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勵孩子邁向勇氣之路》:從「阿德勒學派」了解孩子為何口吃

《鼓勵孩子邁向勇氣之路》:從「阿德勒學派」了解孩子為何口吃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德勒說,了解一個人,需要用對方的眼睛看世界,用對方的耳朵去聽,用心去感受對方的感覺,這是合作,也就是他所倡導的社會情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曾端真

口吃案例解析【註】

這是阿德勒對一個11歲口吃個案的分析,可以讓我們學習從全人的視框來尋找個案行為的蛛絲馬跡,組合出對一個人的完整拼圖,猜測出案主的優越感目標、私人邏輯、行為動向與活動程度,以及其社會情懷。

解析口吃者的優越目標

挑食、口吃、尿床、夜間啼哭或說夢話,是常見於兒童的問題。這些症狀都讓家庭面臨著新的挑戰。

阿德勒說,口吃不是器質性的缺陷所致,而是心理困擾的外顯症狀,是缺乏合作的現象,而且隱含著強烈的抗拒。口吃涉及語言,語言的功能在於與他人產生連結,表達自己,好讓別人能了解自己。講話讓別人能聽懂,這個歷程本身就是合作。人們會用語調、聲音、語彙、來表達自己,也能了解與接受所聽到的語言,語言是人類進化的結果。

令人好奇的是,為什麼有些孩子沒有發展出合適的語言表達方式?

阿德勒說,每個孩子都有創造性,用自己獨特、自創的方式,主動回應外在刺激。因此,我們要留意的是個體如何運用外在的因素。從個體回應外在刺激的方式中,社會情懷成分的多寡即反映出孩子適應性之良窳。

口吃是一種「不合作」的現象。為什麼他不合作?他在口吃的行為中獲得了什麼?很明顯的是,由於口吃,別人需要多費心力在他身上,為他服務。也就是說,由於口吃,別人要為他做很多事,必須為他而忙。

我們在講話的時候,會留意別人聽懂與否。身為家長必須留意自己說的話孩子是否聽懂,也要幫助孩子說話讓人聽懂。跟兒童晤談的時候,也會發現適應不良的孩子,比較欠缺讓別人聽懂他的話的能力。這些孩子的偏差行 都不是故意為惡,而是沒有被訓練好在人際互動上具備與人合作的能力。

阿德勒是醫生,對器官性的問題特別敏銳。他曾提到,先天耳聾的小孩子從小聽不到別人說話,仍會創造自己的方式來表達,孩子會發明方法來讓照顧者了解他的需求。如果父母是耳聾的,當他發現自己哭的時候父母沒回應,孩子便會創造方法,把臉漲得通紅,讓父母看到他的需求。語言不好或是缺乏表達能力的孩子,會用身體來表達,用打人、吐口水、以頭撞地等方法,用力地表達自己。大人如果沒有同理地去了解孩子,就成為缺合作性的大人,多數大人採取的都是強制的方法,而非用合作的方式去了解孩子。

阿德勒說,了解一個人,需要用對方的眼睛看世界,用對方的耳朵去聽,用心去感受對方的感覺,這是合作,也就是他所倡導的社會情懷。阿德勒提到孩子要吸吮母乳必須跟媽媽合作,才能吃得飽,媽媽也要教孩子合作,就如初為人母的年輕媽媽說:「我和寶寶都在努力練習」,真符應了阿德勒的觀點!

人們運用聲音、語調來表達跟接收,表達跟接收需要靠合作,這是一種進化來的能力,因為人需要具備與人合作的能力,才得以生存。就人類的進化而言,個體會用正確的途徑與人相互交流,為什麼有些人卻不願用正確的途徑來說話?這跟社會情懷有關。合作性高的人,會努力讓別人聽懂。

阿德勒認為,口吃和一些適應不良症狀的功能一樣,都在滿足他的優越感。口吃的孩子,周邊的人對他的要求比較不高,也會比較同情他,對他比較有耐心。孩子透過口吃操縱別人來伺候他。如果孩子講話不清楚,父母親大多不會要孩子幫忙做什麼,可能會找別人去做,如此他就可以被寵——讓別人來替他服務。口吃的孩子不是任何時候都很嚴重,當他不想操控別人的時候就能好好講話,說夢話時也很平順。

小孩子初學語言的時候,普遍會有一段時間好似口吃般地說話,隨著發展,大多自然不再口吃,可是有些孩子卻會持續口吃並且惡化。如果大人沒有對孩子的語言過度緊張,孩子就不會口吃。一般的孩子在發展上都會歷經這個階段,若大人對孩子的語言太過緊張,比較容易演變成口吃,尤其大人越想糾正孩子,口吃就越嚴重。如果懂得那是發展過程的現象,不要太過強調它,孩子的口吃現象自然會削弱,並且逐漸消失。家庭太強調語言的重要性時,也會是孩子出現口吃的因素。

這個口吃的男孩生長在一個雙語言的移民家庭,語言成為這個家庭的困擾。口吃的現象往往來自一個人太過於在意「說話」這件事。阿德勒說,過度強調語言會讓孩子的整體性失去和諧。人需要完整和諧,身體跟心理需要均衡,心靈的各種運作亦然。如果我們特別重視某一個部分,就會失去平衡和諧。若特別針對講話這件事,孩子的注意力會放在講話,這樣容易失去和諧。

語言就是要讓人聽懂,讓別人了解,講話讓人聽懂,本身就是合作。為什麼小孩子會產生口吃的語言困擾?所有的外在因素都是間接因素,阿德勒認為行為是孩子自己的創造。為什麼他不合作呢?他在成長歷程有著什麼樣錯誤的訓練,使得他不肯採取正確的途徑來與人合作?

孩子透過口吃得到什麼?孩子的行為的目的何在?口吃可以讓孩子有藉口,讓他理所當然地把該做的任務丟給別人,讓別人為他而忙,這是他的所得——別人為他服務。口吃的人總是需求別人的支援。口吃者的共同性是要別人為他服務,要別人支持他。口吃可以讓孩子得到關注,得到支持與優越感。優越感的需求是潛意識的歷程,孩子自己沒有覺察,這是孩子的生命風格所致。他的生命風格是要別人來伺候他。生命風格形成於孩子還沒有發展出語言和經驗的連結之前。小孩子的語言還沒發展成熟,可是身體已經在記憶經驗。

什麼樣的孩子,要別人替他服務,要別人對他關注,要別人事事幫他?什麼樣的孩子會想要霸占住別人?這種孩子通常都是被寵的,不然就是渴望自己被寵。阿德勒說,在口吃的兒童裡面,常常可以看到被寵的孩子。那麽要如何找證據來支持這個假設?必須從個案生活上的蛛絲馬跡來支持這項假設:他是一個沒有被訓練好合作,要別人服務他的孩子。

個案分析:11歲的口吃男孩

阿德勒在分析個案時,有如一位偵探,他會運用各種細微的蛛絲馬跡來推測個案的優越目標、生命風格、私人邏輯及其行為動向。他也像一位考古學家,將支離破碎的瓦片,拼出一幅個案的圖像。

依照發展來看,這個孩子11歲了,應該就讀五年級。年齡跟就讀年級是尋找支持證據的線索。如果他在比較低的年級,表示個案在學習上是落後的;若他在更高的年級,表示其在學習上是超前的。案主就讀四年級,顯示個案屬於落後的類型,他重讀四年級,並且常私下擾亂課堂秩序。為何他留級兩年?我們似乎看到一個在學習上能量不足,但作怪能量又過旺的孩子,這是否有所矛盾?

依照阿德勒的學說,人是一致的。表面上,學習能量不足,傾向緩慢落後;實際上,個案的口吃和在班上擾亂的情況卻展現十足的動能。一個口吃、又在班上製造混亂的孩子,他的核心議題為何?問題行為是沒辦法處理的,必須去看個案用什麼方法追求自己的優越感,他整個人的行為模式是什麼?優越感和自卑感是一體的兩面,有很高的優越感,就表示有很深的自卑感。

阿德勒不主張對個案分類或冠以症狀之名,不過他常用行為的動向來形容一個人,他說,口吃的孩子的行為動向是「焦躁不安卻又裹足不前」。他需要那種別人為他服務的舒適感,他在那個位置沒有威脅、沒有挑戰,非常自在,不必費力便能擁有他人的服務——這是他所設定的優越目標。

每個人都為自己設定了一個獨特的舒適位置,這個設定的舒適感若跟現實距離越遠,則產生防衛行為的必要性越大。口吃即是孩子所採取的防衛模式。這個孩子過去沒有付出能量去為自己做事,而是用口吃的方式讓家人不得不為他服務。

「這孩子2年級時,便已經出現在課堂上擾亂的行為。」

單以這個訊息很難判斷出什麼,必須進一步探詢這個孩子在二年級時的學習狀態。如果他在二年級時成績是落後的,那麼便能猜測個案無法接受自己居於落後位置。個案是否為受寵的孩子,是否沒有被預備好忍受落後的位置,需要有更多的資料來佐證。

家中父親缺席,增加他學習跟別人合作的難度,所以他一直黏著媽媽,沒有機會跟不同的人建立關係,或是學習與人合作。這個孩子有另一個新的困難,雖然他和媽媽很親近,但是媽媽太忙,沒有足夠的母子互動來開展他的社會情懷。社會情懷的學習管道在於親身互動與觀察。孩子的爸爸缺席,加上媽媽太忙,無法開展其社會情懷。

其次,他在家中的經驗與在學校的經驗落差很大。由於前述背景因素,使得這孩子比其他同學更難適應學校生活。沒有一席之地對他是一個震撼。他希望能像在家裡一樣,維持處於高高在上的位置,這是他所想要的優越感,希望在學校跟在家裡一樣被寵。被寵的意思,是指這個孩子的早年經驗一直處在被呵護的舒適環境裡,不必費力去做事或承擔壓力。孩子一直沒有預期自己不在王子的位置,他沒有被訓練好面對學校環境,因此受到很大的震撼。家裡的舒適和學校的困難,二者對比太大了。

幫助孩子放下抗拒的武器

這孩子高度依賴媽媽跟姊姊,依賴對他而言是舒適的,讓他處在被寵的優越感中。他要找回那種母親以他為中心的感覺,希望回到被寵的日子。這個口吃的孩子緊靠著媽媽跟姊姊,就像靠著枕頭般舒適,他不希望把枕頭放掉。為什麼會這樣?他的害怕情緒貫穿在整個生活中,他擔心自己失去舒適的優越感。

孩子希望被寵,是主觀的創造。有的孩子在家裡被忽略,沒有被照顧,沒有所謂被寵的經驗,然而孩子也可能在內心形塑一個渴望的圖像,希望自己有個甚麽樣的爸爸、媽媽,他會設定一個別人應該怎麼待他,他才不會痛苦的圖像。也就是說,雖然沒有被寵的經驗,可是他渴望被寵。

口吃讓他能擁有優越感——被伺候的位置。他自己並不知道這種潛意識的意圖,在語言尚未與現實世界產生連結之前,他便已經建構出其追求優越感目標的風格。他用身體器官——口吃來達到優越感目標。阿德勒說,語言是全人格的表現,舌頭很有智慧,講話或吃東西時舌頭要怎麼擺,都不必靠頭腦來指揮。對口吃的孩子說:「先想想再說。」孩子的口吃可能會更嚴重。語言是人格的表現,不能把說話器官、語言或思考分開來個別處理。人的語言器官很有智慧,引導我們朝向目標,我們教導口吃的孩子先思考、先想想再說話,是行不通的。

口吃的孩子不會輕易放棄口吃,沒有人能夠強迫他不口吃。因為一旦放棄口吃,他就不能再時時占據別人,讓別人為他服務了。就孩子的目標而言,口吃是合於目標的方法,但是就人群關係而言,這個方法是錯的,不合乎社會情懷。口吃的孩子對於生活的觀點跟一般人的觀點差異很大,我們必須能夠進入他的世界,了解他的想法,同時去感受他的感覺,才能了解他。

面對口吃的孩子,要以鼓勵、溫和的態度,並且要注意孩子的抗拒,不要去踩抗拒的線。一旦發覺孩子有所抗拒,就要退一步,尤其對於抗拒非常強烈的孩子,更是如此。跟這類孩子互動的時候,第一要件是讓孩子不需要再用口吃作為他維護優越目標的武器。

阿德勒強調,必須把口吃放在孩子整體的生命風格中來了解,也就是要探討這個孩子奮力而為的方向,去看出其行為動向,而非針對口吃這個問題來處理。在治療這類孩子時,必須找出屬於他個人的目標,他最在意的是什麼?對他而言什麼最重要?了解什麼是他最重視的目標之後,才能找到治療策略。

相關書摘 ▶《鼓勵孩子邁向勇氣之路》:如何輔導裹著暴力外衣的脆弱男孩?

註釋:改寫自曾端真(2014)從阿德勒學派觀點解析口吃案例,諮商與輔導月刊,343期,頁39-44。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鼓勵孩子邁向勇氣之路》,張老師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曾端真

沒有壞孩子,只有氣餒的孩子
衝撞、破壞、攻擊、嗆聲、對立、翻桌、跳樓、拒學、偷竊、說謊……

這些是氣餒的孩子保護其優越感的行為模式。生命的動力是從自卑到優越,孩子不會不經掙扎便豎起白旗,他們會握緊武器奮力維護其優越目標。直接管教行為,徒增其掙扎的強度,無法讓他們改變行為。輔導者必須傾聽他們的人生故事,了解其獨特的生命風格,輔導歷程的每一步都不能偏離鼓勵之道,孩子才能放下手中武器,邁向勇氣之路。

本書是古典阿德勒學派深層心理治療師曾端真教授,以阿德勒學派的人性觀為經,以傾聽生命故事為緯,提出個案概念化的藍圖,並以16個案例說明如何結合概念化與實務操作,超越表象的次級問題,去探索案主的原級問題。這些案例看似有共同的行為樣貌,實則各自有著獨特的行為目的。個案解析主要在推測案主從補償自卑感與追求優越感的獨特軸線,策略聚焦在引導案主看見自己的優勢,開發其社會情懷,以鼓勵為其勇氣賦能。

作者本著社會情懷的精神,謹守「用他的眼睛去看、用他的耳朵去聽、用他的心去感受」之原則,以鼓勵之道來了解和幫助孩子。本書結合理論與實務,是從事兒童、青少年教育、輔導與心理諮商工作者的職前訓練、専業進修或實務督導的上好參考讀本。

getImage-6
Photo Credit: 張老師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日本有「美女刺客」,台灣又有多少只看長相就投的「豬哥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