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誌:運動倫理拳王戰的十二回合》:禁藥在道德上「一定有錯」嗎?

《渣誌:運動倫理拳王戰的十二回合》:禁藥在道德上「一定有錯」嗎?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之前有長跑好手在賽前斬鱉頭、喝生血,這能明顯提升表現,但外國人不敢喝,因此就輸了。那鱉血到底算不算「藥」呢?漢方藥到底自不自然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人渣文本周偉航

不少運動倫理學的課本書名就叫「公平競爭」(fair play),這代表公平競爭就是運動倫理學最重要的議題;但這可不是唯一的議題,因為只有一個人也可以運動,這時就沒啥公平爭議,而會有其他倫理問題。如懶惰。

但看到「公平」兩字,若懂點當代政治理論,就會知道這個議題相當險惡。為什麼呢?因為公平概念也是政治哲學的爭論焦點,從羅爾斯(J. Rawls)《正義論》以來一系列政治哲學嘴砲,幾乎都打在這上頭,持續四十多年,至今未歇。

不過,我在這回合中不打算從正義理論來談公平競爭的概念(否則這一回合就會有20萬字),而是從實務角度,來看各種運動中的公平議題。雖然各種運動或各地的運動者對於「公平」的定義是天差地別,但多數的運動參與者或觀眾都有一個共識,就是應該在運動中力求公平競爭,也就是所有人都有追求正義的企圖(這倒是和羅爾斯的出發點很接近)。

我們就從這個共識出發。可以先講的結論是,除了這個共識之外,運動學界對於公平,就沒有其他實質共識了。

第一回合討論的是運動家精神與遊戲家精神,這兩種精神的共同前提是「運動規則體系」。不論是紳士的玩法,還是遊戲王的玩法,基本上都還是要照規則走。同樣的,公平競爭的概念也會圍繞運動規則來展開,而以下所指的規則,都包括了成文規則(像「棒球規則」這種成文規定)、賽事特別規則(大會手冊的規定),以及約定(比賽時的口頭約定與其他習慣、默契)這3種向度。這3種向度的區分界線並不是非常明顯,因此我們討論的重點不會放在這上面,而是要來看到另一種區分方式。

在運動倫理學家的眼中,上述各規則又可依其性質區分為兩大類,一種是「建構性規則」(constitutive rules),另一種是「調節性規則」(regulative rules)。

「建構性規則」會告訴你活動場地的形式,服裝、器材、各種角色的職能,以及活動進行的方式。少了這種規則,大家就不知該怎麼玩了,因此我們說這種規則「建構」了運動競賽或活動。大幅修改或「違反」建構性規則,就變成另外一種運動。像是把棒球改大,球場改小,投手都要下勾出手,那就變得和壘球有87%像了。

另一類規則被稱為「調節性規則」,主要是用來糾正不正義的情境。像是人家投籃時,你去打他的手,那就犯規(違反調節性規則)了,對手可獲得罰球機會等補償。因此違反調節性規則,通常不會讓整個運動競賽消失或變成其他運動,但會阻礙比賽進行,影響競賽產出正常的結果,因此要給予裁判權力來進行調整。

那把「公平競爭」放在運動之中,會是和建構性規則有關,還是和調節性規則有關呢?你可能直覺認為是調節性規則,因為這種規則就是要糾正不正義嘛!當然和公平競爭有關囉!

的確,大多數調節性規則之所以會禁止某些行動,都是因為這些行動會破壞競賽公平性,比如說禁藥、暴力、欺騙作假的行為。但有趣的是,這些被禁止的行為,和公平競爭的關係,其實沒有表面上看來那麼簡單。

像是「禁藥」,許多人看到運動員使用禁藥的新聞,都直覺認為「這造成了不公平」,所以才會被禁。禁藥當然可能造成不公平,但禁藥到底有多不公平呢?

在真刀真槍的運動倫理學論文中,禁藥並沒有一般人想像得那麼「壞」,甚至可說是「看不太出到底壞在哪」。也就是說,雖然不至於是「對」的,但從倫理學的角度來看,實在很難證明使用禁藥在道德上是「一定有錯」的。

因為篇幅考量,我對於禁藥無法談得太多,以下就把專業學者的超級長篇大論,濃縮為這幾點:

  1. 若說使用禁藥能「提升運動表現」,造成競賽不公平,那就給每位選手充分的化學物質來自由使用啊?窮國買不起,就由奧委會提供嘛!這就像會場的水一樣嘛,水也是化學物質,適當飲用,也能提升表現呢,那是否該禁水?禁吃飯?禁吃麵?禁吃肉?
  2. 有人說使用禁藥會「傷身」,所以不該使用。但許多競技運動本來就會傷害人體,特別是精英層級的運動,幾乎都是把肉體機能逼到超出極限。棒球投手的手臂已被認證是「消耗品」,每丟一球就會造成不可回復的損傷,而拳擊等技擊類運動更不用講,常打到快出人命,那要不要一起禁掉呢?若說拳擊是雙方同意,使用禁藥也可以雙方同意呀!
  3. 還有人說使用禁藥會「破壞運動較量個人能力而非科技力的本質」,但現在每種運動都有高科技裝備(鞋子、運動服),這種裝備的高下有時會造成賽事表現上的巨大落差,所以游泳中的「鯊魚裝」被禁了,許多棒球比賽也禁止使用鋁棒或壓縮棒。那球鞋要不要禁止呢?大家都赤腳打NBA?
  4. 有人說使用禁藥是「不自然」,所以是錯的,而來自自然界的產物是可以使用的。不過,中國之前有長跑好手在賽前斬鱉頭、喝生血,這能明顯提升表現,但外國人不敢喝,因此就輸了。那鱉血到底算不算「藥」呢?漢方藥到底自不自然呢?
  5. 是主張禁藥因涉及「瞞騙」,因此是錯的。但如果我大方說出我在用藥提升表現,就可以囉?而且運動中還存在許多欺瞞的狀況,像是假動作、戰術暗號,這也都不行嗎?

雖然上述反對使用禁藥的理由,都可能在多數的狀況下成立(也就是的確具有一定說服力),但顯然沒有「必然性」或「普遍性」,也就是可能在特殊狀況下或進一步推論後被否證,或是能在運動中找到會讓該項理由自我矛盾的例子。

所以運動倫理學家歸結出來,我們之所以不該用禁藥,唯一成立的理由很可能是:「因為規則寫說不能用,而你用了,所以違規了,而運動員在道德上不應違規,所以你有錯。」

我知道這推論很爛,但也是個無奈的現實。某些禁藥的確會傷身,某些更會造成明顯的不公平,某些根本是在拚錢或科技力,對窮國不公,但你很難找到一條根本道德原則,把所有禁藥一網打盡,又不會傷害到其他在運動中被我們視為可接受的現象。不過,現在就是有禁藥規則,大家就照規則走,「為什麼不行」的問題,就先暫時不深談。

當然我們也許該進一步思考「為什麼違規在道德上就是錯的」,但這個問題已經和禁藥無關,也和公平議題沒有直接關係了。而透過禁藥議題,我們至少可以知道,運動調節性規則中的「公平」,不是你想像的那麼簡單,不是一刀兩斷。調節性規則只是用來修補眼前問題的階段性做法,有時可能會越補越大洞。這就和主管單位的智慧有關了。

但除此之外,有些規則本身就可能造成「不公平」,這種狀況通常會發生在「建構性規則」之上。所以除了調節性規則以外,建構性規則也和公平有關。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渣誌:運動倫理拳王戰的十二回合》,新銳數位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超值訂購方案

作者:人渣文本周偉航

很真的比賽可能不好看,很假的比賽往往更精采!

人渣文本超小型媒體計畫「渣誌」第4擊
來聊點運動倫理學,業餘專業全上手,一次弄清「運動」這件事

運動,是日常生活中最常見的人類合作活動之一。
其特別之處在於它可以是工作,也可以是休閒活動。
運動之所以有價值,不僅因為有認真的運動員,還包括了無數運動迷熱情的參與及支持。這個活動被人類發展到非常高階,甚至成為類似宗教的存在,也可說是種「新興宗教」。許多人將生命焦點放在特定運動之上,像是「沒有棒球就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甚至會活不下去的棒球癡、棒球狂」。

我們常以工作或學業上的社會成就,作為印證自我價值的重要依據,但這些成就往往並非是你的「終極關懷」。每個人都應該了解運動倫理學的理由,是因為這個學門以你沒有料想到的角度直指你的「價值核心」,所有人生真正在意的事情,都能在運動裡找到答案。

運動歸運動,政治歸政治?你國族主義幽靈上身了嗎?
當中華隊表現很沒品的時候,你若認為「那也是代表國家啊,大家一定要硬挺到底啊!」那就是國族主義上身了。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運動暴力踩紅線?
肢體暴力可能漸次被吸納成為運動的一部分,像是棒球的「故意觸身球」,雖然一開始只是心情不爽刻意用球丟人,但現在棒球員已經出現一套故意觸身球的符號語言,透過這種暴力進行溝通跟糾正不正義。

運動員在重大賽事前是否可以做愛?
美國職籃NBA認為性行為是種淨化,可以提升表現(做愛也是種「運動」啊!)要批判運動宗教化,一定要深入運動現場去了解狂熱者在想什麼,別只從外頭看看就下定論。

性別歧視、種族歧視OUT!
每四年固定會出現的「女人看不懂足球」,或是女性裁判無法準確判決等,就是種進階的性別歧視,認定某種性別無法真正理解某些運動,以通案涵蓋個案,就會有歧視的問題。

中華職棒放水案來龍去脈,第一手田野調查「黑資料」大量露出!
美、日棒球運動之所以有一定的「防禦能力」,不只因為司法制度,而是深厚的「文化積累」,足以成為一道防火牆。整體社會看待運動的方式,是終結打假球的關鍵。

40320827_1956915054331856_78620263049278
Photo Credit: 新銳數位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議員的一天:不質詢、也不審預算,開會為了「出席費」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