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創生2.0》:人口13萬的小鎮,如何創造每人7萬歐元GDP神話?

《地方創生2.0》:人口13萬的小鎮,如何創造每人7萬歐元GDP神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都市的競爭力不是取決於州或者廣域地區的經濟力,即使是區域、人口規模較小的都市,也有該都市特有的方式來提升競爭力。

文:神尾文彥、松林一裕

德國的地方經濟樞紐

先進國家中,德國的地方都市雖然比日本還早出現人口減少、高齡化社會,但卻具有高生產性與商業創造力,透過參考他們的經驗能成為再造日本地方都市(圈)的典範。

也許很多人會問:「為何是德國?」這是因為在先進國家中,德國和日本的社會環境有許多相似之處。

例如1990年到2015年間,雖然德國人口曾小幅度地增加(一年平均0.1%),但從之後25年間的預測值來看,人口量將會以每年0.3%的速度下降。同時高齡化率(65歲以上年長者占全體人口的百分比)也會從14.9%(1990年時)上升至21.2%(2015年時),甚至於2040年上升至31.3%。

雖然德國的人口增減、高齡化的傾向目前已趨緩和,不過對目前的日本來說,德國在處理高齡化、人口減少的問題方面確實是先進國家。

此外,比起難以提升GDP的日本,德國的GDP在2000年以後不斷上升。其實這是因為這段期間的人口逐漸減少,所以才讓生產性(GDP/人口)急速成長。而在這數年內雖然人口轉為增加的趨勢,但生產性卻依然沒有提升,因此德國的GDP和人口增減沒有太大的關係,而是和高生產性的產業結構、都市結構的穩定程度有關。若能讓這兩種構造浸透至地方都市,也許日本的地方圈能看到重建地方都市的曙光。

而我們在探討德國經驗時,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單純複製德國的經驗,而是要理解問題的構成和形成這種問題的背景有何關聯。要從日本地方都市的角度去思考原由,才是真正吸收德國經驗的方法。

德國大約有1萬3000人口規模的地方政府,而其中不到8成的人口是由不滿5000人的小規模地方政府組成。和有9成以上地方政府是由5萬人組成的日本自治體制不同,不過還是有數座城鎮跟日本一樣受到人口減少和高齡化的影響。其中,從近年的都市的人口動態和經濟力狀況來看,雖然沒有到達都市規模的小城鎮,但一位居民卻有相對較高的GDP(生產性)也非常值得我們注意。

《地方創生_2_0》內文附圖-圖表1-8
Photo Credit:時報出版

圖表1—8是說明德國都市與郡區(約400)的競爭力分布圖。所謂競爭力就是擁有優質勞動力、優質的雇員生活環境、投資環境的綜合判定,圖中越有投資價值的都市其顏色就越深,顏色較淡者則為企業應避免投資的地區。

從整體來看,有競爭力的德國都市是西高東低(舊東德的競爭力比舊西德還要低),還有南高北低的分布。此外,有競爭力的地區中也還有零星的高競爭力都市。尤其經濟力較強且顏色較深的德國南慕尼黑州、巴登符登堡州,我們能看出這兩個地區有很強的競爭力。另外中央的下薩克森州即使和其他顏色較淡的圖林根州相比,其顏色也是較深。

由此可見,都市的競爭力不是取決於州或者廣域地區的經濟力,即使是區域、人口規模較小的都市,也有該都市特有的方式來提升競爭力。

而這個傾向也可以從經濟成長的資料中判讀出來。圖表1—9和圖表1—8一樣,主要是說明德國都市、郡區(約400)每一人的GDP和人口規模所產生出的結構。從這張圖看來,我們可以瞭解德國有哪些都市的GDP比平均數還要高(生產性較高的都市)。

《地方創生_2_0》內文附圖-圖表1-9
Photo Credit:時報出版

當我們檢視這些數據後,會發現這些都市通常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他們都各自擁有值得在世界上誇耀的「賣點(產品和商品)」。而當我們再次檢視這些賣點後,這些都市還能分為4種。

第一種是擁有50萬人以上的人口,並備有行政中樞機能、專門服務機能、金融機能等的經濟據點(司徒加特、法蘭克福等),第二是業績長紅的國際企業於當地的主要活動據點(狼堡〔福斯汽車〕)、因哥爾斯塔特〔奧迪汽車〕等),第三是在地產業和學術機構(大學、研究機購)合作,這種型態不只能讓人口規模獲得成長,而且還能穩定維持高生產性的內發發展型都市,第四種則是能順利吸引外籍觀光客前來消費的國際級觀光都市(巴登巴登等)。

不管是哪個種類,都在國內處於人口減少的問題中創造出有效需要(消費、投資)的商業環境,這一點雖然值得日本的地方都市參考,不過我們更該注意的是以形成地方經濟樞紐為主旨的內發發展型都市結構。因為業績高的企業所帶來的高所得(瞬發力),能安定維持地域經濟的營運(持久力)。

2013年德國前十名高生產性、有競爭力的內發發展型都市能看出生產性的成長。從一個人的GDP外部機關評價的競爭力指數來看,前幾名的是狼堡、因哥爾斯塔特、慕尼黑、法蘭克福、愛爾朗根、雷根斯堡等,這些都市若檢視過去的發展(圖表1—10),可以發現每一個居民的生產性和人口都有增加。生產性出現提升除了可以誘發人口的集中,其共同的特徵是能在人口增加的同時建構出附加價值(利益、人事費用等)。這代表提升生產性和增加人口是呈正比的都市值得我們關注。

《地方創生_2_0》內文附圖-圖表1-10
Photo Credit:時報出版

前文提過德國部分都市裡,每一位居民都擁有高GDP,其代表例子為雷根斯堡、愛爾朗根(這兩座都市都屬於巴伐利亞州)、海布隆(巴登符登堡州)透過探討這3座都市,我們能瞭解為何他們可以擁有傲人的成果。

附帶一提,巴伐利亞州是德國境內最富有的地區。但同為巴伐利亞的都市,慕尼黑和雷根斯堡之間的距離大約有170公里(相當於東京到靜岡的距離),和愛爾朗根之間約為250公里(相當於從東京到濱松再稍微遠一點的距離)。所以這其實不只包含慕尼黑,而且還是一個廣大的都市圈,所以參考這個德國經驗時,我們也要將日本的地方據點等相同環境條件考量進去。

案例1—雷根斯堡:與國際企業的產業鏈合作,進而創造地域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