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塞拜然掃雷媽媽:走進地雷區,腦中想的都是孩子的未來

亞塞拜然掃雷媽媽:走進地雷區,腦中想的都是孩子的未來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成為掃雷人之前,我從未想過這是一份『男人的工作』,也從未想過我要如何在男人的世界裡工作。」她補充說道:「當你進入地雷區之後,你腦子裡想的是截然不同的事,像是日常瑣事或是你的家人。」

下面文章是全球之聲合作夥伴Chai-Khana.org的文章

作者:Chai-Khana.org
譯者:Wenyu

從遠處看,這3名在挖地的人看起來全都長得一模一樣:高統靴、口袋極深的長褲、特殊頭盔、防護面罩以及手套。在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 Karabakh,以下簡稱「納卡」)這個相對傳統的社會中,有許多當地人認為這是3個男人,但她們其實是女性;她們與男人一樣踏入潛在的地雷區,並以此幫助他們的家庭生存下去。

38歲的掃雷人卡洽翠安(Kristine Khachatryan)表示:「我這樣做都是為了我的家人,要給我的孩子一個更安全、更好的未來。」這名已婚母親育有3子,年紀最小的6歲,最大的18歲。

納卡在1990年代早期結束了與亞塞拜然(Azerbaijani)的衝突;自那之後,每一年都會有超過20起的平民因地雷及未爆彈而傷亡的事件傳出。

過去18年來,英國的掃雷組織「Halo Trust」一直在納卡進行掃雷行動;該組織宣稱,納卡現在已有90%的地雷被清除,但仍有潛在威脅存在。今(2018)年3月,在亞塞拜然馬爾塔特克(Martakert)地區的一起地雷爆炸事件就奪去了三名掃雷人以及兩名村民的性命。

加入掃雷行列並不是個容易的決定。但3年前,當「Halo Trust」開始招募第一批女性掃雷人時,原本在阿塔夏維(Artashavi)村議會擔任會計的卡洽翠安,決定要離開這座位於納卡主要城市斯捷潘奈克特(Stepanakert)西南方80公里的小村前來應徵。

她之所以做這份工作是「出於好奇心」—— 2013年時,在阿塔夏維附近發生的兩起地雷爆炸事件造成數名當地居民受傷;另一部分原因當然是因為財務上的需要。因為卡洽翠安過去擔任學校老師的丈夫歐汗贊揚(Garik Ohanjanyan)現在失業中。而掃雷人的工作有22萬5000迪拉姆(約464美元)的月薪,還附帶幾乎是她薪資4倍的保險福利。

然而,在她合格錄取之後,她並未預期自己會做這份工作這麼久。她一開始接受這份工作是因為第一塊需掃雷的土地離阿塔夏維很近,方便她回家。她回憶著:「當然,我在一開始很擔心,但後來我理解到沒有糟糕的工作,只有糟糕的人。現在我很驕傲自己從事的是一份偉大且重要的人道工作。」她從未認為自己是一名先驅。

卡洽翠安繼續說道:「在成為掃雷人之前,我從未想過這是一份『男人的工作』,也從未想過我要如何在男人的世界裡工作。」她補充說道:「當你進入地雷區之後,你腦子裡想的是截然不同的事,像是日常瑣事或是你的家人。」

「Halo Trust」聘用了11名女性掃雷人,分配於3支由男性領導的團隊中工作。計畫協調人伊瑟瑞莉燕(Anna Israelyan)表示,該組織希望能夠將女性訓練成團隊領導人以及司機。

他們每週一到週五要在田野工作。因為納卡的道路建設仍屬粗陋,要前往村鎮中事先租好的田野基地總是得花上很長時間;舉例來說,坐計程車行進65公里就要花上2小時以上的時間。而公共運輸也不普遍。

卡洽翠安每週一從早上7點就開始忙碌的一天了。在穿戴好進田野掃雷的裝備之後,她快速地檢查自己的掃雷設備,然後邊跑出門邊喝杯茶或咖啡。

因為卡洽翠安長時間不在家,她的丈夫和兒子們需要學會如何打掃家裡、煮飯、洗碗,以及使用洗衣機。卡洽翠安的丈夫和3個兒子在她週間外出進行掃雷時處理所有家事。

明(2019)年,卡洽翠安的大兒子、18歲的哥爾(Gor)將前往斯捷潘奈克特服役2年;屆時,她希望另外2個年紀較小的兒子能跟他一起去,這樣他們就能彼此照顧,也能有更豐富的生活。

男孩們仍舊不覺得掃雷是適合女人的工作,但當他們看到媽媽出現在新聞報導上還是很為她感到驕傲。

卡洽翠安自己承認:「我總是覺得自己無法把女人、母親及掃雷者的角色處理得和諧有條理。」她想要重新安排工作,讓自己有更多時間與家人相處;特別是她的小兒子;她開始從事掃雷這份工作時,小兒子只有3歲。

無論如何,她相信「女性在專業上不比男性差。」

然而,對有些人來說,今年3月的地雷爆炸事件是一起警訊,並警示卡洽翠安該轉換職業跑道了。她說,許多親朋好友開始打電話來問她是否要離職。

她進一步說明道:「老實說,在那起意外發生後,我踏入雷區時並沒有恐懼感。以人類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故讓我很痛苦,我感到巨大的責任感,必須要繼續我朋友的這份工作。」她想要堅守這個崗位。

本文經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