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小丸子無厘頭背後,脫俗出塵的愛情觀

【悼念】小丸子無厘頭背後,脫俗出塵的愛情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花輪、丸尾、濱治、大野,全部跟小丸子傳過緋聞,但作者不愛高富帥或運動男,最後選了個同樣隱世、思想奇特的插畫家「生魚片」渡過餘生。

上篇提到漫畫家把貧窮的童年挪來作素材,成為《櫻桃小丸子》中笑料的源頭。這篇接下來會談談在這種環境成長的孩子,會有怎樣的戀愛及婚姻觀,而各種擇偶的考慮條件亦誠實地呈現在動畫中。那麼在真實人生中,櫻桃子經歷過婚姻失敗,對愛情還抱有希望嗎?翻開她的散文集、細心重看其動漫,會發現她一直是個奇女孩,有點無厘頭,想法很難被地球人理解。

AP_18240134485556
photo credit: AP/Se Kohama/達志影像
櫻桃子的天真笑容,照片攝於1990年,她當時25歲。

粉絲曾投訴櫻桃子離婚,但她從來不畫美滿的家庭

作者櫻桃子成名後一直低調,即使曾與漫畫雜誌《RIBON》編輯宮永正隆結婚,後又離婚再嫁給插畫家,兩次都有和丈夫生小孩,櫻桃子也不願向媒體多交代來龍去脈。如果翻遍她的散文集,也不會找到多少線索,只會在《小丸子的童言》中找到作者小時候被冤枉與班上男同學拍拖,以及爸媽曾經鬧離婚的篇章。在《桃子好心情》散文集中,作者在離婚一年後和讀者交代概況,把題目擬為枯燥無味的《報告》,可見她多麼不情願吐露私人問題,只在文中表示:

「關於離婚的原因一點也不好玩,而且我覺得由我單方面利用書寫之便來寫似乎太卑劣了一點。我所能說的是,我不想再跟分手的前夫再有任何瓜葛了,這是我目前最真實的狀態,我覺得我只是把自己真正的想法寫出來。」

Image_from_iOS_(2)
作者提供
《猴子馬戲團》是櫻桃子婚後推出的散文集,《桃子好心情》則是決絕與老公離婚一年後推出的散文集,第一篇便向讀者「報告」離婚概況。兩本同是尖端出版。

筆者最難以理解的是,有日本粉絲知悉漫畫家離婚後,竟然自覺感情被傷害,因為在她心目中,小丸子是純潔無邪的化身。如有看懂小丸子的話,理應不會對作者產生這樣的誤解。動漫中小丸子父母的關係從來就不是恩愛圓滿,反而是貧賤夫妻百事哀,被生活和錢銀小事磨蹭得沒有激情。(再說,離婚只是合不來的自然結果。)在《浪漫的季節》一集中,小丸子和姐姐問爸媽:你們有沒有什麼浪漫的秋日回憶?兩人立刻說不,爸爸更說「跟這樣的老婆能製造什麼好的回憶?」《爸爸和媽媽吵架了》一集,作者更把童年回憶挪來做素材,講述爸媽意欲離婚的危機,姐姐為了經濟及學業條件選擇跟爸爸,小丸子選擇跟從媽媽,兩姊妹在深夜中不忍離別而流淚,還談及搬家、租房子、轉校等問題。

這麼坦承地把離婚對孩子的傷害、草根夫妻的乏味生活描繪出來,《櫻桃小丸子》這套戲並不是鞏固幸福家庭價值的類型,記得小時候爸媽有時會吵架,看到這集完全能有共嗚,也展示了每個小孩內心的恐懼。當然,作者及小丸子的父母最後也沒有離婚,但後來問明是為何離婚,竟然得出原來是爸爸吵著要買健身器材、媽媽不情願花錢。然後,離婚危機告一段落,媽媽也只是尷尬一笑,紅了臉,沒有多談爸爸有否哄回自己——這又是另一個貧賤夫妻不解溫柔的面向,吵完架隔了一段時間便自然和好,沒有什麼浪漫橋段,沒有和解的甜言蜜語。

螢幕快照_2018-08-30_下午7_38_47
《櫻桃小丸子》之〈爸爸媽媽吵架了〉劇集截圖
螢幕快照_2018-08-30_下午7_39_45
《櫻桃小丸子》之〈爸爸媽媽吵架了〉劇集截圖

在這樣家庭長大的櫻桃子,其戀愛觀想必是較小眾和非主流的,總之不是政府宣傳片中的溫馨小康家庭。看她散文集中跟男友的互動就知道了,本來作者想與男友分手,神色凝重地與男友在咖啡廳談判,兩人卻聽見身後的老伯在埋怨污穢內褲的事情,兩人突然覺得彼此的問題不比老人的內褲嚴重而和解,後來這男友不久成了與她的第一任丈夫。由分手變到結婚,更是因一條內褲拯救關係,這愛情故事實在很無厘頭。

前夫個性強硬,干涉櫻桃子的外表及創作

雖然櫻桃子沒多談婚變、離婚的事,但她在早期散文集如《猴子馬戲團》不時提及和前夫的生活瑣事,例如一起去拜訪文學家遠藤周作先生(遠藤原來很喜歡小丸子)、到美國看披頭四演唱會、被老公取笑是「鴨子」或「猴子」等事情。在《猴子馬戲團》的一篇中,前夫就曾投訴櫻桃子不像典型的熟女或賢妻,把頭髮剪得短短的,還不會打扮或化妝,又沒有玲瓏的身材,平日行為粗魯像個「猴子」。櫻桃子聽後沒有發怒,只是順勢裝作猴子,在客廳裡跳來跳去、拿桌上的香蕉來吃,還要放了個臭屁。

玩完角色扮演,她還要對丈夫說:「如果我是一個一天到晚都對著你要什麼名牌皮包啦、鑽石、寶石、之類的任性、虛榮女人,你會怎樣。你可就累囉!就是因為我不要這種東西,所以才沒有女人味嘛。哪一天很有女人味的話,真的就很噁心了。我啊,最討厭用女人魅力去吸引男人了。」聽過了偉論,前夫也只是強硬回應:「總而言之,頭髮給我留長,知道了吧!」然後,作者因扮演猴子太過火而跌倒,暗地裡妥協,還是把頭髮留長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