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動化科技與失業潮(三):金融自動化的第一步不是程式,而是介面

自動化科技與失業潮(三):金融自動化的第一步不是程式,而是介面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像全球前三大工業機器人製造商庫卡集團(KUKA)首席銷售長Martin Kuhnhen所說,現在智慧工廠的新趨勢是「人機協同」,讓人類跟機器人相輔相成,其實金融業何嘗不是?甚至更需要「人機協同」,而這個就要靠人跟機器之間的「介面」。

自動化科技與失業潮(一):滾雪球般的人工智慧正在我們眼前上演
自動化科技與失業潮(二):我們可以從餐飲業的「無人店」學到什麼?

為什麼要在自動化系列中特別把金融自動化拿出來提,是有其特別用意的。系列一提到的是未來製造業的風貌,會很大程度影響就業人口,因為製造業向來需要的勞工是最多的。系列二談餐飲服務業,主要著眼點在跟我們生活的密切性,而且台灣的餐飲服務業也是就業的大宗。那金融業不大宗嗎?大,等下會算數字,不但有不少就業人口,而且平均的薪水較高,他們失業代表的是中產階級進一步的萎縮。

最主要的用意是金融這行業除了法規制度要特別嚴謹外,還有其很多特性,包括複雜性、保守性、溫吞性(講到變革)跟急驚風性(講到獲利)。有評論指出,銀行業想靠人工智慧(AI)改善金融風暴之後毫無起色的獲利情況,但是所謂「毫無起色」指的並不是不賺錢,而是賺得不夠多、不夠狠的意思。美國有一陣子針對華爾街的示威遊行,主要就是針對其貪婪、不公平的賺錢方式,跟過度的積累財富,而這也就是資本主義最為詬病之處。

金融業自動化的現況

  • 人們已經越來越趨向於使用電子銀行、電子支付,德意志銀行預測「10年後現金很可能將不存在」。
  • 德國商業銀行宣布,到2020年,銀行80%的工作都將數碼化、自動化,最終將會裁掉9600名員工。
  • 大陸「中金在線」指出,銀行工作自動化和數字貨幣時代,處理現金業務的櫃員不用那麼多,百萬人面臨失業危險。據稱,大陸四大行2016上半年減員合計超2.5萬人,不僅銀行網點在縮減,連ATM機的數量也被限制。
  • 美國銀行表示,計劃在消費者銀行分部減少8000多個工作。花旗集團前任執行長Vikram Pandit表示,未來5年銀行業30%的工作將因科技而消失。
  • 澳洲4大銀行之一「澳大利亞國民銀行」(NAB)宣布,因應數位自動化轉型,未來3年將裁員6000人並創造2000個職缺,淨流失的4000人大約相當於目前員工總數的12%。
  • 過去3年大舉投資自動化技術的北歐地區最大銀行「北歐銀行」宣布,3.2萬名員工當中至少有4000人將遭辭退,另有2千名顧問將丟掉飯碗,淨流失的6000人約相當於目前員工總數的20%。北歐銀行已推出聊天機器人(chatbot)來回答常見的客戶問題。
  • 日本最大銀行「三菱東京日聯銀行」,考慮在3年內(自2018年4月起)削減國內分行家數兩成。
  • 三井住友金融集團則計劃通過分支機構數位化和提高流程效率,在3年內「精簡」4000 個職位。
  • 瑞穗金融集團考慮在10年內削減多達1萬9000個工作崗位,大約三分之一的員工。
  • 三菱日聯金融集團,正考慮未來10年將其員工數量縮減1萬人左右。

《金融時報》訪談30家使用AI的大銀行後發現,銀行業對可以削減開支、提高回報的科技前景感到非常樂觀,其中一家銀行甚至預測50%-70%的工作會被AI取代。銀行業也許不會消失,但不代表某家「具體」的銀行不會消失,不代表很多飯碗不會消失。

大家在裁撤,但「本土銀行卻逆勢操作」

在自動化與金融科技(FINTECH)正夯的大環境下,外銀掀起分行裁撤跟裁員風,中信銀總經理陳佳文在一家新分行開幕典禮上致詞承諾,未來3年內不會關閉任何分行,相反的,只要有潛力的地區,中信銀還會前往設立新分行。中信銀也更進一步在試驗設置有遠程視訊櫃員機(VTM)的數位分行,已向金管會申請中,屆時客戶從開戶到提款將在無人化作業下一次完成。

目前中信銀有94%的交易是在自動化通路上完成,臨櫃交易比重僅6%,但是分行來客數去年卻成長了10%,因為許多年長的客戶還是比較喜歡面對面的服務。最近聽到另一則消息,國內某大銀行也有相同的結論,希望擴點爭取新客戶,那些年長但理財需要大的客戶。所以台灣的現狀不僅沒有大規模裁員的現況(計畫?),甚至計畫擴充分行,但是同時期各銀行內部都有自動化的專案小組積極作業之中。

世界各銀行雖然都在各項業務嘗試 AI,
不像公開表示的那樣勇往前衝

接受《金融時報》訪談的30家銀行中,有幾家願意透露AI的支出預算,從300萬到1500萬美元不等,有一家銀行則指預算已從每年不到300萬美元增列到5000萬美元以上。此外,30家受訪銀行中,7家預估AI會節省長期成本、6家表示節省不到20%,其他則較樂觀。

客戶包括星展、渣打和其他10家銀行,本身從事銀行AI的Kasisto公司執行長高洛夫說:「銀行業有太多不切實際的AI炒作,我們必須設法實事求是,將銀行的期望設定在AI系統能力可及的範圍內,有一件事我們立即加以澄清:『我們的工作系統必須與人連結;因為沒有人能在可預見的未來,將百分之百的業務流程交給AI處理。』」

其實,不切實際的期望不只是期待無人化一步到位而已,就像之前提到的「改善毫無起色的獲利情況」,期待AI帶來鉅額的獲利成長也是。還有一項風險是——過多的投資流向了「吸睛」的領域,譬如噱頭十足的聊天機器人,反而真正能讓銀行獲利的研究領域被犧牲了。

這意味搞噱頭的多,缺乏仔細計算自動化的投資報酬率,也沒有計劃的合理步驟。就像使用網路銀行的比率雖然很高,代表的是服務的便利性,卻沒有多少利潤可言,漂亮外衣下的思維其實很傳統(受歡迎代表會賺錢)。或者做春秋大夢,不切實際,忘記銀行金融業存在許多風險,需要高度監管的特質,到最後反而自己打退堂鼓,像自動溶斷機制,或虛擬貨幣終將泡沫(筆者個人看法)。

舉一個例子,2018年4月,上海揭幕了第一個全自動無人分行,既有的銀行櫃台,全都由自動語音辨識聲控。機器人在分行偌大的迎賓區接待指引客戶,電腦螢幕操作,遠端客服中心提供即時線上真人服務,號稱90%以上的業務都可以自動化無人進行。例行性的分行服務之外,更可以提供影音視覺效果的VR和AR,方便購屋者的虛擬實境體驗,另外加上圖書娛樂,企圖把一個銀行的分行或支點無縫融入社區。

但是VR展示區代表?機器人導引代表的了銀行形象跟文化?真的90%以上的業務都可以自動化?還有10%呢?老人?小孩?身心障礙人士?獲利呢?表面的熱鬧跡象並不意味AI真能接管整個行業,8年前,桑坦德集團訪客中心的解說員,早已開始由機器人擔任了;但8年後,桑坦德銀行13,697個分行裡,依舊看不到任何機器人的身影。

請看下圖是台灣某大銀行的數位分行,噱頭多,還是實質多?依然是冰冷,後面可以偷窺,貼著後照鏡的提款機,圓弧形設計,排隊動線?遇到打劫?想想後面那道可以虛空感應的螢幕牆,應該變成小孩遊戲感應區的機會大於真正被客戶使用吧?

老實說,雖然我是他們的長年客戶,喜歡他們的服務,但我看不出有任何真正新的創意跟巧思,數位分行只是像一部不實用的拼裝車。有哪一個人喜歡在眾人面前提示他感興趣的東西呢?銀行客戶應該越有錢越在意隱私吧!他們寧可選擇有咖啡喝的VIP室,而不是在大家面前玩體驗。

02_web
Photo Credit: 漢象設計
6
Photo Credit: 漢象設計

歧見來自對於「自動化」的願景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