斤204.67盧比,上漲到2012年每公斤490.93盧比的主要因素,喬杜里說。

這為個別的莊園開啟進入印度市場的大門。大吉嶺的莊園沒有資金獨力在國外推廣他們的品牌,因為生產和資源都太少了,而且他們通常需要仰賴進口商做這件事,尤其是德國進口商;而許多人都擔心,一旦「地理標示保護制度」鐵腕執行,外國進口商將失去對這些茶葉的興趣。

然而,隨著印度快速增加的中產階級,以及當地消費者對產品更多的注意,雷希.薩里亞把印度市場視為他努力的重心。為了推廣葛朋漢納莊園的品牌、更接近當地客群,他的家族公司已經開始在網路上直銷茶葉,並且開了幾間小型的零售商店。其他個別的莊園也採取了類似的小動作,目標直接瞄準印度消費者,讓消費者更容易接觸到他們的產品。

印度市場另一項重大的變化,是近年對大吉嶺綠茶的風靡。

「我們過去習慣銷售一款綠茶,」大吉嶺納斯穆爾茶行的吉瑞許.薩爾達說:「我們沒辦法拿完整的(大約150公斤)批次,所以習慣要求1箱(約25公斤),然後花1年的時間賣出去。現在,我們賣10到15種綠茶。而且都是完整的批次。」走進他們茶行的顧客大部分是來找綠茶的,薩爾達說:「他們也許也買紅茶,但他們會先詢問綠茶。」

相關書摘 ▶《大吉嶺》:17世紀茶葉很昂貴,連葡萄牙公主的嫁妝都只有1箱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大吉嶺:眾神之神、殖民貿易,與日不落的茶葉帝國史》,麥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傑夫.寇勒(Jeff Koehler)
譯者:游淑峰

大吉嶺,是英國女王皇冠上不可或缺的珠寶、不列顛群島最受青睞的飲品,掌握殖民地霸權的東印度公司財務核心。

生態、歷史、傳統、文化與地域特色匯集此處,沖泡出高貴、無法複製的一心二葉。

故事背景是若隱若現的喜馬拉雅山區與濕漉漉的季風,初衷是為了商業發展與財富擴張而種植英國需要的「茶」。植物獵人福鈞從中國帶出的茶株,被送到東印度公司的茶園,其中一部分落腳大吉嶺。沒有其他山丘能產出如此細緻的香氣與細膩的茶湯,也沒有其他地方能複製其綜合因子,或是它難以描述的口味。

本書述說在此風土下,大吉嶺如何在大英帝國統治下發展出茶產業,最終產出全世界最優質好茶的故事。然而,今天這項產業正面臨產量下跌、激烈的獨立抗爭、勞動力不穩定,以及氣候變遷蹂躪的多重打擊。同時,這也是一個採取措施頑強抵抗這些挑戰、拯救印度最獨有而且最具圖騰式飲品的故事。

《大吉嶺》這本書包含了對這個區域迷人的描繪,豐富的帝國與貿易謀略故事,既冒險又浪漫,呈現大吉嶺頂級茶之歷史、神祕與獨一無二的迷人滋味。

大吉嶺
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