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絕「恐龍法官」的司法改革,為何拿年輕司法官開刀?

杜絕「恐龍法官」的司法改革,為何拿年輕司法官開刀?
Photo Credit:sgtfuryCC0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改革的問題被假設為「司法的僵化」,改革的手段卻先從比較靈活、比較未受馴化的新鮮人開始,這究竟是改革,還是整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邱子安(淡江大學公共行政系學士、台大政研所公行組碩士班肄業生,曾任競選工作、英語補習班助教、倡議遊行幹部)

年金改革,從年資多、職等高的軍公教開始砍,這個道理大家都知道,為什麼?因為改革的目的是減少年金的負擔,那當然是位高久職的拿的退休金比較多嘛!反觀司法改革,卻是司法官的來源與養成成了議題,司改國是會議以及司法院也做出了宣示,改革都對準了司法官新鮮人。

但新科司法官真是問題的根源嗎?

聽說法官都是「恐龍」,判決見解與社會實況脫節,假設這是問題所在,那是在司法體系久任期職者脫節的比較嚴重,還是剛考上還在受訓的新法官嚴重?我國許多司法案件都是在高等法院和最高法院更審來更審去,遲遲不做決定,最高法院每找細故廢棄原判決,當事人就在訴訟裡面攪和十幾年甚至幾十年。

但在最高法院服務的是剛考上的新科法官嗎?這樣咬文嚼字,沉溺抽象法理而無視當事人的審判實務,是老法官貢獻得多還是新法官貢獻得多呢?檢察體系愈是高層,愈是不用親自偵查辦案,工作多在監督下級檢察署,處理再議,能受司法行政體系認可而占少辦案多領錢「爽缺」的,是新檢還是老檢?司法官受訓時書類都要受批閱,被檢查養成「尊重」上級審見解,不能隨便批評判例,掌握這套訓練體系的司法官僚,是新人還是老人?產生一大堆判例對刑事犯罪構成要件說文解字,兩個字解釋成四個字,導致司法判決僵化,下級法官因為管考、因為案件維持率而不敢有些許違背,製造這些文言文判例的是新人還是老人?

新的司法官養成政策,要求法官檢察官在試署的五年中有兩年要到院檢以外的機關實習,可以是律師事務所或著其他公益團體。這樣看來,好像改革的出發點是幫助恐龍社會化,而改革的終點是奉送律師免費人力。但老律師憑什麼因為司法改革,得到免費的實習新人?那老法官的問題該怎麼解決?如果新科司法官是恐龍,那老法官豈不是要變成化石了,對部分受法律系所訓練的年輕學生來說,受任命為法官是終生的榮譽,但這個門檻,卻可能因為體制的改變而愈變愈高。

如果改革的問題被假設為「司法的僵化」,改革的手段卻先從比較靈活、比較未受馴化的新鮮人開始,這究竟是改革,還是整人?

流放新科法官去到跟審判業務未必相關的地方去「歷練」,卻放任老法官在終審法院和司法行政四處流竄,用僵化的思維繼續主導上訴審、教育訓練、評定考核,這是意識到司法的專家獨裁,還是只是打從心底瞧不起年輕人,覺得過得愈痛苦就愈讓人開心。試想如果今天建照管理的機關要求考試合格者要到私人建築師事務所實習兩年、公家機關的會計被要求要到私人會計師事務所實習兩年,才能合格銓敘,難道不會被質疑圖利,被批評成產官界的老人聯手壟斷霸凌職場新鮮人嗎?可能是因為司法界恐龍特別多,看恐龍互相傷害特別有快感吧。

1200px-Supreme_Court_of_the_ROC
Photo Credit: james9052311 CC BY-SA 3.0

如果要對付的是司法體系的僵化,就應該有擔當,從最僵化的人開始改起,司法需要的是對話和傾聽外界的聲音,而不是滿足老法官和老律師的職業便利需要。掌握司法行政的資深官僚以及享受免費實習人力的資深律師,一點也沒有資格作為整體社會的代言人,來代表人民監督司法體制;從滿是老人的司法行政體制問出的改革藥方,也只能假借改革之名圖利既得利益者而已。

如果讓資深司法官僚盤據終審,是基於尊重審判獨立而拿這群資深法官沒辦法,那至少司法行政業務可以不用再託付給他們,把司法院負責司法行政業務的人事審議委員會、法官評鑑委員會、法官遴選委員會的檢審辯代表全都請走,不要再讓這些資深法律人複製司法體制的僵化。

律師或司法院自己遴聘的專家學者,並不能當作真正的外部監督,不如讓立法院、考試院、監察院這些體制上真的有代表性的機關都派員進來重新組織人審會,才不會在司法行政措施上處處假借改革名義,製造門檻排除新進,尋找機會圖利自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