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哈拉瑞:我21歲才承認是同性戀者、別再死抱宗教和國族主義

【一時】哈拉瑞:我21歲才承認是同性戀者、別再死抱宗教和國族主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時代,複雜曖昧,全球知名的歷史學家兼思想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的新著《21世紀的21堂課》(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筆鋒既狠且猛,當中的重點與得失是什麼?給我們有怎樣的啟示?就此作者加以剖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哈拉瑞「人類三部曲」新著作,這位謙謙君子變得「狂妄自大」?

這個時代,網路世界充斥許多混雜不清的聲音,我們通常不太喜歡刻意嘩眾取寵、標奇立異的人,他們往往包裝成「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模樣,實際貶低他人,抬高自己,見識有限;當社會愈來愈多這樣的人,一時叫人無法辨清少數有獨到見解、真知灼見之士。

現在,如果有人宣稱,在這個被科技文化包圍的時代,全球充斥各種政經、環保問題,世道紛亂,僵持日久,一切是源自絕大部分的人抱殘守缺、昧於形勢,模模糊糊過日子,問題只會繼續拖延下去。

也許,不少人會有種「作嘔」的惡厭感,看來說話者又是那些自以為了不起的嘩眾取寵之流。

又如果,上述宣稱是由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提出,似乎又值得叫人嘗試靜下心來,聽聽他近來有甚麼想法。

當你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哈拉瑞的新著《21世紀的21堂課》(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經已在全球開售,相信這本書是他自從撰寫「人類三部曲」以來,最惹火、引發爭論的一次。讀後你或有種印象,他這位學術界的智者和謙謙君子,好像突然「狂妄自大」起來,痛斥世人的愚昧與無知,他不只批評大部分政治領袖毫無承擔和遠見,也批駁所有教徒,還在相信那些虛假的宗教故事,如同人們錯信假新聞,活在無知的自我世界:

「如果只有一千個人,相信某個編造的故事、相信一個月,這是假新聞。

但如果是十億人,相信某個編造的故事、相信一千年,這就成了宗教信仰,而且(信徒)會警告所有其他人,不准說這是假新聞,否則就是傷害了信徒的感情。」

先看哈拉瑞的「第一次」,學懂甚麼教訓

不過,此刻暫且保留龐雜的宗教問題,先看看哈拉瑞分享那些「第一次」,例如,他第一次面見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受邀出席一次閉門聚會。哈拉瑞自問受不住誘惑,起初,估計可能在這些位高權重的人身上,會聽到些「天大的祕密」,結果很快得到教訓:

「席間約有三十人,每個人都想引起大人物的注意,耍耍聰明、拍拍馬屁,求些什麼東西。如果真有哪位知道任何重要的祕密,只能說他們守口如瓶的功夫太高。但這件事怪不了納坦雅胡,怪不了任何人,而是權力彷彿黑洞、形成一股巨大引力的錯。

如果你真的想要得知真相,就需要逃出權力這個黑洞,允許自己浪費許多時間,在它周邊四處遊蕩。

革命性的知識很少能夠抵達權力中心,因為權力中心正是由現有知識所建構,周邊有舊秩序的守護者把關,而各種會造成困擾、打破慣例的想法,也就通常會被拒於門外。⋯⋯雖然周邊可能有某些絕妙的革命性見解,但多半就是充滿沒有道理的猜測、早經推翻的模型、純粹迷信的教條、荒謬可笑的陰謀論。」

哈拉瑞行文委婉,若把他的話「講白一點」,可以看出他那「不屑」的態度:

既然是閉門聚會,經已是權貴們有了基本信任,大概能暢所欲言的場合,殊不知這批人大而無當,言談和思維方式鄙陋淺薄,卻自信滿滿借機套取更多利益。言下之意,哈拉瑞認為期望落空,有點多此一舉,只要跟其他人一樣,從詳盡的新聞報導掌握權貴的做事方式,經已可以概括了解他們,所謂神秘聚會,也沒甚麼值得人期待的東西,不外如是,要期望這批人私下有何高見能「改變世界」,簡直是天方夜譚。

是故,當哈拉瑞談到川普(Donald Trump)更為鄙夷,說他只懂向國民大聲疾呼說墨西哥與中國人搶了美國人的工作,要築一道牆解決問題;卻不見他提出科技重鎮矽谷,那些演算法正在搶奪千千萬萬人的工作,沒說過要為此建造「防火牆」,為美國人帶來希望。當然,「防火牆」是借喻,真正要說的是,川普從沒有向國民道出未來經濟最根本的問題,更不會有何解難妙方。

為何書中十多次提及「愚蠢」二字?世界又發生何事?

這本三百多頁的著作,哈拉瑞用了14次「愚蠢」一詞,別以為主要是用來「招呼」全球政客,基本上,任何不嘗試從歷史汲取教訓,不顧當前全球形勢,不理會極端氣候變化,不打算為未來做好準備,不願意貢獻微薄力量等「短視之人」,全都可視作愚蠢之列,再加上他不斷狠批崇尚國族主義、擁抱宗教信仰人士,加起來這批人或有十億計,他如是說:「人類的愚蠢是歷史上最重要的力量之一。」

可見,不熟悉他的讀者,假如首次接觸他就是看《21世紀的21堂課》,可能會以為正在讀一本由「自大狂」寫成的書。雖然關於科技影響的部分,筆者不甚滿意,然而,書中不少「反思全球大局與宗教」的篇幅,頗有警世啟示,非常值得深思(總有些浮躁之人,只因不滿某些章節,就不再耐心細讀下去,錯過了其他見解)。

當世人以為在第二次大戰中,德國、義大利、日本等軸心國戰敗,和平日子不遠之際,遺忘了共產主義革命早已埋下暗湧,大戰結束不表示其他鬥爭結束。戰前,史達林治下的蘇聯被迫害而死的人數以千萬,連正常的家庭也不放過。1936年6月29日官方《真理報》刊登史達林抱起七歲女孩歡喜合照,後來這位女孩的父親愈來愈有名氣,引起政治關注,不久後便遭謠傳是日本間諜而慘死,那位可愛的小女孩及母親被流放至哈薩克。戰後,蘇聯由赫魯雪夫至戈巴契夫數代,國家陷入共產專政的寒冬,中國毛澤東路線亦造成國民極大苦難,和平安定的日子並未降臨。

又當世人以為共產主義獨裁終在1991年正式結束,慘痛不再,20世紀的噩耗過去,全球民主、自由主義開花結果之日不遠,迎來那美好「歷史的終結」,怎料,自由主義踏進21世紀,依然問題百出:

  • 全球貧富懸殊加劇;
  • 放任經濟導致氣候劇變;
  • 人工智慧(AI)等全自動科技勢造成大量失業;
  • 政客利用社交網路滿足野心;
  • 政權監控科技日益強大;
  • 科學家拆解大腦機制,愈反映人類心理充滿偏誤;
  • 後真相時代令人們難辨真假、昧於形勢;
  • 宗教與國族主義依然製造無數衝突

一切一切,使人們對昔日「民主自由」的秩序信心不再,負擔繁重的工作之餘,每天接觸大量資訊,以往,我們確信自由主義的「教誨」,人人都是獨立的神聖個體,擁有自主的理性判斷,捍衛市場自由是繁榮的靈丹妙藥,可是隨時間過去,發現現實並非這麼一回事,加上偶爾聽聞科學家愈來愈了解人類大腦、心理機制,漸漸知悉人類做抉擇之主觀、偏誤、狹窄,單靠擁抱自由主義,似乎仍與幸福社會距離很遠。

如此說來,置身在民主社會的公民,只會開始懷疑集體投下手中「神聖一票」真有更好生活?究竟「我們每一個人」的決策能力,有多可靠?至於中國、俄羅斯那類半獨裁的政體,同樣衍生問題重重,亦不見得是個好出路。

由於各大政權互不信任與猜忌,只相信自身「國族」所創作的悠久歷史源流,國族主義觸發的惡性競爭,儘管各方有意追求經濟利益,也未必能輕易克服不同衝突;更惡劣的情況是,人類不久的將來面對龐大難解的氣候問題,必須各國充分合作才「可能」有望緩和,試問當下如此撕裂之國際關係與人心,我們該如何應對?

21世紀的生活,愈來愈叫人迷茫,怎麼辦?

即使不談太宏濶的議題,回歸日常生活,隨著AI科技進展,愈來愈反映它所做的抉擇,可能比人類可靠得多,看來,我們未來應該更相信「AI醫生」,信託它能即時更新診症資料庫,讓我們有更好的治療,而不是眼前有肉有血但更易「斷錯症」的人類醫生。

已別說全自動科技席捲職場的世代,大量人口失業、閒置,歷史不會簡單重複,20世紀無產階級反抗資本巨頭剝削的故事不再,21世紀迎來新的故事—是金主需要智慧機器,而不再需要你。

哈拉瑞提出一種令人不安的憂慮:

「大多數人類的痛苦將不是受到剝削,而是更糟的局面:再也無足輕重。

⋯⋯⋯人類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各種變革,所有舊故事分崩離析,至今也還沒有新故事足以代替。那麼,不論是我們自己或下一代,到底該做哪些準備,才能迎向各種前所未見的轉變、應付種種極端的不確定性?

今天出生的嬰兒,在2050年差不多就是三十出頭。如果一切順利,這個嬰兒可能到了2100年仍然活著,甚至到了二十二世紀還是個積極參與社會的公民。我們到底該教這個嬰兒什麼,才能幫助他在2050年或者二十二世紀的世界裡存活、甚至大展身手?他需要什麼樣的技能,才能找到工作、瞭解周遭的一切,走出生命的迷宮?

很遺憾,正因為沒人知道2050年的世界會是怎樣的景象(2100年就更不用提了),我們並不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

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面對如此憂慮,哈拉瑞既然不信任許多政治領袖,自然認為群眾要自求多福,尋求突破啟蒙。最重要是要學懂謙虛,打破無知的舊觀念,放下短視又自我中心的態度,面對大量真假資訊,要培養找出真相的耐性。

而新書特別之處,就在於他比前兩部著作多談了自己的人生改變和心跡,意謂他多年來經歷一次又一次的覺醒與改變,不相信國家與宗教灌輸給他的「虛構故事」。

哈拉瑞「狠批」宗教與國族主義帶來之痛苦,落後於時代

當中的心路歷程,包括哈拉瑞掙扎至21歲的時候,才承認自己是一位同性戀者,不再猶豫,也包括他身為以色列人,如何嘲諷以色列國族主義,乃至批評猶太教之自我中心,對人類演化史和其他民族的無知,令國家不乏思想狹窄之士:

「大多數人並不太瞭解自己。我是到了二十一歲,才終於走出幾年的自我否認,意識到自己是同性戀者。而我絕非特例,許多同性戀男性在整個青少年時期,都無法肯定自己的性傾向。

⋯⋯⋯以色列人常常提到『三大宗教』這種說法,認為三大宗教為基督宗教(信徒有二十三億人)、伊斯蘭教(信徒十八億人),以及猶太教(信徒一千五百萬人)。然而,像是十億信徒的印度教、五億信徒的佛教,更別說像是神道教(五千萬人)或錫克教(二千五百萬人),都排不進『三大宗教』之列。

從這種扭曲的『三大宗教』概念可以看出,以色列人常常認為『所有主要的宗教和倫理傳統都源自於猶太教,猶太教就是第一個傳播普世倫理的宗教』。但這就好像是說,在亞伯拉罕和摩西之前,所有人類都活在哲學家霍布斯(Thomas Hobbes)所稱的自然狀態,要到十誡之後,才衍生出當代所有的道德觀念。

這是一種毫無根據而且自大傲慢的想法,直接無視了世界上許多最重要的道德傳統。石器時代的狩獵採集部落,早在亞伯拉罕之前幾萬年,就已經有了道德規範。歐洲第一批殖民者,在十八世紀後期抵達澳洲的時候,當地的原住民部落雖然對摩西、耶穌和穆罕默德一無所知,但早有發展完善的倫理世界觀。這些基督教殖民者動用暴力,對原住民強取豪奪。要說他們比原住民更有道德,實在很難說得過去。

⋯⋯縱觀各種打算定義我的身分、為我的行為賦予意義的故事,會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故事的規模大小實在沒什麼影響。⋯⋯例如猶太復國主義,這套故事在意的只有人類總人口的0.2%、地球總表面積的0.005%、歷史總時間的須臾片刻。若你只信仰這一套猶太復國主義的故事,那麼對你來說,不論是中國歷朝各代、新幾內亞的諸多部落、仙女座星系,又或是早在摩西、亞伯拉罕和猿類演化之前的漫長時間,都沒有任何意義。

這種短視會產生嚴重的影響。例如以巴和平協議的主要障礙之一,就在於以色列不願意切分耶路撒冷。以色列認為這座城是『猶太人永恆的首都』,而當然,『永恆』怎麼能妥協呢?所以啦,與永恆相比,死幾個人又算得上什麼呢?當然,這完全是無稽之談。所謂永恆,至少有一百三十八億年,也就是宇宙迄今的年紀。至於地球這顆行星,大約形成於四十五億年前;人類則已經存在了至少兩百萬年。相較之下,耶路撒冷建立於五千年前,猶太人則頂多只有三千年歷史。這要算是『永恆』,也實在太過勉強。

至於就未來而言,根據物理學所說,大概在距今七十五億年之後,地球會因為太陽膨脹而遭到吞噬,而宇宙在那之後,還有至少一百三十億年的壽命。難道真有人認真相信,以色列或耶路撒冷必定會再存續一萬三千年?一百三十億年就更不用提了。」

顯然,哈拉瑞好像花了不少筆墨狠批猶太教、以色列人,實情他是以同樣的思維方式,兼及批評「全球、所有」宗教和國族主義,每個人身處的國家,所相信的宗教信仰,通通都是歷史積存下來由人類親手寫成的虛構故事,無一例外;尤其一神宗教惹出的仇恨與殺戮最嚴重,自古以來只准崇拜自己所信的唯一真神,壓迫、排斥他人的宗教,各個國家、民族都在傳播如何「光榮偉大」走到今天,這些全都是虛假故事,抓住片面又短視的觀念自我脹大,皆源自不願意開放思想、更新認知,到今天依然漠視科學與歷史的洞見。

如果「所有」宗教信仰退出歷史舞台,難道我們甚麼都不相信?

即便有人斷定有些科學家狂妄自大,可是,從數千年歷史看來,比較宗教家與科學家,至少科學家隨時間、證據、理據,終會承認自己的錯誤,逐步建立更確當的認知,從而放棄死抱腦中那些想像而來的信念,相比之下,我們應撫心自問,你認為一些人絕對不承認所信的東西有錯,是千古以來的唯一真理,算是狂妄自大,抑或是最終願意修正看法的人,才算是狂妄自大?

既然舊日這些信仰帶來巨大災禍,已成鐵證,而到了今日仍然為我們造成衝突與痛苦。就此,哈拉瑞提出真正合符理性與道德的時代價值,應將「世俗主義」(secularism)成為21世紀的人類信仰,進一步提煉「現代科學和民主制度基礎」,重新檢視人類目前的知識與研究所得,全面教育新一代學懂重視真相、同情、平等、自由、勇氣和責任等核心價值觀(就是以歷史與科學教育支持這些觀念,為它們下註腳)。

實質上,在筆者眼中,哈拉瑞提出的「世俗主義」觀念,只是一種擴充版本,背後融入了「人文主義」(humanism)強調理性、自由、關懷兼備的主張,全面取替從宗教而來的信仰,只因那些宗教故事把宇宙與生命說得愈具體,愈是言之鑿鑿,在人類當前的知識體系檢視下,愈是錯漏百出,不管在情在理均站不住腳。

說到這裏,筆者建議有意細讀《21世紀的21堂課》的朋友,可試試一開始跳到第362頁先讀「冥想」篇章,然後再回到全書的起點讀下去,應該有與別不同的感受。至於筆者不太滿意的科技部分,篇幅所限,留待續篇以另一種角度,另行探討。

延伸閱讀:

  1. 用黃子華的幽默智慧閱讀《人類大命運》
  2. 談《人類大命運》:歷史告訴我們,不認清「真實」會為社會及生命帶來苦難
  3. 匯豐銀行顧問:是美帝退場成就了中國 成也科技、敗也科技

核稿編輯:周雪君

日本有「美女刺客」,台灣又有多少只看長相就投的「豬哥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